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益於訊息傳遞的便利,除蓋障菩薩很快便把訊息傳回了靈山。

得到大乘佛教肯定的答覆之後,錠光如來佛卻冇有如眾菩薩想象中那樣高興,反而是眉頭緊蹙著陷入了沉思。

下一刻,他抬起頭,望著眾菩薩、羅漢道:“爾等隨我去萬壽山救人,一旦遭遇大乘佛教弟子,立刻將其拿下!”

“嗯?”

眾菩薩、羅漢頓時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不是要投降議合嗎?

怎麼現在又變成傾巢而出,要動用武力解決問題了?

佛主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此刻大殿內能夠明白錠光如來佛所思所想的,估計也就隻有另外兩尊佛陀了。

藥師王佛和彌勒佛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惋惜之色。

如果錠光如來佛真的選擇投降,奉大乘佛教為佛門正宗,勢必會引起眾多西方佛門弟子不滿,那時他們便有機會將其從佛主的位子上乾下去了。

可惜,錠光如來佛的“議和”僅僅隻是在試探,用於驗證他心中的某種猜測。

當大乘佛教表示願意接受議和的時候,他卻又自己撕毀了協議。

……

萬壽山西麓。

一道道湛藍的空間門戶洞開,錠光如來佛、藥師王佛、彌勒佛這三位佛陀在前,眾多菩薩、羅漢在後,俱都乘著千葉蓮台等物,散發著道道璀璨佛光。

這一次,西方佛門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傾巢而出。

寶檀華菩薩、虛空藏菩薩等人在金剛手菩薩被殺之後便再無前進,而是一直待在原地,靜候援兵到來。

可是即便是他們也冇有想到居然會等來這樣的援兵。

這哪裡是援兵啊,這簡直是把大雷音寺搬到了萬壽山!

那佛主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剛了?

這可不像是他的作風啊!

兩位菩薩奇怪歸奇怪,卻也還是將他們所知的情況稟報給了三位佛陀。

“前方有三座大陣攔住去路,弟子在其中發現了三位菩薩的氣息。”

錠光如來佛抬眼望去,隻見前方三座大陣呈品字形分佈。

左邊的大陣中隱現四靈聖獸的蹤影;中間的大陣中分作涇渭分明的黑白兩色,好戲兩條首尾相銜的遊魚在嬉戲遊動;最右邊的大陣迷迷濛濛,似有混沌演化,又有壯麗山河……

“四象陣!兩儀陣!太極陣!”

錠光如來佛隻看了兩眼便認出了三座大陣之中所包涵的道韻以及其中的種種玄奧。

他伸出右手,以食指指尖逐一點向三座大陣,同時口中連聲喝道:“破!破!破!”

三座大陣應聲而破,顯露出陣內的情形。

隻見大勢至、緊那羅和月光三位菩薩都已經在對手的攻勢下傷痕累累,疲憊不堪。

尤其是那月光菩薩。

他本就是三位菩薩中道行最弱的一個,卻偏偏碰上了金光、虯首、靈牙三人中最強的金光,在太極陣內幾乎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全靠著一手月華神輪保全性命。

如果錠光如來佛再晚來半日,隻怕他便要支撐不住了。

大勢至和緊那羅雖然比他要強一點,但麵對虯首和靈牙卻也冇能占得上風。

假如冇有援兵來救,他們也都是必死無疑。

不過好在,他們等來了援兵。

此刻隨著三座大陣被破,金光、虯首、靈牙三人也停下了攻勢。

大勢至、緊那羅、月光三位菩薩趁機跳出戰圈,來到錠光如來佛座下,雙手合十躬身禮拜道:“多謝佛主搭救。”

錠光如來佛微微頷首,目光在金光慧明菩薩三人身上停留了一瞬,淡淡地吩咐道:“拿下他們三個!”

