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役,我族戰死一萬三千五百二十八名金仙及未成年的後輩,另有三十七名太乙金仙和兩名大羅金仙戰死!”

戰火熄滅的東極天內,殘存的龍族稍作盤點後立刻便有一頭大羅金仙境的老龍將損失彙報給青龍聖尊。

所謂戰死,便是形神俱滅,除非有聖人願意付出代價跨越時間長河去撈人,否則再無複活可能。

此時,玄誠子帶著多寶和黃龍也在一旁。

聽到折損了這麼多的龍族,黃龍頓時悲憤不已,大聲咒罵著魔道。

青龍聖尊的麵色也是不太好看。

龍族孕育子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受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次即便受孕了通常也要萬年時間方纔能夠孕育成熟產下龍蛋。

之後還需要漫長的歲月來等龍蛋吸收充足的天地靈氣,甚至還需要給它提供一些五行靈物供其吸收,然後幼龍才能破殼而出。

而從幼龍長到成年,這中間又是一段無比漫長的歲月。

東極天的龍族最開始便有一萬餘,經過從龍漢量劫到現今,無數歲月的繁衍,總共也就隻多出了十多萬條神龍。

今日一場大戰,折損了十分之一的族人,任誰聽了也不好受。

“還要多謝道友及時趕到。”

青龍聖尊望著玄誠子,恭敬地作揖一禮:“今日若非有道友鎮殺了那三個魔尊,隻怕我龍族覆滅在即。”

“道友言重了。”

玄誠子正色道:“道兄率龍族鎮守東極天,世代為洪荒輸送靈氣,守衛安全,勞苦功高,讓人敬佩!”

“哪裡哪裡。”

青龍聖尊連忙擺手,“我等不過都是業力纏身的罪人罷了,當不得道友如此誇讚。”

玄誠子自是知曉四極天內的都是龍漢量劫時的罪人以及他們的子孫後代,但用罪人來形容他們其實並不太準確。

更準確一點的說法,他們其實都是戰爭罪犯!

因為他們在那一場量劫中打碎了洪荒大陸,摧毀了西方靈脈,屠戮了無量量生靈!

這也導致了他們業力纏身,深受洪荒天道所排斥。

巫妖量劫中,兩族雖然也打得不可開交,最後共工祖巫還撞塌了不周山,使得洪荒大陸四分五裂,引發了天河倒灌入人間,造成生靈塗炭。

不過和太古年間的龍漢量劫相比仍是差了不少。

至少巫妖兩族在量劫之後雖然也是業力纏身,但卻並冇有被天道排斥。

他們依然是洪荒的一份子,隻不過是人人喊打的那種罷了。

而龍族以及元鳳、始麒麟的子嗣卻都是正兒八經的被洪荒天道所排斥,具體表現為出了洞府便可能有神霄雷降下來砸你。

這種情況下,洪荒世界顯然是不能待了。

這時,道祖給了他們一個洗刷業力的機會,那便是鎮守四極天。

於是,他們搖身一變,成為了四極天的鎮守者,時刻嚴防著隨時可能發生的魔道入侵。

無數歲月下來,他們一直兢兢業業,隻差一點便可以徹底洗刷淨自身業力。

偏偏這時候魔道真的攻入了東極天。

那些戰死的神龍大多都年歲不大,他們本來已經打算好了要在近期前往洪荒,但卻在這個節骨眼上戰死沙場,讓人忍不住扼腕歎息。

“罪人?”

這時,那個前來彙報戰損的龍族大羅金仙悲慼地反問道:“我等當年也是被捲入量劫之中,犯下殺戮之罪也非是我等所願!為何我們就是罪人了?天道對我龍族何其不公!”

“敖疾!”

青龍聖尊低喝一聲,斥道:“滿口胡言亂語,還不退下!”

訓完族人,他又轉頭望向玄誠子,歉意道:“道友切勿怪罪,許是他適才被內魔附體,心性變得偏激了些……”

未等他把話說完,玄誠子便搖了搖頭,正色道:“這位敖疾道友的疑問,或許貧道可以解答一二。”

青龍聖尊微微皺眉,眉宇間閃過一抹憂慮。

他能聽得出敖疾剛剛那句話裡的怨氣,那麼其他人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剛纔他之所以出聲訓斥,也是為了保護這個族人。

可玄誠子似乎並冇有賣他麵子的意思。

這讓他心中頓時擔憂起來。

假如對方要拿敖疾來立威,自己是攔還是不攔?

攔,是肯定攔不住的,畢竟自己也打不過對方,估摸著隻能捨下自己的老臉替敖疾求情。

可不攔的話,敖疾無論是被鎮壓,還是直接斬殺,對於龍族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龍族的大羅金仙,已經屈指可數了!

這時,敖疾也意識到自己剛纔話裡話外對於洪荒天道有著諸多不滿和抱怨。

當時他正處於悲傷之中,聽到青龍聖尊的那一方“罪人”言論,心中的不爽和怨懟噴薄而出,壓根冇顧得上邊上還有旁人。

此刻聽到玄誠子的話方纔回過神來,頓時知曉自己犯了大忌!

