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期剛到,玄誠子便不出意外地出現在白澤妖聖麵前。

可以說是一點時間都冇有耽擱。

此刻,白澤妖聖被十數件靈寶封印了元神,法力儘失,成功地體會到了瑤姬仙子一樣的無奈和憤恨。

隻不過瑤姬仙子在遇難之時有人前來搭救,而他卻隻能眼睜睜地走向絕望。

望著憑空出現的玄誠子,白澤妖聖大聲嗤笑道:“想不到帝君竟然也會用這等下作手段,難怪之前我數次謀劃都被你壞了好事……”

未等他把話說完,玄誠子便揮了揮手,解開了他身上的束縛和封印,而後搖頭笑道:“白先生當真覺得這是下作手段?”

“這……”

白澤妖聖不說話了。

類似的手段他可是做了不知凡幾。

現在天庭裡還有許多他埋下的暗子。

似他這等人,隻會覺得這種手段親切,怎麼可能會覺得下作?

唯一讓他想不通的是英招妖聖怎麼會突然就成了對方的臥底了?

在他的印象中,英招和玄誠子此前並冇有什麼交集,唯一的接觸便是那一次在首陽山被玄誠子斬了一劍,險些身死道消。

按理來說,以英招暴躁魯莽的性情,應該是把玄誠子當做死敵纔對,怎麼會暗中投效呢?

總不至於是那一次就被打怕了吧?

麵對他的疑問,玄誠子隻是笑笑冇有回答,英招妖聖卻是有些惱羞成怒,“說誰魯莽呢?我這叫智慧!智慧你懂嗎?隻有及早投誠,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才能保住妖族……

哪怕而今的妖族已經支離破碎,但至少還可以保住妖族的名號!”

“呸!”

白澤妖聖唾棄道:“你就是叛徒!”

英招妖聖冷笑:“那麼你呢,這封神榜你是簽還是不簽?”

“我……”

白澤愣住了。

隨即便仰起頭,傲然地道:“我當然不……”

話未說完,英招妖聖便冷笑著打斷了他的話:“以你的性情,大概寧願死也不會簽吧?哪怕有天道之誓的製約,你也肯定不想認賬,大不了就死……讓你認輸一次可是比殺了你還難。”

說到這裡,英招妖聖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願意承認失敗的?妖庭覆滅之後?還是更早之前?”

白澤眯了眯眼,盯著英招妖聖怒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

英招拔高了嗓門,怒聲道:“你該認清現實了!妖庭已經覆滅了!它已經是曆史的塵埃,再也不可能重現世間了!”

他那擲地有聲的話語像是悶雷一般響徹在洞府中,也傳到了外麵的幽暗山穀。

一尊尊正在靜修的妖神睜開了眼睛,若有所思地望向英招妖聖的洞府。

白澤被他悶雷般的聲音震住了,緩了好一會才苦笑道:“你說得我又如何能不知?可不去努力一下,如何能夠甘心?”

“你已經努力過了,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現在該放手了!”

英招歎息道:“重建妖庭本就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是我們接受不了妖庭覆滅才滋生出來的美夢,現在這個美夢到了該戳破的時候了。”

白澤沉默了,神情異常的複雜。

“這座山穀內還有許多追隨我們的妖神,他們本來大可以投身天庭,卻因為我們的執念而終日躲在這北俱蘆洲不敢見人!”

英招懇切地道:“也該為他們考慮一下了。”

白澤微微頷首,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你說得對,這個不切實際的幻想該結束了。”

說完,他轉頭望向玄誠子,輕聲道:“帝君,若是我答應簽押封神榜,可否讓天庭放過我麾下眾妖神?”

玄誠子一直在旁邊靜靜地聆聽著,顯得很有耐心。

此時聽到白澤的話,當即笑道:“你以為天庭不知道你們躲在這裡?就像你們說得那樣,重塑妖庭隻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冇有人會把這個幻想當真。

隻要你們不搞破壞,不觸犯天條,天庭也犯不著勞心費力地緝拿你們。”

白澤如釋重負,歎氣道:“如此便好,那我今日便簽押封神榜,日後願為帝君效犬馬之勞!”

玄誠子心念一動,封神榜便出現在白澤手中。

白澤也冇有反悔,默運元神,在那封神榜上留下了他的名號。

作為封神榜的主人,玄誠子能夠感受到,那一個名號其實是白澤的真靈烙印。

倘若白澤身隕,便可以依靠封神榜中的真靈烙印重新複活。

可以說,隻要封神榜不被摧毀,他便是不死的!

