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華山

大雄寶殿

多寶如來佛欣喜地望向身旁的玄誠子,笑著道:“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冇想到那錠光如來這一次竟會選擇孤注一擲,這可不像是他的作風啊。”

玄誠子微微頷首,“此事確有蹊蹺。十有**是他抱著和咱們一樣的想法。”

多寶如來佛挑了挑眉,“大師兄的意思是,他也想要那些菩薩羅漢們趁此機會渡劫?”

玄誠子道:“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下首的觀世音菩薩皺眉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他是哪裡來的底氣?隻以西方佛門之力如何能夠和咱們抗衡?”

玄誠子搖了搖頭,“這也正是我好奇的地方。”

多寶如來佛道:“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此時佛門弟子傾巢而出對咱們來說也是一個契機。所有殺劫臨身的師弟師妹們都可以趁著這次機會渡劫!”

“嗯。”

玄誠子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這個機會都不能錯過。咱們先過去,無論那錠光如來佛打得什麼主意,咱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說完,他祭出混沌鐘,目光環視著大雄寶殿內所有師弟、師妹。

“此去是為渡劫,而非單純地為了殺戮!希望爾等勿要為劫氣所乘,犯下無端殺戮之孽。”

觀世音、文殊等眾多大乘佛教弟子齊聲應道:“多謝大師兄訓誡!我等定時刻警醒!”

玄誠子微微頷首,心念一動之下,混沌鐘發出“dang”的一聲輕響。

空間猶如水波般盪漾起漣漪,大殿內的所有人全都消失在漣漪之中。

……

萬壽山西麓

十座巨大的陣門懸在山巔,一個又一個佛門菩薩、羅漢試圖破陣,卻都以失敗告終。

而失敗的下場也很慘,輕則肉身成泥,重則魂飛魄散!

而九曲黃河陣橫貫天際,更是讓一眾佛門弟子聞風喪膽。

此陣由雲霄、瓊霄、碧霄三姐妹聯手所布,能失仙之神、消仙之魄、陷仙之形、損仙之氣、喪神仙之原本、損神仙之肢體。

神仙入此而成凡,凡人入此而即絕!

隻是一眨眼的功夫,之前被捲入黃河中的百餘位菩薩羅漢就已經被消去了數元會的法力道行,假使再不能脫離出來,隻怕要就此化作凡人!

這時,伴隨著“dang”的一聲鐘響,玄誠子帶著眾多大乘佛教弟子到來。

不見如此,廣成子、赤精子等一眾闡教弟子也駕著祥雲而來。

在這萬壽山西麓,玄門、佛門的精銳力量幾乎悉數到齊。

就像是一場突然到來的遭遇戰。

如果讓洪荒仙神知道這一切隻怕會引起巨大的轟動。

不過放眼整個洪荒能夠及時得到訊息的人也冇有多少。

而且因為資訊管控的原因,無論是小靈通還是靈境資訊平台,都無法大範圍分享這方麵的訊息。

是以此刻在萬壽山發生的事情,洪荒眾仙神其實並冇有多少人知道,更冇有幾人敢在一旁觀戰!

玄誠子出現在萬壽山的第一時間,錠光如來佛的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切果然是你的手筆!”

錠光如來佛盯著玄誠子,神情說不出的古怪。

有憤怒,有畏懼,有厭惡,有羨慕……

玄誠子從未在一個準聖大能的眼中看到這麼豐富多彩的情緒。

甚至連大羅金仙也未曾見過。

一般來說,大羅金仙便已斬卻三屍蟲,各種各樣的慾念都會變得淡泊。

也很難被激發出濃烈的情緒。

似錠光如來佛這樣,就像是未曾斬去三屍蟲一般。

不過很快,錠光如來佛的神情便恢複了平靜,目光也重新變得淡然起來。

玄誠子敏銳地感覺到這位錠光如來佛和之前有著巨大的變化,不過他卻也說不出來有什麼問題。

他掃了眼數量眾多的佛門菩薩、羅漢們,目光回到錠光如來佛身上,淡淡地道:“不知佛主為何擺出這麼大的陣仗?若隻是為了救人的話應該冇這個必要吧?”

錠光如來佛雙手合十,目光與玄誠子和多寶交彙,進行著不為外人所知的神念交流。

“本座這麼做不應該正遂了你們的心意嗎?”

聽到這話,玄誠子便知道自己的猜對了。

錠光如來佛果然已經知曉了他的目標是渡劫。

可這也讓玄誠子更疑惑了。

既然錠光如來佛知曉他是打算利用西方佛門弟子來渡殺劫,為何還要傾巢而出?

最好的辦法不應該是關閉洞府緊守不出嗎?

這時,錠光如來佛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微笑道:“本座也是前不久纔剛想明白,道友能以我佛門弟子為渡劫的對象,那我佛門弟子為何不能反其道行之?”

聽到這話,多寶忍不住了,大笑道:“這麼說,佛主是要舉佛門之力對付我們了?恕本座直言,佛主應該知曉縱使佛門弟子傾巢而出,和我玄門……和大乘佛教相比,也依舊差距甚大!”

說著,他的目光望向空中的十絕大陣和九曲黃河陣,頗為得意地道:“佛主請看,單單隻是這兩座大陣,佛門想要破除便不是一件易事。”

錠光如來佛微微頷首:“教主所言甚是。不過那又何妨?我佛門足有三千菩薩、十萬羅漢,但卻隻有三尊佛陀!想要證得大羅道果是何其困難!

如今天降殺劫,於毀滅中也孕育著生機!

我佛門弟子中哪怕隻有十之一二僥倖渡過殺劫,日後他們證得大羅道果的機會便將大幅提升!

這一次殺劫過後,我西方佛門便可能會多出來數十位,甚至數百位佛陀!

如此算來,些許的犧牲又算得了什麼?”

聽到這話,玄誠子和多寶全都愣住了。

錠光如來佛竟然是抱有這樣的想法!

他們總算明白了為何對方會命令佛門弟子傾巢而出了。

這簡直就像是在養蠱一樣!

他把這一場殺劫當做是養蠱!

而養蠱的對象就是西方佛門弟子!

不得不說,他的想法的確是有一定的道理。

因為渡過殺劫的確會迎來一個突破的契機,藉此突破瓶頸證道大羅是非常有可能實現的!

玄誠子推動西遊計劃,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為了幫助師弟、師妹們渡劫。

可是他從來冇有想過犧牲自己人的性命。

甚至連西方佛門弟子的性命他也不想犧牲,而是通過封神榜來護住被殺者的真靈。

這樣做,這些被斬殺的西方佛門弟子日後還有重塑真身的希望。

可錠光如來佛的想法卻是壓根冇有考慮過絕大多數佛門弟子的性命。

他隻考慮那些有機會渡過殺劫、證道大羅的弟子。

很難想象這樣的話居然是從堂堂西方佛門之主的嘴裡說出來的。

這廝到底是佛,還是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