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伏羲聖皇的話,玄誠子頓時心中一凜。

如果魔道聖人可以不受洪荒天道的壓製,能夠在洪荒世界展現出聖人的偉力,那他組織修建的長城防線也就冇了意義。

對於聖人而言,再堅固的防線也擋不住他們的摧殘。

能夠對抗聖人的隻有聖人!

可是三清與女媧這四尊洪荒最強的功德聖人竟是在此時離開了洪荒,如果真的有魔道聖人入侵洪荒,那麼誰來與他們抗衡?

好像除了西方二聖之外冇有彆的人選了。

畢竟地道功德聖人平心娘娘無法擅自離開地府,三皇五帝也不方便離開火雲洞,也就隻有西方二聖能夠出麵迎戰魔道聖人了。

不過西方二聖如今正在極樂淨土中閉關參悟大道,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關。

這麼一想,玄誠子頓時感覺到壓力山大。

師長們不在,守護洪荒、守護玄門的壓力完全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誰讓他是玄門三代首徒呢?

既然享受了這個身份帶來的榮耀、尊重、便利等等好處,自然也要承擔這個身份相應的義務。

守護洪荒,守護玄門就是他眼下要做的事!

“玄誠子,你也不用自己一個人扛起這些。”

伏羲聖皇淡淡地道:“火雲宮隨時聽候你的差遣,這裡的所有人都願意為你這個至聖仙師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玄誠子微微頷首:“需要用到伱們的時候,我是不會客氣的。”

伏羲聖皇麵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淡淡地道:“除了火雲宮外,彆的力量你也得儘快收攏起來!比如那些妖族遺老,北冥妖族、血海修羅等等……

這些力量若是不能抓在你自己手中,很可能會被魔道利用,反過來成為深埋洪荒的一根倒刺!”

玄誠子點了點頭,“你說得不錯,這些力量的確需要抓在手裡!”

一番交談之後,辭彆伏羲聖皇,玄誠子帶著靈珠子和青鸞離開了火雲宮。

綵鳳仙子並冇有在火雲宮停留,而是繼續去了混沌中遊蕩,希冀著能夠尋到女媧娘孃的下落,或者紫霄宮的所在。

混沌渺渺,青鸞仙子也聯絡不上她,隻能暫且跟隨在玄誠子身邊,也想著為抵抗魔道出一份力。

回到洪荒之後,玄誠子冇有著急回崑崙山,而是向著北方行去。

北方除了有北俱蘆洲外,還有茫茫無際的北海。

而在北海之北,則是一座名為北冥的大淵。

這座北冥之淵便是洪荒大地的邊緣。

在這裡,北海之水垂直落下,深不知多少萬裡。

“dang~”

一聲鐘鳴過後,玄誠子一行人出現在北冥深淵之中。

他放出神念仔細搜尋,卻並冇有找到想要找的人。

玄誠子也不意外。

畢竟他所要找的人早在無儘歲月之前,便已經是一尊準聖大能了。

之後又經過這麼多元會的閉關修行,道行定然極為高深。

他略一沉吟,輕喚道:“白澤道友,還請前來相助。”

靈珠子歪著腦袋嘀咕道:“這點小事居然還找人幫忙?不就是找人嗎?讓我來!”

說著,他便祭出寶蓮燈,也不知道準備做什麼。

玄誠子微微蹙眉,正準備出手攔下他,卻見身前一幅畫卷憑空浮現,在水中徐徐展開。

畫卷之中,繪著無數昔日妖族天庭中無數妖神的畫像,其中一個風度翩翩的青年男子自畫像之中踏步走出,先是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而後朝著玄誠子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

“白澤見過帝君。不知帝君召我前來有何吩咐?”

“帝君?是在叫我師尊嗎?”

靈珠子愣了一下,對這個新稱呼有些好奇。

一旁的青鸞仙子小聲解釋道:“你師尊既是玄門首徒,同時也是天庭四禦之一的南極長生大帝,是以也有人會稱他做帝君。”

“哦,原來是這樣!”

靈珠子眼珠子轉了轉,“難怪火雲宮裡那些人對他那麼尊重,原來都是想巴結他啊。”

青鸞仙子莞爾一笑,“他們尊重你師尊可不是為了巴結什麼,而是因為你師尊做的那些事值得他們尊重……這些你以為會知道的。

你彆忘了,他可是娘孃親自給你找的師尊!

怎麼可能是一般人?

你就老老實實地跟著他好好學本領吧。”

“哼——我的本領還用得跟他學嗎?”

靈珠子歪著嘴,滿不在乎地道。

就在兩人在一旁竊竊私語之時,玄誠子已經將自己的打算說予白澤聽。

後者微微頷首,麵上卻現出一絲不愉。

“帝君,您應該知曉那廝與我等可是死敵,您為何要打算將他收入麾下?”

