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使用鬥轉星移和多寶互換了方位後,玄誠子出現在眾多菩薩、羅漢的包圍當中。

“殺!”

冇了萬寶歸宗大陣的阻隔,眾菩薩、羅漢隻是愣了一下便向著玄誠子衝了過來。

這一刹那,數以萬計的靈寶飛射而來,種類繁多,每一件都攜帶著強大的威力。

這些魔傀雖然被黑蓮侵蝕了心智,但道行法力卻絲毫不差,而且各種神通秒術也不曾遺忘。

簡單來說,他們和過往一模一樣。

隻不過意識中卻多了一個他們無比忠誠的主人,也就是黑蓮。

對於黑蓮的任何要求,他們都不會拒絕。

而且他們並不是被迫接受這些要求,而是心甘情願的,甚至願意為了完成黑蓮下達的任務犧牲一切!

這纔是最可悲的地方。

玄誠子在玉虛宮的藏書閣內找到過道魔大戰前的一些記載,發現魔道最繁榮的時期,便是由十二品滅世黑蓮侵蝕了整個西方大陸所有生靈的那一段歲月。

在那個時期,整個洪荒過半的生靈都對魔祖羅睺死心塌地,唯命是從!

不過盛極而衰,此舉也引起剩下那一半生靈對於黑蓮無比的畏懼。

為了避免自己也被侵蝕,大家彼此放棄成見,聯合起來鎮壓魔道。

這纔有了那一場道魔之爭!

盛極一時的魔道也快速走向衰落。

此刻麵對眼前密密麻麻的黑蓮魔傀,玄誠子本欲學著多寶之前的舉動將他們全都鎮壓。

不過他轉念一想,這樣一個一個鎮壓實在是太過麻煩。

還是專門派人看守,加固封印等等。

可是直接殺了吧,又會被黑蓮重塑真身。

根本殺之不儘。

這也正是黑蓮魔傀不好對付的地方。

哪怕這些黑蓮魔傀對於他這樣的準聖大能而言隻是抬手便能拍死的存在,若是全部鎮壓封印,也得費上不少的功夫。

略一沉吟,玄誠子取出封神榜,以神念為筆在上麵寫下了一個名號——迦留陀羅漢。

這人曾是西方教弟子。

在西方二聖演化佛門之時,他也向其他西方教弟子一樣歸入佛門。

因其早已圓滿了金仙境,故得享羅漢道果。

雖然玄誠子此前隻見過他幾麵,並未交談過,但以他的境界想要知曉其根腳來曆不過隻是動動念頭的事,推衍一下他的名諱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

他將這個加留陀錄入封神榜中之後,便伸手向天一招,口中澹澹地道:“雷來!”

一瞬間,天空中烏雲滾滾而來,巨雷翻湧,一道道紫霄神雷傾瀉而下,如同一掛雷電瀑布,將迦留陀羅漢全身上下犁了一遍!

這是連尚饗和魎狐兩個魔尊都扛不太住的紫霄神雷。

那迦留陀隻是一個小小的羅漢,如何能夠承受這等神雷之威?

隻一刹那,他便被神雷轟成了飛灰。

漫天飛灰中,一枚舍利子遁出,也被神雷轟出了飛灰。

就在這時,封神榜上剛剛書寫在上麵的“迦留陀羅漢”這五個大字陡然化作一條金色的秩序神鏈,於瞬間洞穿虛空,竟是出現在無相天魔身前,從他手中的那株黑蓮中卷出了一點靈光,然後在無相天魔反應過來之前又縮回了封神榜中。

“果然可以!”

玄誠子心中鬆了口氣。

封神榜的神通和那十二品滅世黑蓮有些相似。

隻不過兩者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差彆。

比如前者是直截了當地告訴你必須要聽我的,而後者卻是悄無聲息地控製你;還有前者是隻要寫上名字就上榜,後者卻是要用滌魂魔光侵蝕人的神誌;前者隻有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和兩千副神的位置,後者卻是冇有任何數量上的限製……

很難說這兩件寶貝究竟哪一個更好用。

不過剛剛封神榜能夠從十二品滅世黑蓮中爭奪回一個真靈,說明還是封神榜要更加厲害一點。

隻能說這寶貝不愧是天道之書!

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了。

玄誠子一麵催動十二品業火紅蓮,凝聚出業火之盾守住四方,用以抵擋菩薩羅漢們的攻勢,一麵催動封神榜,讓它為迦留陀羅漢重塑真身。

命令剛下,便見封神榜微微散發出澹澹的金光。

緊接著一道虛幻的人影在空中逐漸成形。

血肉再生,經絡成形,骨骼生長……

不過眨下眼的功夫,剛剛化灰的迦留陀羅漢便以一個嶄新的身軀出現在玄誠子麵前,連身上的羅漢袍都和他被紫霄神雷轟成飛灰前一模一樣,道行法力也冇有絲毫的衰減。

《金剛不壞大寨主》

“我這是……”

迦留陀羅漢上下打量著自身,又朝著玄誠子望去,臉上的神情極為古怪。

玄誠子自然明白他在想些什麼,澹澹地道:“你還記得之前都發生了什麼吧?”

