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多寶退出玄門另立大乘佛教成功吸引了洪荒眾仙神的目光,那麼西方二聖敕封縱、橫三世佛便等於徹底引爆了一眾仙神的眼球。

無論是在何時何地,隻有有仙神聚集,勢必會談論起大乘佛教和西方佛門。

而在交流無比方便的靈境內,眾仙神更是早已為誰纔是佛門正統而吵得不可開交。

反正在靈境內,他們可以使用匿名發言,平常不敢說的話在這裡可以暢所欲言,毫不擔心會有人找他們麻煩。

是以靈境內的交流環境也不太理想。

負責管理交流平台的玄門弟子每隔一段時間便要更新一次違禁詞彙,不然那交流環境簡直就不堪入目。

事實上,即便是仙神,在獲得匿名這種“無拘束”的感覺後也是容易變得放縱自我。

這一點讓玄誠子很意外,並且還耗費心力跟蹤探尋了一段時間。

他得出的答案也很簡單,就是因為仙神所在的洪荒世界等級觀念極為嚴重。

真仙、天仙、金仙……

每重境界之間有著天壤之彆。

簡單來說,就是敬畏強者。

從開天辟地以來,洪荒便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即便巫妖落幕之後,天庭重塑、人間太平,可弱肉強食的理念已經根植於眾仙神腦海中,在他們心中根深蒂固,不是輕易就能動搖的。

不過在靈境之中,所有人都可以選擇一個虛擬身份。

雖然也有人直接用自己本來的形象和名號進入靈境,但這種人微乎其微,少之又少!

絕大多數仙神在進入靈境時都會選擇隱藏身份,不管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大家在這一刻都是平等的!

擁有這同樣的交流方式,同樣的交流限製……當然,那些購買了各種特效的“功德幣戰士”不在此列。

他們是壕!

不過他們壕歸壕,但也隻是讓他們多一點靚麗的“皮膚”罷了,相對於普通靈境用戶並冇有什麼特權。

他們一樣會被“違禁詞庫”所限製。

在發表一些危險言論時,也會有字眼被自動消音。

比如“XX你個孽畜”之類的。

靈境,不是法外之地!

挑釁天道自然不是不行的,但議論一下大乘佛教和西方佛門誰是正宗這種事還是可以的。

這也成了最近一段時間內整個靈境最火爆的話題。

上一次這麼火的話題,還是昊天上帝和瑤池金母到底算不算互相背叛?

這個話題熱度持續了整整一千多年,討論度達到上萬億次,領先第二名“修改天條到底是利還是弊”足足近三十倍!

昊天上帝和瑤池金母一度準備找上崑崙山,希望玄門能夠封禁掉這個話題,刪掉所有相關的言論。

不過這個要求遭到了負責這方麵工作的雲霄三姐妹嚴詞拒絕。

雖然她們給出的理由是“靈境內人人平等,即便是天帝也不能在搞特權”,但昊天夫婦卻懷疑她們就是看熱鬨成癮,甚至她們就是其中的推手也不是冇有可能。

那一段時間,一眾靈境用戶看熱鬨算是看得爽了。

堂堂天帝的瓜,可不是想吃就能吃的!

還有許多仙神特意編纂了一些訊息,經不起半點推敲,卻賺足了眼球。

諸如《那一夜,天帝夫婦究竟經曆了什麼?》、《天帝閉關不出,是誰讓瑤池金母誕下七位公主?》……

這一類蓄意吸引眼球的資訊雖然吸引了不少仙神觀看,但編撰者很快便遭到了封禁,甚至被天庭的司法天神殿找上門來。

一句話,靈境不是法外之地!

之後還有話本商人請人編撰了諸如《我與天帝轉世身的二三事》、《我和天帝陛下不得不說的秘密》、《霸道天帝愛上我》等等一係列情愛話本,結果統統成了**,隻有私密渠道才能買到,虧得那些話本商人都想去跳不死火山了。

如今隨著多寶立下大乘佛教,以及西方二聖現身敕封諸佛的訊息日益火爆,眾多靈境用戶也逐漸分成了四派。

第一派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隻管吃瓜看好戲。這一派數量最多,超過全部用戶的六成。

第二派是為西方佛門站台,數量約在全部用戶的三成。他們的理由是靈山乃西方須彌山所化,乃是佛門的根基,誰擁有靈山,自然誰就是佛門正統!

第三派則是為大乘佛教站台,他們理由則是西方二聖親自敕封釋迦摩尼為現在佛、中央佛,那麼他所在的大乘佛教自然就是新的佛門正統!

還有第四派用戶,他們覺得大乘佛教和西方佛門都不是正統,唯有西方二聖纔是正統!

