媧皇宮外。

不知道過了多久,伏羲笑著道:“好了,聖人將要開講大道,咱們也該進去聽道了。”

這句話對無數次作揖行禮隻覺腰都要麻了的玄誠子而言,無異於天降倫音。

這迎賓的差事以後再也不乾了!

帶著這樣的心情,他隨著伏羲走進媧皇宮內。

此刻的媧皇宮內盤坐著不下十萬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各路大能的弟子和後輩。

聖人講道,但凡能夠領悟到一點,都是莫大的收穫。

是以,這些洪荒大能和三清一樣,基本上把自己的門徒和後輩全都帶來了。

人雖然很多,此刻的媧皇宮卻不是最開始玄誠子看到的那般雕梁畫棟的華貴模樣,而是宛如置身於一片雲海之中,頭頂青天白日,下方雲霧繚繞。

是以玄誠子一眼望去,絲毫不覺得擁擠,甚至還有一種空曠的感覺。

伏羲身為女媧聖人的兄長,臨近主位旁的那六個蒲團中就有一個是他的座位。

剩下的兩個,則是接引和準提的。

至於玄誠子自己的座位,當然是在三清的身後,和他那些師弟師妹一起。

隻是當他往座位飛去時,卻感覺到四周有數不清的視線在注視著自己。

嗯?

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讓他有些不自在,更多的卻是好奇。

雖然我是玄門首徒,洪荒最大的二世祖,可你們這麼直勾勾地盯著我乾嘛?

玄誠子發現,注視著自己的不僅有和他同輩的,還有很多準聖級大能。

像什麼紅雲老祖、冥河老祖、鯤鵬老祖等等全都在盯著他,好像是看一件稀世珍寶一般,

這是什麼情況?

玄誠子滿心疑問地飛到元始天尊身後,那裡有一個空著的蒲團,顯然是留給他的座位。

等他落座之後,廣成子和赤精子二人立刻湊了過來。

赤精子小聲問道:“大師兄,真的是你點醒了女媧聖人?”

“啊?”

玄誠子掃了一眼四周,隻見不僅是他們兩個,多寶、金靈等一眾師弟師妹都直勾勾地盯著他,甚至連更遠處的許多大能也都朝著這邊望來。

他總算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萬眾矚目了。

隻是他冇想到女媧會把他給爆出來,這不是讓他徒增煩惱嗎?

畢竟助聖人徹悟大道,這名頭可太大了!

洪荒天地準聖大能那麼多,可無窮歲月過去,卻隻有一個女媧成功證道成聖,而他玄誠子又在其中扮演了一個至關重要的角色。

可以說,在場的所有人都想細緻地瞭解一下這個“點醒”的過程。

尤其是那些準聖大能。

萬一,他們也能有所領悟呢?

可以想象,今日之後,他玄誠子之名必將在洪荒人儘皆知,甚至許多準聖大能都會折節下交。

想到這裡,他不禁有些幽怨地望了眼女媧聖人,卻見她正好也在含笑望著自己。

她是故意的!

玄誠子心中恍然大悟,先是讓他去充當迎賓,在一眾大能麵前露臉,而後再點出他的助道之功,讓所有人對他的印象更加深刻。

可是女媧聖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玄誠子心中念頭急轉,忽地想到了一個答案。

女媧聖人之所以能夠證道成功,是因為她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後天種族,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可隻有他和伏羲才知道,這個後天種族是為了補全天地人三才而誕生的。

而這一點,是而今掌管洪荒天地,為爭奪主角位格打得不可開交的巫妖兩族都不能容忍的!

一旦讓巫妖兩族知道這一點,恐怕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屠滅人族!

哪怕會因此得罪女媧聖人!

所以女媧聖人把我推上檯麵,是想分散注意力,讓人覺得她能證道成聖,是因為我的啟發?

剛想到這裡,玄誠子便看到女媧聖人在衝著自己微微頷首。

看來自己是猜對了。

玄誠子對於她能看穿自己內心想法也不意外。

雖說他有諸多靈寶護身,又有玄門親傳弟子的身份替他遮掩天機,理論上來說,無人可以看透他的內心想法。

但超脫天地外,不在五行中的聖人肯定不在其中。

想明白女媧的用意,他的麵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

真是的,這種大事也不提前打個商量。

既然不能暴露創造人族的意義,那他肯定得編個謊話了。

這一切想法都在電光火石之間,媧皇宮內眾人還在等著他的回答。

他自然不會蠢到在這個時候誇誇其談,把女媧的成聖之功都攬到自己頭上,笑著搖頭道:“怎麼可能是我點醒了聖人?我隻是一個天仙,哪裡懂聖人大道?我隻是奉師命去不周山給兩位師叔送金丹罷了,彆的什麼也冇做。要有作用,那也是大師伯金丹的作用。”

金丹?

媧皇宮頓時又引來了一陣元神傳音。

“聽聞太清道人於煉丹之道造詣頗深,難道真的是他煉出的金丹啟發了女媧聖人?”

“不會吧,這金丹要是有這樣的效果,太清道人為何還未成聖?”

“可能是女媧聖人本來就臨近聖位的原因。”

……

元神傳音雖然無聲無息,但此刻媧皇宮內大能眾多,許多後輩弟子間的元神傳音根本瞞不過他們。

這個時候,媧皇宮在後輩弟子和大能們眼裡形成了兩個極端。

前者覺得寂靜無聲,後者卻覺得亂糟糟的如同菜場。

元始天尊微微蹙眉,望著女媧道:“還請聖人開始宣講大道吧。”

女媧微微頷首,目光在殿內掃了一圈,微笑道:“吾之大道名為造化,可捏土為靈,亦可開創小天地,演化日月星辰、山川河流、萬物生靈……”

隨著女媧開始講道,立刻便有諸般異象出現。

金花亂墜,地湧金蓮,霞光萬丈,仙氣氤氳……

不管是準聖大能,還是後輩弟子全都暫時拋開雜念,放空心思,聽得如癡如醉。

當然,能不能聽懂,能聽懂幾分,就看個人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