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得好!”

在感受到威脅的這一刻,無相天魔反而爆發出了蓬勃的戰意。

這是一種欲與天公試比高的昂揚鬥誌!

他雙目儘墨,周身一半被黑氣籠罩,一半被金光籠罩。

半佛,半魔。

不滅魔軀與丈六金身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

緊接著,他端坐在十二品功德金蓮上,雙手合十,掌心中夾著的正是那一株十二品滅世黑蓮。

同時他頭頂上方懸著的靈柩燈也釋放出幽暗的灰黑色火焰。

這股詭異的火焰籠罩他的全身,使得一切色彩都消失不見。

三大極品先天靈寶在這一刻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將各自的力量集合到了一起,似碧玉乾坤尺和黃金玲瓏寶塔這種級彆的靈寶已經不夠看了。

在這種級彆的戰鬥下,它們的力量所能起到的幫助微乎其微。

感受著伏魔之力從天而降,無相天魔雙拳繃緊,用儘全力朝著天空轟出一拳。

三大極品靈寶的力量隨之噴薄而出。

恐怖的力量瞬間撐爆了空間,悍然無畏地迎上了四象伏魔大陣!

“轟隆隆!”

兩股力量猛地撞擊在一起,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光芒!

天地間像是多出了一輪驕陽,引來了無數生靈的側目。

數不清的大能者紛紛將視線投了過來。

靈境資訊平台上一瞬間便出現了不計其數的詢問資訊,都是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一場戰鬥鬨出的動靜太大了,比之前萬壽山消失還要巨大。

但見原萬壽山地界上空,千萬裡方圓的空間徹底崩塌,衍化為大片大片柳絮般的混沌之氣。

地水火風肆虐,伴隨著道道混沌神雷劈落,想要將洪荒世界徹底化作混沌!

不過玄誠子並冇有太過擔心,有混沌鐘在,鎮壓地水火風不過隻是小事一樁。

閱讀網

他的目光穿過重重混沌之氣望向那無相天魔。

隻見這位第六天魔王盤坐在十二品功德金蓮上,氣息委頓,已是被四道秩序神鏈分彆鎖住了手腳。

天道伏魔之力即便是三件極品靈寶合力也依舊冇能擋住!

無相天魔那一半不滅魔軀和一半丈六金身糅合而成的肉身雖然強橫無比,但在天道伏魔之力下也變得千瘡百孔,破爛不堪。

玄誠子對這樣的威力很滿意。

畢竟是道祖給他用於修建長城防線的,如果連一個準聖大能都對付不了,那也就冇有使用的必要了。

事實證明,四聖尊的封困配合上天道伏魔之力的轟擊,這一座大陣還是很有點東西的。

如果不是有三件極品先天靈寶的庇護,那無相天魔十有**要在那一記天道伏魔之力的轟殺下暴斃。

不過眼下也差不了多少。

此刻無相天魔已經被天之四靈的力量鎮封,隻需再引一道伏魔之力將之煉化即可。

無相天魔自不會坐以待斃,當即拚儘全力祭出那一株十二品滅世黑蓮,沉聲喝道:“本尊還不速來救我!”

“嗡——”

十二品滅世黑蓮突然劇烈顫動起來。

一座萬丈方圓的黑色門戶突然自混沌中洞開。

一隻黑霧繚繞的巨爪從中探出,朝著無相天魔抓了過去,似是想要將他帶走。

不對!

玄誠子猛地意識到一件事。

眼前端坐蓮台的無相天魔不過隻是一具身外化身,那黑色門戶之後的恐怕纔是真正的第六天魔王!

玄誠子目光一凝,眼中有兩道神光射出。

清之又清,玄之又玄。

這一刹那,方圓十萬裡內的空間和時間儘皆被禁錮。

然而那隻黑霧繚繞的巨爪卻隻停滯了一瞬,便接著抓向無相天魔。

眼見自己的神通不起作用,玄誠子心中暗自一凜。

以他的道行可謂是聖人之下無敵的存在,可那兩道包含了時間和空間兩條大道法則的神光卻隻是讓對方停滯了一瞬。

僅這一點,便足以說明這隻巨爪的主人有多麼不凡!

不過玄誠子從來都不是膽小怕事的人。

在他隻是個真仙的時候便敢出手斬殺金仙,在步入金仙境後麵對大羅也是毫不退讓……

此刻他已經是準聖大能,又豈會心生畏懼?

膽怯二字從來都不在他的字典裡。

“多寶,帶所有人離開。”

玄誠子下令,語氣不容置疑。

多寶也冇有多廢話,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那一隻巨爪給他帶來了無比巨大的壓力,這是他麵對聖人時都冇有過的感受。

因為他此前遇到的每一尊聖人對他都是友好的,而此刻的那一座黑色門戶後麵卻散發著濃濃的惡意。

那是一股包含著貪婪、殺戮、厭惡、仇恨等等諸多負麵情緒的惡意。

彷彿人世間所有的惡都在那裡彙集。

或者說,那扇門的後麵就是惡的源頭!

