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可能!”

對玄誠子的話提出質疑的不是狡猊,而是魔禽暗囂。

隻見他現出人身,盯著玄誠子冷笑道:“當速度超出極限之時,時間對於我來說便是肉眼可見的一條大河!這條大河流得快還是慢,我又豈會不知?你以為撒些謊話便可以瞞過我嗎?”

“謊話?”

狡猊愣了一下,眼中重新現出亮光。

“冇錯!即便青岩老祖那些廢物擋不住你,可掌控力之大道法則的熋貘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熋貘……那頭巨熊原來是叫這個名號嗎?不過它都已經化灰很久了,叫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玄誠子伸手輕輕一揮。

“轟隆隆——”

幾道沉悶的聲音傳來,像是混沌神雷在轟鳴。

卻是又有三座青石祭壇自混沌中顯化。

原來是誅仙之陣、戮仙之陣和絕仙之陣與他們所在的陷仙之陣相互碰撞,融合成為一座完整的誅仙大陣。

與此同時,一些原本在其他三座大陣中的東西也引入了狡猊等人的眼簾。

破碎的青石、乾枯的藤蔓、斷裂的銅矛……

這些靈寶、靈兵、靈物的碎片都是那些準聖大能們最後的遺物,也他們存在過的痕跡,也是他們慘死在誅仙劍陣中的證明。

他們全部都已經被打成了齏粉,隻剩下那些堅硬無比的靈寶、靈兵和靈物纔有碎片留存於世。

狡猊麵色微變,不等他開口說話,四周的混沌突然一分為二。

清者上升,濁者下降。

在狡猊和暗囂的注視下,一方無垠天地逐漸成形。

藍天白雲、山川大地、河流湖泊、日月星辰……

一切都在兩人眼前快速演化。

狡猊死死地盯著眼前的變化,連眼都不敢眨。

因為隻要一個眨眼的時間,便會錯過這個天地演化的許多進程。

不過短短十數息的功夫,原本的混沌空間已經演化成一方生機盎然的無垠世界。

“這時間流速……”

狡猊握緊了拳頭,麵色再一次變得難看起來。

一旁的暗囂也麵色嚴峻,一言不發。

在親眼目睹了混沌空間演化成無垠世界後,他們依然感受到這時間流速速度的可怕之處——他們自身的時間並冇有變化,變化的是這個世界!

換而言之,玄誠子完全有能力在他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悄無聲息地操控時空。

事實上他也正是這麼做的。

誅仙之陣、戮仙之陣、陷仙之陣、絕仙之陣,這四大陣勢內的時間和空間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隻需心念一動,便可任意改變陣的空間變化和時間變化。

也正是通過這種方式,他可以很輕鬆地分化敵人,逐個擊破。

其中最難對付的無疑便是掌控了力之大道法則的那頭巨熊。

提起力之大道法則,所有人最先想到的便是開辟了洪荒世界的盤古大神。

盤古大神便是力之大道魔神,三千大道魔神中當之無愧的最強者,以一己之力把其餘大多數大道魔神打得七零八落,斬殺了其中絕大多數。

可以說,正是因為這樣的戰績,力之大道才能在三千大道中排名第一。

力之大道法則也是洪荒仙神最為推崇的大道法則。

幾乎所有的修行法門都脫離不了打熬肉身體魄。

不過力之大道法則可不僅僅隻是**體魄的強大,而是針對力量這個概念本身。

力之大道法則包含所有的力量體係。

無論是肉身之力,還是法力、靈力、重力、元磁之力……甚至是規則之力,可以說一切都隻是力量體係的一種,都被包含在力之大道法則之中。

力之大道可以說是所有力量體係的起點,同時也是終點。

隻不過想要悟透力之大道法則可以說是極為困難的。

除了十二祖巫外,玄誠子至今也冇見過幾個能夠稱得上掌控力之大道法則。

而這一頭來自萬魔淵的屍魔巨熊毫無疑問便是其中之一。

他已經到了一力破萬法的境界。

能夠用強大到極致的力量壓倒一切,破開一切!

即便是混合了時空之力的誅仙大陣也冇能徹底壓製住他。

不過玄誠子還有交易之道。

足足十五億的功德進了巨熊的“口袋”,換取來它對於力之大道法則的感悟。

玄誠子心中很是肉痛。

因為這些辛辛苦苦賺取來的功德交易給巨熊之後,對方拿著根本冇有用處。

它又不在洪荒世界生活,而域外天的小天道也根本不會承認這些來自洪荒的功德。

是以這些功德和付之一炬冇什麼區彆。

浪費啊!

足足十五億功德!

你知道我賺取這些功德需要多久嗎?

巨熊不清楚,它隻知自己是真的很肉痛。

那可是它上百元會的感悟啊!

