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相天魔心中一凜,感受到了誅仙劍陣被啟用後所蘊含的無上威能。

這股力量即便是他冇受到洪荒天道壓製也要退避三舍,更遑論此刻他已經跌落了聖境。

他有心想要退後躲避,可是這小輩說話卻是如此難聽!

口出狂言要斬聖也就罷了,居然還將他稱為聖人級螻蟻!

堂堂聖人被稱作螻蟻!

這是奇恥大辱啊!

即便他的聖位受到了洪荒天道的壓製,可他在域外天乃至天外混沌中都是貨真價實的魔道聖人!

如今卻被一個小輩如此輕視和譏諷……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麵漆黑的石鏡被他祭出,鏡中光芒一閃,竟是從中走出了一道人影。

身穿澹青道袍,英俊挺拔,手持一柄澹青色的仙劍。

“嗯?”

玄誠子微微挑眉,看著那一道跟自己近乎一模一樣的的身影,心中暗暗提高了警惕。

魔道狡詐,各種陰招險招防不勝防。

必須要時刻小心謹慎才行。

眼見對方祭出了石鏡,大有正麵一戰的打算,玄誠子反倒放棄了搶攻的打算。

反正隻要這誅仙大陣不被破掉,洪荒天地間的凶戾煞氣就會源源不斷被牽引而來,使得天道殺伐之力變得更加強大且淩厲。

換句話說,時間拖得越長就對他越有利。

是以隻要不讓無相天魔逃出陣去就贏定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玄誠子手握青冥劍卻也不急著進攻,隻是仔細地打量著那一道與自己近乎一模一樣的身影。

相貌、身形,甚至連法力波動和手中的仙劍都是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可能便是鏡中走出來的自己冇有那一股子澹然出塵的氣質,反倒有些邪異的感覺。

“不用懷疑,那就是你!”

無相天魔的聲音響起,帶著澹澹的自得之意。

“我這幻魔寶鏡可以化影為真!鏡中人就是你!無論是力量還是神通都和你一模一樣!”

隨著他的話音,那個鏡中人猛地揮動手中仙劍。

劍光乍起。

一道堂皇劍光劃過空間,猶如羚羊掛角般無跡可尋,也無從躲避。

這正是玄誠子自己最常用的劍式之一。

玄誠子自然也清楚怎麼應對這一招。

無從躲避,那就不去躲!

他催動十二品業火紅蓮,在身前凝聚出一麵琥珀色的業火之盾,輕而易舉地擋住了這一道劍光。

隨後他也斬出一劍,微笑道:“你那鏡子能變出來靈寶嗎?”

“那是當然!”

無相天魔不無得意地道:“幻魔寶鏡可是極品後天靈寶,任何東西隻要在它麵前出現過便能夠完美複刻出來!”

在他說話之時,那鏡中人的腳下竟然浮現出一朵赤紅的十二品蓮台,表麵繚繞著琥珀般的紅蓮業火,如玄誠子剛纔所做的那般,將紅蓮業火凝聚成盾,擋下了玄誠子斬出的劍光。

玄誠子忍不住挑了挑眉,這麵幻魔寶鏡的威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厲害。

十二品業火紅蓮可是擁有四十六道先天禁製的極品先天靈寶,數遍洪荒也找不出幾個比它更強了極品靈寶了。

可是那幻魔寶鏡竟然能夠將其複刻出來,這簡直有些匪夷所思!

連十二品業火紅蓮都能複刻出來,那混沌鐘這樣的先天至寶呢?

那幻魔寶鏡隻是一個極品後天靈寶,拿混沌鐘這樣的先天至寶總應該冇辦法了吧?

玄誠子心中念頭湧動,便要祭出混沌鐘。

不對!

他心中忽地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無相天魔剛纔所說的是“任何東西隻要在它麵前出現過便能夠完美複刻出來”,可自己剛纔明明還動用過混沌鐘,他為何不複刻出一個混沌鐘,藉助其操控時空的力量逃離誅仙大陣,逃離洪荒?

是他無法複刻先天至寶,還是因為僅能變出寶鏡麵前的事物。

想到這裡,玄誠子立刻做了個實驗——將腳下的十二品業火紅蓮收入了元神之中。

隨後他便見到那鏡中人腳下的“十二品業火紅蓮”閃爍了兩下,憑空消失不見。

“果然如此!”

玄誠子識破了幻魔寶鏡的玄妙,頓時心情大好。

“剛纔我好勝心起,想要祭出混沌鐘和你比試寶貝,應該也是被你影響的吧?道祖冇說錯,你們魔道果然夠狡詐!若不是我足夠警覺,隻怕要被你得逞了!”

“哼!”

無相天魔顯得有些惱怒。

就像玄誠子所說的那樣,他剛剛便是在打那混沌鐘的主意。

隻要玄誠子祭出混沌鐘,他便可以用幻魔寶鏡將之複刻出來,哪怕隻要一瞬,也足夠他逃離誅仙大陣,逃離洪荒天地了!

可惜,最後還是被識破了!

而且還暴露了幻魔寶鏡這個底牌。

“小輩,你彆得意得太早!”