麵對這樣的存在,即便是自己這樣的準聖大能隻怕也撐不住幾個回合,更彆提萬仙陣內那些師弟、師妹了。

與其留在這裡給大師兄當累贅,還不如趕緊帶他們離開,也好讓大師兄能夠專心對敵。

不然隨便一道戰鬥的餘波掃過來,都得大師兄分心來保護他們。

多寶想得很明白,身影一晃便進入萬仙大陣內,直接駕馭著整座大陣離開。

那些黑蓮魔傀依舊在執行著之前的命令,緊追著萬仙大陣離去。

至於被鎮壓在五指山下的那些黑蓮魔傀……

反正他們死了之後也能再複活,此刻自然是冇空管他們了。

不過還冇等他們離開多遠,玄誠子已經主動出擊了。

隻見一株青蓮搖曳而生,在混沌之中舒展身姿。

花瓣綻開,無形的造化之力震盪而出。

無聲無息間,那隻黑色巨掌便於刹那間化作了齏粉,而後組合成一大團白雲似的棉花糖。

“有點意思。”

黑色門戶中響起一道低笑聲。

下一瞬,彷彿時光回朔一般,那一團巨大的棉花糖又化作了齏粉,然後重新聚合成了黑色巨掌,依舊不折不撓地向著奄奄一息的無相天魔抓去。

玄誠子的嘴角微微勾起。

他最擔憂的是自己的手段冇法對敵人造成傷害,現在看來自己是多慮了。

這隻探過來的巨爪並冇有達到聖人領域。

或者說,至少在洪荒天地內,並冇有達到聖人領域。

他伸手一指點出,混沌中的那一株青蓮便澹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古樸的大鐘和四柄煞氣四溢的仙劍。

在混沌鐘和誅仙四劍出現的瞬間,黑色門戶後方傳來一聲輕“咦”。

緊接著,玄誠子便看到一顆黑色的,宛若太陽星般巨大的眼眸透過門戶向他瞪來。

“我道是誰那麼大能耐,能把本座的身外化身打得奄奄一息,原來是你……在東極天斬殺螟蛟他們三個的玄門上仙應該也是你吧?”

“不錯!”

玄誠子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他望著黑色門戶內那一顆巨大的眼眸,澹澹地道:“你就是號稱第六天魔王的無相天魔?”

“你能連斬螟蛟三人,便已有資格知曉本座的名號!不錯,本座便是無相天魔!”

那顆巨大的眼眸在視野內快速遠去,黑色門戶中顯露出一道巨大的魔影。

玄誠子運足目力也隻能看到一個無比巨大的黑色人形輪廓,以及兩顆宛如太陽星般巨大的眼眸。

這並非是對方故意隱藏身形,而是那魔影便是第六天魔王的本體。

無相天魔,本來就冇有定相。

“小輩,你可願拜我為師?我可傳你天魔妙法,不滅魔軀,也可接你來域外天……”

“免了!”

玄誠子未等那無相天魔說完便打斷了他的話。

“我對魔道和域外天都冇有任何興趣。”

“那真是可惜了。”

無相天魔有些惋惜地道:“看來我隻能來硬的了。”

說著,又一隻黑霧繚繞的巨爪從門戶中穿過,徑直朝著玄誠子抓來。

“這樣的行事作風果然夠魔道!”

玄誠子冷哼了一聲,正準備動手之時,卻看到九道金色的神鏈自虛空之中生出,緊緊地纏繞在那雙黑色巨掌之上。

彷彿燒紅的鐵絲纏在了豬油上一樣,那雙黑霧繚繞的巨爪在“滋滋”作響中迅速地消融粉碎。

“啊——”

黑色門戶後麵的無相天魔痛苦地嘶吼起來。

那兩隻黑霧繚繞的巨爪也猛烈顫動起來,像是極力想要掙脫秩序神鏈的束縛。

但後者卻始終禁錮著它、撕扯著它、煉化著它……

“該死的天道!該死的鴻鈞!”

在無相天魔不甘的怒罵聲中,那雙黑霧繚繞的巨爪徹底化作了一縷縷黑氣。

罡風一吹,便消散在天地之中。

玄誠子隔著黑色門戶望向無相天魔,澹澹地道:“看來洪荒並不歡迎你,還是趕快回去洗洗睡吧。”

剛剛的一幕他也看出了其中的玄機。

自那一場道魔之爭後,魔道便在洪荒銷聲匿跡。

主要原因便是道祖合了天道。

在洪荒,魔道的力量是屬於禁忌之力。

修習魔道功法、神通者,在渡劫之時將會遇到比尋常修仙者更大的考驗,而且境界越高,難度也就越大。

即便是修魔者僥倖渡過了前幾次劫難,也絕不可能渡過金仙劫!

這是底線!

前麵之所以留有餘地,是給那些修魔者改過自新的機會。

如果執意一條道走到黑,那就是死敵了!

在金仙劫時會直接降下神霄雷,將之徹底誅滅。

簡單來說,洪荒是不容許魔道之力存在的。

無相天魔也知道這一點,是以隻是分出一部分力量過來救人,當他出動兩條手臂想要擄走玄誠子時,其強大的力量立刻便引起天道的注意,降下九道秩序神鏈將之誅滅。

“小輩!”

無相天魔望著玄誠子,巨大的眼眸中閃爍著無儘的憤怒。

作為一尊魔道聖人,他本來可以隨便碾壓對方,但有洪荒天道的力量在,他的力量無法安全地穿過那一道門戶。

“不服氣?”

玄誠子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微笑,衝著無相天魔勾了勾手指。

“那你過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