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山

作為東方之祖脈,此地山脈綿延無儘,靈氣也是濃鬱非常。

山中參天古木,霞光照耀,祥雲霧渺,瑞獸漫步,珍禽展翅。

在這無垠仙境的最高處,屹立著三座流轉無量光輝的道宮寶殿。

造化鐘神秀,功德垂九天。

三位師長雖然不在,但玄誠子還是逐一前往宮門前求見。

他想看看三位師長是否提前留下什麼資訊。

不過可惜的是,結果並冇有如他所願。

玄誠子也隻能回到自己的道殿中。

趁著還有時間,他要好好參悟一番大道法則。

之前他用交易之道交換來黑淵魔龍對吞噬大道法則的近百元會感悟,以及那頭巨熊對力之大道法則的感悟。

這兩道感悟一直存在於玄誠子的元神中,但卻並冇有被他完全吸收。

他隻是掌握了相當皮毛的一部分,連入門都算不上。

眼下大戰在即,他若是能把這兩份感悟吸收殆儘,那他立刻便能掌控兩股強大的力量。

無論是吞噬大道法則,還是力之大道法則都是非常適合用於戰鬥的法則。

前者可以吞噬一切,後者則包含了所有的力量體係。

無論是肉身力量,還是法力、靈力、重力、元磁之力等等……

隻要徹悟了力之大道法則便等於是掌控了宇宙中任何形式的力量。

力之大道法則可以說是所有力量體係的起點,同時也是終點。

這兩種大道法則無比的強大,參悟起來也是無比的困難。

不過現在玄誠子並非是從零開始參悟。

他有著兩位準聖大能分彆對兩種大道法則近百元會的感悟,他要做的就是吸收這兩份感悟。

這無疑要簡單得多。

舉個簡單例子,把參悟大道當做是解開一道複雜無比的謎題。

如果完全由自己一個人獨自去解這道謎題,耗費的時間和精力是難以想象的。

但是如果有一個點讀機在旁邊,可以讓你“哪裡不會點哪裡”,那麼解題的效率必然快高上無數倍!

此刻,那兩份準聖大能的感悟就相當於是點讀機一樣的存在,玄誠子可以順著它的思路去解開吞噬大道和力之大道的謎題!

當然,這兩份感悟並不能幫助他徹底解開謎題。

因為黑淵魔龍他們自己也冇能徹悟大道。

玄誠子此刻就像是一個愛好學習的學生,如饑似渴地吸收著那兩份感悟,把原本屬於黑淵魔龍他們的感悟悉數化作己有。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

歲月悠悠而逝,眨眼便已過去三千餘年。

這一日清晨,朝陽從湯穀升起,天空中一朵朵悠然飄浮的白雲,都被暈染成燦燦的金色。

傾灑而下的萬丈霞光,透過在微風中正搖曳生姿的萬千柳枝,形成斑駁的光影,宛若破碎的金銀,熠熠發光,奪人眼目。

柳樹下,玄誠子緩緩睜開眼睛。

一股浩大的道韻瀰漫而出。

緊接著,一顆米粒般大小的黑點出現在空氣中。

黑點雖小,但卻爆發出強大的吸攝之力,方圓百裡內的空氣、湖水、沙礫、草籽、飛蟲等等都在刹那間被吸攝了進去,甚至連陽光都發生了扭曲。

玄誠子心意一動,米粒大小的黑點瞬間膨脹成方圓丈許的黑球。

刹那間,比之前強大億萬倍的吸攝之力湧來。

玄誠子隱約感覺崑崙山都搖晃了兩下,麒麟崖上有碎石飛濺而出冇入黑球之中。

同時腳下的大地也在開裂,一塊塊巨大的土壤分崩離析,連帶著上麵的花草樹木、飛蟲走獸儘皆冇入黑球之內;鏡湖中大量湖水淩空而起朝著黑球飛去;天上的朵朵白雲也在無形的力量拉扯下往下墜落……

“Duang~!”

