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與聖人之間是不同的!

玄誠子很早就知道這一點。

就像天道功德聖人、地道功德聖人和人道功德聖人雖然名義上都是聖人,但本質上卻有著巨大的差距。

天道功德聖人近乎無矩,可地道功德聖人和人道功德聖人卻有著巨大的限製。

地道功德聖人平心娘娘一旦離開幽冥地府,便會跌落聖境、

三位人道聖皇和五位人族大帝隻能永居火雲宮,不得進入洪荒天地內,如此纔可使人道不衰!

他們之所以能夠被稱為聖人,並非是因為他們的道行有多高深,而是因為他們得到了人道的認可。

使得他們能將元神寄托於人道之中,同時也可以調用人道之力。

人道之力便是眾生之力,包容一切生靈的力量。

這股力量對於任何一位聖境之下的修行者都是碾壓式的。

這就是聖人之下皆螻蟻的奧秘。

和聖人為敵,便是與天道、地道、人道為敵!

試問,哪一個準聖大能能夠做到?

同樣的道理,無相天魔身為域外天的天道聖人本來也可以調用域外天的天道之力,但因為他來到了洪荒世界,受洪荒天道所壓製,域外天的力量無法介入……

所以,無相天魔此刻其實算不上聖人。

他隻是空有聖人道行,卻冇有聖人的無上權柄。

因此玄誠子才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一個屠聖的機會!

此刻,誅仙劍陣內大戰正酣。

無相天魔化作一個不可名狀、觸手遍生的恐怖魔軀,每一擊都有著滅世般的威能,能夠輕易破碎混沌,露出空無一物的虛空。

而他的對手卻是一尊和他一模一樣的恐怖魔軀。

兩大魔體的碰撞使得誅仙劍陣混沌翻滾,動盪不休。

幸虧誅仙劍陣自成一界,不然若是在洪荒天地內,光是這樣的戰鬥餘波擴散出去,隻怕都會能讓億萬裡方圓的空間化作混沌。

鬥了片刻,一支觸手洞穿了鏡中人,將其整個撕裂開來。

與此同時,鏡中人的觸手也命中了無相天魔,並且也將其撕裂,就好像是複刻了鏡中發生的事一樣。

“該死的!”

無相天魔憤怒到了極致,同時心中也更加焦急。

這件幻魔寶鏡有多麼厲害,他自然是一清二楚。

單靠這件幻魔寶鏡在,自己都得折騰好一會才能將其擺脫。

他也不是冇有彆的寶貝,隻不過並不適用眼前的情況,而且他也害怕再掏出來又會被對方給“買”走。

這時,玄誠子的聲音響起,語調輕鬆,帶著些愜意和閒適。

“堂堂第六天魔王,域外天的魔道聖人……就這?”

無相天魔瞥了他一眼,頓時氣得三屍神暴跳。

隻見那玄誠子身前懸著幻魔寶鏡,鏡中正倒映著無相天魔的身影。

而他本人則盤坐在十二品業火紅蓮上,邊上有一朵七彩祥雲,上麵擺著各色瓜果、茶水、點心。

很顯然,剛剛他正是坐在一旁吃瓜喝茶,一邊在“欣賞”兩個無相天魔的鏖戰。

堂堂聖人,被當做角鬥士來觀賞,然後還來了一句“就這”。

雖然傷害不高,但侮辱性極強!

“你這小輩,當真可惡!”

無相天魔怒吼一聲,那不可名狀的恐怖魔軀瞬間消散。

他再一次消去了形體,轉為無形無相之態。

幻魔寶鏡照不到他的身影,所複刻出來的恐怖魔軀不甘地扭動了兩下,也跟著消散。

這也是幻魔寶鏡的缺點之一。

必須得照到目標才能完成複刻。

在無相天魔隱去身形的同時,玄誠子腦海中再度湧現出無數不堪的畫麵。

天魔幻境再度來襲,而且比之前更加猛烈!

殺戮、香豔、虐戀……

各種各樣的畫麵接踵而至,每一個畫麵都是一段完整的記憶,而且記憶的主角都是玄誠子,就好像是他親自去輪迴了千萬次,然後所有的記憶都在這一刹那間爆發。

這種幻境極為可怕,就像是當初的昊天上帝經曆千百次輪迴之後便差一點沉淪其中一樣。

玄誠子此刻麵對的場麵比當初的昊天上帝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和斬卻三屍蟲後還深受情劫之苦的昊天上帝相比,玄誠子的道心卻是堅逾太乙精金,穩如崑崙神山!

在道心的修行上,玄誠子強過昊天上帝太多了!

身在天魔幻境的猛烈攻勢下,玄誠子腦海中無數畫麵澎湃翻湧,但他的一顆道心卻依舊古井不波。

他頂著天魔幻境的攻勢,收起了幻魔寶鏡,祭出青冥劍在手,靈覺鎖定了無相天魔的方位,輕喝一聲:“看劍!”

下一瞬,他手持著青冥劍一劍斬出,誅仙劍劍意牽引著浩瀚無際的天道殺伐之力,朝著無相天魔當頭壓落。

得自弑神槍的無距之力,青冥劍斬出的同時,天道殺伐之力便已經落在了無相天魔的身上。

他雖然無形無相,尋常的道術神通傷不到他,但麵對天道殺伐之力他卻是躲不了,避不過,甚至連擋都擋不住。

“叮——”

在清越的劍鳴聲中,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接踵而至,化為三柄浩瀚神劍自虛空中顯化,各自又斬了無相天魔一劍。

四劍過後,在玄誠子的靈覺感應中,無相天魔已經被磨滅了小半。

眼見誅仙劍陣的確能傷到對方,玄誠子心中稍安,手握青冥劍,揚起喝道:“誅魔!”

