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

狡猊眉頭緊皺,隨即猛地反應過來。

“難怪你能夠同時奪取我兩件寶貝!”

他像是解開了一個困擾了良久的謎題,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望著玄誠子興奮地道:“我記得這交易之道本就是由你開創,並在洪荒極力推廣,所以剛剛你用的便是由交易之道演化而成的神通吧?

想不到你一個先天靈根化形的神祇居然放棄了走那些先天大道的路子,而是選了這樣一條後天大道。

不過這條後天形成的大道真是了不起!

居然連黑淵魔龍參悟上百個元會的道果都能夠強行交易……”

說到這裡,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眼中陡然露出震撼之色。

“如果你的這門神通連道果都能交易,那你豈不是可以肆無忌憚地掠奪他人的道果?甚至是集齊三千大道也不是冇可能!”

玄誠子微微蹙起眉頭。

狡猊能想到的,他又如何能想不到。

可狡猊隻看到了他強行買來黑淵魔龍的道果,卻冇看到他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首先是明麵上的那一座黑魔塔。

其次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功德“嘩嘩”如流水,足足被抽乾了接近十億的功德!

十億功德是什麼概念?

幾乎相當於他當初分到的造人功德了。

當初他用落寶金錢收取混沌鐘也才耗費差不多七十億功德。

而他從瑤池金母手中購買那件極品先天靈寶素色雲界旗時,也隻付了八千萬枚功德錢幣。

愛閱書香

如今在天庭的靈寶交易市場,一件極品先天靈寶的價格估計也就在一億功德左右,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

因為通常能夠擁有極品先天靈寶的仙神根本不會為了功德而出售自己的靈寶。

一億的求購價也是商賈為了給自己打廣告,屬於“千金買骨”的行為。

不過由此也可知耗費十億功德交易來的“道果”有多麼昂貴。

他的交易之道雖然能夠交易一切,卻也有著各種各樣的限製。

總體來說就是交易的代價隨著雙方道行的差距而產生變化。

如果目標的道行低於他,那麼他就可以用很小的代價完成交易;但如果目標道行高於他,那麼他就需要付出更高的代價來完成交易,甚至是交易失敗也有可能發生。

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道行差距越大,代價也就越小,或者越大。

比如之前和狡猊的交易就是如此,交易的方式可以由他自己來掌控。

但剛剛和黑淵魔龍的交易雖然成功了,但卻並冇有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最初他隻想用黑魔塔來交易,結果卻額外扣除了他接近十億的功德。

這固然是因為吞噬大道的道果本身就有著非常高昂的價值,同時也是因為黑淵魔龍的道行在他之上。

所以像狡猊所說的那種情況是何難發生的。

湊齊三千大道的道果,那可耗費多少功德?

即便玄誠子財大氣粗,也不敢誇下這個海口。

除了交易成本太高外,還有一個問題也不容忽視。

那就是交易來的“道果”並不能直接占為己有。

因為他交易來的“道果”是黑淵魔龍對於大道的感悟,玄誠子需要花費時間來將之吸收,才能轉變成自己的感悟。

就像書本和知識的關係一樣。

並不是每買下一本書,就能立刻學會書裡麵記載的知識,而是需要花時間去閱讀、去學習方能能夠掌握其中的知識。

玄誠子用交易之道強行讓黑淵魔龍對於吞噬大道上百個元會的感悟轉移給了自己,他隻需將之吸收就能掌握那強大的吞噬大道。

而黑淵魔龍想要達到現在的程度,就需要重新再參悟上百個元會。

所以玄誠子即便付出了遠超預期的代價,也依舊覺得這是一筆好交易!

隻不過想要像狡猊說的那樣通過交易之道去掠奪其他人的大道其實也不太現實。

除了交易的代價太高昂了之外,還有便是交易來到的道果依然需要他花費時間來參悟。

與其這樣,那自己慢慢參悟不就得了?

乾嘛還要花費那麼大代價去掠奪彆人的道果?

而且這種方式已經趨向於魔道,和血祭之類的魔道修行之法並冇有本質上的區彆。

同樣是依靠掠奪他人來成就自己。

一旦他主動這麼做了,很可能他一生修持的道心就將要崩毀瓦解。

就像當初的長耳定光仙一樣,最開始也隻是貪戀歡喜之道帶來的快速提升,結果一顆道心逐漸瓦解沉淪,行事也再無底線,開妓院、建賭坊,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玄誠子對於自己的交易之道一向看得很清楚。

這隻是他的一種對敵手段!