在他話音落下的一瞬間,眾西方佛門的菩薩、羅漢立刻群起而動,朝著金光慧明菩薩三人殺去。

西方佛門為了和玄門道承區分開來,采用佛陀、菩薩、羅漢、尊者等等體係,其中菩薩對應的便是太乙金仙。

自西方佛門開辟以來,共有三千菩薩,十萬羅漢。

此時隨著錠光如來佛的一聲令下,眾菩薩、羅漢紛紛各顯神通,將金光、虯首、靈牙三人圍得水泄不通。

“好大的陣仗!”

金光慧明菩薩哈哈大笑,取出一副紫金鈴輕輕搖晃。

那紫金鈴共由三個鈴鐺組成,由太上老君親自幫忙打造的寶貝,有著不俗的威力。

此時一經搖晃,第一個鈴鐺裡立刻噴出六丁神火,焰高萬丈,鋪天蓋地一般,一旦碰到便骨肉化灰。

第二個鈴鐺裡則噴出滾滾濃煙,煙呈紫青之色,隨風四散開來,直熏得人睜不開眼。

第三個鈴鐺則噴出漫天的星辰砂,每一顆都是浩瀚星海中的星辰碎片煉製而成,一經放出便膨脹萬倍,好似一座座小山般橫空而過,一旦被撞上,即便是太乙金仙也要骨斷筋折!

那些菩薩、羅漢們被這紫金鈴所阻,一時間竟是靠近不了。

錠光如來佛眯了眯眼,淡淡地道:“爾等當速戰速決,遲則生變。”

說話之時,他座下的十二品功德金蓮綻放出億萬道祥光。

祥光穿透星辰砂和紫青煙,將兩者一掃而空,唯有六丁神火多撐了片刻,卻也冇能擋住功德金蓮的祥光,被逼得縮回了鈴鐺之中。

隨著紫金鈴被破,金光、虯首、靈牙也被西方佛門的菩薩、羅漢們團團圍住。

就在這時,一朵浩大的祥雲憑空出現在萬壽山上空,將衝在最前方的數十位菩薩攔了下來。

祥雲之上,屹立著十位玄門截教弟子。

有男有女,俱都是仙風道骨,道行高深。

“截教十天君?”

有西方佛門的菩薩低聲喝問。

“正是!”

祥雲之上有人微笑頷首,望著一眾佛門菩薩、羅漢道:“金光師兄他們雖然已經離開了玄門,加入了大乘佛教,但他們是我師兄這一點卻不曾改變!

爾等想要對付他們,得先問過我秦完答不答應!”

“還有我趙江!”

“還有我董泉!”

……

十天君說話之時,每人祭出了一枚靈寶作為陣眼,於空中各自演化出一方大陣,分為天絕、地烈、風吼、寒冰、金光、化血、烈焰、落魂、紅水、紅砂十陣!

此十陣彼此相連,竟又合併在一處。

被攔下來的數十位西方佛門的菩薩羅漢們放眼望去,隻覺得煞氣沖天,陰陽顛倒,五行紊亂,竟是半點玄奧也看不出來。

秦完天君大笑道:“諸位西方佛門的菩薩們,還請先嚐試一下我們十天君所練的十絕陣!”

隨著他的話語,由十座小陣相互勾連所組成的十絕大陣緩緩轉動,似是一個巨大的磨盤一樣將要磨滅一切。

那數十位西方佛門的菩薩羅漢們隻覺得眼前景色變幻。

天空、大地都已消失不見,四周的一切都是灰濛濛的,唯有十扇巨大的門戶矗立在虛空中。

“又是大陣!”

大勢至菩薩望著捲走了數十位同門的十絕大陣,忿忿然地道:“這些玄門弟子幾乎個個都擅陣道,著實難纏。”

話音未落,一條蜿蜒曲折的黃濁大河從天而降,瞬間捲走了百餘位西方佛門弟子。

錠光如來佛眯著眼,望著那一條蜿蜒的大河冷聲道:“截教三霄!”

“答對了!”

碧霄仙子的身影自大河中現身,笑眯眯地望著錠光如來佛道:“我們姐妹這九曲黃河陣你可能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