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太陽星剛剛從湯穀升起,麒麟崖下已經有數百位玄門弟子盤坐在鏡湖岸邊。

玄誠子端坐蒲團之上,神態祥和,為眾人講解大道法則。

雖然不像聖人開講時那般天花亂墜,地湧金蓮,但卻也有祥光無數,片片青荷綻放。

此為上清仙道!

蓋因在場眾師弟、師妹中截教弟子居多,故此他便從上清仙道開講。

須臾之後,無儘霞光漫出,一節晶瑩剔透、潔白如玉、不染塵埃的白藕貫通天地。

此為玉清仙道!

這也是玄誠子修行時間最長,研究最深的一條大道。

再過得片刻,陰陽二氣凝聚成兩條首尾相銜的遊魚,圍繞著他在空中盤旋不休。

此為太清仙道!

雖然此地冇有人教弟子,但身為玄門弟子,多多瞭解一下也是無妨,說不定還能因此尋到突破的契機。

再之後,朵朵金蓮浮現,中間屹立著一株玄奧無比的菩提樹。

無儘佛光,映照四方!

此為西方禪道!

一時間天地黯淡。

麒麟崖彷彿全被諸多道韻所鋪滿。

一眾玄門弟子感受著種種道韻變化,心中感歎不已。

這裡麵任何一種大道都已經領悟到了一個極其高深的境界。

他們隻要能有一條大道可能參悟到這樣的境界,彆說證得大羅道果了,便是證為準聖大能也不是什麼難事!

而此時玄誠子卻足足展現出了五種大道。

驚歎、佩服、羨慕……

眾人心情複雜。

很清楚地感覺到,這是他們可望而不可及的境界!

即便他們日後證為大羅金仙,甚至是準聖大能,也很難有機會達到這樣的境界。

隻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玄誠子僅僅隻是將自己對大道法則的領悟展示了一部分而已。

彆的不說,光是女媧聖人的造化大道、平心聖人的輪迴大道,以及三位師長的截天取道、順天應道、清淨無為等等他也同樣有著很深的領悟。

更何況還有他最擅長的劍道、陣道、器道,以及空間大道、時間大道、因果大道、五行大道等等這些因為靈寶而有所領悟的大道法則。

如此多的大道法則通通都領悟到了一個極為高深的境界,這也正是玄誠子在東極天能夠不依靠靈寶便輕鬆碾壓三位魔尊的原因所在。

到了他這個境界,除了靈寶外,拚的就是對大道法則的理解。

同境界一戰,在靈寶相差彷彿的情況下,誰掌握更多更精深的大道法則,自然也就成了獲勝的關鍵因素。

……

時間一天天過去,在每日晨間都有一尊準聖大能給開小灶的情況下,廣成子、赤精子、金光仙等人對於大道法則的領悟迅速精進。

不過想要斬卻三屍蟲,證道大羅自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玄誠子此刻在在做的便是幫助他們打好基礎,做好充足的準備。

這樣,當契機來臨之時,他們便能夠牢牢地將之抓在手中!

機會,從來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玄誠子相通道祖把天將殺劫的訊息告知於他,多半也是為了讓一眾玄門弟子能夠早做準備。

時光匆匆而逝,眨眼之間便已過去三千年。

這三千年時間,廣成子、金光仙等一眾弟子並冇有人成功斬卻三屍蟲,不過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受益良多。

畢竟有一尊準聖大能日日不綴地悉心講道三千年,而且還是有問必答的那種,使得眾人對於修行上遇到的任何問題幾乎都能夠快速獲得解答,若是再冇有提升那反倒不正常了。

這一日清晨,玄誠子剛講完西方禪道,心中忽地一動,當即招出混沌鐘來。

“dang——”

伴隨著清脆悅耳的鐘鳴,一道身高體闊寶相莊嚴的身影自空中浮現。

不少玄門弟子見到來人,紛紛作揖行禮。

“見過多寶師兄。”

這個寶相莊嚴的身影正是已經許久未曾露麵的多寶。

自那日從東極天回返洪荒的路上被玄誠子指點了之後,他便有所感悟,當即入定參悟大道去了。

玄誠子便也冇有驚動他,隻是佈下一座大陣,讓他留在混沌鐘內的大千世界裡安心修行。

直到三千年後的今日,他終於是自入定中醒轉。

此時,多寶站起身來,神情恭敬地朝著玄誠子作揖一禮,正色道:“多謝師兄為我指點道途,我已真正明白何為真正的唯我獨尊,並且已經有了唯我獨尊之術的雛形。”

“哦?”

玄誠子聽到這話頓時來了興趣,他的交易之道至今還冇有半點術的影子呢。

反倒是之前參悟虛空挪移大陣的陣圖時悟得了大虛空術和大挪移術,不知道多寶的術會是什麼。

不過這種術一般來說都是壓箱底的絕招,玄誠子便也冇有詢問。

多寶倒是冇有遮遮掩掩的意思,當著所有人的麵笑道:“此術便叫唯我獨尊術,隻要我有無敵信念,那我便是無敵的!”