不過很快它便不痛了。

失去了對力之大道法則的感悟之後,它再也做不到一力破萬法。

玄誠子輕輕鬆鬆便一劍將其斬作齏粉,並且催動浩瀚的天道殺伐之力將其元神徹底磨滅。

此刻,望著四陣合一後變得更加可怕,更加不可預測的誅仙大陣,狡猊內心深處後悔不迭。

他對於誅仙劍陣的確很熟悉,但對於混合了時空之力的誅仙大陣卻是一頭霧水,兩眼一抹黑。

彆說破陣了,就算是出陣都做不到!

如果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他怎麼說也不會進陣。

“現在後悔也冇用!”

魔禽暗囂冷峻地道:“我來掩護你,你快想辦法找到出口!”

說著,他便現出真身,化作一道烏光衝向絕仙劍所在的祭壇。

他深諳攻敵之必救的路數,衝向絕仙劍祭壇並不是為了奪劍,而是為了吸引玄誠子的注意力,好給狡猊爭取時間。

雖然受到誅仙劍陣內時間流速的影響,但他的速度依舊快到的極致,隻一瞬便到達了絕仙劍所在的祭壇。

玄誠子自然看出了他的意圖,心念微微一動,便已直接出現在絕仙劍祭壇之上,迎著衝過來的暗囂一劍斬了過去。

在時空之力的加持下,他可以隨心隨意地出現在誅仙劍陣地任何一處,也可以肆無忌憚地改變時間和空間。

這座時空誅仙劍陣乃是他最強的底牌之一。

上次麵對第六天魔王時,如果不是元始天尊趕到,他便打算動用這個底牌。

此刻,他手中的青冥劍閃爍著微弱的清光。

四股天道殺伐之力在玄誠子的催動下瞬息而至,朝著暗囂鎮壓而下。

誅、戮、陷、絕!

四劍齊至。

整座誅仙大陣的力量瞬間彙聚到一處。

四道劍光因為有了天道殺伐之力的加持,幾乎是所向披靡,聖人之下幾乎冇有什麼力量能夠抵擋。

暗囂自然也擋不住,不過他可以逃!

速之大道法則用於進攻雖然同樣強大無比,但和逃跑相比卻仍是差了許多。

即便暗囂受到時間流速的影響,相當於逆流而上一般,但卻依舊快到了極致。

誅仙劍陣得自弑神槍的必中法則頭一次失去了效用。

因為玄誠子根本無法鎖定全力施為的暗囂。

他就像是一條滑不留手的遊魚一樣,而玄誠子則是手握魚叉卻遲遲無法鎖定目標的漁翁。

趁此機會,狡猊也收拾起心神,專心尋找著出口所在。

他已經不指望能夠破陣了。

此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從這誅仙大陣中逃出去。

“誅仙劍陣乃天道殺伐之陣,主殺伐,並不擅困人……可融入了混沌鐘的時空之力後,時間與空間不斷變幻,除非找到變幻的規律,否則冇可能找到出口……”

狡猊一麵唸叨著,一麵探出神念四處探索,眼中滿是焦急之色。

另一邊,暗囂通過無與倫比的極速不斷地襲下四座祭壇,玄誠子索性分出四具化身,各執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在手,唬得暗囂再也不敢靠近。

雖然化身冇有真身的道行,但暗囂也不知道哪一個祭壇上站著的是真身,哪一個是假身。

他也不敢賭。

因為賭輸了就會死。

他隻敢在遠離四座祭壇的地方遊蕩,做出一些羊攻性的動作,儘可能地吸引玄誠子的注意力。

玄誠子也是被他弄得煩了,直接來了招大的。

時間和空間的雙重禁錮。

即便暗囂的速之大道法則發揮到極致可以突破時空的桎梏,卻也被這一招短暫地禁錮了一瞬。

早已經積蓄多時的誅仙四劍立刻斬落下來。

在被鎖定的情況下,必中法則生效,這四道劍光在斬落的瞬間便已經落在了暗囂的身上。

“唰唰唰唰——”

四聲輕響過後,暗囂直接形神俱滅。

“現在就隻剩下你了。”

玄誠子望向因為遲遲找不到出口而變得麵色慘白的狡猊。

“這局是你贏了!不過我的本體尚在萬魔淵中,你若想殺我,等親自進來!你敢嗎?”

狡猊聲音中透著無窮的不甘。

他算儘一切,卻冇有算到誅仙劍陣會有如此巨大的變化。

玄誠子也冇有和他廢話,手中的青冥劍亮起微光。

在狡猊的視界中,整個空間刹那間被分割成了無數小天地,誅仙、戮仙、陷仙、絕仙這四道劍光瀰漫在每一方小天地中。

麵對這樣的一劍,狡猊毫無意外地成了灰灰。

至此,八尊準聖大能儘皆伏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