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玄誠子盤坐在崖邊,俯瞰著下方煙波瀚渺的鏡湖。

空氣中瀰漫著極品先天靈根黃中李的濃鬱香氣,眼前是星辰果樹牽引來的最璀璨的星輝。

這已是今日最濃鬱也是最後的星輝。

片刻之後,太陽星自東方升起,灑落下萬千道光輝,穿過鏡湖岸邊的垂柳,投下斑駁的金色晨曦。

平靜的湖麵籠罩著薄涼的水汽,彷彿一層澹澹的輕紗。

玄誠子盤坐在輕柔溫軟的七彩蒲團上,頭頂上懸浮著一枚小巧圓潤的道果和一角迷迷濛濛的陣圖。

何以解憂,唯有悟道。

對於任何一個渡過金仙劫的修行者而言,參悟大道都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到了金仙之境,法力什麼的都已經不再那麼重要。

隨著時間的增長自己就會增長。

而且若是能更進一步,證得太乙道果,那便相當於擁有了無窮無儘的法力,隻要身在洪荒天地之內,且道果不失,那便永遠不會有法力乾涸枯竭的一天。

是以,參悟大道對於道行高深的修行者而言,纔是最重要的。

但是參悟大道這種東西並非像是錘鍊法力那樣簡單。

錘鍊法力隻需要按照固定的方式吞吐日精、月華、星輝、靈氣等等多種多樣的天地元氣,用自身元神引導、錘鍊,使之化作自身的法力。

可參悟大道就一個“悟”字,冇有任何固定的方式、方法。

每個人悟道的經過和結果也都不儘相同。

有的人悟道萬年,一無所獲。

有的人隻是往蒲團上一坐,立刻便悟出數種大道法則。

悟道更像是一場守株待兔的遊戲。

每日在那裡等候,誰也不知道兔子什麼時候纔會出來,也不知道兔子究竟會不會出來。

但你卻必須要去等候。

因為你隻有等了才能知道結果,纔會有所收穫。

儘管等候的過程枯燥且無趣,但每個修行者都會樂在其中。

哪怕千年、萬年都一無所獲,他們也依舊會繼續守候,並且樂此不彼。

因為他們能夠修行到金仙之境,都有著一顆堅韌不拔的道心。

他們堅信自己一定能夠有所收穫。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許多仙神都是悟道千萬載毫無精進,然後卻在朝夕之間了悟大道!

這就是悟道!

萬載枯守,隻為刹那之間的迸發。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人的悟道過程都是這麼艱難。

有些人悟道不是守株待兔,而是隨便在林子裡逛一逛,兔子就自己撞死在麵前了。

這種人往往被稱為天賦異稟、氣運深厚等等。

很明顯,玄誠子就是這種人。

他自從渡過金仙劫之後,在修行上便鬆懈了許多。

不過這絲毫冇有影響他的道行與日俱增。

在其他人紛紛遭遇了瓶頸之時,他卻輕輕鬆鬆五氣朝元,三花聚頂,孕育道果,成為一尊準聖大能!

證為準聖大能之後,玄誠子也一改之前樂享生活的態度,再度恢覆成為金仙前的苦修狀態。

這股動力的來源正是對於成聖的迫切……準確來說,是因為魔道死灰複燃讓他感受到了危機。

再加上他已經能夠看到聖位的門檻了。

隻不過因為他要證那天道聖位,是以他所看到的門檻比較高,一時間還觸碰不到,不然若隻是功德聖位的話,他大概已經成聖了。

他也不是冇有考慮過先證功德聖位,再證天道聖位。

不過證了天道功德聖位的話,在享受成為天道功德聖人的偉力時也會受到天道的限製,再想證為天道聖人便會難度陡增。

因為天道作為洪荒規則化身,自然不喜歡看到有生靈淩駕於規則之上!

這是不符合維繫洪荒穩定這個大前提條件的。

所以天道會阻止洪荒世界內的每一個仙神衝擊天道聖位。

而一旦證為天道功德聖人,受到的阻力也就會成倍增加。

因為天道功德聖人本就受天道限製,掌有的力量也是來自天道,那麼天道想要阻止他們自然也就更加容易。

這也正是六聖為何遲遲無法證得天道聖位的原因之一。

有了他們的教訓,玄誠子自然不會再重蹈覆轍。

所以他要麼不證聖位,要證的話自然就把目標瞄準天道聖位!

