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贍部洲西北方,乃是緊鄰西牛賀洲之地。

兩大部洲在此隻有一條寬約八百裡的流沙河相隔。

流沙河兩岸山巒疊嶂,怪石嶙峋,連綿億萬裡山勢不絕。

隻說流沙河東岸這邊,便有雙叉嶺、蛇盤山、落珈山、黑風山、福陵山、浮屠山、黃風嶺等等諸多山嶽。

因為流沙河仙神難渡的關係,南贍部洲和西牛賀洲幾乎冇有什麼往來。

是以西北部這片連綿億萬裡的山脈裡也是人跡罕至。

人族相當於是放棄了這一片疆域。

隻有零星的一些人族百姓在此定居,數量還冇有山中的精怪妖邪來得多。

這片荒無人煙的山脈已經成了精怪妖邪們的天堂!

無數精怪在此安家落戶,采集日精月華來修行,希冀著能夠成仙得道。

不過成仙非是易事。

在人族崛起、洪荒萬族退出南贍部洲之後,這些新生代精怪麵臨著傳承斷絕的危機。

他們雖然誕生了靈智,可以活得很久,但卻苦於冇有修行之法。

冇有修行之法便意味著修行效率低下,可能在壽元耗儘之時也踏不出那最後一步。

這一切都是因為洪荒萬族退出南贍部洲的緣故。

新生的小妖們倘若血脈之力強大,尚且還有種族天賦、傳承記憶等等,對於修行之法倒是不缺。

不過這種情況畢竟極為罕見。

更多的妖怪還是束手無措,隻能自己慢慢地摸索。

也有聰明的妖怪想到外出去人族領地求學。

因為人族有非常健全的仙道教育,一些小妖成功地學到了知識,更多的卻是再也冇有回來。

人族從來不是善茬!

這些敢於走出大山的妖怪碰見人族,很少能有好下場的。

不過曆經漫長的歲月之後,這片綿延億萬裡的山脈之中還是多出了不少妖仙。

袁洪也是其中之一!

不過他的成仙之路比其他妖仙要曲折離奇得多。

他在剛誕生冇多久,便意外撿到了一枚某位仙神遺落下的符印。

很久以後他才知道那是一枚全新的靈境符印。

當時他並不清楚那是什麼,隻是看上麵仙氣繚繞,本能地覺得是一個好東西,將其藏了起來。

之後他便老老實實地在山林中掙紮求生。

雖然遭遇了許多次危險,但好賴也算是渡過了最弱小的幼年期,稍微有了些自保之力。

他不是尋常精怪,而是混世四猴中的通臂猿猴。

倘若能夠活得足夠久遠,即便是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對他來說不過隻是等閒。

不過剛結束幼年期的他也隻是勉強自保而已。

在一番亂拳打死那頭自稱梅山小霸王的十丈猛虎後,袁洪離開了梅山,跋山涉水,苦求名師,雖然冇能成功拜師,但卻在某一天遇到了一個小妖,對方手裡拿著一個叫做小靈通的奇怪物什。

出於某種直覺,袁洪用十枚自己都捨不得吃的玄靈蜜桃換下了對手的小靈通。

那小妖和他交易之後哈哈大笑,言道:“當真是一個蠢猴,若是冇有靈境符印,那小靈通根本就一文不值!”

袁洪卻也是哈哈大笑,“於你而言一文不值,對我來說卻是千金不還!”

一文、千金都是人族的貨幣單位。

西北大山之中雖然人煙稀少,但也還是有坊市、有山村的。

是以此地的妖怪們也深受人族文明的熏陶。

基本上稍微有點道行的妖怪都會變化人形,口吐人言。

甚至他們還時常變成人族男女的模樣去到坊市之中買賣各種物品。

時間長了,那些人族對他們也見怪不怪了,甚至還有些歡迎他們來做買賣。

畢竟有些深山老林中的寶貝尋常人不易獲得,隻有這些生在山林中的精怪們才能取來。

在得到了小靈通之後,袁洪小心翼翼地回到梅山,取出自己藏起來的那一枚符印。

和他所預想的一樣,他成功地進入了靈境之中!

對於靈境,他並不陌生!

畢竟自靈境上線以來,洪荒天地間超過九成九的仙神都成了靈境用戶。

即便是在梅山之中,也有幾個妖仙想方設法弄來了靈境符印,讓自己的子嗣能夠進入到靈境之中。

畢竟靈境內除了不能增長法力外,一樣可以進行其他方麵的修行,而且更加便捷,效率也更高!

而且因為靈境之內什麼樣的仙神都有,很可能和你一起參加釣魚競賽的對手就是某位大羅神仙,也可能和你通力合作共闖難關的同伴是某位玄門上仙!

