蒲阪之城

老邁的人王推開侍衛的攙扶,一步步緩緩地登上祭壇。

他身著袞服,頭戴王冕,手持親自擬好的王旨,屹立於祭壇之上高聲誦讀:

“荊山山神因人族未曾敬貢祭祀而心生不滿,故意滑落山石,致三百餘人族百姓殞命!荊山山神,觸犯天規及王法,罪不可赦,按律當斬!”

“渭水水神好新婦,時常依仗法術趁夜欺辱人族百姓……罪不可赦,按律當斬!”

“羭次山山神與漆水水神因瑣事大打出手,使得方圓數千裡儘成澤國,人族百姓死傷無算……二神罪不可赦,按律當斬!”

……

“四瀆水神之一的河伯冰夷貪弊成性,巧取豪奪,強娶數千新娘,害得成千上萬的人族百姓家破人亡……罪不可赦,按理當斬!”

“諸方仙神如此罪者,數不勝數!”

“今孤特命監察使大禹斬殺惡神,以警示天下!”

“自今日起,凡是留在南贍部洲的仙神,需由人族監察使登記造冊,經查詢未曾傷害人命,一心庇佑百姓後方可繼續留任,由人族為其興建廟宇,按規祭祀,受百姓香火……

若未尊王法不曾登記造冊者,皆按淫祠邪神論處!

勿謂言之不預也!”

人王雖然老邁,但此番話卻是說得擲地有聲。

“轟——隆!”

像是為了迴應人王的旨意一般,橫亙在洪荒天地之間的人道氣運神龍猛地昂起巨大的龍首,發出一道震動天地的龍吟之聲。

洪荒天地之間刹那間便雷聲滾滾,人道氣運席捲一切。

蒼老的人王感受著人道氣運的蓬勃,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他成為人族共主這麼久,終於和人道氣運建立了聯絡。

這是人道對他功績的一種認可!

雖然這點功績距離證為人族大帝還差了十萬八千裡,但蒼老的人王本就誌不在此。

他伸手招來剛剛手起劍落一連斬殺數十位神靈的大禹,和聲道:“吾已命不久矣。臨死之前,吾能做一件對人族有益之事,也算對得起人王之名了……打今後起,人族就要托付到你手中了!

今日斬殺惡神,又推出仙神造冊之法,勢必會引得天下群神反噬,你要承受的擔子比我要重多了……不過不管怎麼樣,可千萬不要放棄!”

大禹鄭重地行禮,“謹遵人王之命!”

蒼老的人王欣慰地笑了笑,目光望向蒼穹。

因為人王昭告天下,仙神造冊之法立刻傳遍了洪荒大地。

彆的地方倒還好說,可南贍部洲的無數神靈卻坐不住了。

一開始隻是斬殺惡神倒也罷了,畢竟那些神靈的確是觸犯了天規,人王祭祀天地後命人斬之倒也合乎情理。

就是連四瀆水神之一的河伯都被斬了,讓一眾神靈有些奇怪。

可到後麵那人王宣佈仙神造冊之法,並聲稱違抗人王之令不曾登記造冊者皆按淫祠邪神論處。

一眾神靈怒了。

“吾等乃天庭冊封之神,什麼時候輪到人王來管理吾等?”

“吾等隻奉天條,何須遵守人王法度?”

“神靈庇佑人族多年,冇有我們的庇佑,人族焉能有今日的繁榮?”

“讓他們知道得罪了神靈,將會遭受什麼樣的下場!”

“說得冇錯,吾等當聯手讓南贍部洲旱三年,再澇三年,如此方顯吾等手段!”

“倒也不至如此,吾等應將此事上稟天庭!”

“冇錯,咱們是天庭冊封之神,自是要天庭來為我等做主!”

……

皓庭霄度天。

淩霄寶殿。

瑤池金母在天帝寶座旁邊亦有專屬於自己的天後寶座。

此刻她正襟危坐,目光炯炯地望著殿內一眾仙神,正色道:“關於下界神靈上稟之事,眾位卿家有何看法?”

天後相詢,一眾仙神自是紛紛開口。

“此乃人王無知之舉,竟是要與我天庭爭奪封神之權柄,當施以嚴懲!”

“人族自誕生伊始便依附於仙神!若無仙神庇護,如何能有人族今日?現在他們興盛起來,卻斬殺神靈,更要把神靈納入自己管轄之中!

此時若不施以嚴懲,焉知他日不會與我天庭為敵?”

“依我看,人族推行神靈造冊之法已然是與我天庭為敵了!分封神靈,本是我天庭之權柄,若是按照人族的神靈造冊之法,豈不是說咱們分封的神靈還得經由人族同意才行?實在是荒繆至極!”

“今日人族能夠斬殺神靈,他日便能上天斬仙!”

“此非小事,不可不防啊!”

……

聽著殿內眾仙神近乎一致的聲音,瑤池金母微微皺了下眉。

本來她也覺得人王此舉太過分了,若是不予以懲治,無異於是在分薄天庭的權柄,打壓天庭的威望。

但仙神們的答案太統一了,反倒讓她有些猶豫。

就在這時,一道厚重的聲音響起:

“臣反對!”

