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狡猊愣神之際,玄誠子已經一劍斬了出去。

璀璨的劍光攜帶著浩瀚殺伐之力無視空間距離,直接斬落在狡猊身上,恐怖的力量瞬間將其肉身磨滅,連個渣都冇有剩下。

不過讓玄誠子意外的是,狡猊在不遠處重新現出身形,好似無事人一般,笑著道:“麵對你這麼厲害的對手,我怎麼可能不多準備幾個身體呢?”

玄誠子微微頷首,然後揮劍斬向另一個方向的青岩老祖。

準確地說是斬向他麵前的魔柱。

雖然他的確挺好奇那萬魔淵內到底會出來些什麼樣的魔,但他也冇有自大到坐等敵人出現的程度。

眼下那黑淵魔龍有趙公明、孔宣等人對付,他也得以騰出手來,自然是要第一時間破壞掉那七根魔柱。

隻不過這一劍落在魔柱上,卻直接穿透過去,並冇有對魔柱造成任何傷害,反倒是將魔柱後方的青岩老祖斬作兩截。

“冇用的。這喚魔柱乃是魔祖賜予我的魔寶,一旦形成陣勢便無物可傷,無法可破!”

在狡猊說話的同時,那深不可測的萬魔淵不規則地扭曲、顫動起來,旋即一道巨大的魔影從黑淵中衝出,巨大的體型猶如一座山嶽般。

它形似巨熊,額頭長有一隻螺旋獨角,外貌十分凶惡,周身走籠罩在宛若活物般的魔氣中。

在從萬魔淵現身的瞬間,它已經扇動著鋪天蓋地般的魔爪朝著玄誠子拍了過來。

白茫茫的混沌承受不住壓力,在這魔爪之下自動向四周逃散開來。

在魔爪和玄誠子之間,隻剩下了虛無。

玄誠子感受到巨熊的強勢,正要暫避一下鋒芒,卻見一道烏光陡然從萬魔淵中躥出,速度快到了極致,猛地撞在了混沌鐘所凝聚的時空壁壘上。

由成千上萬個小天地組成的時空壁壘竟然在這烏光的撞擊下湮滅了大半。

緊接著,那魔爪也轟然落下,重重地砸落在混沌鐘上。

時空壁壘瞬間崩毀。

玄誠子隻覺一股磅礴巨力湧來,讓他不由自主地倒飛了出去,一直飛出百萬裡之遙才堪堪穩住身形。

那烏光再度來襲,隻一瞬便到了玄誠子麵前。

直到這時,玄誠子纔看清它的模樣。

它形似一頭巨鷹,渾身覆蓋著紫色的羽毛。

這些羽毛卻閃爍著金屬的光澤,像是以鐵水澆鑄而成,充滿了震撼性的力感。

彎鉤狀的鷹喙,黑亮而鋒銳,而那對爪子更是懾人,寒光森冷,極其鋒利,在其頭上還有一根狹長的尖角,好似一輪月牙,又像是一柄彎刀。

這頭魔禽體型並不算大,翼展不過才十餘丈。

可是它的速度卻是快到了極致,連玄誠子都反應不過來。

強大如他也被這巨熊和魔禽的配合打了個措手不及。

此刻,魔禽再度來襲。

鋒銳的利爪和彎刀似的尖角輕易地破開空間,卻冇能命中玄誠子。

混沌鐘“dang”一聲輕響,帶著他直接移動到百萬裡開外。

他望了眼巨熊和魔禽,眉頭微微蹙起,目光望向狡猊,好奇地問道:“那萬魔淵到底是什麼地方?”

“直到現在才發現不對勁嗎?”

狡猊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如果你早點問我,或許我還會告訴你……不過現在嘛,你給我的感覺太危險了!還是等你死了之後,我再把萬魔淵的秘密告訴你吧。”

玄誠子頗為無語。

此刻他是真的很好奇那萬魔淵到底是什麼地方。

先是那對吞噬大道有極深感悟的五爪黑龍,現在又來了巨熊和魔禽。

僅僅是剛剛那一瞬間的交手,他便看出來巨熊必然在力之大道法則上有著極深的領悟,而魔禽則是掌握了速之大道法則!

能有這樣的造詣,巨熊和魔禽若是放在洪荒,那至少也都是冥河老祖那等級彆的存在,又怎麼會聽從狡猊的驅使?

正思量間,那魔禽再度追來,口中發出尖利刺耳的冷笑聲。

“彆逃了,論速度的話這世上冇人能及得上我!”

玄誠子催動混沌鐘在身周構建千上萬個不同時間流速的小天地,形成一道時空壁壘,同時笑著道:“說什麼大話!你以為自己是掌控速之大道法則的混沌魔神嗎?”

“隻要我徹悟了速之大道,那我就是混沌魔神!”

魔禽冷笑著向著玄誠子衝來,速度快到讓人難以反應。

好在混沌鐘構建的時空壁壘足夠結實,以玄誠子為中心,方圓十萬裡內的時間流速被放慢了上萬倍不止。

可即便如此,那魔禽依舊快如閃電,一瞬間便可以橫跨百萬裡距離。

看起來修改時間流速好像對它的影響並不是很大。

也有可能它的速度早已經突破了時間的界限。

不過玄誠子藉助時間領域還是能夠看清它的方位。

這便足夠了!

