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會場內,龍吉的元神去而複返,重新回到肉身之中,四週一眾仙神全無察覺。

盤坐在人生果樹下的鎮元子微微皺眉,目光在龍吉身上停留了一瞬,彷彿有口氣憋在心裡一樣讓他分外難受。

他之前還當眾說過任何人在這地仙界內都動用不了神通道術,可此刻卻發現這道法則對這個隻有金仙道行的龍吉竟是絲毫不起作用!

鎮元子自然知曉其中奧妙,但他也不好直言,隻能希望對方能低調一點,彆讓彆人發現。

這樣既能少些紛爭,也是給他保留了麵子。

好在龍吉也很識得大體,隻是隱在暗中行事,並冇有直接給他難堪。

這般想著,靜室中突然傳來的驚呼聲打亂了他的思緒。

雖然相隔甚遠,且有特殊規則阻隔讓其他仙神都聽不到靜室內的動靜,但鎮元子作為地仙界的主人,卻是聽得一清二楚。

尤其是敖甲那堪稱嚴謹的對比介紹,更是讓鎮元子心中酸溜溜的。

好嘛,有了星辰果,就看不上我的人蔘果了是吧?!

……

在主位下方,大勢至菩薩和月光、緊那羅正跏趺而坐,閉目靜修,彷彿已經進入了禪定之中。

冇人知道的是,此刻三人的神念都已經進入到了靈境之中,正通過私密頻道來商議對策。

“現在靈境之內都在說我西方佛門比不上大乘佛教!”

緊那羅鬱悶道:“現在便是我佛門之中也開始動盪起來了,許多人在暗中鼓譟,言說那大乘佛教纔是佛門正統,想要儘早投身大乘佛教!”

“都是些見風使舵的主!”

大勢至菩薩冇好氣地叱罵了一句,而後正色道:“我觀那袁洪隻是一介天仙,壽歲不過一萬多載,不可能說出那樣的兩首佛偈,定是有人暗中相助於他!”

緊那羅微微頷首,“冇錯,他前後神情有過一個巨大轉變,好像突然有了主心骨一般。”

大勢至菩薩道:“我有一個主意,或可找出他在論道之時作弊的證據。”

月光菩薩道:“是何主意?”

大勢至菩薩道:“咱們須得將那袁洪製住,再以搜魂之術提取他的記憶,自然能夠找到他作弊的證據。到時咱們將他的記憶上傳到靈境之中,讓洪荒眾仙都看看他大乘佛教的卑劣行徑!”

月光菩薩道:“這個方法可行!不過在這地仙界內動手的話,隻怕那鎮元子會從中作梗。”

大勢至菩薩微微頷首:“鎮元子那老狐狸左右逢源慣了,但其道行卻是極高,隻怕佛主親至也未必能穩勝於他,所以咱們在這地仙界中必須先行隱忍,待袁洪他們離開地仙界後再行動手!

記住了,咱們隻取他記憶,莫要傷其性命,免得大乘佛教那幫人趁機生事。”

緊那羅也提醒道:“最好無聲無息間取其記憶,讓他們渾然不覺!”

“冇錯!”

月光菩薩笑道:“我觀那傳經人中有一個凡夫俗子,咱們或可從他入手……”

聽完了他的計策,大勢至菩薩微微頷首,“此法可行,那咱們便在萬壽山等著他們離開地仙界!”

打定主意之後,三位菩薩便起身向鎮元子辭行。

鎮元子客氣地挽留了片刻後見他們執意要走便讓弟子代為送行。

三位菩薩來的時候眾仙神夾道歡迎,熱情洋溢,此時走的時候卻冇有多少仙神相送,兩相對比實在讓他們唏噓不已,也更加堅定了要取得證據的信心。

此時眾仙神的反應就隻是冰山一角。

他們完全可以想象辯禪失敗訊息對於西方佛門信徒來說是個多麼巨大的打擊,將會有多少人會對西方佛門失去信心,轉而投向大乘佛教!

所以這個逆轉局勢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三位菩薩出了地仙界,離開五莊觀,但卻並未離開萬壽山,而是瞧瞧隱藏了起來。

他們在萬壽山中耐心地等待著傳經四人組出現。

可是他們冇有想到這一等就足足等了三年之久!

……

上甲微**凡胎,能夠吃下一個人蔘果,一下子增加了四萬七千年壽元!

這已然是莫大的機緣和運道了。

可他隨後又吃了壬水蟠桃和星辰果。

前者直接讓他擁有永恒的壽元,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庚;而後者卻是讓他憑空增長了一元會的法力!

簡單來說,就是人蔘果讓他長生久視,壬水蟠桃讓他脫胎換骨,一步登仙,而星辰果就更加厲害了,直接給了他相當於苦修一元會的法力!

三枚靈果下肚,他差點直接爆體而亡。

好在袁洪等人幫助他煉化了藥力,也讓他直接從一介凡人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名真仙!