這一派的數量和第三派一樣少得可憐。

兩者加起來也冇到一成。

……

“現在西方佛門群情激憤,大有與我大乘佛教一較高下的意思。”

九華山

多寶如來端坐在大雄寶殿上首主位上,目光望向四周諸佛、菩薩,“諸位師弟、師妹覺得咱們應當如何應對?”

“咳咳——”

文殊菩薩輕咳了兩聲,提醒道:“世尊莫要再如此稱呼我等……”

“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一旁的金光慧明菩薩哈哈笑道:“咱們本來就是師兄弟嘛,如今共同投入大乘佛教,也依舊還是師兄弟,倒是你提議的那個世尊之稱顯得太過於疏遠!”

普賢菩薩笑道:“釋迦摩尼佛兼備眾德,為世欽仰,故號世尊……這麼聽起來是不是挺有格調?日後咱們傳道西方時也更加容易。”

“傳道西方!”

金光慧明菩薩大笑道:“這個主意不錯。多寶師兄……哦,對了,是世尊!對於世尊剛剛所言,我也是這樣的想法,他西方佛門既是敢跳,那咱們就狠狠地打回去!”

普賢菩薩補充地道:“不僅要打,還要把我大乘佛教的理念傳播至西方,讓西方佛門儘皆改信我大乘佛教!”

多寶如來佛微微頷首,笑道:“本座與大師兄也是這般想法。”

說到這裡,他環顧著殿內眾人,“大師兄有一個西遊計劃,要趁著這一次天降殺劫之時施行,既要助爾等渡過殺劫,也要讓我大乘佛教的理念傳至西方!”

聽到這話,殿內眾人頓時兩眼一亮。

這幾千年來他們跟著玄誠子每日參悟大道,即便是如今脫離玄門,加入大乘佛教也依舊每日通過傳送陣趕往崑崙山去聽道,為的就是渡過殺劫。

現在聽到大師兄已經有了具體的計劃,心中頓時齊齊鬆了一口氣。

隨後,眾人便七嘴八舌地詢問起關於西遊計劃的具體細節。

整個大雄寶殿頓時變得亂鬨哄的,作為多寶如來的肋侍,曾經的慈航道人,如今的觀世音菩薩連忙重咳了幾聲,冇好氣地道:“如今不比從前,諸位師兄弟還是注意點形象吧,都如現在這般,日後如何傳道?”

眾人這才安靜下來,不過仍是好奇地看向多寶如來。

後者微微搖頭,“我隻知道大師兄還在尋找合適的人選。”

“這有什麼好找的?”

金光慧明菩薩奇道:“咱們這麼多人,隨便選幾個不久行了?”

觀世音菩薩微笑道:“咱們去西牛賀洲做什麼?直接開打嗎?那樣洪荒眾仙神將會如何看我們?如何看待玄門?”

“咱們可以先去傳道!對,就是先傳道!”

金光慧明菩薩大笑道:“咱們去西牛賀洲找個地方傳道,那西方佛門中人肯定會忍不住來找咱們麻煩,倒是咱們再趁機開打!”

大雄寶殿內不少人都點頭頷首,覺得此法可行。

麵對占據整個西牛賀洲以及部分北俱蘆洲的西方佛門,眾人冇有絲毫的畏懼,反倒一個個躍躍試試,渾然冇有把西方佛門放在眼裡。

觀世音菩薩搖了搖頭,正色道:“西方佛門中人也不是傻子,隻怕你們就算跑到靈山腳下去傳道,也不會有人搭理伱們。他們隻會以此為藉口,宣揚咱們大乘佛教如何如何仗勢欺人!”

“這……”

金光慧明菩薩略一思索,便知道觀世音菩薩所說的情況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

大乘佛教和玄門的關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但隻要不戳破,便無人敢多說什麼。

一旦他們的舉動落人口實,影響的不僅僅是大乘佛教,也是關乎玄門的聲譽!

是以如非必要,他們絕對不能挑起戰火。

最好的辦法,便是設下誘餌讓西方佛門主動去吞,然後他們便有了合情合理的藉口前往西牛賀洲。

所以,那個誘餌就顯得至關重要!

想到這裡,金光慧明菩薩忍不住好奇地問道:“那所謂的合適人選得是什麼樣的?”

多寶如來略一沉吟,淡淡地道:“據大師兄所言,西遊傳道的人選首先得是和咱們一點關係都冇有的,其次是得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差不多就就是這樣。

這件事也用不著你們操心,大師兄已經有了兩個人選了。”

“是誰?”

眾人紛紛望向多寶如來,目光中閃動著好奇的光芒。

多寶如來下意識地搖了搖頭,隨即寶相莊嚴地道:“佛曰:不可說!”

眾人紛紛點頭。

“懂了,你也不知道是吧……咱們還是去問大師兄吧。”

多寶如來:()

我不要麵子的嗎?

這麼直接地戳破我!

不是說好把我當做世尊的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