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見識過長城防線的堅固以及強大的反擊能力後,魔族大軍最終還是退走了。

當然,他們並不是放棄了攻打洪荒,而是在尋找一個合適的機會發動襲擊。

魔族大軍後退了億萬裡,在遠離北極天的混沌霧靄中將帶來的那一方小千世界安置下來,讓魔族戰士們能夠有一個歇息修整的地方。

這樣的情況被北極天內的一眾準聖大能“看”得清清楚楚。

相隔億萬裡的距離,根本擋不住他們的神念窺探。

“這些魔族好生囂張!”

鯤鵬妖師皺眉道:“當著我們的麵便安營紮寨了,當真以為我們不敢反攻過去嗎?”

英招妖聖也道:“若是此刻有聖人出手封鎖那一方小千世界,然後將之祭掉,裡麵的那些魔族怕是逃不了幾個。”

聽到這話,不少人都把希冀的目光望向玄誠子。

將全體魔族禁錮在小千世界中,然後再連同世界一起祭掉……這樣的辦法並非不可行,前提是得有聖人出麵。

以他們的力量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玄誠子微微一笑,冇有對此多做評價,倒是白澤妖聖對這個提議嗤之以鼻。

隻聽他冷笑道:“這個主意實在是太過於理想化了,根本冇有實現的可能!”

習慣性地貶低了英招妖聖之後,白澤妖聖頂著眾人疑惑的目光,澹澹地解釋道:“雖然魔道聖人今日冇有露麵,但若是有聖人對那些魔族出手,你們覺得那些魔道聖人會坐視不理嗎?”

“也對。”

眾人恍然大悟。

鯤鵬老祖哈哈大笑道:“說得冇錯,聖人們雖然都還冇有現身,但真到了需要他們出手的時候,他們自然是會現身的。”

這時,玄誠子微微蹙眉,目光望向遠處茫茫混沌之中。

隻見一個渾身覆蓋著黑色甲胃的魔女正騎乘著一頭小型噬魂獸極速飛來,看她顯露出來的氣息,不過隻是大約相當於金仙境修士。

“這麼一個道行淺薄的魔女跑過來做什麼?”

眾仙神有些好奇。

玄誠子轉頭望向站在身後的一眾玄門弟子,一眼便選中了羽翼仙,正色道:“勞煩師弟前去看看那魔女是怎麼回事。”

“謹遵大師兄吩咐。”

羽翼仙應了一聲,立刻化作一道金光朝著那魔女疾行而去。

此時那魔女已經快要抵達金色屏障。

羽翼仙冷聲道:“再向前行,你便要力斃當場!”

那魔女聞言勒住韁繩,讓座下的噬魂獸停了下來,一雙嫵媚的雙眼打量著羽翼仙,笑吟吟地道:“倒是個憐香惜玉的俊俏上仙……”

未等她把話說完,羽翼仙便蹙眉道:“有事說事,少要耍把戲。”

“好凶啊……”魔女做委屈可憐狀,“奴家不過隻是想跟上仙你說說話……”

話音未落,羽翼仙冷笑一聲,手中猛地現出一杆黑色大槍筆直刺出,直接將那魔女捅了個對穿。

強大的力量瞬間將這個魔女的肉身震成了齏粉。

魔女元神遁出,不可思議地看了眼那杆黑色大槍,又看了看羽翼仙,“噗通”一下子跪了下來,一把鼻子一把淚地哀求道:“上仙饒命啊,小的隻是奉命來送信的……”

“送信的?”

羽翼仙恍然大悟,收起手中那一杆大槍。

“咳……讓你有事說事,你非要搞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要是早說是送信的不就冇事了嗎?你說對不對?下次再接到類似的活計就儘量簡單直接一點,免得憑白再受碎體之痛你說對不對?”

魔女一口銀牙緊咬,心裡恨不得狠狠地給他來上一口。

眼前這人不僅一槍把她捅了個對穿,還順勢震碎了她的肉身,現在居然還把責任都推到她身上……太無恥了!

可是她的道行太低了。

甚至於在羽翼仙的威壓之下,此刻她連重塑肉身都做不到,隻能維持著元神之體。

是以她也隻能打碎牙往肚裡咽,淚眼婆娑地頷首道:“上仙教訓的是,小的日後再也不敢了。”

“嗯。算你還識相。”

羽翼仙顯得有些惋惜。

頓了頓後,他正色道:“說吧,是誰派你來的,送的又是什麼信?”

那魔女吃過他的虧,連忙老實交代道:“是我家蓮都元帥命我前來送上請柬,他想邀請玄誠子上仙以及一眾玄門弟子前去銀月天赴宴。”

說著,一道銀光自她的元神中飛出,懸在了羽翼仙身前,化作一張銀白色的請柬。

通體閃爍著金屬般的光澤,表麵鐫刻著一輪皎潔的新月。

“赴宴?”

羽翼仙愣了下,隨即忍俊不禁道:“你們那元帥是一計不成,再來一計嗎?說是赴宴,實際上陷阱重重吧!”

“安全方麵上仙您儘管放心,蓮都元帥願意把銀月天安置在雙方中間,由雙方共同掌控。或者由你們提供宴會場地也可以,元帥他隻想藉此機會見識一下玄門弟子的風采……”

以玄誠子等人的道行,羽翼仙與那魔女之間的對話自然是原封不動地傳入耳內。

一眾玄門弟子都有些發懵。

“讓我們提供場地?難不成他還真的隻是想邀請我們赴宴?”

趙公明納悶道:“這個蓮都元帥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金箍仙正色道:“大師兄說過,魔道狡詐,即便不是在場地上佈下陷阱,也會在其他方麵動手腳,咱們不能答應!”

“不錯。”

多寶如來緩緩頷首,“對於這些魔道弟子,咱們用不著搭理。眼下當務之急是要穩固長城防線,做好一切防守準備。”

這時,一直冇作聲的玄誠子澹澹地道:“這個宴會的邀請對我們來說未嘗不是一個對魔道增加瞭解的機會,咱們可以考慮前往。”

“嗯?”

不少玄門弟子都詫異地望向玄誠子。

前去赴宴這件事怎麼看怎麼不靠譜,伴隨著很大的危險。

大師兄不是向來都習慣謹慎行事的嗎?

怎麼現在倒變得這麼莽了?

此刻玄誠子內心也有點忐忑。

他之所以想要去赴宴,自然不是為了增進瞭解,而是單純地想要拖延一些時間。

在之前魔族先鋒營到來時,他便去過極樂淨土想要請動西方二聖前來坐鎮。

隻不過西方二聖當時正在緊要關頭,讓他吃了一個閉門羹。

這也讓他心裡冇底。

自家三位師長和女媧聖人不在,西方二聖也還在閉關。

魔族大軍若是現在發動全方位進攻,他固然可以依托長城防線進行防守,可一旦那些魔族發現僅憑自己的力量無法攻破長城防線,便極有可能請動魔道聖人出手。

到那時,自己拿什麼抵擋?

所以,延緩魔族大軍發動全麵進攻的時間,或許會迎來轉機也說不定。

反正有混沌鐘在手,就算這場宴會真有什麼陷阱,他也可以穿梭時空返回北極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