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教主的誇讚是發自內心的。

雖然剛出關發覺截教氣運衰敗、眾多弟子投身佛門時勃然大怒,但在玄誠子趕到碧遊宮時,他已經知悉了前因後果。

這就是聖人。

一念間便可知過去,曉未來。

當瞭解到自己閉關期間洪荒發生了這麼多事後,他便知道自己錯怪了玄誠子。

彆的不說,單是在天降殺劫的情況下幫助所有人安然渡劫這一點,即便換做是身為聖人的他也不敢保證能夠做到!

更何況多寶等人雖然離開了截教,但並非是如他一開始所想的那樣投身佛門,而是另辟大乘佛教,反過來把佛門給吞併了。

這一正一反間的差距可太大了。

前者是投身佛門,奉西方二聖為尊,與叛教叛師無異。

但後者卻是主動出擊,以一個西行傳經挑動殺劫,直接把西方佛門給吞併了。

而且還是和平吞併,儘可能地保留了西方佛門的實力。

這樣的舉動既算不上叛教,也算不上叛師……

如果非要算的話,也隻能算是一種戰略手段。

同樣是他這個聖人也不敢保證能夠做到的事。

是以,通天教主以聖人之尊,也忍不住由衷地讚歎了一聲“乾得漂亮”。

這也符合他的脾性。

之前生氣也是真的生氣,所以他才讓玄誠子在外麵候著。

誰知這傢夥竟是做出一副憊懶的模樣,拉著水火童子在碧遊宮門口下起棋來。

把他堂堂聖人道場當成什麼地方了?

通天教主這才又把他叫了進來。

到這時候,他的怒火已經消散了,隻不過氣氛都烘托到這份上了不罰點什麼也說不過去。

可是真的動了罰,他又下不了手。

於是便有了那高高抬起,輕輕落下的一巴掌。

這事就算過去了。

“師叔您不生我氣了吧?”

玄誠子語調輕鬆起來,取出一個精美的食盒,從中端出由瓊霄親自下廚烹製的佳肴,笑著道:“這道‘佛跳牆’已經用南明離火煨了上萬年,滋味極是濃鬱,師叔您嚐嚐看合不合您的口味。”

三霄姐妹各有所長,其中瓊霄對於各種美食探索和鑽研的精神讓人尤為歎服。

她最喜歡做的,便是由玄誠子描述的各種美食。

通過他的描述,瓊霄想儘辦法將之還原。

因為材料的緣故,通常情況下,玄誠子品嚐到的都不是記憶中的味道,而是比記憶中美味無數倍!

也正是瓊霄的存在,讓玄誠子徹底告彆了之前寡澹無味的生活,再也不去控製自己的口腹之慾,讓自己的神仙生活變得有滋有味起來。

作為瓊霄的師尊,通天教主自然也能享受到徒弟烹調的美味。

一來二去,也就成了資深的美食大家。

此刻麵對那煨了上萬年的“佛跳牆”,饒是他身為聖人,也忍不住鼻翼翕動。

片刻後,通天和玄誠子這叔侄二人同時放下手中的玉盅,發出一道滿足的歎息聲。

“瓊霄師妹這廚藝真的是無可挑剔,都快能以廚入道了。”

玄誠子由衷地感歎道。

通天教主微微頷首:“這也算是一條後天之道,並且能夠給人傳遞幸福感和滿足感,倒是很符合瓊霄那丫頭的心性。”

玄誠子對此頗為讚同,並且也很感慨。

通天教主有萬餘多弟子,並且對每一個弟子的性情都瞭如指掌,知之甚祥。

這是很難得可貴的。

儘管做到這一點對聖人而言,隻是動個念頭的事情,但如果不是真的把他們都當做是自己的弟子,又怎麼會去關注他們?

這是玄誠子對這位師叔最佩服的地方。

既然入我門下,就對你負責到底!

雖然有內門、外門之分,但實際上外門弟子也一樣能夠和內門弟子平起平坐,手足相稱,並無尊卑之彆。

而且,多寶、金靈、無當這三個內門弟子也都是實至名歸,憑藉著自身的品性、道行、能力等等讓所有截教弟子都心服口服。

至於第四個內門弟子龜靈則是因為她來曆特殊,算是半個關係戶,但她也在努力向著多寶他們靠近。

以她的天賦和性情,假以時日追上多寶他們也不是不可能。

總體來說,通天教主在收徒這一方麵雖然略顯草率,但在教徒弟這一塊上還是很值得稱讚的。

當然,這其中也有玄誠子的諸多貢獻。

比如清掃截教弟子中的害群之馬,比如製定下各種近乎嚴苛的教規,比如長時間的言傳身教、耳濡目染等等……

用個不恰當的比喻——如果通天教主是一位慈母的話,那玄誠子毫無疑問就是嚴父!

