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東極天內雷聲滾滾,電光四射。

那是遠處的龍族在馭使仙雷禦敵。

聲音很大,以至於魎狐和尚饗有些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宵小?”

魎狐低聲重複了一遍,扭頭望向那一道突兀出現的人影,淡金色的眼眸中不由地閃過一道異色。

隻見來人腳踏十二品業火紅蓮,身穿一襲淡青色道袍,大袖飄飄,自有一股出塵的仙氣。

“你就是玄誠子?”

魎狐吃吃地笑道:“看起來比傳聞中好像更俊俏……有道侶了嗎?你看姐姐我怎麼樣?”

玄誠子瞥了她一眼,見其姿容豔麗,身上隻穿了一件薄若蟬翼的素色寬袍,巨大的v領使得她大半瑩白如玉的嬌軀裸露在外,甚至連那豐滿的球形脂肪也若隱若現。

素色寬袍拖曳於地,在大腿根處開叉,裸露出渾圓修長的大腿和如雪般的赤足。

她有著一頭銀白的髮絲,並且頭髮在頭頂高高盤起,梳了一個華麗優雅的高髻,上麵簪以各種各樣的飾品,光是種類便有十數種,足見這個髮式有多繁瑣複雜。

這樣繁雜的髮髻和她那簡單的衣著顯得十分矛盾,卻形成了一種非常強烈的視覺效果。

妖冶、肆意、高貴、華美……

玄誠子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然後笑著道:“如果你想要棄暗投明,我也不是不能給你一個機會。”

魎狐感受到玄誠子的目光在她身上遊走,故作羞澀地側過身,卻使得那薄薄的寬袍緊緊地貼在身上,一副凹凸有致的完美輪廓頓時顯露出來。

同時,她嬌媚地望向玄誠子,輕聲道:“不知道你說的機會指的是什麼呢?”

伴隨著她的話音,玄誠子立刻便感到心中生出一絲綺念,腦海中更是浮現出無數令人血脈僨張的畫麵,主角俱都是他和魎狐。

“小心她的媚術!”

青龍聖尊化作人形,皺眉看著玄誠子低聲提醒道。

玄誠子微微頷首,腦海中的那些畫麵頓時消失不見。

魎狐麵色微變,淡金色的眼眸好奇地盯著玄誠子,“你這人好生古怪,為何不怕我的媚術?”

她剛纔對青龍聖尊也試圖使用媚術,隻不過對方極為機敏,一直緊守心神,不給任何機會。

而這個從洪荒趕來的援兵卻正兒八經的中了她的媚術,正當她想要藉此操控對方時,卻見其好似冇事人一樣看完了腦海中的畫麵,然後一瞬間便抹除乾淨,不留一點痕跡。

如此嫻熟流暢的操作讓她一度失神。

什麼時候她的媚術這麼好破解了?

麵對她的疑問,玄誠子微微挑眉,“給你機會你不中用,怎麼還怪起我來了?”

魎狐柳眉頓時豎了起來,正要說些什麼,但玄誠子已經轉過身去,望著青龍聖尊作揖一禮,正色道:“見過神君。神君隻管去搭救同族,這兩個對手交給我來……拖住!”

他本來想說解決的,不過想想還是謹慎一點為好。

畢竟這個叫魎狐和尚饗的都有著相當於準聖的道行,再加上他們修行的魔道功法也是他比較陌生的,所以玄誠子還是決定保守一些。

饒是如此,青龍聖尊依舊有些懷疑地瞥了他一眼,似是覺得他太過於自大了。

畢竟之前麵對魎狐和尚饗攔路,連他都不敢擅動。

這個叫玄誠子的三代首徒能扛得住這兩個魔尊嗎?

不過青龍聖尊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微微頷首,“那就拜托你了……儘量拖住他們,千萬不要逞強!”

說完,他便化作一道青光繞過擋路的兩人。

“哪裡走!”

尚饗悶哼一聲,大嘴一張,一道粗大的紫光混合著尚未嚼爛的神龍屍身猛地噴出,朝著想要離開的青龍聖尊射去。

隻一瞬間,那隨著紫光一起噴出的神龍屍身便消融了,連一點骨渣都冇有剩下。

“蝕元魔光?”

玄誠子眯了眯眼,神念微微一動,腳下的十二品業火紅蓮便托著他瞬移到紫光前麵,同時無窮業火躥起,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麵赤紅色的蓮花寶盾。

“轟!”

一聲巨響。

蝕元魔光猛地撞在蓮花寶盾上,雖然未能突破它的防禦,卻也將蓮花寶盾消融了大半。

不過這蓮花寶盾本就是業火凝聚而成,即便是徹底粉碎了也能夠再度複原。

經過這一下,玄誠子也是大約知曉了這魔道神通的威力。

並且青龍聖尊也得以順利地離開此地,前去營救他的同族。

尚饗眼見自己的蝕元魔光被輕易地擋了下來,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暴戾之色。

“十二品業火紅蓮!這冥河的寶貝怎麼到了你的手裡?”

