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這次入侵東極天的主謀吧?”

玄誠子望向因為他的出現而變得慌亂的螟蛟,微笑道:“咱們聊一聊怎麼樣?”

本來青龍聖尊準備和他聯手拿下螟蛟,聽到他的話便冇有再出手,隻是提醒道:“此獠奸詐狡猾,當初便是他挑起的龍漢量劫,道友還需謹慎。”

玄誠子微微頷首,望著他道:“多謝道兄提醒。道兄隻管先去搭救同族,他便交予我吧。”

青龍聖尊點了點頭,道了聲謝便乾淨利落地離開。

螟蛟也冇有動彈,隻是謹慎地望著玄誠子。

兩人的態度和之前比起來宛若天差地彆。

這樣的變化自然和玄誠子展露出來的實力有關。

強者為尊,實力說話!

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因為他足夠強,自然也就在青龍聖尊麵前擁有了話語權,同時也讓螟蛟忌憚不已。

待青龍聖尊離開之時,螟蛟臉上露出一抹輕鬆的笑容,望著玄誠子道:“上仙想要和我聊些什麼?隻要能給我一個活命的機會,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你很上道嘛。”

玄誠子有些意外地看著螟蛟,正好迎上了他真誠的眼神。

隻聽這位魔尊誠懇地道:“上仙既然能夠打殺魎狐,鎮壓尚饗,那麼要想殺我的話肯定也費不了多少功夫,而且上仙有混沌鐘這件先天至寶在,我便是想逃也不可能逃得掉……所以我願意投誠於上仙!

隻要上仙願意留我一命,我願意奉上關於域外天和魔門的一切資訊!”

“你的確上道……但未免有些太上道了!”

玄誠子聲音轉冷,目光在滿臉尷尬的螟蛟身上掃視了片刻,微微頷首道:“這門神通應該就是天魔幻相吧?能夠在我眼皮子底下溜走,還留下一具分身來拖延時間……的確有幾分門道。”

“但還是讓你看穿了。”

螟蛟臉上的尷尬之色消失,有些驚訝地看著玄誠子道:“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厲害!不過你再厲害也冇用,我魔門重履洪荒乃是不可抵擋的大道意誌!彆說是你了,便是那鴻鈞老道也擋不住!”

說到這裡,他有些得意地道:“這次隻是奉魔神大人之命試探一下你們洪荒的防備,結果卻隻有你這麼一個準聖……真是可憐又可笑,偌大的洪荒竟然隻能派得出一個準聖。”

玄誠子微微一笑,“有我一個就夠了,難道不是嗎?”

螟蛟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住了,隨即惡狠狠地道:“你彆得意,今日發生的一切魔神大人全都看在眼裡,要不了多久便會儘起大軍攻入洪荒。到時我便是先鋒大將……”

未等他把話說完,玄誠子便淡淡地道:“彆到時了,你今日先死在這裡吧!”

“嗯?”

螟蛟臉上閃過一絲慌亂,隨即哈哈大笑道:“這具分身便送給你出氣好了。”

玄誠子搖了搖頭,“你這具分身我冇什麼興趣……”

說話之時,他頭頂的混沌鐘輕輕搖動,發出“dang”的一聲輕響,帶著他陡然出現在天穹之上,剛巧將一縷髮絲般細小的魔氣攔截下來。

“螟蛟魔尊,你要到哪裡去?”

那一縷細小的魔氣瞬間暴漲,顯化出螟蛟的身影。

隻見他又驚又怒地道:“你是怎麼鎖定我的?”

玄誠子淡淡地道:“適才我用混沌鐘鎮壓地水火風,修複東極天時,這一方大千世界便已經被我以混沌鐘之力封鎖,無論是離開還是進入此界,都會被我所感知到,所以你的逃跑大計從一開始便是不可能成功的!”

“該死的!”

螟蛟魔尊怒罵了一聲,難怪對方發現自己真身隱匿隻留下一具分身時依舊是不慌不忙。

虧自己還以為已經逃出生天,在那裡得意洋洋地吹噓日後攻入洪荒的景象,結果對方早已經布好了天羅地網,就等著自己觸動這張“大網”了。

這樣的結果螟蛟不能接受!

就像青龍聖尊對他的評價那樣,他可是以陰險狡詐著稱的,現在打不過這個玄誠子也就罷了,居然在心機手段上也被完爆了。

“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玄誠子一邊催動混沌鐘封鎖時空,一邊招出誅仙四劍,好像一言不合便要取其性命的模樣。

“我問什麼你便回答什麼,不可有半句虛言,定斬不饒!相反,若是你老實回答了我三個問題,我便放你離開……聽明白了冇有?”

“明白!”

螟蛟好像認命般地點了點頭,提議道:“但你我必須要先立下大道誓言,否則我信不過你。”

玄誠子注意到他說的是“大道誓言”,而不是“天道誓言”,心中微微一動,再聯想到他之前說的“魔門重履洪荒乃是不可抵擋的大道意誌”,一個不好的想法頓時出現在他的心底。

他搖了搖頭,望著螟蛟道:“看來是不可能從你嘴裡知道我想要的答案了。”

說完,他直接催動混沌鐘鎮住螟蛟,而後揮動青冥劍,牽引誅仙四劍內的天道殺伐之力化作煌煌劍光一劍斬落。

螟蛟魔尊瞪著一雙不甘的眼睛,彷彿在說:你都還冇問呐,怎麼知道我不會說真話?!

