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

廣成子和赤精子又驚又喜,“你怎麼會在這裡?”

玄誠子給三位師長見禮請安,然後才微笑道:“女媧聖人剛剛開辟這方大千世界,點化的侍女還冇調教好,便讓我來迎客。”

廣成子瞪大了眼睛,“這麼說,這千年時光大師兄一直侍奉在女媧聖人身邊?”

侍奉千年?

玄誠子偷偷望了眼元始天尊,還好他麵上並無異色,依舊如往常般麵無表情。

廣成子這傢夥真不會說話,怎麼能當著師尊的麵,說我在侍奉女媧師叔呢?

俗話說得好,一徒不侍二師!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照實了說,免得自家師尊誤會。

他把女媧邀他觀摩開辟大千世界,結果在過程中搬運一次周天,眨眼過去千年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話音未落,一眾弟子都瞪大了眼睛。

觀摩聖人於開辟大千世界,幾乎相當於旁觀了一次弱化版的開天辟地,這是何等的機緣啊!

他居然選擇在這個時間搬運周天,打熬體魄!

憑白浪費了大好的悟道良機!

多寶麵上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既有羨慕,也有憤懣和不屑。

如果換作是他,肯定會牢牢地把握住這個機緣!

什麼圓滿天仙境,能有觀摩開天辟地收穫的感悟重要嗎?

這時,通天哈哈大笑道:“玄誠子,這事怪不得你……這混沌之中地水火風混亂至極,同時對你們而言,混沌內的空間和時間的概念也無序可循。

你覺得修行了三五日,很可能已經過去了千年……你覺得女媧聖人開辟大千世界用了千年光陰,實際上也可能隻是在瞬息之間便已完成。”

原來是這樣。

玄誠子心中恍然大悟,難怪當時他會覺得不對勁。

原來是時間流速出了問題。

他隻是正常搬運周天的功夫,洪荒天地卻已經過去了千年。

而且混沌內的時間流速變化是毫無規律可循的,也有可能在混沌中靜修千年,洪荒天地卻隻過去一瞬。

要想無視時間亂流的影響,隻有邁入大羅金仙之境!

想到這裡,他之前因為冇觀摩到“弱化版開天辟地”而產生的鬱悶也就釋然了。

他一個天仙能夠出現在混沌中已經很不錯了,更何況還圓滿了天仙境,距離渡金仙劫已是不遠。

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放寬心態之後,他也想起了自己“迎賓”的本職工作,趕緊在前方引路,將三位師長和一眾師弟、師妹引進媧皇宮。

老子和元始、通天率先向著端坐在主位上的女媧作揖一禮:“拜見聖人。”

女媧起身回禮,“三位師兄無需多禮。快請落座。”

大殿之中早已備好了數以千計的蒲團,其中有六個蒲團是緊鄰主位的,左右各有三個。

不用說,其中定有三個是屬於三清的。

老子當仁不讓地在女媧左手邊第一個蒲團盤坐下來,微笑著道:“禮敬聖人,此乃天道之屬。我即便為你師兄,亦應禮敬。”

元始和通天在他右手邊落座,剩下一眾弟子則坐在了他們的後方,離得很遠。

玄誠子待眾人落座後,便先行告退,繼續去乾著迎賓的差事。

聖人開講大道,絕對是洪荒一大盛事。

但凡有能力在混沌中穿行的大能,幾乎悉數到場。

像什麼帝俊、後土、接引、準提……不僅自己來了,還帶著一大群後輩和弟子。

還有很多大能玄誠子都是第一次見,比如妖庭雙皇之一的東皇——太一;比如號稱地仙之祖的鎮元大仙;比如他的至交好友紅雲老祖;比如西崑崙的西王母;比如幽冥血海的冥河老祖……

幸好在三清到來後不久,伏羲也到了,和他一起乾著迎賓的差事。

這一趟差事乾完,玄誠子最大的收穫就是將洪荒大能幾乎認了個遍。

而有伏羲在一旁引薦,他們也都知道了玄誠子玄門首徒的身份,並未因為他隻是一個小天仙而產生輕視。

畢竟單以玄門首徒的身份而言,玄誠子可以說是洪荒最大的二世祖。

此時的媧皇宮內,剛剛到達的接引和準提與眾人作揖見禮後,在女媧右手邊的蒲團上落座。

剛坐下不久,準提便問出了許多大能都感到好奇的問題。

“上次我等論道之時,師姐尚未徹悟大道,冇想到剛回去不久師姐便證道成功,登臨聖位……師姐可是尋到了證道的妙法,不知可否賜教?”

聽到這個問題,媧皇宮內頓時寂靜無聲,不少大能眼巴巴地望向女媧聖人,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他們都聽出準提真正想問的不是法門,而是捷徑!

這個問題,便是三清也很感興趣。

他們也很納悶,明明當初大家在一起論道之時,女媧距離證道還差了不少,可在回去之後極短的時間內突然就證道成聖了。

要是能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很可能就是證道的關鍵。

在眾人的注視下,女媧緩緩搖頭,“聖人大道,哪來的捷徑可言……”

她頓了頓,目光望向三清,微笑道:“不過我能證道成聖,還得感謝三位師兄讓那玄誠子去我道場送茶,正是他無意間的一席話點醒了我,讓我明悟了證道之法。”

“玄誠子?”

“就是在外麵迎賓的那個玄誠子?”

“他好像是玄門三代弟子,他點醒了一尊聖人?”

幾乎所有人都懵了一下。

包括三清在內。

而熟悉他的廣成子、赤精子、多寶等人更是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我冇聽錯吧?

女媧能夠徹悟大道,證道成聖,竟然是大師兄的功勞?

一個天仙點醒了一尊聖人!

如果這話不是女媧聖人親口所說,冇有任何人能夠想象的到。

饒是如此,也有很多人不相信。

一股股元神波動在媧皇宮內盪漾開來,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同時使用元神傳音相互交流。

“可是隻是女媧聖人不想說出證道的捷徑,所以才把玄誠子拉出來當擋箭牌。”

“胡說八道!以聖人之尊,誰敢勉強?想說就說,不想說就不說,用得著欺瞞我們?”

“那難道真是一個小小的天仙點醒了一尊聖人?”

“有何不可?女媧聖人肯定是隻差最後一步冇有明悟,恰巧玄誠子的話給予了她啟發,讓她徹悟大道,因此而成聖……”

“冇錯,這成聖之道最終還是女媧聖人自己明悟出來的。就算冇有玄誠子,也會有金誠子,銀誠子充當這樣的角色……”

“這話卻是錯了!成聖之機可遇而不可求,倘若女媧聖人錯過了玄誠子這個機緣,能否再悟出聖人大道還是兩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