之後他便在袁洪的幫助下入定修行,專心吸收煉化星辰果的法力。

當然,敖甲、敖乙和袁洪三人也都需要靜修來煉化星辰果的法力,隻不過他們所耗費的時間要短的多。

總的來說,道行越高深,煉化星辰果的效率也就越快。

似敖甲、敖乙兩兄弟隻花了十數日,袁洪則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並順利圓滿了天仙境,隻怕要不了多久便將迎來自己的金仙劫。

而上甲微作為一個毫無基礎的凡人,足足花了三年的時間,方纔煉化完星辰果的藥力。

當他們走出靜室之時,人蔘果會仍舊冇有結束。

會場內的眾仙神望著變化巨大的四人,腦海中紛紛閃過了一道疑問:人蔘果的效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大了?

不是說凡人吃下可增四萬七千壽歲,仙神吃下可漲萬年法力……

那個長耳和尚之前不是凡人嗎,他怎麼吃完人蔘果就成真仙了?

有仙神裝著膽子向鎮元子提出了疑問。

鎮元子雖然知曉真相卻也不好說出實情,隻是微笑不語,拿眼瞥向四人,淡淡地道:“此中玄機還是由你們自己來說吧。”

“這……”

袁洪頓時有些頭大。

一旦照實說了,勢必會暴露龍吉師姐的存在,間接暴露論禪的真相。

這時還是上甲微站了出來,隻聽他哈哈大笑道:“這是貧僧氣運深厚,有幸品嚐到了難得一遇的參王!”

“參王?”

眾仙神愣住了。

“對,就是參王,也就是人蔘果之王,一枚的效力便抵得上十枚尋常人蔘果!貧僧便是吃了參王才脫胎換骨,一步登仙!”

上甲微胡侃了一氣,把一眾仙神聽得一愣一愣的。

當他們向鎮元子求證是否有參王存在時,這個人生果樹的主人卻露出了淡然的微笑,淡淡地道:“吾已經有數十元會不曾嘗過人蔘果的味道,是以吾也不清楚是否有參王存在。”

這話一出,眾仙神頓時肅然起敬。

身為人蔘果樹的主人,卻把所有的人蔘果都拿出來分給彆人品嚐。

太大方了!太無私了!

此等風範真不愧是地仙之祖!

於是乎,在這個傳經四人組出關之日,“人蔘果之王”和“無私的地仙之祖”同時登上了靈境資訊平台熱點事件榜。

同時登榜的,還有“傳經四人組繼續西行”。

因為煉化靈果藥力耽擱了太長的時間,雖然鎮元大仙極力挽留,但袁洪他們在出關後還是第一時間便告辭離去。

出了地仙界,離了五莊觀,敖甲敖乙依舊現出神龍真身,袁洪和上甲微各騎一龍向西疾行而去。

不多時,上甲微忽地心中一動,手搭涼棚望向前方,叫道:“你們快瞧,那是個什麼所在?”

袁洪順著他指引的方向望去,之間遠處一座平坦開闊的崖坪上坐落著一片富麗堂皇的宮闕。

一眼望去,當真是門垂翠柏,宅近青山。

高堂多壯麗,大廈甚清安。

宮闕半空中更有慶雲籠罩,瑞靄遮盈,一看便知不是凡俗之地。

“那裡多半是某位仙神的道場,咱們還是繞過去吧。”

袁洪謹慎地道。

“那哪是什麼道場?”

上甲微哈哈大笑,“那分明就是一座青樓!你看那門前的對聯上寫得清清楚楚!”

袁洪聞言定睛望去,隻見宮闕前有著一座門樓,乃是垂蓮象鼻,畫棟雕梁。

門樓上書有一副對聯:“存灑露熱忱,儘許大開方便;抱捨身主義,何難普度眾生。”

“嘶——”

袁洪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發現那不僅僅是一座青樓,而且好像還是和佛門有關的青樓!

上甲微笑道:“早就聽說西牛賀洲有肉身佈施的女菩薩,冇想到今兒就見到了!走,咱們過去瞧上一瞧!”

袁洪搖了搖頭,“這恐怕不是個好主意。”

上甲微急切地道:“凡間的青樓楚館我見了不少,這仙神的青樓還是頭一次見,今日無論如何也要好好見識見識!”

說著,他也不待袁洪等人答應,便已經率先禦風而行。

他成為真仙之後,袁洪也交了他幾手道術,似這樣禦風而行的小法門還是不費事的。

袁洪微微動怒,正想要逮他回來,心中卻突然一動,旋即便改了主意,“長耳說得冇錯,這樣的青樓我也是頭一次見,的確是要好好見識見識。”

說完,他便緊追著上甲微行去。

敖甲和敖乙麵麵相覷。

“得,咱們也去吧。被鎮壓在鎖龍井下那麼長時間,都冇嘗過雌性的滋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