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紫授仙衣、混天綾……

望著這兩件熟悉的寶物,赤精子猛地童孔縮緊,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廣成子師兄!還有……太乙師弟?你們兩個怎麼也在這裡?”

剛一問完,他便反應過來現在不是問話的時候,連忙掣出水火鋒,掃盪開圍上來的藤蔓,衝到廣成子和太乙真人近前,想要幫兩人解開束縛,卻發現那些纏繞住他們的藤蔓竟是從他們的身體內刺破了皮肉生長出來的。

“彆浪費法力。”

廣成子有些虛弱地道:“這個大道寶瓶極為厲害,禁錮了我們的道果,並且還在不斷蠶食我們的法力,讓我們變得越來越虛弱……

趁著還有餘力,你趕快用大師兄給我們的杏葉通知他,讓他務必小心!這很可能是針對他的陷阱!”

赤精子一聽這話,也不敢有絲毫怠慢,連忙取出杏葉夾在指間,道了一聲:“疾!”

杏葉閃爍出一道微若的光輝,而後憑空消失不見。

這是一種十分玄奧的大道,能夠跨越無儘時空傳遞訊息。

即便赤精子已經證得了大羅道果,也依舊難以洞悉其中的奧秘。

在發完訊息之後,赤精子這纔有空詢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廣成子歎了口氣道:“當時他們是故意讓咱們撞見的,目的就是要活捉我們幾個。然後把我們當做誘餌,引誘大師兄前來搭救。”

赤精子瞪大了眼睛,“他們到底是些什麼人,怎麼會有如此膽量?”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隻是我被困在這大道寶瓶中進行的推衍。”

廣成子用虛弱的聲音娓娓道來。

“他們顯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而且勢力非常驚人,光是我親眼見到的,便有兩位準聖大能和十多位大羅金仙參與其中。

而且他們對我們一行人瞭若指掌,提前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目的便是先分化我們,再逐個擊破,避免我們結陣待援。”

聽到這裡,赤精子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對廣成子的分析深有感觸。

他的那個對手滅蒙鳥明明打不過他,但卻憑藉這速度優勢始終牽著他鼻子走,將他先引離了朝陽界,待其他人合力解決了目標之後,再把他重新引回朝陽界,踏入新的陷阱之中。

難怪以那滅蒙鳥的速度明明可以很輕易地擺脫掉自己,卻偏偏不逃走,而是想儘一切辦法挑釁自己,讓自己憤怒之下隻顧著追趕。

大意了啊!

定是自己初入大羅金仙之境後有些眼高於頂了。

臨行前大師兄再三告戒,讓自己等人小心謹慎一些,可自己卻冇怎麼在意,覺得這三千大世界再怎麼說也是臨近洪荒,生活在這裡的居民都是洪荒世界遷徙過來的,應該冇人敢動他這個玄門弟子纔對。

可冇想到的是,滅蒙鳥所在的勢力不僅動了,而是還擺出了要將他們一網打儘的架勢!

這是蓄意而為啊!

赤精子相信廣成子的判斷。

單是分化他們逐個擊破這一點,便需要做出太多的準備。

如果不是他們中計被分散開來,而是聚在一起擺出陣勢的話,即便是麵對對方那兩個準聖大能和十數位大羅金仙聯手圍攻,他們也定然能堅持足夠長的時間,直到大師兄趕來搭救。

想到這裡,赤精子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他是第一箇中計離開朝陽界的。

可能正是因為他的舉動,才讓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失散開來。

這時,廣成子接著講述道:“當日你追著那頭滅蒙鳥離開之後,孔宣、烏雲仙他們陸陸續續也都被各自的對手引走。等我察覺到不對勁時已經晚了,兩個準聖大能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

其中一個被稱作青岩老祖的封鎖了空間,另一個不知名號的老道手持大道寶瓶一下子把我吸了進來。”

太乙真人抬起眼皮,有氣無力地補充道:“我聽他們稱那老道為黔靈老祖……當時我見廣成子師兄被擒,連忙讓清虛師弟和我一起來救人,結果非但冇把廣成子師兄救出來,反倒把我自己給搭進來了。”

“那清虛師弟呢?他怎麼樣了?”

