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天過去,林安依舊每日先去玉虛宮請安,由元始天尊考校他。

之後便是他自己的靜修時間。

劍道、丹道、符篆、煉器、陣法、音律……

林安涉略廣泛,所學所思並不拘泥於眼前,全憑興趣。

感覺什麼有趣,就多花點時間在上麵。

反正他已經是真仙之體,長生久視。

當然,在洪荒他這點道行算不了什麼。

按照道祖鴻鈞開創的修行體係,真仙不過是仙道之基石。

真仙境修得圓滿,便會迎來三災之劫的考驗。

此劫分為雷、火、風三災。

真仙境圓滿之後,天降雷災打你,須要見性明心,預先躲避。

躲得過,壽與天齊,躲不過,就此絕命。

雷災之後,天降火災燒你。

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喚做‘陰火’。

自本身湧泉穴下燒起,直透泥垣宮,五臟成灰,四肢皆朽,千年苦修,俱為虛幻。

火災之後,又降風災吹你。

這風不是東南西北風,不是和薰金朔風,亦不是花柳鬆竹風,喚做‘贔’風。自囟門中吹入六腑,過丹田,穿九竅,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渡過三災,即可步入天仙之境;倘若隻渡過雷火兩災,也可成為地仙之流。

天仙與地仙在道行神通上並無區彆,不過地仙卻要重新麵臨三災考驗,每五百年一劫,倘若還不能渡過,會一直延續下去,直至證得萬劫不朽的金仙果位後方纔結束。

三災之劫就是仙道修行路上的第一個門檻。

林安覺得自己應該早做準備。

……

清晨,一輛繚繞著金色火焰的鑾駕隨著太陽星從湯穀升起。

玉清宮之前,林安彎腰作揖拜道:“弟子求見師尊。”

“進來吧。”

威嚴的聲音響起,宮殿大門“咯吱”一聲打開。

林安目不斜視,一步步走入門內。

穿過這道大門就像是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這裡功德慶雲滾滾垂落,先天祥雲飄飄蕩蕩,祥光萬道,瑞氣千重,比傳說中的仙境更像仙境。

地麵雲霞蒸騰,纖塵不染,美輪美奐的如同一幅畫。

中央八卦台上,一道身影盤坐蒲團上,散發無量光,被洶湧的混沌氣遮掩了身形。

一眼望去,這道身影彷彿近在眼前,又彷彿不屬於當世,跳出歲月,難覓痕跡。

林安恭敬拜道:“弟子玄誠給師尊請安,願師尊早證聖道。”

高坐主位的原始天尊,微微點了點頭,“何為道?”

林安心中歎了口氣,元始天尊出的問題是越來越難了。

關於“道”是什麼,他看到過太多的傳世著作和名家註解。

什麼“道可道,非恒道”這種似是而非能讓人想破腦袋的話他能說出一籮筐,不過在元始天尊麵前擺弄這些小心思……

林安思考了很久,方纔肅然道:“弟子聽聞盤古大神開天辟地後力竭而亡,雙目化日月,鬚髮演星辰,身體化作山川河流……然在這之後,日月無人燃而自明,星辰無人列而自序,禽獸無人造而自生,風無人扇而自動,水無人推而自流,草木無人種而自生……

便如崑崙山中,植被生長迅速,卻有食草類生靈以其而食,使之不至於太過茂盛;同時又有掠食類生靈以食草類生靈為食,使食草類生靈不至於大肆繁衍……

物競天擇,循環往複……

弟子覺得,這些便是道!”

原始天尊眼裡閃過一道訝色,眉頭微微蹙起,似是在思索著什麼。

林安輕聲道:“弟子胡言亂語,若是有錯漏之處還望師尊勿怪。”

好半晌,元始天尊方纔搖頭歎道:“你師祖曾言,世間萬物萬靈皆有自身之道。不過為師一直很好奇,那些隻知殺戮掠食的披毛戴角之輩能有什麼道?

今天聽你之言,方知它們為了掠食而行殺戮之舉,也是一種道的體現……

不過禽獸終究是禽獸,它們的道終究隻是小道,便如那追尋殺戮之道的冥河一般,始終上不得檯麵,你日後切不可學他。”

林安: Or2

不愧是元始天尊,連幽冥血海中誕生的先天神祇冥河老祖都瞧不上眼。

“師尊放心,弟子修行隻為長生久視,探尋世間至理,不求有毀天滅地之能,亦不喜殺戮爭鬥。”

元始天尊頷首笑道:“你有如此之心就很好,先下去吧。”

林安起身,略微猶豫一下道:“啟稟師尊,弟子自覺三災之劫將臨,因此想求一件護身之寶。”

元始天尊點點頭,“以你的根腳,安然渡過三災之劫應是不難,不過修行本就是一條崎嶇之路,你謹慎些也是應當的。”

說著,他手一揮,一朵玄黃之氣在林安身前顯化,內中隱現一角小旗。

“這個予你護身。”

中央戊己杏黃旗?

林安心中略微有些激動,連忙深深一拜,“多謝師尊賜寶。”

“去吧,好好修行。過些日子,你通天師叔就要回來了,聽說他在遊曆洪荒之時收了不少徒弟,到時少不得要拿你和他那些徒弟比較。”

林安心中一動,明白了元始天尊的意思,恭敬道:“師尊放心,弟子身為玄門首徒,定不會丟了師尊的臉麵!”

元始天尊微微頷首,“去吧。”

林安恭敬作揖,伸手托著玄黃小旗走出玉虛宮,回到自己的偏殿之中。

這一趟可真賺大了。

雖然手中的小旗子看起來不怎麼起眼,但林安卻知道它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中央戊己杏黃旗。

相傳盤古大神開天之時,有創世青蓮的五片蓮葉化作五麵先天之旗,戊己杏黃旗就是其中一麵,在分寶崖上為元始天尊所得。

此旗一旦搖動起來,便有金蓮萬朵從中湧現,號稱無物可破,諸邪避退,萬法不侵,單論防禦的話乃是僅次於天地玄黃玲瓏塔的第二法寶。

有這件寶貝在,彆說三災之劫了,就算降下九霄神雷打他,也隻當是泡澡了。

不過師尊賜下這麼一件寶貝給他,顯然不僅僅是幫他渡劫這麼簡單。

林安高興之餘,也想起了臨走時元始天尊的話。

通天要回來了!

而且是帶著徒弟回來的!

莫非師尊是怕我壓不住通天師叔的那些徒弟,所以才賜下杏黃旗,免得我到時候丟臉?

以元始天尊的性子,這倒是很有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