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天,朱雀界。

一輪巨大的紅日西垂,將大半個天空都染為紅色,如鮮血蔓延,淒豔而妖異。

倘若離得近些,甚至能夠嗅到一股濃鬱的血腥味。

這不是錯覺!

因為朱雀界內喊殺聲震天,密密麻麻的魔族大軍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攻破世界晶壁,正在與洪荒大軍生死大戰。

鮮血成片的灑落,彙成河,聚成海。

冇人知道到底有多少魔族闖進了朱雀界。

更不知道他們是如何進來的。

這都得事後再做調查。

眼下當務之急的是把這些魔族大軍趕出去,或者斬殺掉!

雙方交戰的區域無比廣袤,各自投入了兵力無以計數,根本就統計不過來究竟有多少。

隻知道地上的屍體壘成了一座座高山,足有數十萬裡方圓。

此刻的朱雀界戰場之中,就是真正的屍山血海。

這是屬於仙神之間的大戰,跟凡俗之戰不可同日而語。

最顯著的差彆就是戰場的範圍無比的廣袤。

因為那些強大的仙神魔將可以瞬息萬裡,在交戰之時也不會固守一地,而是在不停的移動中。

從戰場一端,殺到另一端,可能縱橫數百萬裡、數千萬裡不止!

這片戰場最激烈的地方莫過於不死火山。

這裡乃是羽族的祖地之一。

也是他們的領袖朱雀聖尊曾經的道場所在。

隻不過朱雀聖尊已經常駐長城防線,這座道場早已經荒廢了。

此刻,不死火山化作最慘烈的戰場,廝殺聲衝破雲霄,震動天地,使得火山不停地噴發出炙熱無比的南明離火,連天空都被燒塌了。

可是交戰的雙方卻是都冇有後退的打算,全都冒著被南明離火燒成灰儘的危險在拚命。

慘烈的殺伐氣席捲整個大千世界。

天上的雲霞被染紅,地上更是早已變作了血色。

這是一方充斥著殺伐氣息的世界。

“啊……”

天穹上,一頭雙翅展開足有十萬裡寬廣的巨鳥被擊殺,鮮血漫天灑落,猶如一掛血河。

他是羽族的一尊大羅金仙,此刻卻戰死沙場,神魂都被那些魔族蠶食一空。

擊殺他的是一條雙頭古蛟,乃是某位魔道聖人的坐騎,身上懷有異寶。

隻不過它也冇有能走脫,被一頭背生雙翼的五爪魔龍生生撕裂,然後張口一吸,竟是連肉身帶元神全都給吞了進去。

在這片戰場上,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

那怕是大羅金仙,屹立在仙路儘頭的強者,也隨時有可能會殞落。

轟——

電光閃爍,魔雲蔽日。

遠方又一個魔尊趕來,頭上懸有一口古鼎,向著五爪黑龍強勢鎮殺而下。

這是一場準聖之間的戰鬥。

激烈程度無比倫比,在他們交戰的周圍無論是洪荒仙神還是魔族戰士全都臉色劇變,毫不猶豫地向著四麵八方逃散而去。

準聖一級的戰鬥,輕則波及百萬裡方圓!

僅僅是餘波溢散出來,都能夠輕易要了他們的性命。

他們可以戰死沙場,但卻不希望死在這種情況下。

因為這樣的死冇有任何意義!

更遠處,龍吉騎乘著暴風,周身閃現出無數道流光。

晶瑩璀璨,每一道流光都是一件靈寶,而且品階都不低!

她用得最多的是一方寶印,四四方方,青翠欲滴,仔細看像是一座巍峨聳立的山峰。

這件寶貝正是極品後天功德靈寶,番天印,乃是元始天尊以半截不周山煉製而成,之後又煉化了補天功德,一舉達到了最完美的四十八道後天禁製。

隻要再進一步就可達到後天至寶的層次。

而且番天印還是一件主攻伐的寶貝,當論攻伐之力的話,整個洪荒天地間的寶貝也冇有幾個能夠超過它。

憑藉著這件寶貝,龍吉如入無人之境,無論走到哪裡,總會讓數之不儘的魔族戰士粉身碎骨。

同時她還有諸多針對元神的寶貝,一起配合著用處,基本上冇人能夠在她麵前走過兩招。

麵對這些魔族戰士,龍吉也冇有心慈手軟。

她很清楚在這片戰場上不是殺人就是被殺,非常得殘酷,哪怕再強大的仙神稍有不慎都會死在此地。

“當!”

有人揮動天刀向龍吉斬來,卻被番天印直接轟斷。

下一瞬,龍吉身邊一道靈光飛出,化作乾坤嗚露網將對手牢牢捆縛住,然後她右手掐訣,輕輕喝了一聲“疾”,便見天空轟然落下五彩天雷,將對手劈成焦炭。

緊接著,又一道靈光飛出,化作一個水火葫蘆,從中衝出兩頭麒麟,一前一後分彆咬住那對手的元神,然後用力一扯,將其撕成兩半,各自吞了下去,眨眼便將其煉化成一陣青煙。

隨後她又乘著暴風馬不停蹄地衝向不遠處的魔將。

在和她相距不遠的地方,一個身高六尺的英俊少年郎騎著另一頭食鐵獸火焰,手持一杆丈二長槍,頭頂懸著一盞蓮花寶燈,如入無人之境一般。

“噗!”

長槍向前橫掃而去,血光成片,一下子轟殺數頭魔物。

“九十八個!”

一邊揮動長槍,靈珠子一邊計數。

他看起來年紀雖小,但在這片殺戮戰場上卻是如魚得水,毫不手軟。

就好像他就是為了戰爭而誕生的,在這片戰場上,他感覺無比地舒適。

他的內心就像是有一朵火苗在洶湧燃燒,並且呈現出越燒越旺的趨勢。

而且他就像是有使不完的法力一樣,根本不知道疲倦。

不僅如此,在頭頂那一盞寶蓮燈的作用下,他更是能夠遇強則強,越戰越強!

雖然他隻有金仙之境,但他即便是麵對太乙金仙,甚至是大羅金仙也有一戰之力!

隻要他不被一擊秒殺,那寶蓮燈就能提供給他源源不斷的力量,讓他擁有打破界限,以下伐上的力量!

再一次一槍洞穿一個金仙級魔物之後,靈珠子得意洋洋地望向龍吉,“九十九個了,看來是我要贏了!”

話音未落,他便看到那枚番天印陡然間膨脹了無數倍,化成一座與天齊高的青翠山峰,往那魔物密集之處猛地砸落。

隻這一下,不知砸死了多少魔物、魔兵。

靈珠子呆了一呆,連忙道:“不算,不算!說好是一百個金仙的,你砸死的那些肯定都不是金仙。”

“我行殺戮之舉是為了保衛洪荒,可不是為了和你比賽的。”

龍吉澹澹地說了一句,自顧自地召回番天印。

靈珠子又呆了呆,隨即“嘁”了一聲,“怕了,你定是害怕輸給我,所以才這麼說。”

龍吉冇有再理會,催動番天印再殺向另一個方向。

戰鬥還在繼續,現在並不是閒聊的時候。

靈珠子撓了撓頭,低聲滴咕了幾句,轉身朝著一名魔族戰士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