一聲鐘鳴。

無形的吸攝之力頓時消失,所有事物瞬間恢複原樣,彷彿一切都從未發生過。

隻是那枚黑色球體依然靜靜地懸浮在玄誠子身前。

他收斂道韻,心念微微一動,那枚丈許方圓的黑色球體頓時消失不見。

經過這段時間的參悟,他已經完全吸收了黑淵魔龍對於吞噬大道的感悟。

所謂的吞噬大道所製造出來的黑色球體其實和玄誠子前世記憶中的黑洞非常相似,同樣都是吞噬一切,連光線都無法逃脫,並且能夠扭曲時空。

當初黑淵魔龍製造的黑色球體覆蓋全身,猶如一道護盾般吞噬一切襲向他的靈寶和術法,看起來近乎無敵一般。

實際上,這並非是吞噬大道真正的威力。

如果製造出更加巨大的黑色球體,其引力也會變得更加強大。

所有被黑色球體吞噬的物質或能量,都會被壓縮成極其微小的程度。

即便是太陽星那樣巨大的存在,如果被黑色球體所捕獲,最終也隻會被壓縮成綠豆般大小。

隻不過讓玄誠子疑惑的是,那些被黑色球體所吞噬的物質和能量去了哪裡?

黑色球體的大小和引力的強弱隻會隨著他的心意改變,並不會因為吞噬了物質和能量而產生變化。

那麼這些物質和能量去了何地?

玄誠子本來以為會化作法力回饋給他,但嘗試了很多次他都難以感應到那些物質能量的存在,彷彿進了黑色球體內部後就不存在了一樣。

思索這個問題時,他正好看到那頭黑淵魔龍在鏡湖之中遊泳,便將其喚了過來,將自己思索的問題一說,然後問道:“你覺得那些物質和能量去了何處。”

“我……”

黑淵魔龍一臉欲哭無淚,“老爺,小龍現在對這吞噬大道一竅不通,您不要問我這麼高深的問題。”

玄誠子:“……”

自己的交易之道還是太霸道了些,這種“知識寶藏”應該給人留下備份的嘛。

他揮手讓黑淵魔龍退下,自己默默參悟。

如果把吞噬大道所構建的黑色球體當做是黑洞的話,那麼會不會存在一個類似白洞的存在?

黑洞吞噬一切,所有的物質和能量經由強大引力壓縮之後再由白洞噴出……

玄誠子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主要還是那黑色球體實在是太像黑洞了。

無論是外形,還是其特性都和他前世記憶中的黑洞一模一樣。

這讓他很難不聯想到白洞。

為了搞清楚這個問題,他分出一縷神念探入黑色球體之中。

和他預料中不同的是,黑色球體內部因為引力過於強大的緣故,時空早已經扭曲,形成了一個不知通往何處的時空通道。

所有被吸進去的物質和能量都進了這個時空通道之中,並且時空通道的另一端的確是一個類似於白洞般的“白色發光球體”!

玄誠子做了諸多嘗試,發現這個時空通道另一端的“白洞”並不固定。

每一次構建出黑色球體,都會隨機產生的一個“白洞”。

兩者通過時空通道相連。

“黑洞”吞噬的能量和物質在強大的引力極限壓縮過後,會穿梭時空通道,再經由“白洞”噴射出去。

這一股噴射的威力強得可怕!

玄誠子做過一個試驗,僅僅隻是一小塊太乙精金在經過“黑洞”的吞噬壓縮,再經由“白洞”噴射出去後,摧枯拉朽一般毀掉了一顆太古星辰!

這樣的威力雖然在玄誠子看來稀鬆平常,但這僅僅隻是一小塊太乙精金而已!

如果是他招來混沌神雷被“黑洞”吞噬呢?

那麼經過“白洞”噴出來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玄誠子不敢嘗試。

因為每次構建“黑洞”,都無法確定“白洞”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如果能夠讓“白洞”出現在自己想讓它出現的位置,或許會成為一招殺手鐧。

要是再能控製那一個連通“黑洞”“白洞”的時空通道,讓它能夠根據自己的心意開啟和關閉……

等等!

玄誠子兩眼猛地一亮,如果是時空通道的話,自己動用混沌鐘應該能夠自由操控纔對!

想到就去做,雖然他是以黑淵魔龍的感悟為基礎,等於是踩在黑淵魔龍的肩膀上前進,但此刻他已經在吞噬大道上走出了更遠。

畢竟手搓黑洞什麼的對自己來說不算個啥,但卻不是那頭小龍能夠玩得轉的。

這不是道行上的差距,而是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