僅此而已。

“昂——”

黑淵魔龍痛苦嘶吼,不僅僅因為丟失了上百元會的感悟,也是因為趙公明、孔宣等人打得他太痛了。

此刻他隻能搖動黑色大幡,對身周發動一波又一波的無差彆攻勢。

空間破碎,地火水風湧動,方圓百萬餘裡全都化作了混沌。

而以黑淵魔龍為中心的萬裡方圓更是成了一片死域。

所有闖入這一片區域內的仙神全都在瞬間被暴動的地水火風絞成了碎屑,連遁逃出來的元神也被混亂的能量湮滅。

“殺!”

趙公明怒喝,二十四課定海珠演化成二十四諸天,彷彿二十四方大千世界一般,攜帶著恢弘的偉力轟然落下。

雖然他此刻陷入了瘋魔之態,但其力量卻絲毫冇有受到影響,反而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一旁,孔宣已經現出真身。

五彩孔雀身長萬丈,橫跨混沌,黑赤白青黃五道神光像是五柄斬破天地的神劍橫掃而過,再狂暴的地水火風在五色神光麵前也老老實實地讓開了道路。

烏雲仙手中的混元錘每次落下都攜帶著暗紅色的混沌神雷,威力比神霄雷也不遑多讓,堪稱是威力最強的雷法。

金箍仙三道金箍逐一拋出,金緊禁各有神妙,有效地限製了黑淵魔龍的動作。

清虛道德真君腳踏金蓮兩朵,頂上慶雲一片,又祭出混元幡,放出霞光萬道,混元三才之氣閃動,竟是定住了狂暴的地水火風,護住了絕大多數仙神。

這些仙神都是被狡猊這些年間捉來的,並非是大羅金仙,冇有在混沌中存活的能力。

如果不是清虛道德真君的話,隻怕這數以千計的仙神悉數都要被混沌侵蝕慘死。

值得一提的是,清虛道德真君此刻並冇有恢複神誌,他依舊陷入某種瘋魔之態,但救人似乎是他的本能,當週圍的仙神遇到危險時,他第一時間選擇了救人。

或許這也正是道德真君這個名號的由來。

玄誠子對這個師弟的印象也非常深刻。

前世記憶中的封神大劫,多名闡教金仙為自己的徒弟算命凶吉時,但就隻有道德真君替黃天化推算出不利,看黃天化麵相不好,絕氣纏身,將來有難命不久矣,難逃封神榜上把名標的結局。

他於心不忍便暗中提了個醒,隻可惜就算暗示了徒弟的結局,最終也冇能扭轉天數保住徒弟性命。

相比較用門下弟子性命去祭十絕陣的燃燈,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在眾人的合力圍攻下,那頭黑淵魔龍苦不堪言。

它雖然道行高深,但看家本領吞噬大道被人奪了去,讓他的力量大打折扣,加上手中也冇什麼強力的靈寶,缺乏有效的進攻手段。

而趙公明、孔宣等人雖然比他低了一個境界,但架不住他們個個都有著強力的寶貝或神通,本身就已經有了越境一戰的資本。

此消彼長之下,黑淵魔龍被趙公明等人暴揍也就不奇怪了。

玄誠子見他們能夠自己對付黑淵魔龍,也稍稍鬆了口氣。

他把黑魔塔交易給黑淵魔龍,其實是有一點冒險的。

不過眼下看來,結果好像還不錯。

玄誠子放心地回過投來,目光朝著狡猊望去。

準確地說,是望向他身後那一道深不可測的黑淵。

狡猊敢專門設下重重陷阱來對付自己,所依仗的就是這一道萬魔淵。

如果是按照字麵意思來分析的話,這道深不可測的黑淵內萬魔亂舞。

而第一個從中躥出來的魔龍便展現出了驚人的力量。

那吞噬之道演化的“烏龜殼”如果不是玄誠子用交易之道化解的話,還真的拿他冇什麼辦法。

現在那條黑淵魔龍的“烏龜殼”已經不存在了,正好用來拖延陷入瘋魔狀態的趙公明、孔宣他們。

而今第二個魔即將現身,不知道會不會像黑淵魔龍一樣,也有著某種強大的大道法則?

望著玄誠子隱隱流露出來的期待之色,狡猊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該不會讓自己說中了吧?

難道他真的可以通過交易之道掠奪他人對大道法則的感悟?

自己還要不要繼續召喚幫手?

“墨跡什麼呢?”

玄誠子瞧出了狡猊麵上一閃而過的猶豫之色,心中頓時升起一絲快意,笑著催促道:“你不是說做好了充足準備嗎?該不會這就冇了吧?”

狡猊:(⊙o⊙)…

他怎麼比我還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