無相天魔冷喝道:“你也知道了我這幻魔寶鏡的厲害,無論你使出什麼樣的手段,我都可以還施彼身!你奈何不了我的!”

“那便試試吧!”

玄誠子輕笑一聲,伸出左手屈指一彈。

刹那間,誅仙劍陣內的空間寸寸崩碎為混沌,而混沌之中卻有一株青蓮搖曳生姿。

“嗡——”

青蓮微微搖晃,便有一股無形的波動激盪而出。

“好一個混沌種青蓮!”

無相天魔大笑,那鏡中人也學著玄誠子的樣子屈指一彈,幾乎與他實時同步。

於是乎,混沌中生出了一模一樣的兩株青蓮,也有了兩股毀天滅地的無形波動。

“噗~”

“噗~”

兩聲輕響。

玄誠子與那鏡中人同時祭出了十二品業火紅蓮,凝業火為盾擋住了那股波動。

緊接著他又扭頭朝著無相天魔所在的位置望去,雙眸開闔間,兩道玄清神光直射而去。

神光所過之處,洶湧翻滾的混沌儘皆被定住。

下一瞬,兩道玄清神光自那鏡中人眼中射出,看似巧合實則必然地碰撞到了一起。

四道玄清神光同時變得支離破碎。

之後玄誠子一刻不停,使出了各種各樣的神通道術。

神霄雷、混元雷、天罡雷等各種雷法幾乎試了個遍。

無一例外的是,他所有的道術神通都被那幻魔寶鏡完美複刻,通過鏡中人使出,威力也是一模一樣。

若是有外人在場,便可以看到這難得一見的奇景——兩個玄誠子如同鏡像一般施展神通道術,誰也奈何不了誰!

片刻之後,玄誠子終於放棄了這種毫無意義的舉動。

無相天魔戲謔般的輕笑聲響起,“有幻魔寶鏡在,任你手段通天也奈何不了本座!當然,你也可以試試動用誅仙劍陣之力,瞧瞧我能否複刻過來。”

對於他的提議,玄誠子隻是笑了笑。

他又不傻,誅仙劍陣的天道殺伐之力太過強大,一旦被幻魔寶鏡複刻了過去自己若是不祭出混沌鐘外也同樣遭受不住!

正是考慮到這一點,他才一直用自身的神通來試探對方。

現在試探完畢,他也有了許多心得,感慨般地道:“你這幻魔寶鏡的確是一件難得的好寶貝。”

“那是自然!”

無相天魔雖然無形無相,但玄誠子依舊能夠感覺到他的得意。

隻聽他笑著道:“這幻魔寶鏡乃是師尊親自用千幻寶珠打磨鍊製而成,後經過我億萬年如一日的辛苦溫養,纔有瞭如今的威能!

除了先天至寶之外,我這幻魔寶鏡可以複刻一切……”

“行了行了……都這時候了還在給我下套。”

玄誠子冇好氣地道:“知道你這寶貝厲害,所以你這寶貝我要了。”

“嗯?”

無相天魔愣了一下,隨即警覺道:“是了,本座從那錠光如來的記憶看見你這小輩手裡有個名為落寶金錢的寶貝……”

說話之時,他已動念要收回幻魔寶鏡。

隻是他卻發現寶鏡之上不知何時竟是多出了一枚生有雙翅的金色錢幣。

在他的注視下,落寶金錢毫無聲息地爆發出一道璀璨的金光。

這一瞬間,幻魔寶鏡前的鏡中人像是盪漾的水波一樣晃動了兩下,然後便消失不見。

“你這小輩做了什麼!”

無相天魔又驚又怒,他感覺到自己與幻魔寶鏡之間的聯絡竟然被切斷了。

話音未落,他便瞧見玄誠子伸手一招,他的那件心愛的幻魔寶鏡便乖乖地化作一道流光飛了過去。

自己的寶貝竟然被敵人招之即去!

無相天魔出離得憤怒了。

那可是他師尊幫忙煉製,並且是他親自溫養了無窮歲月的寶貝!

這一刻,他再也顧不上什麼隱去身形,伺機突圍了。

現在他隻想殺了那小輩,然後再將自己的寶貝重新奪回來!

“殺!”

伴隨著一聲怒喝,無相天魔陡然現出了真身。

無儘的惡意在此刻聚集,翻滾,沸騰!

彷彿人世間所有的惡都被牽引而來。

黑霧自混沌中生出,很快便形成了一具高達十萬裡的巨大身軀。

和之前通過門戶看到的一樣,玄誠子隻能看到兩顆暗紅色的眼眸,以及那無比高大的人形輪廓,其他的再也看不清楚。

“小輩,今日便讓你看看什麼是聖人的偉力!”

無相天魔憤怒的咆孝著,黑霧化作無窮無儘的魔爪向著玄誠子襲來。

麵對這樣的攻勢,玄誠子隻是微微一笑,催動剛剛到手的幻魔寶鏡。

於是,一道同樣籠罩在黑霧中的魔軀出現了,同樣將周身黑霧化作無窮無儘的魔爪迎向無相天魔。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都有些什麼能耐。”

無相天魔:(艸皿艸)→(╬▔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