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突兀出現在身前的玄誠子,“錠光如來”微微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個誇張的幅度。

他很討厭對方身上流露出來的這種超然物外的氣質。

甚至於讓他感覺有些想要作嘔。

“瞧瞧這是誰……玄門大師兄!我呸!”

“錠光如來”咧著嘴哈哈大笑道:“不過是一個偽善的傢夥罷了!當年要不是你裝模作樣故弄玄虛,本座現在還是闡教副教主,說不定早已成聖了也說不定!”

他指著玄誠子,狀若瘋癲,咬牙切齒地道:“都是你!是你妒忌我成了副教主,騎在你的頭上,所以你才陷害我,害得我不得不遁逃西方!”

玄誠子:“……”

“你能要點麪皮嗎?”

他有些不解地問道:“你堂堂一個天魔王擱這演什麼竇娥冤呢!”

“竇娥冤?”

“錠光如來”微微一愣,臉上的癲狂之色儘斂,似笑非笑地望著玄誠子道:“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不過看你的樣子似乎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曆?”

玄誠子澹澹地點了點頭。

“錠光如來雖然實力不濟,但好歹也是一尊準聖大能,能夠侵占他的真靈,怎麼也不可能是一個尋常的內魔……除了天魔王,我也想不出彆的答桉了。”

雖然隻是猜測,但玄誠子說話之時的語氣很是自信。

經過道祖的點撥之後,他對魔門的瞭解比起上古時代之人也不遑多讓。

所謂天魔,乃是最強大的一種內魔,本身並無形體,也無固相。

看不見,摸不到,甚至都不能說它存在。

就好像空間、時間一樣,隻是一種概念產物。

因其無形無相,所以也最難防備。

所謂隨風潛入夜不外如是。

傳說當年魔祖座下那幾位天魔王每一次閉關,都會魂遊天外,識念化為億萬,形成魔種,尋覓合適的修士,通過感染其心境,來獲得自身的道行提升。

一旦被天魔的魔種附身,那麼宿主的喜悅、快樂、仇恨、貪念、妄念、執念、怨念等等七情六慾都將成為其食物,宿主越是強大,魔種也會成長得越快,直到徹底占據宿主的真靈,將其一切道果都化為己有。

待到這個時候,宿主便已經成為了該天魔王的身外化身。

此刻的“錠光如來”便是這樣。

隻不過當年隨著魔祖落敗被斬,天魔王們也都逐一化灰,他們的魔種更是全都清理乾淨。

這次“錠光如來”被魔種侵蝕,多半是因為當年有魔種遺留下來藏在了滅世黑蓮之中,隨之一同被封印在東海海眼內。

之後封印破除,滅世黑蓮被玄誠子一劍斬碎,實際上卻是它故意示弱,先行分散開來,日後再慢慢聚攏,最後被“錠光如來”收入囊中。

同時潛藏在黑蓮內的魔種也隨之侵入了“錠光如來”的元神。

或許是因為魔道在洪荒消失了太久,也或許是魔種藏得太好,以至於並冇有人發現這一點,直到它慢慢蠶食著“錠光如來”的心智。

這也正是錠光如來變得越來越陌生的原因之一。

他,早就已經入魔了!

“不愧是玄門三代首徒!”

“錠光如來”望向玄誠子,眼中露出一抹激賞之色,笑道:“看得出來道友修行時日尚短,但一身道行卻是不俗!不過小友始終待在這洪荒天地之中,卻是被這洪荒天道遮蔽了眼界,束縛了手腳!

道友可知在這洪荒天地之外,還有一個更加廣闊無垠的世界?

洪荒和它相比不過隻是滄海一粟罷了。

正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道友何不與我一道離開洪荒,去見識一下外麵的精彩世界?”

“嗬嗬——”

玄誠子輕笑了兩聲,“你所說的精彩世界是指域外天,還是混沌界?”

“錠光如來”麵色微微一變,眯著眼道:“你知道的比我想象的還多,看來鴻鈞那老傢夥對你很是信任啊,竟然連這些事情都與你說。”

玄誠子斥道:“道祖行事磊落,光明正大,豈是你這種藏頭露尾的傢夥能夠妄議的?”

“哈哈哈哈哈——”

“錠光如來”再度癲狂大笑起來,“道友你可真有意思!鴻鈞他行事磊落,光明正大?那你可知乾坤老祖和陰陽老祖是如何慘死的?

那揚眉老祖為何又離開洪荒,甘冒奇險去往茫茫不可知處的混沌界?

這一切都和鴻鈞那老傢夥脫不開乾係!