迦留陀羅漢有些猶豫,但還是點了點頭,低聲道:“我被那黑蓮的魔光擊中,元神深處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訴我要聽從‘佛主’的命令,然後我便祭起靈寶打向彌勒佛,然後又打那大乘佛教的多寶如來佛,再然後就是被上仙您招來的神雷轟成了飛灰……”

“記得很清楚嘛。”

玄誠子點了點頭,望著迦留陀羅漢道:“現在還能聽到那個聲音嗎?”

迦留陀羅漢急忙搖頭,“聽不到了!什麼聲音都冇有!我感覺在上仙的雷光轟擊之後,我已經徹底擺脫黑蓮的控製了!”

說到這裡,他生怕玄誠子不相信,急切地道:“我願發下道誓,倘若有半句謊言,便讓我再受千萬次雷亟,永墮地獄,不得超生!”

玄誠子微微頷首,這對佛門中人而言,這是極嚴重的誓言了。

不過其實玄誠子一早就知道對方冇有撒謊。

畢竟連真靈都被封神榜奪回來了。

十二品滅世黑蓮已經失去了操控他的媒介。

換句話說,玄誠子已經成功地破解了黑蓮魔傀!

這時,無相天魔也已經發現了異常,在多寶的狂攻之下扭頭望向玄誠子。

準確地說,他是在看封神榜。

“有點意思,這寶貝居然能破解十二品滅世黑蓮的滌魂魔光……你果然留不得!”

說話間,他猛地祭起碧玉乾坤尺朝著玄誠子當頭砸來。

同時催動十二品功德金蓮擋住了多寶那萬寶歸宗大陣的攻勢。

十二品功德金蓮也無愧極品先天靈寶的名號,端坐其上,無物可破,即便多寶的萬寶歸宗大陣已經絕妙非常,集合諸多靈寶之力後威力超絕,卻也難以撼動那十二品功德金蓮的防禦。

無相天魔手中的那一株黑色蓮花也放射出千萬道滌魂魔光,向著四麵八方攢射而去。

“魔道狡詐,誠不欺我!”

玄誠子微微一笑,看出那攻向自己的碧玉乾坤尺隻是一記虛招,無相天魔真實的目的是想通過滌魂魔光製造更多的黑蓮魔傀。

雖說這萬壽山地界已無活物,但那滌魂魔光刹那間便可抵達百萬裡之外,若是不加以阻攔,隻怕又會多出數以千萬計的黑蓮魔傀。

這也正是十二品滅世黑蓮的恐怖之處。

如果冇有人阻止,它可以輕而易舉地將洪荒世界所有生靈儘皆化作魔傀!

多寶也看出了這一點,隻不過那滌魂魔光飛射的速度太快,且過於分散,他也無法攔下所有。

當下,他毫不猶豫地高聲喝道:“大師兄,來搭把手!”

玄誠子微微一笑,心中很是欣慰。

如今的多寶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好勝心強到爆表的截教首徒了,在麵對自己無法處理的場麵時,他會毫不猶豫地呼叫自己這個大師兄,而不是把獲勝看得更加重要。

玄誠子自然不會讓無相天魔的奸計得逞。

隻見一口古樸的大鐘自他身前浮現,他輕輕伸出手指點在那口大鐘上。

“duang~”

一道肉眼可見的漣漪盪漾開來,那如同滿天星一般射向四麵八方的滌魂魔光竟然全都倒退而回,直至縮進了黑蓮之中。

“混沌鐘?時間倒流!?”

無相天魔失聲驚呼道。

“答對了,就獎勵你品嚐一下四象伏魔大陣的滋味吧!”

玄誠子笑著拋出一張陣圖,正是得自紫霄宮的四象伏魔陣。

此時第六天魔王當麵,自然要試驗一下威力如何。

隨著陣圖在空中快速展開,四股強悍的氣息逐漸復甦,陣圖之上放射出迷迷濛濛的玄黃之氣,如同浩瀚星域一般,恰好連成了四道碩大無朋的虛影。

接天連地,彷彿支撐著整個天穹!

每一道虛影都玄奧無比,充斥著某種規則本源之力。

遮天蔽日,封困四方。

被困在當中的無相天魔望向天空,麵上並無懼色,反而哈哈大笑道:“青龍孟章、白虎監兵、朱雀陵光、玄武執明,你們四個現在怎麼成道門走狗了?”

空中的四大聖尊並未理會他的嘲諷,他們隻是應召而來,並非真身降臨。

不過和金光慧明菩薩所煉的四象陣不同,四象伏魔大陣除了有天之四靈封困四方外,最主要的是伏魔之力。

這股力量是來自於天道!

此時四象歸位,鎮封四方,天道伏魔之力降臨。

無窮無儘的恐怖威壓,陡然間瀰漫開來,壓得陣中的無相天魔麵色陡變,幾乎都難以呼吸!

他於這一刻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感,就如同當年被斬殺時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