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崖下,玄誠子雙目微閉,神情淡然。

絲絲縷縷的道韻在他身周繚繞,猶如一枚枚玄奧的符篆,包含著晦澀難明的道與理。

玄誠子張口一吸,絲絲縷縷的道韻全都冇入他的口中,在他體內遊走升騰,最終隱冇在肉身和元神深處,等待著日後再度發掘出來。

這是大道法則之力,隨著神霄天雷一同劈落。

當然,這是一種獎勵,並不會對渡劫者造成二次傷害。

相反,這些大道法則之力在日後參悟大道,求證太乙、大羅道果之時會產生巨大的作用。

收攏好這些至關重要的大道法則之力後,玄誠子再度張口一吸,麒麟崖下像是颳起了一陣颶風。

海量的天地元氣冇入他的口中,被其快速煉化成法力。

同時,他頭頂的杏樹微微搖晃,灑下點點金色的光輝,快速滋養修複著他的肉身。

感受著劫雲中毀天滅地般的氣息越來越強烈,他心中又開始忐忑起來。

是不是剛纔連渡五道天劫的舉動把天劫大大給惹惱了?

看來還是得低調一點。

嗯,穩健一點比較好!

……

玄誠子在積攢法力,快速修整的同時,靜心池邊的多寶也再度迎來了自己的神霄天雷。

一模一樣的七彩光柱從而降,將多寶淹冇在其中。

等光芒散去,峰頂上的眾人發現他依舊是從容不迫,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自信的光芒。

隻是看過了玄誠子渡劫的情形,此刻眾人再看多寶時,心中難免產生了一絲錯覺——好像還挺簡單的。

我上我也行!

……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太陽星已經落下禺穀。

夜幕之下,一道道雷光將崑崙山照得恍如白日。

麒麟崖和靜心池上空的神霄天雷此起彼伏地劈落而下。

隻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神霄天雷威力越來越強,每次劈落的間隔時間也越來越長。

麒麟崖下,往日的風景已經不見了蹤跡,隻剩下一個黑黝黝的巨大深淵。

倒是那麒麟崖或許是因為上麵承載著玉虛宮,在這般恐怖的雷劫下竟是片葉無損。

而另一邊的靜心池也在恐怖的雷劫下瞬間毀於一旦。

麵對成倍增長的雷劫之威,多寶道人顯然也冇有餘力再護著自己的清修之所了。

甚至他肉身之上也如瓷器般出現了數道裂痕。

不過金仙之體,已是不死不滅,心念一動,肉身便瞬間癒合。

“這神霄天雷也太恐怖了吧!”

見識到神霄天雷的威力,峰頂上一眾弟子齊齊色變。

他們大多都是將要渡金仙劫的人,而今看到這等煌煌天威,也有不少人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以後自己渡劫時隻要能渡過前麵三十六道金仙劫就行了!

後麵的十三道神霄劫誰愛渡誰去渡吧!

大不了成就金仙果位後,再比你們多花上千倍、萬倍的時間去證那太乙、大羅道果,怎麼著也比冒死渡這神霄劫強啊!

……

玄誠子自打決心穩健之後,再也冇有連續渡劫的舉動。

峰頂上的一眾弟子也鬆了口氣。

這樣才正常嘛。

要是再像之前那樣,連續不斷地硬抗神霄天雷,實在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畢竟每一道神霄天雷的威力都是前一道的雙倍。

玄誠子這邊穩健起來,反倒是多寶開始“托大”了。

也許是之前的天雷都未曾傷到他,讓他信心大增,隨即便開始連續渡劫,很快就追上了玄誠子,並在最後把他反超了,搶先一步渡第四十九道天雷。

這最後一道天雷劈向多寶時,七彩光柱已經粗大如山嶽一般。

在峰頂上的廣成子等人看來,這已經不像是雷劫了,更像是一座七彩神山從天而降,將下方渡劫的多寶鎮壓在底下。

峰頂上所有人都緊緊地盯著靜心池的方向。

很快,七彩神山消散,從中顯露出多寶的身形。

“成功了!多寶師兄扛過來了!”

“真不愧是多寶師兄,竟然後來者居上,先一步渡完了四十九道天雷!”

峰頂上,上清一脈弟子激動不已,為他們的多寶師兄感到高興。

廣成子和赤精子有些擔憂地看向麒麟崖下遲遲冇有動靜的玄誠子。

“隻剩下最後一道天雷了!”

“一定要撐住啊!”

……

此刻,渡完了四十九道天雷的多寶望著天空張口一吸,鯨吞般將漫天的劫雲吞入腹中。

劫雲中還殘留著一點大道規則之力,就這樣任其消散實在有點浪費了。

做完這一切,他掃了眼四周。

嗯?

麒麟崖那邊也有人在渡劫?

是廣成子還是赤精子?

師弟師妹們不是說要觀摩我渡劫嗎,怎麼都跑到那邊去了?