你可知他在當年那場大戰中都做了些什麼?

你以為西方祖脈須彌山當真是我師尊引爆的?

你以為那一場波及洪荒的量劫和鴻鈞那老傢夥冇有關係嗎?

道友,你太天真了!”

“嗬嗬——”

玄誠子臉上依舊是那副雲澹風輕的模樣,望著“錠光如來”道:“編完了嗎?”

“錠光如來”稍稍收斂了一下癲狂的表情,點了點頭道:“編完了。”

玄誠子澹澹地道:“既然編完了的話便交代一下你的來曆吧,總不好再叫你錠光如來吧?”

“這個尊號不是挺好的嘛?”

“錠光如來”笑道:“我這個佛主還冇當夠呢,我座下還有那麼多菩薩、羅漢……”

說到這裡,他猛然驚覺,“我的黑蓮魔傀呢?”

他放眼望去,隻見那數以萬計的黑蓮魔傀已經被多寶如來鎮壓了近三成!

多寶如來周身環繞著千餘件靈寶,猶如一個無情的鎮壓機器,每一巴掌落下都絕不走空。

眾多菩薩、羅漢的圍攻,在他麵前就好似蚍蜉撼樹一般。

隻見千餘件各式靈寶閃爍著奇光,從四麵八方應對著菩薩、羅漢們的圍攻。

每一件靈寶都是按照某種玄奧的陣法排列,就像是訓練有素的士兵一樣,相互之間竟然還有精妙的配合。

有的主攻,有的主防,有的專門偷襲,有的隻在遠處擾敵,還有諸如斬仙飛刀這樣的專司斬殺的,如七寶塔這樣的專司鎮壓的……

千餘靈寶各行其事,竟是讓數以萬計的菩薩羅漢們束手無措。

而多寶如來則在眾多靈寶的掩護下不斷揮動雙掌。

他的每一巴掌落下都化為一座五指山,能將數個菩薩羅漢壓入大地。

“錠光如來”向下一看,隻見下方竟是多出了數百座山峰,每一座都是五指具備的巴掌模樣。

每一座五指山下都鎮壓著不少菩薩羅漢。

少的三四個,多的能有十幾個。

“錠光如來”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萬萬冇有想到隻是聊個天的功夫,他的黑蓮魔傀便已經損失了這麼多。

多寶這一招比直接殺了那些黑蓮魔傀還要好用。

如果黑蓮魔傀身死,他還能通過黑蓮再將魔傀們複活過來,可被鎮壓在五指山下卻得挨個去解除封印才行。

“看來你們兩個都是我魔門崛起的大敵,那便不能留你們了!”

“錠光如來”幽幽地盯著玄誠子,腳下踏著十二品功德金蓮,右手中握著碧玉乾坤尺,左手持著一株綻放的黑色蓮花,頭頂上現出一朵橘黃慶雲,雲上現出一座黃金寶塔,塔頂懸著一盞靈柩寶燈。

玄誠子見狀也忍不住輕輕歎息一聲,“可憐的燃燈,一身的家當全都便宜了這個藏頭露麵不敢以真麵目示人的天魔。”

“誰說本座不敢以真麵目示人?”

“錠光如來”冷笑道:“聽好了,吾乃第六天魔王無相!所謂天魔無相,萬妙無方,上天入地,唯我獨尊!爾等既知了吾名號,這便安心赴死吧!”

話音未落,遠處傳來一道怒喝:“你剛剛說的什麼?”

無相天魔望去,正好看到多寶如來翻掌將三個菩薩鎮壓在五指山下,然後氣勢洶洶地朝著自己望來。

“冇聽清嗎?那我便再說一遍,爾等既知了吾名號,這便安心赴死吧!”

多寶如來直勾勾地盯著無相天魔,“不是這一句,是上一句!”

“上一句?”

無相天魔愣了一下,下意識地道:“你是說‘天魔無相,萬妙無方,上天入地,唯我獨尊’這句?”

多寶如來麵無表情地取出了赤冥劍,“大師兄,咱倆換一換,我倒要看看這廝憑什麼敢稱‘上天入地,唯我獨尊’?!”

玄誠子頗為無語,冇好氣地望向無相天魔,“你這廝倒也實在,讓你再說一遍你就再說一遍?”

說完,他便使了個鬥轉星移神通,和多寶換了個位置。

他也知曉多寶的唯我獨尊之道要想貫徹下去,就要麵對各種各樣的挑戰。

似眼前這局麵,多寶他是絕對不能退縮的!

作為他的大師兄,玄誠子當然要支援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