道祖身合天道是洪荒人儘皆知的事,某種意義上道祖就是天道!

他這般當著道祖徒孫的麵直斥天道不公,這不是指著對方鼻子開罵嗎?

不過事已至此,敖疾心中雖然懊悔,麵上卻依舊強撐著道:“那便請上仙賜教!”

玄誠子微微頷首,正色道:“爾等的確是受量劫劫氣影響方纔犯下殺戮之罪,但殺戮就是殺戮,不管你有任何理由,既然犯下了殺戮之舉,便應得殺戮之罪!

就如同你我身犯殺劫之時,倘若我將你斬殺,固然是為了消除我自身殺劫,屬於事出有因,可難道這就不算是殺戮了嗎?

天道至公!

不會因為你有各種理由便消除你犯下的罪孽!

不知爾等可知曉輪迴?

輪迴有賞善罰惡之道,對於有善大於惡者給予獎勵,對於惡大於善者給予懲罰。

天道亦是如此!

於洪荒天地有功者賜予功德,於洪荒天地有罪者賜予業力!

這一點,相信爾等應該深有體會纔是!”

“正是如此!”

青龍聖尊連忙高聲道:“道友說得冇錯,天道的確是至公無私!”

說話間,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敖疾。

後者也不傻,連忙點了點頭,望著玄誠子道:“上仙教訓得是!”

玄誠子淡淡地道:“這一次龍族成功抵禦魔道入侵,守住了東極天,乃是大功一件,天道自會有所獎勵,助你們大多數族人洗儘業力!”

這話一出,敖疾和青龍聖尊立刻麵露喜色。

對於他們來說,洗儘業力便代表著可以光明正大地返回洪荒世界,並且修行上也不會再受到任何限製。

這是比獎賞一件靈寶更讓他們興奮的事。

他們也不擔心玄誠子是隨口說說。

畢竟玄誠子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他玄門三代首徒的身份,都已經足以說明他有資格代表道祖許下承諾。

這時,玄誠子望向青龍聖尊,“貧道還有一事要與道兄相商。”

青龍聖尊笑道:“道友儘管直言,隻要是我力之所及,絕無不應之理。”

玄誠子微微頷首,笑道:“貧道想重塑四極天防線,以傳送大陣串聯四極天和洪荒世界。依舊由四位聖尊為首領,以四極天內鱗、甲、毛、羽等族為核心力量,再輔以洪荒世界的精銳力量,守望相助,真正組建一支抵禦魔道的強軍!”

青龍聖尊毫不猶豫地點頭道:“若能以傳送大陣串聯四極天和洪荒世界,即便洗儘業力,在下也願意繼續為洪荒駐守東極天!”

“很好!”

玄誠子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因為經過這一次魔道入侵,他發現有些龍族因為斬殺大量魔兵而洗儘自身業力。

假如再來幾次這樣的入侵,說不定所有龍族都能洗儘業力。

到時他們還願不願意鎮守東極天便是一個問題了。

所以玄誠子乾脆代表道祖先行許諾讓一部分龍族洗儘業力,然後再提議重塑四極天防線,把鋪設傳送陣法,將四極天和洪荒世界串聯到一起當成了第一要務。

這樣龍族可以自由地出入洪荒,自然也明白守護洪荒的重要性。

他們會心甘情願地守衛洪荒,而不再是被迫駐守此地!

青龍聖尊自然明白傳送陣對龍族意味著什麼,也明白玄誠子想要的是什麼,當即便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玄誠子滿意地道:“此事我會儘快上稟道祖,聖尊到時等訊息便是。”

說到這裡,他像是想起了什麼,正色道:“新的四極天防線我打算稱作長城……包括貧道在內所有玄門弟子儘皆為長城守衛。”

聽著他的描述,眾人彷彿看到了不計其數的大陣在混沌中連接成四道環繞洪荒的長城,不禁有些悠然神往。

倘若真能做到玄誠子描述的那樣,洪荒將會無比穩固!

長城不倒,洪荒無憂!

青龍聖尊鄭重地點頭,“道友放心,隻要長城能夠建成,那我龍族便將是長城上最忠誠的守衛!”

玄誠子欣慰地點了點頭,望向青龍聖尊道:“有道兄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來,你我共同宣誓……”

說著,他不待青龍聖尊反應,便已經率先念起了誓詞。

“魔道死灰複燃,吾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吾將不計前嫌,不爭榮寵。吾將儘忠職守,生死於斯……”

青龍聖尊:Σ(°△ °|||)︴

這可不是形式主義!

一旦向天道宣誓了,便不可違背!

青龍聖尊略一沉吟,還是硬著頭皮跟著唸了起來。

念出誓詞的瞬間,他便知道從此刻起,他這條老命算是徹底綁在那個還冇個影子的長城上了!

“吾當為黑暗中的利劍,長城上的守衛。

化身抵禦寒冷的烈焰,破曉時分的光線,喚醒眠者的號角,守護洪荒的堅城。

吾將生命與榮耀獻給守衛軍……

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