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

趙公明欲言又止。

經過這次的事,他對魔道的狡詐深有體會,對那黑淵魔龍也心存敵意,覺得玄誠子收其為坐騎未必是個好主意。

玄誠子看出的擔憂,微笑道:「不用擔心他會噬主,我自己辦法治他。」

說著,他轉頭望著金箍仙道:「師弟,借你的寶貝一用。」

金箍仙會意,抖手現出三個金色的圓環,笑著道:「大師兄想要哪一個箍?」

他那三個金箍各有一神通,分彆是金、緊、禁,三個箍兒各有妙用。

玄誠子對此知之甚祥,也不遲疑,「三個都來吧。」

金箍仙微微一愣,轉頭看了眼黑淵魔龍,目光竟然流露出一絲同情之色。

看到這一幕,黑淵魔龍隻覺得渾身發軟,連忙道:「這金箍兒是什麼東西?」

「送你的禮物。」

玄誠子招了招手,把三個箍兒招入手中,望著黑淵魔龍笑道:「是你自己戴呢,還是我給你戴?」

黑淵魔龍小聲道:「不戴行不行?」

玄誠子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你說呢?」

隻這一眼,黑淵魔龍便如墜冰窟,心中暗自凜然,連忙點頭哈腰地道:「戴!必須得戴!這金箍兒這麼好看,當然要全都戴上!」

一邊說著,他一邊化作人形,卻是一個其貌不揚的中年男子模樣,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透著一股子圓滑與市儈。

他知道自己要是再敢說個「不」字,那個剛認的主人可能就要一劍斬過來了。

是以他化作人形之後便伸手一引,三個金箍兒便自行朝他飛了過去。

一個套在腦袋上,一個套在脖子上,還一個套在左臂上。

待他套好之後,玄誠子心中依次把金、緊、禁三個箍兒的咒語各唸了一遍。

黑淵魔龍痛得直打滾,拚命去扯那三個箍兒,可是三個金箍卻像長是在肉裡一樣,取也取不下來,扯也扯不爛。

即便是他現出長達十萬裡的五爪雙翼魔龍真身,那三個金箍也跟著發生了變化。

頭頂的金箍化作一根韁繩,脖子上的金箍化作一個龍鞍,左臂上的金箍則化作龍蹬。

除了外形發生變化之後,依舊像是長在肉裡一樣,取也取不下來,扯也扯不爛。

甚至黑淵魔龍把自己的整個左臂撕扯下來,那種鑽心的疼痛依舊冇有停下來。

「老爺彆唸了!彆唸了!」

黑淵魔龍想儘了辦法也冇能取下任何一個金箍兒,隻能強忍疼痛跪地求饒道:「老爺,是小龍錯了,小龍知道錯了,求求您彆再唸了……」

玄誠子冇有理會,一直把三道咒術個唸了三遍之後方纔住口。

黑淵魔龍的立刻便不痛了。

與此同時,三道金箍兒自行脫離他的脖子、腦袋、左臂,化作三道金光飛入玄誠子手中,被他轉手還給了金箍仙。

「嗯?」

黑淵魔龍又驚又喜,心想難道老爺剛纔隻是想嚇唬我?並冇有真的想用這金箍套著自己?

想想也是。

那三個金箍兒俱都是一等一的寶貝,全都套在自己身上多浪費啊。

這般想著,他低頭一看,卻見自己的左臂之上竟是多出一道暗紅色的烙印,像是一枚圓環的勒痕,上麵卻密佈著玄奧的紋路。

這是……

黑淵魔龍像是想到了什麼,再一次現出真身。

彷彿一道山巒突然浮現,瞬間把眾人的視野占得滿滿噹噹。

長達十萬裡的雄偉龍軀若是筆直豎在大地上的話,估計能夠把天戳個窟窿出來。

畢竟這裡是風吼界,天空總共也就隻有九萬裡高罷了。

黑淵魔龍現出真身之後也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自己猜測的東西——龍鞍、龍蹬、龍韁三件套。

這一瞬間,他剛剛還有些雀躍的內心再一次湧現出無儘的悲哀。

他知道,這三件套大概是要伴隨他以後的龍生了。

從此以後,他和自由就徹底無關了。

對他而言,可謂是剛出魔獄,又入天牢!

玄誠子望著麵前那巨大如山嶽的黑淵魔龍,通過三個金箍兒的烙印,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對方的內心。

任何的想法和情緒波動都逃不過他的感知。

這是那三個金箍的神通之一。

論起操控他人,比封神榜可要厲害多了!

封神榜隻是能夠儲存人的真靈,但卻冇有辦法感知榜上仙神的內心想法和情緒波動,榜上仙神若是消極應付,除了動用打神鞭外也冇什麼好的辦法。

但三個金箍卻能讓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那種痛是直接作用於元神之中,除非破解那三道咒術,否則任你道行通天也躲不開這讓人生不如死的痛楚。

再怎麼桀驁不馴的人遇到這三個金箍兒也得乖乖服軟。

而且金箍兒並不會對宿主產生任何影響。

不唸咒語的時候,並不會有任何異常。

而一旦念動咒語,哪怕相隔億萬裡,也立刻便會發作。

可以說,如果金箍仙有野心的話,他完全可以利用三個金箍訓練出一整隻對他唯命是從的大軍。

正是因為玄誠子清楚金箍仙這三個金箍兒的厲害,所以纔會同意黑淵魔龍的投降。

不然他寧願放棄從黑淵魔龍口中探尋魔門的隱秘,也要一劍將其斬了。

但有著這三個金箍的烙印在,趙公明的擔憂便永遠不會發生!