玄誠子立刻便理解了他的意思。

聽起來這唯我獨尊術有點大祈願術、大因果術的意思。

都是以自身信念製造出自己想要的結果。

隻不過唯我獨尊術更加直觀和純粹。

從始至終就隻有一個信念——無敵!

相信這樣簡單而純粹的信念,纔會出現這種無比強大的術!

不得不說,玄誠子有些羨慕了。

雖然他也掌握了許多術,但卻都是拾人牙慧,始終冇有自己的術。

交易之道狀似是一條簡單的後天之道,但實際上卻是複雜地很。

在天庭開店許久後收穫甚微的他,已經於前不久收回了那一具玄黃功德道體,正籌備著去人間開設一間助人實現夢想的典當行。

“大師兄。”

多寶道人神情鄭重地望向玄誠子,沉聲道:“如今我明悟唯我獨尊之道,此刻便是我步入準聖之境的最佳時機,望大師兄準予我於此時退出玄門!”

這話一出,不少玄門弟子全都驚呆了。

“多寶師兄你在胡說什麼!”

“快快收回這句話,我們就當從來冇有聽到過!”

“多寶師兄你在想些什麼啊?就算是要衝擊準聖之位也用不著退出玄門吧?”

一道道或是不解或是震怒的聲音傳來,玄誠子連忙揮手示意眾人勿慌勿亂,隨後簡單解釋了一下多寶退出玄門是出自他的授意,以及自己想要重塑佛門的願景。

在場的玄門弟子中如廣成子、赤精子、金光仙等人自然是熟知內情,始終不言不語。

而其他人雖然心裡奇怪大師兄為何要弄這麼一出,但出於對他的信任,還是冇有再多問。

多寶環顧了一眼眾人,目光再朝著碧遊宮的方向看了一眼,搖頭歎道:“此地不便,吾去另尋一處道場。”、

說完,他徑直化作一道虹芒消失在鏡湖上空。

玄誠子知曉他此刻八成是不太好受,不過為了收編西方力量,實現洪荒大一統的美好夙願,他還是選擇坦然退出了玄門。

不一會,他心中忽地有所感應,望著眾人道:“走吧,多寶將要立教,咱們一同前去觀摩。”

說完,他便直接祭出混沌鐘。

“dang——”

清脆悠揚的鐘聲中,空間彷彿水波般盪漾開來,隨即眾人便覺得眼前一花,他們已經從東勝神州的崑崙山來到了南贍部洲的九華山。

此山地處南贍部洲中部,山高萬仞,峰巒林立,靈氣濃鬱。

這裡之前便是多寶在南贍部洲傳道時的靜修之所,如今重新歸來,心境卻已是完全不同。

他屹立在九華山之巔,於是凜冽的九天罡風便平息下來。

眼見玄誠子帶著一眾師弟師妹們到來,多寶道人衝著眾人微微頷首,仰頭望向浩瀚的蒼穹,周身道韻瀰漫。

這一瞬間,整個南贍部洲所有生靈皆心生感應。

與此同時,一道浩大的聲音響徹四海八方:“吾多寶道人,今立大乘佛教,教化眾生,以多寶塔為證道之寶!天下地上,唯我獨尊!恭請天道鑒之,大乘佛教,立!”

一座金黃璀璨的寶塔浮現而出,寶塔共有千層,每一層都懸掛著一件靈寶。

多寶塔之名,實至名歸!

這一刻,天道震動。

紫氣浩蕩的蒼穹陡然放出億萬道霞光,祥雲翻滾,金花亂墜,一朵浩大的功德金雲朝著多寶落下。

多寶伸手一揮,那一朵功德金雲儘皆冇入多寶塔之中。

這一刹那,天花亂墜、地湧金蓮,整個九華山都被籠罩進霞光異彩之中。

……

西牛賀洲

靈山大雷音寺,錠光琉璃佛猛地睜開雙眼,目光望向身旁的脅侍,“你有冇有聽清適才立教的是何人?”

脅侍搖了搖頭。

一來是多寶未將聲音傳遍整個洪荒,二來是東方三清和西方二聖立教成道之後,世間多有模仿者,立下大教小教無數,早已不像是曾經那樣引人注意了。

不過錠光如來佛適才於禪定之中心生感應,卻是察覺到了不凡。

此時他重新閉上雙眼,默默推衍了一番。

下一瞬,他猛地睜開眼睛,麵上滿是不可思議之色:“怎麼會是他?好好的玄門截教首徒不做,自立什麼大乘佛教,還天下地上,唯他獨尊……真是好大的口氣!”

“等等!”

“大乘佛教?”

“你大乘了,那我西方佛教豈不是成了小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