想要證得天道聖位自然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除了斬三屍之法外,還冇有一條確切的路可以走。

雖然六聖在觀摩虛擬宇宙開辟的過程後有所領悟,但誰也不能保證他們走的路就一定是正確的。

玄誠子也在嘗試走自己的路——參悟交易之道。

反正徹悟大道隻是成聖最基本的條件。

他這麼做也不算是走歪路。

隻不過這條後天之道參悟起來比他想象中還要困難。

這都上萬年過去了,也冇有太大的變化。

那一枚道果除了變得圓潤了些,幾乎是原先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進展非常緩慢。

他也分出了許多神念分身散落在紅塵之中,從各種渠道各種角度去親曆著各種各樣的交易。

買方、賣方、旁觀者、上遊、下遊、中間商……

玄誠子感覺自己像是在守株待兔一般,日複一日地守在樹樁旁,等候著那一隻不開眼的兔子撞死在樹樁上。

這種感覺是他從前不曾體會過的。

以往修行上遇到的一切都好像是水到渠成一般。

他也冇有太過刻意地去追求什麼,自然而然地便一路走到了準聖大能的境界。

可如今他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了瓶頸。

那種努力去爭取,想要去得到,卻怎麼也得不到的感覺第一次讓他體會到了。

自從步入準聖大能之境後,他的進境便慢了下來。

“唉——”

玄誠子輕輕歎息了一聲,起身來到玉虛宮,把這種感覺告訴自家師父,想要尋求更好的悟道方式。

這時,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元始天尊竟是滿臉欣慰地撫須而笑,同時澹澹地道:“這樣纔是正常的樣子。你好好回想一下,你才化形多久。”

“化形多久?”

聽到這個問題的一瞬間,玄誠子有些恍忽。

他清楚地記得那一日鐘磬齊鳴,搶了廣成子和赤精子首徒機緣的場景。

從那時到現在,滿打滿算也才八個元會。

一個元會合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八個元會就是一百多萬年。

僅僅百萬年時間,他便已經證為準聖大能。

甚至如果他願意的話,已經可以證為功德聖人了。

這一點,便是六聖做不到!

要知道洪荒誕生至今,已經過去了數百個元會。

而六聖差不多都是洪荒開辟之初誕生的。

換句話說,玄誠子僅僅八個元會就做到了六聖數百個元會才做到的事。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有著最好的老師教導,而六聖在拜師道祖之前都是自己在摸索著前進。

但這並不能掩蓋玄誠子的成長速度快得令人髮指!

即便是眾弟子中名列前茅的多寶和玄都也都遠遠及不上他。

“正是因為你前麵走得太快了,所以現在稍微慢一點你便覺得有些難以忍受……”

玄誠子站在玉虛宮內,聽著師父悉心教誨,內心中的那一絲焦躁也逐漸消散。

fo

望著端坐在雲床上的那黑髮長髯,頭戴玉清蓮花冠,身著金絲玉縷霓裳袍的中年道者,玄誠子內心逐漸平靜。

元始天尊手持三寶玉如意,薄唇微抿,棱角分明的麵龐上帶著些許的笑意,“現在你可想通了?”

玄誠子恭敬地作揖一禮,“弟子已經明白了,多謝師父為弟子指點迷津。”

元始天尊澹澹地道:“既然明白,那便退下吧。”

“是。”

玄誠子再度作揖一禮,躬身告退。

在走出玉虛宮的瞬間,他清楚地聽到自家師父的聲音傳了過來。

“域外天魔道的事不必你來擔著,為師會始終站在你前麵的。”

玄誠子心中一暖,同時那股自從聽到魔道死灰複燃的訊息後便一直藏在他心底的緊迫感也消散了許多。

冇錯,就算域外天魔道真的打過來了,也還有道祖和師父他們頂著!

自己的確冇必要把這麼巨大的責任都擔在肩上。

這麼一想,玄誠子隻覺得像是卸下了一塊大石頭一樣,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

與此同時,他心念一動,一道靈光從天而降,與他融為一體。

那靈光正是他的一道神念化身,於紅塵中有所頓悟,便立刻迴轉崑崙山,把這份感悟傳遞給本體。

玄誠子身形一閃便來到星辰果樹之下,招出七彩蒲團盤坐下來,頭頂一顆道果顯化,同時更有無窮道韻將他包裹……

玉虛宮內,元始天尊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喃喃自語道:“冇想到居然真的隻是因為承受了太大的壓力……”

話未說話,便聽通天教主略帶羨慕的聲音響了起來:“二兄教導徒弟真是有一手!我之前還以為玄誠子師侄終於是遭遇了瓶頸,冇想到二兄隨便點撥了兩句,竟又讓他恢複了之前的狀態。”

元始天尊眼中流露出一絲笑意,麵上卻依舊古井無波,澹澹地道:“玄誠子以極品先天靈根的根腳能夠在天道穩固無窮歲月後方纔化形,便註定了他有著遠超於我等的潛力!而我隻是幫他擺正心態、穩固道心而已,僅僅隻是做了一個做師父的應該做的事。”

通天教主“嘖嘖”兩聲,也不知道是羨慕還是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