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劍齊鳴,一道道清越之音中,無量劍意瀰漫而出,最終彙聚在他手中的青冥劍上。

“天道五十,遁去其一,以劍斬之,截天取道!斬——”

截天一劍斬下,引動無量天道殺伐之力。

整片混沌海刹那間分作兩半,顯露出死寂、虛無的虛空。

“嗡——”

無相天魔識得此劍厲害,再也不敢留手,祭出了七八件各式靈寶,黑氣繚繞中飄落下無數朵黑蓮將其牢牢護住。

“波——”

彷彿泡沫炸裂的聲音接連響起,一件又一件的靈寶破碎開來,在誅仙劍陣的神威下,這些品階不低的靈寶卻像是紙湖的一樣。

天道殺伐之力轟碎了一件又一件靈寶,最終斬落在無相天魔“身”上,將其直接碾成了虛無。

“結束了?”

玄誠子有些欣喜。

雖然他之前嘴上說著要屠聖,但那是屬於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實際上他還是十分謹慎的。

直到此時那無相天魔被碾成虛無,自己腦海中那天魔幻境也消失不見,他也終於得以鬆了口氣。

不過好像有點太簡單了。

玄誠子心中滴咕了一句,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他真的屠聖了?

他用靈覺仔細掃視著誅仙劍陣內的每一個角落,卻冇有發現任何的異樣。

覺得不放心的他又調用天道殺伐之力將無相天魔那些破碎的靈寶全都挨個轟擊了一遍,將之全都轟出了飛灰,待輪到那幾瓣十二品滅世黑蓮時他猶豫了。

這寶貝不僅僅是一件極品先天靈寶,而且還是通往域外天的鑰匙!

若是將其修複,自己或許能夠憑藉它的力量去往域外天,好好探查一下那邊的情況。

這般想著,他伸出右手緩緩勾動手指。

那幾瓣被混沌之氣包裹著的黑蓮便朝著他飛了過來。

“等等!”

玄誠子操控著黑蓮停了下來。

雖然他的靈覺冇有感應到任何的危險,但出於謹慎,他還是決定選擇更穩妥的方式。

“反正可以去火雲宮借用乾坤鼎,也不怕你變得更破。”

玄誠子喃喃自語著,手中再度現出青冥劍,催動誅仙劍陣牽引來浩瀚的天道殺伐之力便要向著那幾瓣黑蓮斬去。

就在這時,無相天魔那悲憤的怒吼聲響了起來。

“你這小輩,本座都讓你殺一次了你還要怎樣?”

伴隨著話音,無相天魔再一次出現在玄誠子的靈覺之中。

和之前一模一樣,彷彿被一劍斬成虛無的隻是幻象。

“你果然還活著!”

玄誠子也冇有太過意外,甚至覺得這樣纔對。

無相天魔畢竟是一尊魔道聖人,要是這麼輕易地被他殺了,那纔是真的奇怪。

“本座當然活著!”

無相天魔怒氣沖沖地道:“就算本座被洪荒天道壓製,但也不是你這小輩能夠斬殺的!你就算殺我億萬次,本座也依舊可以複活!”

“懂了。”

玄誠子微微頷首,“那我就殺你億萬次試試好了!”

說著,青冥劍斬落,浩瀚的天道殺伐之力無視空間距離直接落在了無相天魔的“身”上,將他瞬間磨滅。

隻不過很快,無相天魔便又再度複生。

玄誠子揮動青冥劍再一次將其磨滅。

“你這小輩!”

無相天魔怒到了極致。

堂堂聖人,本該蔑視眾生,如今卻成了一個小輩眼裡的螻蟻,被其揮手碾滅。

“該死的小輩!本座拚著跌落聖境,也要斬了你!”

在接連被磨滅十數次後,無相天魔終於忍不住了。

他發現玄誠子似乎是打算說到做到,真要將要磨滅億萬次。

與其這樣,還不如拚了!

無相天魔怒吼了一聲,也不知他做了什麼,一個個雜亂的符印突兀地顯現出來,相互勾連,散發出一股詭異絕倫的氣息。

“這是什麼?”

玄誠子眉頭微皺,卻也冇忘了揮劍斬落。

不過這一次,天道殺伐之力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擋了下來。

無相天魔刻畫出來的那些符印也在同一時間亮起,一道道黑色幽光騰起,一方無垠恢弘的黑色世界如同畫卷般徐徐展開。

伴隨著那一方世界出現的瞬間,無相天魔的氣息陡然拔高,變得恢弘浩大。

誅仙劍陣內混沌翻滾,無窮無儘的魔氣瀰漫而出,一朵朵黑色蓮花自虛空中生出.

一股股純粹的惡意升騰而起,聚攏成一尊無比偉岸的魔軀。

依舊是籠罩在黑霧中,依舊是不可名狀,但比起之前卻有著天壤之彆。

兩顆宛如太古星辰般巨大的眼眸中流露出殘忍、暢快的笑意,以及一絲掩飾不住的激動和期待,就像是外出的遊子終歸將要歸家一般。

至此,玄誠子也終於知道他在做什麼。

他在召喚域外天!

準確地說,是召喚域外天的投影。

那些詭異的符印使得域外天道短暫地降臨洪荒,而他也將重回聖境!

這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但毫無疑問,他成功了。

也就是說,此刻的無相天魔已經是一尊真正的魔道聖人!

“現在……誰纔是螻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