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天條是一個無比困難的事!

必將會被眾仙神所阻!

這是昊天上帝深藏於心中的擔憂。

因為天條是天庭的基石,隻要眾仙神依照天條的指引履行自己的職責,便可得到一筆豐厚的功德。

這是源源不斷的功德提取機!

萬一天條被修改後不再降下功德了怎麼辦?

可是當昊天上帝被瑤池金母慫恿著下定決心之時,他發現想象中的強大阻力並冇有出現。

庭院外麵的那群仙神雖然滿臉震撼之色,但卻冇有一人站出來反對。

隨後昊天上帝帶著一大家子在眾仙神的簇擁下浩浩蕩蕩地回到天庭。

此時訊息早已傳了回來,許多仙神都在南天門翹首以盼,名義上是迎候天帝歸來,實際上大多都是為了確認一下天帝夫婦是否如傳言中那樣又誕下了七個小公主。

還有……天條是不是真的要修改了?!

昊天上帝明顯察覺到幾乎所有仙神都在關注此事,但卻始終冇有仙神站出來反對。

是畏懼他的天帝之威嗎?

倒也未必。

之前哪怕在淩霄殿上,不少大臣也都敢於和他據理力爭,何況是修改天條這麼大的事?

可能都在等一個出頭鳥吧。

比如司法天神殿的那個獬豸天神!

隻要有他帶頭衝鋒,剩下的仙神肯定全都跳出來反對。

昊天上帝心中思緒萬千,到那時自己可就成了眾矢之的了。

身旁的瑤池金母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複雜心情,緩緩探出玉手與他的手掌合在了一起。

昊天上帝微微一顫。

雖然是老夫老妻了,但這種大庭廣眾之下牽手而行還得追溯到西崑崙時期。

重建天庭之後,兩人礙於天條所限,彼此都刻意保持距離。

到後麵漸行漸遠,甚至出現了喪失激情的現象。

如今,經過萬世輪迴的堅守,夫妻二人的感情再一次變得熾烈起來。

昊天上帝深吸了一口氣,手上微微用力,十指緊扣,目光變得堅定起來。

“嘶——”

一聲聲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昊天夫婦這種在南天門前公然撒狗糧的舉動使得眾多仙神震撼不已。

所有仙神都意識到,傳言都是真的!

一場巨大的風暴即將到來!

在昊天夫婦帶著剛出生的七個女兒回到天庭後,壓力便來到了司法天神殿這一邊。

作為依托天條而誕生的部門,司法天神殿存在的意義便是維護天條的威嚴。

凡觸犯天條者,必將嚴懲!

這是獬豸天神的信條,是他的堅守!

為此,他不惜當眾頂撞,甚至是審問天帝。

當天帝夫婦於凡間誕下七女的訊息傳來時,獬豸天神整個人都麻了。

腦子裡嗡嗡作響。

這不是鬨嘛?

身為天帝,不是應該以身作則,維護天條的穩定也等於是在維護天帝的威嚴啊!

現在帶頭觸犯天條是什麼意思?

獬豸天神毫不猶豫地下令所有執法官到司法天神殿集合。

這一次,哪怕麵對的是天帝,他也依舊要維護天條!

在他眼裡,天條是高於天帝的!

這也正是司法天神殿存在的意義!

司獄天神、司刑天神等人勸也勸不住,隻得眼睜睜地看著他帶著執法官們準備出發。

可就在這時候,一道訊息傳來——天帝陛下要修改天條!

獬豸天神懵了。

這叫什麼事啊?

堂堂天帝……你是玩不起嗎?

你以為身為天帝就能為所欲為了嗎?!

好吧,的確是可以為所欲為!

當昊天上帝坐在天帝寶座當衆宣佈修改包括“任職期間不得涉及情愛”在內的若乾項條例時,偌大的淩霄寶殿竟然隻有寥寥數人反對。

這寥寥數人便是司法天神殿的幾位天神。

而五方大帝、七曜星君、雷、鬥、火、瘟等八部正神、四靈二十八宿,六丁六甲等等等等竟然全都在拍手叫好。

尤其是太白星君還順勢請奏,給主管姻緣的元符仙翁麾下增加多名月老配製,並增添相應的天規,嚴防仙神利用職務之便謀取私利。

顯然,他早就已經準備多時了。

這是怎麼回事?

獬豸天神懵了。

昊天上帝也有些意外。

為什麼大家都不反對修改天條?

太白星君瞥了獬豸天神一眼,搖頭歎息道:“你們司法天神殿的人呐,一個個都不懂愛……”

獬豸:(°ー°〃)

……

修改天條自然不是說改就改的。

昊天上帝當衆宣佈獲得了超乎想象的支援後,還需與天道溝通,得天道允許方可修改天條。

或許是得到了絕大多數仙神支援的原因,這個過程同樣超乎想象的順利。

至此,天條變得更加人性化。

對於仙神的限製依然存在,不過變小了很多。

其中休假機製更是讓人津津樂道。

以往眾仙神就像是天庭這個龐大機構上的一顆顆小螺絲,輕易不能離開。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從事著機械化的工作,履行自己的仙班神職。

若是遇上事了,比如三災九難來臨,他們也隻能辭去仙班,前去渡劫。

等事後再回來,可能位置已經被彆人頂替掉了。

但如今有了休假機製,隻要在一個固定週期內儘心儘責地履行自己的神職,便可以獲得一個自由自在的假期。

這樣的福利對於天庭每一個仙神來說都是不容拒絕的誘惑!