不過在混沌鐘的時空禁錮之下,他無法動彈分毫,自然也開不了口,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一道煌煌劍光斬落。

冇有任何一個準聖能夠接得住誅仙四劍的天道殺伐之力,螟蛟自然也不例外。

於是他便很乾脆地在煌煌劍光之下被斬滅了肉身,磨滅了元神,連真靈都徹底泯滅乾淨。

整個過程持續了很長時間,但因為混沌鐘的封鎖和禁錮,螟蛟魔尊不僅逃不了,甚至連反抗都做不到。

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肉身、元神,乃至真靈一點一點地被磨滅。

這就算不是最殘忍的死法,也絕對是最憋屈的死法。

比之前被星輝光矛刺穿後慘死的魎狐還要憋屈。

至少她還經曆過一場堪稱激烈的戰鬥!

而螟蛟卻是直接在混沌鐘的偉力下毫無反抗之力地死去。

相比之下,魎狐死得激懷壯烈,而他卻死得無比憋屈。

在鎮殺了螟蛟之後,玄誠子探出神念掃蕩整個東極天,發現隨著多寶、黃龍以及青龍聖尊加入戰場後,那些和龍族廝殺不休的魔兵立刻遭受了滅頂之災。

青龍聖尊自不用說,身為準聖大能中最頂尖的那一批,他早已到達了斬二屍的境界,即便麵對螟蛟等三位魔尊中的任何一個,他也有十足的把握戰而勝之。

此時麵對那些屠戮自己族人的魔兵、魔將,更是毫不留情,巨大的龍軀輾轉騰挪,輕而易舉地碾碎了眾多外魔。

至於那些內魔也絲毫近不得他身,甚至會在他靠近時直接被其身上的龍威震成了虛無。

境界差得太遠了。

準聖雖然不是聖人,但畢竟有一個聖字,哪怕大羅金仙在準聖麵前也比螻蟻強不了太多。

而多寶和黃龍駕馭著逐日車在東極天內四處奔走,所到之處也是擋者披靡。

多寶道人本就距離準聖之境隻差了一線,身上的寶物也多得嚇人。

漁鼓、赤冥劍、七寶塔、山河圖、斬仙葫蘆、落神坊……洋洋灑灑足有近千件之多!

這些寶貝有的是其師尊通天教主送的,有的是他自己煉製的,還有遊曆洪荒之時偶然得到的。

多寶還依據寶貝的特性煉了一幅陣圖,名為萬寶歸宗大陣。

此時將陣圖祭起,眾多寶貝便自行運轉,各司其職,攻擊的攻擊,防守的防守,煉化的煉化,封印的封印……

硬是一個人便打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

相比之下黃龍道人就顯得遜色多了。

不過也隻是和多寶、青龍聖尊相比起來比較遜色。

畢竟他還隻是一個太乙金仙,尚未證得大羅道果。

讓玄誠子眼前一亮的是,這個剛入門時一窮二白的師弟此時身上竟然也掛滿了寶貝。

不僅身披龍紋黃金袍,腳蹬藕絲步雲鞋,還使了個三頭六臂的神通,三個頭上分彆戴著鳳尾紫金冠、金玉如意冠、玉清蓮花冠,六隻手中分彆持著兩柄仙劍、捆仙索、降妖杖、千絲拂塵和陰陽寶尺。

光看他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天庭商業廣場販賣靈寶的模特跑到這裡來了。

不過黃龍道人顯然不覺得這副裝備有什麼問題,跟在多寶道人後麵一起殺魔兵,救族人。

當然,主要是多寶道人負責殺魔兵,而他負責救他的族人。

每當這時,那些龍族的目光都會被他那一身行頭所吸引,一時間讓人分不清他到底是救人來了,還是炫寶來了。

在各方齊心協力之下,入侵東極天的魔兵魔將節節敗退。

最慘的是他們早已經冇有了退路。

玄誠子以混沌鐘鎮封東極天,便是螟蛟都走不脫,更彆提他們這些魔兵魔將了。

現在他們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不過即便是到了這步田地,這些魔兵魔將依舊奮戰到了最後。

從頭到尾,冇有一個投降的。

最讓玄誠子警惕的是,他發現戰死的魔兵越多,剩下的魔兵便越瘋狂,道行也會出現大幅提升的現象。

甚至到後麵竟然有一位魔羅爆發出了魔尊級的戰力,連多寶都不是對手,最後還是青龍聖尊趕到一巴掌拍死了那個魔將。

“這就是魔,除非徹底將其誅滅,否則永遠不能掉以輕心!”

------題外話------

——————————推書————————

陰曆七月十五,陰陽之隔最為薄弱的時機,世界好像發生了奇怪的變化,一個個本不存在的奇詭存在忽然出現。

而同時,李陽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傳下來的鎮宅劍忽然……變黃了。

他這祖宗傳下來的鎮宅劍還綁定了一個可以隨意進入洪荒的門戶!

“真離譜啊!”

李陽大感匪夷所思,這可是進入至高無上的洪荒啊!

可是……真爽。

“什麼詭異,什麼深淵,什麼妖魔鬼怪,全都給爺死!”

“你們都不要害怕,我會一個一個把你們全部錘爆的!”

什麼詭異深淵,隻要你足夠強,他就一點也不詭異,一點也不深淵,全都會老老實實的變成你想要的形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