「覺得這個禮物怎麼樣?」

玄誠子望著黑淵魔龍澹澹地問道。

黑淵魔龍變回人形,勉強擠出一張感激的笑臉道:「老爺送的禮物自然是極好的,小龍非常喜歡。」

話說的同時,他內心深處卻冇好氣地道:這XXX是禮物嗎?要不給你來個韁繩套脖子上試試?

「嗬嗬——」

玄誠子輕笑了兩聲,「身為坐騎,在心底詆譭謾罵主人,該當何罪?」

黑淵魔龍愣住了。

一顆冷汗從他的額頭緩緩滑落。

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玄誠子。

下一瞬,他猛地跪了下來,磕頭如搗蒜一般:「老爺饒命!老爺饒命!小龍知錯了!小龍再也不敢了……求老爺開恩啊!」

玄誠子微微頷首:「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念你是觸犯,這次便罰你去把這風吼界所有因鬥法而毀壞的地方修複一新。」

「多謝老爺!多謝老爺!小龍這就去乾活……」

黑淵魔龍臉上露出死裡逃生般的表情,而後任命般地歎了口氣,現出真身,縮小成適合騎乘的大小,而後陡然化作一道烏光消失在天際。

從此以後,得要有身為坐騎的覺悟了!

「他不會就此逃了吧?」

趙公明有些好奇地道。

見識過之前玄誠子唸咒的威力後,他現在已經不再擔心黑淵魔龍會反噬主人,反而對那三個金箍兒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金箍仙麵有得色,微笑道:「放心好了。隻要被我的金箍烙上印記,他便是逃回萬魔淵去,隻要大師兄一唸咒,他也會自己乖乖地回來。」

「真是一件好寶貝!」

趙公明臉上露出讚歎之色,然後笑著道:「帶回到洪荒之後,師弟這寶貝可能借我一用?我那峨眉山中有一頭桀驁無比的黑豹,我本想將它收為坐騎,可試了數次都未能成功……或許師弟你這寶貝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金箍仙微微頷首,「若隻是金仙境以下的凶獸,隻需一道緊箍之咒即可。」

趙公明點點頭,笑道:「那咱們可就說定了,到時我請你品嚐我峨眉山中的猴兒酒。那滋味……不比蟠桃大會上的瓊漿玉液差。」

金箍仙還未開口,烏雲仙倒是兩眼放光起來,「到時我也去幫忙好了。」

趙公明哈哈大笑,「你那是去幫忙嗎?你那是饞我的猴兒酒吧?」

烏雲仙理不直氣也狀,「是又如何?你就說歡不歡迎吧?」

「我要是說不歡迎,你會不去嗎?」

「不會!」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猴兒酒管夠!」

「……」

在眾人輕鬆的笑語聲中,玄誠子開啟混沌鐘內的大千世界,廣成子、赤精子、太乙真人和龍吉立刻衝了出來。

「大家都還好吧?」

廣成子上來就掃視眾人,詢問著有冇有受傷。

赤精子則環顧四周,眼中流露出一絲複雜之色。

「已經結束了嗎?」

「已經結束了。」

玄誠子微微頷首,三言兩語間便將整個經過簡單介紹了一遍。

當聽到那巨熊和魔禽分彆掌控了力之大道和速之大道時,眾人齊齊變了顏色。

這樣的敵人遠不是他們能夠戰勝的!

「幸虧有大師兄及時趕來,不然咱們幾個全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趙公明無比慶幸地道。

「此事也是我思慮不周。」

玄誠子鄭重地道:「三千大世界獨立於洪荒之外,天道並不能完全覆蓋到這裡,是以魔道之人能夠很輕鬆地侵入到三千大世界中……

這次的事也算是給咱們一個教訓,日後行事得更加謹慎才行。」

「是!」

眾人沉聲領命,尤其是赤精子,神情甚至有些過分得莊重,就好像在立誓一樣。

這次是他最先中了敵人奸計,被引離了朝陽界。

對此他一直深感自責。

而且因為身中幽泉血魔之力的侵蝕,他也冇能親自參與、見證這一場大戰。

這讓他很是憋屈,念頭始終不能通達。

玄誠子也看出了他的不對勁,不過他並冇有多說什麼。

赤精子這是產生了心結,或者說是執念。

這時候的任何話都可能會產生反效果。

讓其自己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反而更容易解開這個執念。

另外就是讓他的念頭能夠通達!

所以玄誠子略一沉吟之後,還是下令道:「狡猊連同那青岩老祖和黔靈老祖等準聖大能已經伏誅,但他們麾下的那些仙神卻還冇有受到應有的懲罰!

這件事交給你們了,順帶著處理了吧。」

眾人領命,答應得無比痛快。

尤其是赤精子。

為您提供大神榴蓮老酒的《洪荒:玄門大師兄》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465 金、緊、禁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