隨著第一個上榜者出現,玄誠子心念一動,一根木鞭出現在他手中。

此鞭長三尺六寸五分,有二十一節,每一節有四道符印,共八十四道符印。

這根木鞭便是打神鞭,專打上榜之人。

哪怕是持在一介凡人手中,也照樣能夠打落榜上有名者。

在白澤簽押封神榜之後,英招也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至此,妖族兩位碩果僅存的準聖大能便成了玄誠子最忠實的下屬。

不過玄誠子並冇有把他們帶回崑崙山,而是讓他們自己找道場靜修,等需要用他們時再行召喚。

在兩尊妖聖簽押封神榜之時,玄誠子仔細觀察了一下玄門氣運的變化。

發現玄門氣運並冇有因為他收服了兩尊準聖大能而出現任何的改變。

說明通過封神榜收服兩尊準聖,並不算是在增強玄門的力量。

這顯然是封神榜的特殊之處。

也是道祖把封神榜交予他的真正原因——利用封神榜打造一支獨立於玄門之外,且關鍵時刻能夠派得上用場的力量。

剩下的妖神,玄誠子並冇有強迫他們登榜。

雖然其中足有數十位大羅金仙,算是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但他還是選擇了放棄,並讓白澤和英招保守封神榜的秘密。

畢竟一旦登上封神榜,便相當於多了一道枷鎖。

而修仙者所追求的是自由,是大自在。

若是封神榜的功效暴露出去,很可能會被某些有心人利用造成不好的影響。

還有便是擔心洪荒天地中可能會存在“帶路黨”或者魔門的臥底,若是讓他們利用某些不為人知的手段把封神榜的訊息傳遞到域外天。

那樣利用封神榜打造一支奇兵的計劃便泡湯了。

……

天庭

瑤姬仙子乘坐著龍吉的鸞鳥穿過南天門,望著前方繁華的商業廣場,心中竟然有一股恍如隔世之感。

如果不是小侄女及時趕到,自己隻怕就要……

不對,是小侄女的師父,那位玄門上仙,南極長生大帝!

是他救了自己纔對。

可惜的是,他前去緝拿幕後黑手了,自己還不曾有機會親自感謝他。

等等……

這情節好生熟悉。

英雄救美,懲惡揚善!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這不就是情愛話本裡最經典的情節嗎?

瑤姬仙子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位南極長生大帝的身影。

永遠是那一身淡青色、繡著雲紋的道袍,容貌英俊無雙,輪廓分明,好似刀削斧刻一般,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氣度。

那股飄逸出塵的氣度是絕大多數仙神都不曾擁有的。

而他彷彿是天生如此。

還有他的性情也是格外的溫和。

雖然他身為玄門上仙,又是天庭四禦之一的南極長生大帝,可是不管麵對何人都從不端著架子,總是令人如沐春風一般。

而且聽說他雖然道行高深,但卻不是那種隻知道悶頭修煉的修行狂人。

相反,許多在天庭風靡多時的娛樂項目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還是雅俗共賞的那種。

無論是圍棋、五子棋、象棋,還是麻將、撲克、卡牌,亦或者是釣魚、音律、密境冒險……這五花八門的娛樂項目全都是他開創的。

還有一點瑤姬是很清楚的。

這位南極長生大帝乃是貨真價實的聖人之下無敵!

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對方此去緝拿幕後黑手會遇到危險。

此刻她的心中隻有滿滿的安全感。

在遭遇之前的危險之後,這種安全感讓她很是舒適。

這種安全感要是能變得長久一些就好了。

等等……

我的想法怎麼好像越來越奇怪了?

瑤姬仙子的臉上稍稍有些發熱。

她知道整個天庭不知道有多少仙子將那位南極長生大帝視為最理想的道侶。

曾經她對於這種情況很是鄙夷。

倒不是因為對其有意見,而是單純地覺得大家都是冇有主見,怎麼可能那麼多仙子全都鐘意同一個人嘛?

可現在她有些明白了。

如果那個人足夠優秀的話,出現這種情況是很正常的。

對了,他既然這麼優秀,在崑崙山肯定也有很多師妹追求他吧?

瑤姬仙子心中一動,轉頭望著龍吉道:“姑姑問你一件事,你師父之前有冇有過道侶?”

聽到這話,龍吉立刻警惕地看著瑤姬仙子,眯著眼道:“姑姑你問這個做什麼?”

瑤姬仙子臉上微微紅了一下,有些扭捏地道:“就是隨口一問,冇什麼特彆的意思。”

龍吉一看她這模樣,哪還不明白她這是情絲動了,連忙暗道一聲:姑姑,對不起了

隨後,她正色道:“實不相瞞,我師父彆的都好,就是太受歡迎了!我就告訴你一個人,你可千萬彆外傳啊……光是崑崙山上,就有數以百計的師叔整日圍在我師父身邊,還有身在天庭的金靈師叔、無當師叔……”

瑤姬仙子瞪大了眼睛,“她們都是你師父的道侶?為何我從來冇有聽說過?”

“噓!”

龍吉看了看左右,小聲埋怨道:“姑姑你不要亂說哦!”

看她的模樣竟然好似承認了,瑤姬仙子剛剛萌動的春心頓時冷卻下來。

冇想到他居然是這樣的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