瑤池金母循聲望去,見是七曜之一的太白星君,連忙道:“太白星君因何反對?”

她雖然以前不大管事,但對於太白星君還是很瞭解的。

這位太白星君已經是第二任了,而且是一位人族修行者,深得昊天上帝信任,倚為左膀右臂。

是以他出言反對,瑤池金母覺得還是很有必要好好聽一聽的。

太白星君也不墨跡,站在大殿中央環視著殿內一眾仙神,淡淡地道:“人族之所以興盛,依靠的諸位聖人,是玄門上仙,是人族自身的拚搏和努力,團結與智慧!

汝等何曾主動庇護過人族?人族有今日與汝等何乾?

再說神靈造冊一事……下界諸多神靈作惡,難道汝等之前當真不知曉?還是汝等知曉了也冇有在意?

對於汝等而言,人命不過草芥爾!

是以人族隻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設監察使一職監察神靈,發現有神靈作惡將之斬殺又有何不可?

難不成隻因那些神靈是天庭所封,便可以肆無忌憚地作惡不成?

難道我天庭竟是這般藏汙納垢之地?”

“大膽!”

有仙神震怒,大聲喝止。

也有仙神出班附議太白星君。

大殿內眾仙神分作兩撥,一方反對南贍部洲推行神靈造冊,並要嚴懲人族;令一方則是大力支援此舉。

雙方為此爭執不休,吵得不可開交。

有仙神轉而攻擊太白星君,大聲喝道:“誹謗天庭,當治大不敬之罪!”

太白星君淡然一笑,“吾不曾誹謗天庭,倒是汝咆哮朝堂,該治罪!”

有水部仙神出班朝著瑤池金母作揖道:“太白星君出身人族,自是為人族說話,娘娘切不可聽信其言!”

太白星君瞥了他一眼,譏諷道:“被大禹斬殺的那一頭於兒不就是你的子嗣嗎?這些年你那些個不成器的子嗣大多都在人間混到了肥差吧?”

那水部仙神麵色陡變,“你……你……你血口噴人!”

太白金星輕蔑地看了他一眼,“汝也配稱‘人’?”

“你……你放肆!”

“行了,都莫要吵了。”

瑤池金母算是看出來了,這些臣子並非都是站在天庭的角度上考慮問題,而是有自身的利益牽扯。

和太白星君站在一起的大多都是人族修行者,而站在他們對立麵的大多都與人間神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看明白這一點,瑤池金母很是憤怒。

她的憤怒針對的不是某一方,而是所有仙神。

無論是那太白星君,還是水府仙神,他們的看法都與自身息息相關,而並非是單純地為天庭考慮。

就在這時,殿外有靈官上奏,“啟稟娘娘,公主殿下求見,言明事關人王命神靈造冊一事!”

“龍吉來了?”

瑤池金母先是兩眼一亮,隨即有些狐疑地自忖:她也是為這事而來?難不成這件事背後還有玄門參與不成?

雖然滿心疑惑,她還是連忙道:“速速著她入內。”

“喏!”

靈官退下。

不多時,龍吉踩著七彩祥雲入了淩霄寶殿,朝著瑤池金母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兒臣拜見母後。”

瑤池金母望著端莊得體舉止大方的女兒,眼中滿是歡喜。

待行禮過後,殿內眾仙神也都朝著龍吉作揖,便是太白星君這樣的重臣也不例外。

如果龍吉僅僅隻是天庭公主的話,一些大臣倒也不用如此恭謹,但她另一個身份卻是讓人不敢輕視。

南極長生大帝的親傳弟子!

這個身份放眼洪荒可是尊貴無比,甚至比天帝之女還要尊貴!

龍吉客氣地向左右兩班仙神還禮,隨後才環視著一眾仙神正色道:“人王推行神靈造冊一事乃是奉了吾師之命。”

她一開口便直接了當地說明瞭來意。

不少仙神都愣住了。

淩霄寶殿內瞬間一片寂靜。

瑤池金母微微皺眉,隨即又舒展開來。

難怪人王有這麼大的膽量,原來是背後有人啊。

他怎麼也不早說!

這時,龍吉又道:“吾師此前本欲來天庭與眾仙神共議,奈何恰巧道祖相召,便先行去了一趟紫霄宮。不久前吾師剛剛回到洪荒,見人王已經著手推行神靈造冊,便命吾來天庭解釋緣由,如果給諸位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還望諸仙勿怪。”

“豈敢豈敢。”

一眾仙神搖頭的搖頭,擺手的擺手。

且不說誰敢怪罪,就算他們想找茬也無從找起。

人家都說了是因為道祖相召,先去了紫霄宮一趟,冇來得及告訴你們……

有意見嗎?

有意見到紫霄宮說去!

能夠來解釋清楚已經很給麵子了好吧。

現在人王強逼神靈造冊一事有了南極長生大帝為其背書,也變得合情合理,並冇有任何與天庭對抗的意思。

最初叫囂著要嚴懲人族的那一班仙神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吾師還有一句話讓吾轉達於諸位。”

龍吉環顧著大殿內的一眾仙神,鄭重其事地道:

“天上天下,神與人各司其職,互不乾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