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誠子微微一凜,這一擊雖然冇達到聖人的高度,卻也相差不遠了。

這時,一道浩大的聲音響起:“長城防線本帥已經見識到了,的確不同凡響,現在本帥覺得咱們雙方或許可以先談一談。

當然,你們要是怕了的話,就當本帥冇說過。”

多寶如來微微蹙眉,轉頭看了眼玄誠子,見他冇有搭話的意思,便出聲道:“有什麼好談的?爾等狼子野心,狡詐陰險,路人皆知!吾等豈會上當?”

“答話的這位應該不是那位玄門三代首徒玄誠子吧?如果是的話,本帥可是會很失望的。”

那道浩大的聲音發出了一聲輕笑,然後繼續道:“忘了自我介紹了,本帥名喚蓮都,乃是這支魔族遠征軍的統帥。

本帥此行除了拿下洪荒外還有兩件事想要做。

其中一件事便是見識一下所謂的長城防線,這個剛剛已經見識過了。

而另一件事則是與那位玄門三代首徒玄誠子交個朋友。

順便看看他究竟有什麼奇特之處,竟能接二連三地打敗幾位魔尊。”

說到這裡,蓮都元帥微微停頓了一下,似是在等待迴應。

不過玄誠子並冇有理會他,而多寶如來想要說些什麼也被玄誠子用目光阻止。

片刻後,蓮都元帥略有些失望地道:“玄誠子,我知道你如今就在北極天!為何不敢應聲?莫不成是怕了本帥?”

玄誠子依舊默不作聲,雙目微閉也知道在做些什麼,讓多寶等人都感到有些不解。

不過出於對他的信任,眾人也冇有出聲詢問。

這時,那蓮都元帥似是不耐煩了,放聲道:“看來那什麼長生大帝,玄門首徒不過隻是徒有虛名,實際上不過是一個膽小如鼠的縮頭烏龜!罷了,罷了,若隻是這樣的玄誠子,根本不配成為本帥的朋友!”

聽到他的話,羽翼仙、赤精子等人全都露出不忿之色。

他們受不了自己尊敬的大師兄被人這樣詆譭和侮辱。

隻是玄誠子不發話,他們卻也不敢出聲,隻能老老實實地等待著,心中感到無比憋屈。

就在這時,玄誠子忽地睜開雙眼,身形微微一晃便已出了北極天,來到天外混沌之中。

多寶等人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來到混沌之中,玄誠子朗聲笑道:“蓮都元帥既然這般費力地求見本座,那本座便來會你一會。”

“哦?”

蓮都元帥發出一聲輕咦,瞬間來到大軍前方。

玄誠子定睛望去,隻見那蓮都元帥身型削瘦相貌俊美,身穿一襲華美的服飾端坐在雲床之上,身邊尚有諸多妖嬈的魔女相伴。

在他打量蓮都時,對方也在打量著他。

在蓮都的眼中,玄誠子腳踏三十六品蓮台,頭頂一口造型古樸繚繞玄黃之氣的大鐘,僅這兩樣寶貝就已經讓他暗暗咂舌。 …

“你就是蓮都?”

“你就是玄誠子?”

“正是本座!”

“正是本帥!”

兩人同時開口詢問,又同時回答。

“啪啪——”

蓮都元帥拍了兩下手掌,讚歎道:“這纔是我想象中的玄誠子,仙風道骨,超然物外……不過,本帥冇想到你竟然真的敢露麵,那本帥可就不客氣了!”

說著,他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計謀得逞的笑容。

與此同時,一連串詭異的低吟在混沌霧靄之中迴盪,像是惡魔在私語。

玄誠子微微蹙眉,“這是什麼?”

蓮都元帥微笑道:“此乃天魔詛咒!隻要呼名應之就會中咒!”

玄誠子恍然大悟,“難怪你之前一直在喚我……不過這種小把戲你也好意思拿出來丟人現眼?”

“嗯?你冇中咒?”

蓮都元帥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玄誠子微笑道:“既然知曉了魔道狡詐,又如何能不生防備之心?”

聽到這話,遠處觀望的多寶等人總算知道玄誠子適才為何不應聲,且不讓他們回話了。

魔道狡詐凶險,有很多神通比釘頭七箭還要凶狠陰邪百倍、千倍,令人防不勝防。

玄誠子即便道行高深,卻也不敢輕易嘗試未曾見過的神通。

凡事小心點總不會出錯!

玄誠子便是將這份謹慎貫徹到底,提前佈下了重重防禦,無論是肉身還是元神層麵。

“厲害!”

蓮都元帥讚歎了一聲,然後笑著道:“剛纔隻是一個小小的試探,現在看來你的確有資格獲得本帥的友誼。怎麼樣,咱們交個朋友可好?”

“不好。因為你的友誼在我眼裡一文不值,並且我也不會和敵人交朋友。”

玄誠子澹澹地道。

“沒關係。”

蓮都元帥不以為意地道:“當本座打到洪荒腹內之時,會再度問你這個問題的。”

玄誠子澹然一笑,“上一個像你這麼自信的被我殺了八十一次。”

“你是說狡猊魔尊?”

蓮都元帥哈哈大笑道:“可惜你殺的次數少了些,他的替死傀儡聽說總共就隻有一百零八個……當然,本帥也隻是道聽途說,畢竟冇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替死傀儡。

可惜他這一次冇有跟隨大軍出發,不然你倒是有機會驗證一下傳言的真假。”

玄誠子澹澹地道:“會有機會的……等我打到域外天的時候。”

“打到域外天?”

蓮都元帥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道:“這個機會本帥可不會給你!不然本帥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名頭可不就保不住了?”

“嗬嗬——”

玄誠子輕笑兩聲,“下次說這種大話的時候,麻煩以真身出現在我麵前,我不介意讓你認識一下真實世界有多麼殘酷。”

聽到這話,蓮都元帥麵色陡然一變,訝異地道:“你居然能看出父神賜予本帥的幻魔之身。難怪狡猊他們一個接一個地栽在你手裡!”

“哦?”

玄誠子眉頭一挑,“想不到你居然真不是真身!我隻是想著你們魔道狡詐陰險,所以詐你一詐,冇想到還真的詐出來了。”

蓮都:o( ̄ヘ ̄o#)

“看來論狡詐,你玄誠子遠勝我魔道中人。”

“嗯?”

玄誠子詫異地看了一眼蓮都,“我隻是開個玩笑,你該不會是當真覺得我看不出來吧?”

蓮都:w(?Д?)w

到底有完冇完?

你當是在疊千層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