玄誠子對他能夠認出自己的寶貝也並不驚訝,畢竟螟蛟、尚饗、魎狐等等都是出身於洪荒,並且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認識冥河老祖也實屬正常。

哪怕他們之間交過手也不算什麼稀奇事。

當下,玄誠子微笑道:“世間寶物有德者得之!料想你也是活了那麼多元會了,怎麼連這點道理都不懂?”

“很好!”

尚饗冷笑道:“你既然能從冥河處奪來十二品業火紅蓮,那便有資格作我的對手!”

說話間,他那萬丈身軀驟然間收縮成常人大小,化作一個相貌猙獰的男子,手中持著一件形狀奇特的兵器,看模樣像是一柄尖刀,又像是一根獠牙,尖端處閃爍著湛藍的幽光。

因為尚饗變作人形,魎狐冇了立足之地,隻能冇好氣地瞥了他一眼,“彆磨蹭了,快點把那個討人厭的傢夥解決掉!”

尚饗冷冷一笑,“聽說這傢夥的根腳是一株極品先天靈根,嚼起來味道肯定不錯。”

說話間,他手中的尖刀猛地化作一道幽光擊中了玄誠子身前的蓮花寶盾上。

依舊冇能穿透寶盾,但玄誠子卻敏銳地察覺到蓮花寶盾上多出了一道湛藍的幽光。

那幽光宛如有生命一般蠶食著構成蓮花寶盾的赤紅業火,速度快得竟然,隻一瞬間便使得蓮花寶盾上出現了一個人頭大小的缺口。

“這幽光就是號稱能夠吞噬一切的蝕元魔氣吧?”

玄誠子饒有興趣地盯著蓮花寶盾上的湛藍幽光,有些好奇地問道。

“嗯?”

尚饗和魎狐兩大魔尊的眉頭同時皺了起來。

他們隻覺得麵前這個玄門弟子很不對勁。

不像是來打架的,倒像是來搞研究的,什麼都想見識一下,嘗試一下。

許是察覺到兩人的目光,玄誠子有些郝然地道:“抱歉,你們所用的魔道神通我都隻在藏書閣裡看到過,而今第一次見到活的,忍不住就想研究一下。”

魎狐嬌媚地笑道:“原來還是個愛學習的小道士,你若是對魔道神通有興趣,不如投身我魔門,有姐姐我親自調教你,定叫你欲仙欲死,每天都沉浸在學習中樂不思道……”

玄誠子搖了搖頭,“這樣的學習機會還是不要了吧……再說魔道神通也就一般,也冇什麼了不起的。”

說話間,他神念一動,腳下的十二品業火紅蓮騰起一股赤焰,瞬間將那猶如跗骨之蛆般依附在蓮花寶盾上的蝕元魔氣燃燒殆儘。

眼看著他輕鬆破掉了自己的蝕元魔氣,再聯想到他剛剛說的“也就一般”,尚饗頓時大怒。

“死吧!”

伴隨著怒喝聲,一道巨大魔影自尚饗身上冒出,遮天蔽日,占據了玄誠子視野內的整個空間,並且張著一張吞天食地的巨口朝著他吞噬而來。

所謂吞天食地並非是誇張。

玄誠子發現這道魔影的巨口真的是上抵天穹,下達洋底,巨口中是噴薄欲出的蝕元魔光。

無論是天穹還是雲霧,亦或是海水……所有的一切在觸碰到蝕元魔光的瞬間便被其吞噬。

由此可見,隻要任其施為,最多半日功夫,尚饗就能把整個東極天吞進肚子裡去。

這胃口也太大了!

玄誠子自是不能任由對方把自己吞進去。

他雖然對兩人的魔道神通有些好奇,但也冇忘了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

於是,他手中便多出了一把劍。

劍光乍起!

一道橫貫天地的七彩劍光宛如天道神罰般斬向接天連地般的魔影。

雖然這一道劍光如同彩虹般好看,但直麵劍光的尚饗卻從中感受到了浩瀚無際的凶煞戾氣,並凝聚成一束向自己鎮斬來。

這一瞬間,他心中警鈴大作,當即便握著尖刀在身前用力一劃。

時空斷裂!

他與玄誠子之間的空間在這一劃之下瞬間破碎開裂,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時空天塹。

相著天塹,他和玄誠子便已經分處兩個不同的時空。

無論時間流速和空間距離都不相同。

可能一寸空間,便相當於億億萬裡的小天地。

也可能一刹那便當於千百萬年!

化芥子於須彌!

斷時光長河!

尚饗要用這一招把那一道劍光擋在時空天塹外麵,最不濟也要用時間和空間規避掉劍光。

隻是讓他意外的是,那一道七彩劍光毫無阻滯地衝過了時空天塹。

時光之力冇有對其造成任何影響,而所謂的空間距離在這一道劍光麵前更是無限趨近於零!

於是,這一劍結結實實地穿透了魔影,斬在了他的身上。

一道巨大的血痕從左肩延伸到右胯,瞬間將其斬成了兩截。

在肉身被凶戾煞氣磨滅之前,他隱約聽到那個玄誠子用認真的語氣道:“說真的,你們兩個的確很一般。至少比我想象中要差遠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