截教弟子能夠成長為如今的模樣,和玄誠子有著密不可分方關係!

所以,他玄誠子才能輕易說動千餘位截教精英弟子跟著多寶去“開疆拓土”。

這樣的威望即便是多寶他們幾個內門弟子聯合起來也達不到。

“對了。”

看著玄誠子把剩下的美味佳肴遞給水火童子,端坐雲床的通天教主忽地笑道:“你把多寶他們弄去了大乘佛教,這事不能這麼算了……”

聽到這話,玄誠子頓時臉色一垮,“師叔,您不是已經不生氣了嗎?”

“誰說我生氣了?”

通天教主冇好氣地道:“你把我截教精英弟子弄走了大半,那截教各項事務總得有人做吧?”

玄誠子麵色微變,謹慎地道:“您該不會又想要收徒吧?”

通天教主不緊不慢地道:“不是要收徒,而是要有人替我署理截教事務。之前這事都是多寶在做,現在你把他弄去了西方,那這事你就接了吧。

《一劍獨尊》

即刻起,你就是我截教的副教主了!”

“嗯?”

玄誠子剛剛鬆了的一口氣頓時又提了上來。

截教副教主……這不是在玩人嗎?

之前做了那截教護法,自家師父雖然冇說什麼,但對熟悉他的玄誠子來說,卻已經是把“不高興”三個字寫在臉上了。

如今要是做了截教副教主,隻怕自家師父要更加不爽了。

這時,通天教主看到他臉上的猶豫,冇好氣地道:“這副教主之位不知道多少仙神眼巴巴地看著,寫在把這位子給你,你倒是還不樂意了!

不過你不樂意也不行,誰讓你把多寶他們都送去西方的?”

得,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再拒絕可就是不給麵子了。

當下,玄誠子隻得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多謝師叔!”

“嗯。”

通天教主點了點頭,嘴角微微上揚,“去吧,不久後我還會再度閉關。到時這截教就交給你了。”

聽到這話,玄誠子頓時便明白了他的用心。

眼下對通天來說最重要的無疑是衝擊天道聖位。

但他對眾多截教弟子也放心不下,此時封玄誠子為副教主,一來是想讓其坐鎮截教,護持眾截教弟子,二來也是想著再發生之前那樣的情況,玄誠子有副教主這個名正言順的身份,也更方便施為。

對於他的良苦用心,玄誠子也隻得默默領受。

待他出了碧遊宮後,便見許多截教弟子都等在宮門外。

他們都是在等著去拜見通天教主。

見玄誠子出來,眾截教弟子正要打招呼,卻聽通天教主的聲音從碧遊宮內傳來:“即日起,敕封玄誠子為我截教副教主,全權負責截教一切事務,凡截教弟子皆需遵從,爾其欽哉?”

在眾目睽睽之下,玄誠子連忙又回身朝著碧遊宮的方向拜倒:“弟子接封。”

等他行完禮站起來時,宮門外數以千計的截教弟子齊齊拜倒在地。

以龜靈、雲霄、趙公明、烏雲仙為首的一眾截教弟子齊聲道:“我等拜見副教主!”

“行了行了,快起來。”

玄誠子連忙上前扶起眾人,笑著道:“我還是更喜歡你們叫我大師兄。”

一眾截教弟子會意,起身後齊齊作揖一禮,異口同聲道:“我等拜見大師兄!”

“誒,這就對了嘛。”

玄誠子滿意地點點頭,笑著道:“諸位師弟、師妹去拜見掌教師叔吧,為兄先回麒麟崖去了。”

說著,他腳下生出一朵祥雲,托著他騰空而起,向著麒麟崖的方向疾速行去。

很快,祥雲在玉虛宮前落下,還未等他作揖行禮,便見廣成子、赤精子等一眾闡教弟子從中走出,望著玄誠子便作揖見禮道:“我等拜見副教主!”

“嗯?”

玄誠子狐疑地望著廣成子等人,“你們怎麼也……”

未等他說完,廣成子便笑道:“大師兄你還不知道吧,師尊剛纔已經敕封你為咱們闡教的副教主了。”

好嘛,自己都不在場也不知情,直接就被封作副教主了。

師父果然是生氣了!

當然,用賭氣來形容似乎更貼切一點。

玄誠子心中苦笑,正想去玉虛宮內和師父好好說道說道時,便見八景宮的方向忽地瑞彩橫空,紫氣浩蕩。

“大師伯也出關了!”

玄誠子欣喜道:“咱們待會一起去拜見大師伯。”

話音方落,便聽太清聖人的聲音傳來。

“玄誠子,我這人教的副教主之位你也一併擔了吧。”

玄誠子:(°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