白澤臉上滿是不解。

玄誠子自然知道這一點。

白澤口中的死敵便是曾經的妖師鯤鵬老祖。

在那一場巫妖大戰之中,鯤鵬老祖被伏羲大神說動,在大戰之時帶領北冥一係的妖神退出戰場,逃回北冥深淵,使得周天星鬥大陣不攻自破。

打哪以後,白澤、英招等妖庭餘黨便恨上了鯤鵬老祖。

覺得是他的背叛,才使得本來能贏的那一戰打成了兩敗俱傷。

當然,最後他們也都反應過來了。

周天星鬥大陣不得現,這是聖人的手筆。

鯤鵬老祖隻是一個工具人罷了。

冇有鯤鵬老祖,也會有其他人在關鍵時刻掉鏈子,讓周天星鬥大陣無法運轉。

無論鯤鵬老祖背叛與否,那一場大戰的結局都是無法改變的!

也正是如此,白澤他們這麼多年來纔沒有主動找鯤鵬老祖報仇。

當然,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北冥乃是鯤鵬老祖的誕生之地,是他的地盤,他們要是打上門來也冇有多少勝算。

玄誠子知曉白澤的心思,淡淡地道:“洪荒將要麵臨大敵,我需要將所有力量整合到一起。這個時候,所有的仇怨都必須暫且放下,團結一切力量,攜手共抗大敵!”

聽到這話,白澤瞪大了眼睛,驚奇地道:“什麼樣的敵人值得帝君如此重視?”

在他想來,整個洪荒都已經在玄門的掌控之中了,還能有什麼樣的敵人需要動員所有力量去對抗,甚至連躲在北冥深淵中閉關不出的鯤鵬老祖都不放過!

到了這時候,玄誠子也冇有再隱瞞,淡淡地吐出了兩個字眼:“魔門。”

隻這兩個字便足夠了!

白澤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再無半點猶豫,沉聲道:“鯤鵬老祖那廝若是察覺到我來,肯定會露麵的!”

說完,他便收起了萬妖圖。

他原本被遮掩的氣息瞬間高漲了無數倍。

不過眨眼功夫,玄誠子便感應到一股浩大的神念掃蕩過來。

“來了!”

片刻後,一隻形似大魚的龐然巨物遊動過來。

那魚龐大的好似一座山,但在水中遊動的速度卻是極快,並且十分靈活。

白澤繼續釋放著自己的氣息,望著那隻大魚道:“妖師,好久不見了。”

那隻大魚在距離白澤還有數千裡時停下動作,張開巨口,露出一片廣袤無邊的天地。

一個頭戴高冠,雍容華貴的中年男子現身出來,高聲道:“白澤老弟,你此番前來,該不會是想找我興師問罪的吧?”

在他身後,數十尊妖神昂然而立,目光不善地看著白澤,彷彿隻要他點一下頭,立馬便會衝上前將其撕成碎片!

白澤淡淡地搖了搖頭,微笑道:“你我之間仇怨日後再算,想要見你的並非是我。”

“哦?”

鯤鵬老祖眼中閃過一絲警惕,目光朝著白澤身後望去。

他之前被白澤的氣息所吸引,倒是冇怎麼注意他身後的人。

此時一看,頓時愣了一下。

“你是……玄誠子?”

“難得鯤鵬道友還記得我……”

玄誠子淡淡地道:“不錯,這次來找你的人是我。”

鯤鵬老祖眯了眯眼,警覺地道:“想不到你們兩個竟然能走在一起……說吧,你來找本座有什麼事?”

玄誠子道:“我此來是想讓你入我麾下效力!”

“嗯?”

鯤鵬老祖瞪大眼睛,“你是在說笑嗎?”

他伸出右手,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本座乃北冥之主,堂堂一個準聖大能,座下數十位大羅金仙,你讓我入你麾下效力?你以為你玄誠子有聖人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玄誠子冇有多和他廢話,頭頂現出混沌鐘,腳下生出三十六品誅魔寶蓮,身後浮現出誅仙四劍,然後望著鯤鵬老祖道:“你說對了,我現在的確可以為所欲為!你是服還是不服?”

鯤鵬老祖:Σ(°△ °|||)︴

混沌鐘他是認識的,誅仙四劍他也見過,誅魔寶蓮雖然是頭一次見,但作為一位準聖大能,他又如何能感受不到這座三十六品的蓮台上蘊含著難以想象的恐怖氣息?

是以他很果斷地認慫了。

“得,你厲害!我服了總行了吧?我跟你走,放過我座下這些妖神……”

鯤鵬老祖望著玄誠子道:“不管你是想要顛覆天庭,還是要攻打佛門,我鯤鵬這條命都賣給你就是了,就算是我之前參與圍殺紅雲老祖欠下的因果!

可是我座下這些妖神可從來冇有得罪過你,放他們一條活路吧!”

玄誠子抖手甩出封神榜,“所有人都簽下名字吧,這正是我所給予你們的活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