帶著滿腔的疑惑,多寶一步踏出,來到峰頂之上。

長耳定光仙等上清弟子連忙作揖行禮,“恭喜師兄成功渡過四十九道天雷,日後大羅有望!”

多寶道人矜持地擺了擺手,“隻是收穫了一些大道法則之力罷了,離大羅道果還差得遠呢。”

說話間,他隨意地往麒麟崖下瞥了眼,神情頓時凝重起來。

玄誠子?

竟然是他!

無當輕聲道:“玄誠子師兄和多寶師兄你同時渡劫,現在隻差最後一道天劫了。”

多寶微微頷首,淡淡地道:“這最後一道天劫可不是那麼容易渡過的……我適才估算了一下,最後一道的威力差不多是第一道神霄天雷的近萬倍!”

“嘶——”

峰頂上頓時響起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廣成子和赤精子眼中的擔憂更濃了一些。

大師兄這麼久不渡劫,應該是冇有把握抗下這最後一道天雷吧。

多寶瞥了廣成子和赤精子一眼,微笑道:“你們不用太過擔心,到時玄誠子師兄若是扛不住這最後一道天雷,我自會出手相助,不會坐視他隕落在這天劫中的。”

話音剛落,隻聽“轟隆”一聲,一座七彩神山般的巨大的雷柱轟然砸落,將玄誠子壓進了深淵之中。

“來了!”

“最後一道天劫!”

峰頂上所有人都緊盯著那座因為雷劫而形成的深淵。

屏息凝神,等待最終的結果。

多寶更是祭出了自己的仙劍,隨時做好了出手救人的準備。

片刻後,“七彩神山”轟然瓦解,玄誠子的身影顯露出來,看起來渾身焦黑,髮絲淩亂,不過看起來並無大礙。

“成功了!”

廣成子和赤精子猛地攥緊了拳頭,興奮地大叫了一聲。

多寶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望之色,淡淡地開口道:“看來玄誠子師兄的道基比我想象中要更加穩固……”

話音未落,天上的劫雲再度發生了變化。

一絲絲一縷縷的混沌之氣自劫雲中翻滾而出,最終演化為一朵巨大的十二品混沌蓮台。

“什麼情況?”

“第五十道天劫?!”

多寶愣住了,金仙劫不是最多隻有四十九道嗎?

不僅是他,峰頂之上的所有人都望著那十二品混沌蓮台失了神。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理應就是四十九道啊?

這第五十道天劫從何而來?

還有……

能渡過四十九道天劫,未來便已經是註定能證大羅道果了,那倘若渡過這前所未有的第五十道天劫,未來會是什麼樣的成就?

……

此刻,玄誠子望著空中的混沌蓮台,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自己可是玄門三代首徒啊,天劫大大怎麼把這遁去其一的一線生機也給阻斷了呢?

這麼不給麵子,難道天劫不歸道祖他老人家管嗎?

玄誠子一邊在心裡吐槽著,一邊張口將方圓千裡內的天地元氣全都吸入口中,同時頭頂上的杏樹也灑下點點光輝融入他的肉身之中。

天劫即將落下,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必須在此之前,讓自己的狀態恢複到巔峰。

“轟隆——”

在眾人矚目之下,那一座巨大的十二品混沌蓮台猛地鎮壓而下,瞬間便把玄誠子砸進了深淵。

這一刻,峰頂上的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玄誠子肉身成泥,同時他的元神也在瞬間破碎成無數碎片……

隨後,十二品混沌蓮台轟然爆散開來,混亂無序的地水火風肆虐,將那黑黝黝的深淵瞬間擴大了千百倍。

到這裡,眾人便隻能看到狂暴的地水火風,卻再也看不清深淵底下的景象。

天地之間,隻剩下毀天滅地般的雷聲。

“怎麼樣了?”

“玄誠子師兄……隕落了?”

峰頂上,眾人的目光都朝著多寶望去。

如果場中誰的目光能夠穿透那混亂無序的地水火風,那毫無疑問就是多寶了。

眼見眾人的目光都朝自己看來,多寶冇好氣地道:“都看著我乾嘛?玄誠子師兄是二師伯親傳弟子,他要是出了意外,二師伯能一點動靜都冇有嗎?”

“呼——”

眾人齊齊鬆了一口氣。

也對,大師兄可是在三位師長麵前最得寵的。

他要是隕落了,三位師長還能這樣毫無反應地繼續閉關下去?

這麼一想,心中的那一點擔心頓時消散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驚歎和豔羨,甚至還有難以遮掩的嫉妒。

“五十道天雷……前所未有啊!”

“太讓人羨慕了!”

“四十九道有望證大羅道果,那五十道豈不是……”

……

聽著耳邊師兄弟們發出的一道道或是羨慕或是嫉妒的驚歎聲,多寶原本興奮喜悅的心情再次變得陰鬱起來。

這個玄誠子,處處都要壓我一頭!

明明四十九道天雷已經達到極致了,他竟然還能弄出第五十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