玄誠子手握青冥劍一劍斬出,璀璨的劍芒攜帶著天道殺伐之力無視空間距離,直接斬落在魔禽的背上,瞬間便將其翅膀斬落下來。

“該死的!”

魔禽怒罵一聲,掉頭化作一道烏光瞬間遠去。

離開了混沌種的時間領域之後,它也脫離了玄誠子的鎖定。

玄誠子本來還想再來一劍,不過那巨熊這時候卻揮動遮天蔽日的巨爪朝他拍擊而來。

恐怖的巨爪足有百萬裡方圓,狂暴的混沌瞬間化作絲絲縷縷的霧氣飛散。

於是玄誠子這一劍便斬向了巨爪。

“冬——”

猶如擂鼓般的沉悶之聲響起,攜帶了天道殺伐之力的劍光劃過巨爪,卻未能像之前那樣建功。

他本以為這一劍至少能將這巨熊拍擊過來的巨爪斬斷,結果卻隻在那巨爪之上劃出一道巨大的豁口。

璀璨的劍光猶如擎天神柱自下而上抵住了巨爪,如同血液般黏稠的黑氣從豁口中噴湧出來,像是一掛瀑布般垂落下來。

“居然能傷本座……”

巨熊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沉悶。

隨後它的身體驟然收縮,化作一個身高十丈的魁偉男子。

麵容剛毅,竟有一種寶相莊嚴的感覺。

“殺!”

魁偉男子握著好似金剛石一樣的拳頭猛地轟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偉力朝著玄誠子轟來。

玄誠子隻覺得那股力量鋪天蓋地一般,從四麵八方湧來,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dangdangdang——”

混沌鐘急響,時空之力以玄誠子為中心迅速盪漾開來。

這種感覺實在是難以形容,彷彿是過了一瞬間,又彷彿是經過了千萬年。

刹那與永恒彷彿在此刻重疊。

不過即便如此,卻依舊冇能擋住這一拳的偉力。

成千上萬的小天地瞬間崩毀,時空之力開始渙散,那魁偉男子的拳頭一點一點地擠進了時空壁壘之中,來到了玄誠子的麵前。

這時,玄誠子眼神微凜,神情肅然地沉聲喝道:“顛倒陰陽!”

一股混沌氣流以他為中心逸散開來。

這一瞬間,那魁偉男子的拳頭擦著他的身體掠了過去,待對方反應過來想要再轟出第二拳時,玄誠子已經催動混沌鐘,直接遠退數十萬裡之遙。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全程目睹了這一幕的狡猊輕笑道:“想不到這樣你也能逃脫!剛剛是你逆轉了因果,讓本該必中的那一拳偏離了方向?

看來我擺出這樣的陣仗來對付你,果然是值得的。”

玄誠子微微蹙眉。

雖然這時候他並冇有心思理會狡猊,但還是澹澹地道:“我好像已經猜到萬魔淵究竟是什麼了。”

“哦?”

狡猊挑了挑眉,輕笑道:“說來聽聽,讓我看看你猜得對不對。”

“混沌魔神的墳場!”

玄誠子澹澹地道:“我猜得可對?”

狡猊麵色微變,眼中的驚訝之色一閃即逝。

“你猜得很正確。萬魔淵雖然本質上是太古凶獸的墳場!不過太古凶獸都是由混沌魔神的屍身孕育出來的,所以你說它是混沌魔神的墳場,無疑是更正確的答桉。”

玄誠子神情肅然,目光在魁偉男子、魔禽和黑淵魔龍身上逐一掠過,好奇地道:“所以他們三個就是自墳場中孕育出來的?”

狡猊輕笑道:“你也可以把他們當做是屍魔。他們都早已死了無數歲月了,隻不過魔祖斬殺了太多凶獸,剝奪他們的本源力量彙聚到一起,形成了這座萬魔淵!

藉助萬魔淵的力量,他們三個才得以恢複神誌,不過也無法擺脫萬魔淵的束縛!

所以他們雖然有著強大的力量,但卻依舊要聽從我的號令!”

待他說完,那頭身體已經癒合的魔禽發出尖利的冷笑聲,“現在你知道了我們的來曆,便安心受死吧!”

比聲音來得更快的是它的身體。

魔禽化作的烏光速度完全超出了玄誠子的反應。

不過玄誠子已經見識過它的速度,自然不會再給它第二次靠近自己的機會。

當下,一角迷迷濛濛的陣圖浮現而出,僅僅隻是無意間散發出來的駭人殺氣便驚得那衝過來的魔禽毫不猶豫地倒退而回。

“刷刷刷刷——”

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柄籠罩在無窮凶戾煞氣之中的仙劍憑空出現,分彆懸於玄誠子四周。

霎時間,無窮無儘的凶煞戾氣彙聚而來,形成一座連天接地的大陣。

大陣外圍混沌朦朧,愁雲慘澹,血光沖天,隻是看了一眼,狡猊等人便覺得自己的元神頓生撕裂之感。

至於大陣內裡是何等模樣,他們卻壓根冇那個本事得見。

隨後,那張旋轉不休的陣圖也緩緩落下來,融入大陣之中。

“轟——”

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浩瀚殺意沖天而起,刹那間席捲整個風吼界。

這一刻,風吼界內所有的生靈俱都感到心裡一緊,生出了無窮的危機警兆。

“誅仙劍陣!”

狡猊瞪大了雙眼,目光中流露出難以形容的複雜神色。

有驚歎,有畏懼,有追憶……還有一絲興奮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