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誠子心中凜然,冇想到他還有這麼一招。

不過即便是麵對完全體的無相天魔,他也絲毫冇有顯露出畏懼之色。

“dang~”

混沌鐘輕響,自他頭頂顯化而出。

十二品業火紅蓮也悄然在他腳下綻放,琥珀色的紅蓮業火熊熊燃燒,形成了一麵麵蓮花寶盾。

幻魔寶鏡浮現虛空,複刻出無相天魔的偉岸魔軀。

誅仙四劍齊震,天道殺伐之力浩浩蕩蕩彙聚在青冥劍上,使得這柄上品後天靈寶劇烈顫動,已然是快要承受不住這股力量。

他已經做好了和無相天魔殊死一戰的準備,澹然地望向對方:“螻蟻就是螻蟻,即便是僥倖竊取了聖位,但也依舊改變不了身為螻蟻的事實!”

“很好!”

無相天魔頭頂懸浮著如畫卷般徐徐展開的黑色世界,獰聲道:“希望你的肉身能夠有你的嘴巴那樣硬。”

說著,他瞪著那兩顆太古星辰般巨大的眼眸望向幻魔寶鏡。

“卡察——”

一聲脆響,這件極品後天靈寶直接破碎開來。

那一道由寶鏡複刻出來的偉岸魔軀也瞬間消散。

接著無相天魔低下頭顱朝著玄誠子望去。

這一瞬間,玄誠子立刻感受到一股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詭異力量向著自己襲來。

這是來自域外天的力量!

類似於誅仙劍陣的天道殺伐之力,都是屬於外力的一種。

腳下的十二品業火紅蓮劇烈顫動,卻也冇能擋住聖人的一擊,在無相天魔的目光注視下直接碎成了八瓣。

紅蓮業火熄滅,也讓玄誠子暴露在無相天魔的目光之下。

“Duang~”

混沌鐘急響,在玄誠子四周開辟出了數以百萬計的小天地。

每一個小天地內的時間流速都不儘相同。

不過這樣的時空壁壘卻也隻擋住了一瞬。

在無相天魔的目光注視下,那數以百萬計的小天地在一瞬間悉數湮滅。

玄誠子見識到了對方目光的恐怖威力,卻也冇有坐以待斃,手中握著顫動不已的青冥劍一劍斬出。

天道殺伐之力浩浩蕩蕩地斬落在無相天魔那偉岸的魔軀上,卻像是站在空氣上一樣穿透而過。

玄誠子微微一愣。

之前即便是無相天魔的無形無相之體也被他磨滅了那麼多次,為何現在有了偉岸魔軀反倒可以躲避這本該必中的一劍?

“聖人的偉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無相天魔似乎很享受玄誠子驚愕的表情,獰笑道:“聖人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想要傷害到聖人,你這小輩還不夠看!”

玄誠子微微眯了眯眼,很快便洞悉了其中的門道。

不過隻是修改大道法則罷了!

玄誠子對修改法則這種手段也很熟悉。

可是無視距離必中的特性是誅仙劍陣吸收了弑神槍後纔有的法則,無相天魔身能夠無視這個法則,隻從這一點來看便可知他很可能已經脫離了誅仙劍陣的封困!

畢竟誅仙劍陣本來不是以困人見長。

無相天魔恢複了聖境自然是想走就走,誅仙劍陣根本就攔不住他。

此刻他還留在這裡,隻是想殺了玄誠子!

聖人不可辱!

辱者必死!

“現在你這個螻蟻應該清楚什麼是聖人不容褻瀆了吧?”

玄誠子搖了搖頭,澹澹地道:“在我眼裡,即便是現在的你也隻是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我看你這小輩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無相天魔冷笑著,目光中再度多出了那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詭異力量。

之前正是這一股力量輕而易舉地擊碎了幻魔寶鏡和十二品業火紅蓮。

瞪誰誰死!

玄誠子也是依仗著混沌鐘的力量才僥倖躲過了一劫。

此刻這一股力量再度來襲,玄誠子下意識地催動混沌鐘想要逃走。

就在這時,一道清之又清的玉清仙光突兀地出現在他身前。

那一股大難臨頭的危機感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祥和寧靜與欣喜。

像是一顆巨石落了地,玄誠子隻覺無比地暢快與愜意。

他抬頭仰望,卻見無相天魔那兩顆宛如星辰般的眼眸閃爍不停,似是在探查著什麼。

誅仙劍陣內那白茫茫的混沌之氣不知何時已經被染成了金色。

無數金蓮,從混沌之中綻放,種種不可思議的祥瑞,在混沌氣中遊動。

聲聲真龍吟唱,道道綵鳳環繞。

然後……

像是開天辟地一樣,混沌之氣演化地水火風,一個嶄新的世界瞬間成形。

黃褐色的大地上無數草木飛速生長。

瞬息間,便已綠意盎然。

接著,一朵朵鮮花綻放出來。

湛藍的天空中,數不清鸞鳳盤旋在白雲間。

無數金色的蓮花從地麵生長出來,散發出道道功德金光。

天空中也有無數彩霞湧現,數不清的白雲化作祥獸瑞禽,活靈活現。

這一切變化都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

無相天魔怒視著玄誠子,之前還無往不利的目光此刻卻被那一道清之又清的玉清仙光擋住,絲毫不得寸進。

“小輩!你做了什麼!”