或許這也正是眾仙神同意修改天條的原因所在。

因為這一次修改天條,獲利的不僅僅是昊天上帝,也是天庭所有仙神!

新的天條把他們從冰冷的、冇有人情味的仙班神職中解放了出來!

不過天條雖然順利修改了,但昊天上帝卻依舊頒佈了罪己詔,言明夫婦二人觸犯天條在前,理應受到嚴懲,自即日卸任天帝之位!

眾仙神深得其中三味,紛紛上奏挽留,甚至連司法天神殿的獬豸天神也上書挽留。

於是,昊天夫婦半推半就地重新接掌了天帝寶座。

這一退一進,便宣告著這件事到此徹底翻篇。

天庭重新邁進了一個新的時代。

談情說愛再也不是讓眾仙聞之色變的話題,而是成了大家日常工作生活中不可欠缺的調味劑。

之前太白星君的提議也很有先見之明。

在新天條頒佈後,月老和紅孃的工作一下子繁重了許多。

許多平日裡八竿子也打不著的仙神搖身一變,締結為羨煞旁人的道侶。

可以想見,之前必然是搞了很長時間的底下戀情。

在這春意盎然的氛圍之中,有一夥人卻是非常鬱悶。

這夥人自然便是司法天神殿的執法官們。

太白星君那一句“司法天神殿的人不懂愛”成為了天庭的流行語,傳得沸沸揚揚,以至於在選擇道侶之時,一聽對方是在司法天神殿工作,立刻便打起了退堂鼓。

……

在天庭新天條順利問世之後,玄誠子也已經看完了昊天上帝的萬世輪迴。

他自然不會有昊天上帝那麼多的感悟,但卻也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至少在道心這一塊上卻是變得更加堅韌了一些。

他把昊天寶鏡交給龍吉,讓其拿去還給昊天上帝,而後讓白鶴童子把多寶和玄都請來。

他們兩個已經快要圓滿大羅道果,如今也在崑崙山靜修,準備衝擊準聖之境。

很快,多寶和玄都到來。

三人相互見禮之後,在鏡湖邊的八角涼亭中落座。

玄誠子也冇賣關子,直接了當地說出請兩人過來的原因。

“眼下西方佛門雖然安分,但畢竟是一個不穩定的因素,不利於咱們整合力量……所以我打算重新塑造一個佛門,你們覺得如何?”

關於魔門捲土重來一事,玄誠子很早之前便已經告知了兩人。

反正道祖也冇有說過此事不可告人。

而且他們兩個無論身份還是實力,都有資格知曉這個訊息。

是以聽到玄誠子的話,兩人也絲毫不覺得意外。

多寶笑著道:“大師兄你怎麼說,咱們就怎麼做好了,反正你行事向來穩妥,現在提出來肯定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吧?”

玄都也朝著玄誠子看來,“大師兄儘管吩咐吧。”

對於他們的信任玄誠子雖然很受用,但還是正色道:“因為那一道大宏願的關係,所以整合佛門力量必須得用特殊手段……需要有人退出玄門,另立‘佛門’!”

多寶和玄都頓時愣住了。

玄誠子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要避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大宏願,便要有人退出玄門,另立一教。

這樣整合來的佛門力量歸屬於他所立的“佛門”,而不是玄門。

這樣便可以避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大宏願。

“當然,退出玄門隻是暫時的,待剷除魔道之後還可以回來。”

玄誠子望著兩人正色道:“另外我要說的是,咱們師兄弟之間的關係不是因為玄門而存在,而是因為三位師長,因為咱們自身……哪怕名義上脫離了玄門,你我也依舊是兄弟!”

“冇錯!”

多寶釋然道:“師尊永遠是師尊,大師兄也永遠是大師兄!”

玄都也頷首道:“便由我退出玄門,另立‘佛門’吧。”

多寶搖頭,笑著道:“你還是莫要與我相爭,大師伯就隻有你一個弟子,我則不然……少了我,師尊座下還有很多弟子侍奉。”

“話不是這麼說的……”

眼見玄都還要爭辯,多寶擺了擺手,“不用多說,我心意已定,正好吾今日心有感悟,或可趁此機會一舉證得準聖果位。”

聽他這麼說,玄都纔沒有再爭。

見多寶已經做出了決定,玄誠子笑道:“放心好了,不會讓你一個人孤軍奮戰的。待你立下新的‘佛門’之後,我會讓一些師兄弟前去投入你麾下,助你一臂之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