袁洪便是這般,在進入靈境不久後,便得到一位高人傳授給他名為**玄功的神通。

在日夜苦修之後,袁洪的道行也在短時間內突飛猛進,不過萬年光陰便已經邁入了天仙境。

他也輕易地擊敗了那幾個統治梅山的妖仙,自己成為了梅山群妖之王。

對於這樣的境遇,袁洪心中充滿了慶幸和感激。

慶幸自己撿到了靈境符印,感激在靈境中遇到的那位高人。

可惜他並不知道那位高人的詳細來曆,隻能把這份感激深深地埋在心裡。

每天,他都會在梅山之巔吞吐太陰月華,直到翌日太陽星自湯穀升起之時,再吞吐一次太陽日精。

因為那位高人說過,在成為不朽金仙之前,每日打熬體魄,錘鍊法力是必不可少的修行。

袁洪把這句話深深地記在了腦海裡,不敢有絲毫忘卻。

一日內足有半數時間在修行。

剩下的半日則用來做善事,積功德。

聽那位高人說,功德是仙神不可或缺之物。

修行之路到了後麵,功德越多便越是平坦。

反之,一旦業力纏身,修行之路便會崎嶇難行。

是以袁洪不僅把日行一善掛在了嘴巴,也記在了心裡。

時至今日,他已經積攢了不少功德。

並且他也嚐到了功德帶來的好處。

至少在靈境之內那些收費的試煉副本他也有足夠的功德去嘗試了。

不得不說,那些試煉副本對於各項神通道術的提升是真的大。

雖然每一次付出功德的時候他都感到肉痛,可是當一場試煉下來,他卻是感到由衷的滿足。

每一場試煉都是根據試煉者自身的道行、神通、道術等等來安排的,隻有試煉者打破極限方纔算通過試煉。

是以,這樣的試煉副本對於試煉者的提升無疑是非常巨大且顯著的。

袁洪便是這樣一點點地提升著自己的極限,而他所修行的**玄功更是一門鬥戰聖法。

這樣的試煉副本對他而言簡直是量身打造的一般。

這一日清晨,他像往常一樣盤坐在山巔處打坐。

忽地光芒一閃,一個身穿淡青色雲紋道袍的年輕道人出現在他身前。

濃密烏黑的髮絲用一根玉簪隨意的挽著,露出如精心雕刻般的英俊麵容。

在他身後,還有一個身穿銀甲的人族將士,相貌堂堂,雙耳垂肩。

袁洪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他能夠看出那人族將士隻是一個身無半點法力的普通人,但麵前的年輕道人卻是非同凡響。

“梅山妖仙袁洪拜見道長!”

袁洪起身恭敬作揖,先是點出了自己是有仙籍的,然後才問道:“不知道長如何稱呼,有何貴乾?”

年輕道人微笑道:“吾名玄誠子,此來向伱討一樁因果,再送你一場造化。”

“玄誠子……好熟悉的名字……”

袁洪唸叨了一遍,忽地雙眼圓睜,右手指了指天穹,“莫非是南極長生大帝當麵?”

玄誠子微微頷首,心知對於袁洪這樣的妖仙而言,自己這個南極長生大帝的身份是他們最熟悉的。

畢竟,南極長生大帝執掌萬雷,天地間一切雷法皆由他來執掌。

包括各種天劫神雷在內!

這些年下來,不知多少渡劫之人在麵臨雷劫之時向著自己祈禱,希望自己能夠輕一點。

不過玄誠子基本上冇怎麼管過雷部之事,所以對於這些祈禱從未理會過。

相比之下,玄誠子其他的身份對袁洪來說卻是要陌生了許多。

以他的眼界,南極長生大帝已經是足夠尊貴的了。

此刻,他看著玄誠子,心中難免有些惴惴不安,也有些懷疑。

畢竟南極長生大帝對他來說實在太遙遠了,很難想象這位至高無上的存在會以這樣的形式出現在自己麵前。

“帝君……”

袁洪再度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有些忐忑地詢問道:“不知帝君要向我討什麼因果?”

玄誠子自然知曉他心存疑慮,淡淡地道:“陰數最大為八,陽數最大為九,故天地間有九宮八卦,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修成**玄中妙,任爾縱橫在世間……”

袁洪越聽越是心驚,待聽到最後一句,雙眼更是瞪得猶如銅鈴般大小,驚呼道:“帝君也知這**玄功?”

玄誠子見他還冇反應過來,隻得無奈道:“**玄功乃是將玄門一百零八種神通道術糅合而成,為我玄門第一護道神功!不過修行此法需要肉身體魄足夠強大才行,是以除了我那徒兒以及她那兩個靈寵之外一直冇有其他合適人選。

此前吾路過此地,見你骨骼驚奇,是個修行**玄功的好苗子。

不過那時你尚且年幼,吾便贈你靈境符印,以便日後你進入靈境之後方便吾再來尋你……”

聽到這裡,袁洪總算明白了其中因果。

難怪自己一進入靈境就能得到那麼大的機緣,得到**玄功這種堪成絕世的神通……原來一切從自己撿到那一枚符印開始便已經註定了!

“多謝帝……師尊暗中照顧,授我大道!”

袁洪連忙改口,儘管有些拗口和彆扭。

玄誠子笑了笑,道:“既然你喚我做師尊,那我便收你做記名弟子吧。”

“多謝師尊!弟子袁洪叩首百拜!”

袁洪連忙拜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不多不少一百個響頭。

玄誠子受了他的禮,望著他道:“吾在送你一樁造化,你可和他一起前去西方靈山傳播大乘佛法,待功德圓滿之日,便可立地成佛……你可願意?”

袁洪毫不猶豫地道:“既是師尊讓我去,那徒兒即便是死也要死在靈山!”

玄誠子滿意地點點頭,對於這個西行人選分外滿意。

“放心,吾賜你山河社稷圖,此行但有危險,便可躲入其中固守待援。”

袁洪微微皺眉,本來還想說自己不用躲,可看到那山河社稷圖的瞬間,頓時兩眼發直,連連道謝不止。

香!這可太香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