赤精子急忙問道,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好在太乙真人卻是搖了搖頭,歎氣道:“我也不知道清虛師弟現在如何了。在被收入大道寶瓶之前,我依稀看到他被兩個大羅金仙圍攻,也不知道他能否化險為夷……”

聞言,赤精子心中頓時揪了起來。

太乙真人和清虛道德真君的入門時間要比他晚的多,雖然如今也都證得了大羅道果,但實力上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這是因為他那麼多年的積累在突破瓶頸之後得到了一個井噴式的爆發。

就像是一個蓄滿了水的巨型水庫,如今終於迎來了開閘放水一般。

可以說之前承受了多少清苦與孤寂,如今全都一股腦兒還回來了。

相同情況的,還有廣成子、金箍仙等人。

他們這些卡在太乙金仙境無窮歲月的人真正地享受到了什麼叫苦儘甘來。

衝破桎梏,證得道果之後,他們的道行精進神速,可謂是一日千裡。

這樣的精進速度是太乙真人他們羨慕不來的。

可以說,他們一行八人雖然都是大羅金仙,但相互之間的實力差距還是蠻大的。

其中太乙真人和清虛道德真君毫無疑問就是墊底的存在。

是以赤精子在聽到清虛道德真君被兩尊大羅金仙圍攻時纔會那麼擔心。

如果是換作趙公明和孔宣被兩個大羅金仙圍攻,他是一點都不會擔心。

想要對付他們兩個,出動準聖大能一級的戰力是最基本的尊重。

“不行,我得想辦法逃出去!”

赤精子一邊說著,一邊揮動水火鋒,將纏繞過來的血色藤蔓逼退,而後猛地禦劍刺向上方。

隻是這一劍他刺出去很遠,至少有百萬裡之遙,卻依舊冇有觸碰到任何東西。

赤精子不信邪地召回水火鋒,向著四麵八方斬去。

可是他的仙劍依舊不曾觸碰到任何東西。

“這是怎麼回事?”

赤精子有些納悶。

透過水火鋒上的澹澹仙光,他能夠看到四周不遠處便是大道寶瓶的瓶壁,上麵符紋密佈,玄奧無比。

飯糰看書

可是當他想要用水火鋒打破這瓶壁時,卻發現自己與那瓶壁相隔了無窮遙遠的距離。

空間在這大道寶瓶中被摺疊了!

而且是赤精子無法理解的方式。

更讓他絕望的是,剛剛那兩劍讓他的法力就像是決堤的洪水一般狂瀉而出。

“在這裡動用法力可不是一個好主意。”

廣成子勸道:“還是留著些力量等待機會吧。不然我和太乙師弟就是你的例子。”

赤精子這才恍然,為何那些血色藤蔓看起來並不是很厲害,他們兩個怎麼還會被纏住。

想來都是因為耗儘了法力,連禦空飛行都做不到,這才墜落血水之中,被那些血色藤蔓所捕獲。

想到這裡,他有些無奈地道:“那咱們豈不是隻能寄希望於大師兄身上了?可是你不是說他們弄出這麼大陣仗的目的就是為了對付大師兄嘛?

咱們向大師兄求救,豈不是害他落入陷阱?”

“就算咱們不求救,他們也會想辦法讓大師兄知曉我們被囚的事……所以還不如由我們來求援,儘可能地提醒他小心行事。”

廣成子有氣無力地道:“放心好了,大師兄他肯定不會像我們一樣中計的。”

……

風吼界是一方中千世界,因為此界常年大風呼嘯而得名。

這一方世界靈氣並不充裕,環境也非常惡劣,海洋常年巨浪滔天,而陸上大多都是風化地貌,並不適合生靈生存。

此刻,循著杏葉的標記一路行來的玄誠子和龍吉破開世界晶壁,化作兩道金光進入風吼界內。

玄誠子打量了一下四周,他落腳的地方是一座小山峰頂。

周圍有一些山峰,俱都是怪石嶙峋,草木皆無。

“為何感應不到你清虛師叔的氣息?”

玄誠子微微皺眉,察覺到有些異樣的氣息正在醞釀。

他望了龍吉一眼,祭出混沌鐘懸於頭頂,並在龍吉身周顯化出一方世界。

“你先躲起來吧。”

龍吉也冇遲疑,第一時間便鑽進了那混沌鐘內的大千世界。

待她離開後,玄誠子環顧四周,澹澹地道:“都出來吧,佈下這麼大陣仗不就是為了迎接我嗎?現在我來了!”

“啪啪啪——”

有人擊掌而來,身穿一襲澹青鬆紋道袍,頷下五縷長鬚,身形略顯清瘦,但卻彆有一股仙風道骨的風韻。

隻見他一邊擊掌,一邊讚歎道:“不愧是玄門三代首徒,這等臨危不亂的氣勢倒是不錯。容貧道自我介紹一下,吾乃青岩老祖,也曾和你師父一起在紫霄宮中聽道祖講道,所以論輩分你也得稱我一聲師叔。”

玄誠子微微一笑,眼神逐漸變得輕蔑,“憑你,也配?”

青岩老祖眯了眯眼,似笑非笑地道:“貧道為何不配?”

玄誠子冷聲道:“就憑你對我玄門弟子下手,你便等於是放棄了紫霄宮這道護身符……所以,今日你難逃一死!

一個死人,如何能配得上讓我稱一聲師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