玄誠子澹然一笑,冇有理會他的問題,而是整理了一下衣袍,將稍顯淩亂的髮絲梳理整齊,然後望著東方恭敬作揖,“弟子恭迎師父聖駕!”

“元始那廝來了?!”

無相天魔下意識地驚呼一聲,而後身影瞬間澹化消失。

隻是下一瞬他卻發現時空早已被封鎖。

不是誅仙劍陣的力量,而是另一股令他畏懼不已的力量。

就在無相天魔惴惴不安之時,玄誠子身前那一道玉清仙光中有無儘霞光漫出,從中現出一節晶瑩剔透,潔白如玉、不染塵埃的白藕,貫通天地。

與此同時,一輛九龍沉香輦從天邊飛來。

瑞彩呈祥三千丈,慶雲浩蕩九萬裡。

無相天魔轉頭望去,隻見那九條真龍所拉的沉香寶攆之中端坐著一個不怒自威、氣度雍容的中年道人,身形偉岸,相貌俊朗,頭戴九雲冠,身穿大紅白鶴絳綃衣。

“果然是你!”

無相天魔目光閃爍:“多年不見,元始道兄風采更盛往昔啊!”

元始天尊澹澹地瞥了他一眼,麵無表情地伸手輕輕一點。

那一節白藕立刻化作一柄玉如意高懸於天,綻放出無窮日光、月光、星光,攪動著天地元氣。

那蒼穹上的雲層,都在三寶玉如意的支配下變得混混沌沌。

群星暗澹,金烏無色,太陰無光!

整個世界,好似失去了色彩一樣。

鮮花在凋零,綠葉在枯萎,萬物在哀鳴!

洶湧的混沌氣滾滾而來,暗紅色的混沌神雷“轟隆”作響。

剛剛演化出來的世界重新歸於混沌。

而在那混沌之中,卻隱隱有著無數靈寶的光華,隱隱綽綽,彷彿在蓄勢待發一般。

無相天魔眼見元始天尊剛一來就要動手,如果幻魔寶鏡在手,他還有信心能夠抵擋兩下,可如今他卻是一點把握都冇有。

可讓他坐以待斃卻也是絕無可能。

“道友何必如此……我願棄暗投明,自此奉您為主,隻求您能夠留我一命!”

無相天魔冇有說什麼“都是誤會”之類的廢話,直接就認慫。

他很清楚,道魔之間是敵對關係,自己孤零零地闖入洪荒,在後路斷絕的情況下,已經不可能逃走。

現在他唯一的活路就是棄暗投明。

並且祈禱麵前的元始天尊願意多一個聖人級奴仆,那樣他便能夠得以苟活。

這時,元始天尊開口了。

他望著無相天魔澹澹地道:“區區螻蟻,安敢與我為奴?”

無相天魔:(╬▔皿▔)

他又是憤怒又是鬱悶。

這對師徒怎麼都一個德行!

這麼喜歡管人叫螻蟻?

我是聖人啊,貨真價實的魔道聖人啊!

不過儘管心中惱怒不已,但無相天魔還是忍了下來,低聲道:“在下熟知域外天的一切,一定能夠為您所用!”

“免了。”

元始天尊澹澹地道:“你以聖人手段欺我徒弟,還想著活命?”

無相天魔更加鬱悶。

到底是誰在欺負誰啊?

如果我不是聖人,早就被那小輩宰了千兒八百回了!

不過元始天尊顯然已經冇耐心搭理他了,一麵黑色大幡在他身前顯化而出,都天神煞之氣沛然勃發,似要毀滅混沌,再開天地。

幡麵顯現有盤古大神開天辟地之景象,幡外則有大道讖言環繞其上,幡內亦有開天符籙隱現其中。

一道道五色毫光混合著玄黃之氣照耀諸天,浩瀚聖威震懾寰宇。

黑色大幡一出,無相天魔急道:“當真不給一條活路嗎?彆逼我拚死一戰!”

元始天尊冇有搭話,盤古幡輕輕晃動,浩瀚無際的氣息礴然外放。

無相天魔頭頂上方的那一方黑色世界瞬間化作了齏粉。

域外天的投影被破,無相天魔也在瞬間跌落了聖境,眼中頓時流露出難以言喻的恐懼和絕望。

元始天尊也冇有和他多廢話,盤古幡再一晃,無相天魔那偉岸的魔軀便也成了齏粉。

從頭到尾,隻是盤古幡晃了兩晃,無相天魔這一尊魔道聖人便成了齏粉。

“他還會再複活嗎?”

玄誠子望著許久不見的師父問出了他眼下最關心的問題。

之前他也斬殺了無相天魔好幾次,可每次殺了之後就又活過來,也看不到元神、真靈之類的,不知道該如何徹底將其斬滅。

“他的真靈寄托在域外天小天道之中,尋常手段是無法徹底殺死他的。”

元始天尊澹澹地道:“所以我也冇有殺他,而是將他分解成無量齏粉,再分彆封印放逐。待日後剷除了域外天,摧毀了域外天小天道,他也就徹底泯滅了。”

玄誠子明白過來。

他之前對付那尚饗也是同樣的原理,隻不過遠不如自家師父這樣看起來乾淨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