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外,混沌霧靄迷迷濛濛,被百多位魔道準聖的大道法則震得四散逃逸,顯露出寂寥的虛空。

玄誠子獨自踏著三十六品誅魔寶蓮,頭懸混沌鐘來到這片虛空中,望著一眾魔尊們說出了那句壓抑了許久的話:“你們誰第一個來送死?”

說完之後,他竟是一分為二。

一個嶄新的玄誠子腳踏虛空繼續向前。

這是他的玄黃功德道體。

他也不是那種衝冠一怒為紅顏的莽夫,怎麼可能獨自前去麵對百多位魔尊,以及可能存在的陷阱?

那可是魔道啊!

對於以狡詐著稱的魔道,玄誠子向來都是懷有最大的惡意去猜想他們的行動。

是以他壓根就冇打算自己前去應戰,而是祭出了自己的玄黃功德道體。

反正在他分出元神入駐之後,這具玄黃功德道體即便不能發揮出他百分百的戰力,卻也相差不多了。

如果是一對一同境界一戰的話,隻憑這具玄黃功德道體也就足夠了!

玄誠子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而且和一般的分身之術不同,他的這具玄黃功德道體乃是師父元始天尊幫忙煉製的,擁有著連他本體也不曾擁有的神通——氣息遮斷。

這一個神通能夠遮蔽掉自身一切氣息,以他如今的道行,即便是聖人想要他推衍他也須得花費一番功夫。

似麵前這些魔尊,哪怕再怎麼擅長推衍之術,也休想推衍出他的資訊。

這樣一來,許多類似呼名落馬、釘頭七箭之類的詭術也就無法鎖定他了。

隻是他這種出於穩妥考慮的舉動,在道魔雙方看來卻都有些“不當人”。

“帝君這是不是有點托大了啊?畢竟對麵那一百多位也都是準聖大能啊,隻以分身迎戰,怕是不穩妥吧?”

扶桑老祖若有所思地道。

“這……”

青龍聖尊略一沉吟,目光閃爍道:“通常來說分身都有著本體三成的力量,但也有專門祭煉一具分身的,能夠百分百還原本體的力量,或許帝君這具分身就是專門祭煉而成的。”

“希望如此吧,帝君的強大是母庸置疑的,就怕帝君太過輕視對手,給那些魔崽子可乘之機啊。”

“帝君敢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咱們隻管看著他暴打那些魔崽子就行!”

“說得也是,帝君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

和洪荒仙神的喜憂參半不同,此刻幾乎所有的魔尊都因為玄誠子的舉動而暴怒起來,紛紛叫囂著要第一個出戰。

“這傢夥好狂妄!居然隻出動一具分身!”

“他是覺得一具分身就足以戰勝我等嗎?”

“真是欺人太甚!”

“讓本座來斬他頭顱!”

“你們彆搶,他是我的!”

“讓他狂!他現在越狂,待會輸得就越慘!”

“速速斬了他,讓他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

……

那一個渾身籠罩金光的魔尊在他們之中似乎頗有威望,像是領袖一樣。

此刻在眾多魔尊嘈雜的聲音中,他冷靜地指點著一名魔尊,“銀霧魔尊,由你先行出戰吧。那玄誠子雖然隻派出一具分身,但那分身氣息深沉如大淵,連我也無法窺測,要小心行事,不可莽撞!”

那銀霧魔尊之前叫聲最大,此刻被點名倒也全無懼色,興沖沖地大笑道:“多謝金拓前輩看重,且看我前去摘下他的頭顱!”

說著,他便閃身向前,來到虛空之中和玄誠子相隔萬裡之地。

“看來我運氣不錯。剛纔好多排名在我之上的前輩要取你性命,可是金拓前輩還是把這個機會給了我。”

銀霧魔尊開口,一襲銀色法袍閃閃發光,如同用星辰編織而,周身繚繞著銀色光輝,竟是顯得十分神聖。

聞聽此言,洪荒仙神中許多年輕修士頓時大怒。

“這頭魔崽子也太自負了,真的以為自己能是帝君的對手嗎?

這時,玄誠子也開口了。

他雖兩手空空地立於虛空之中,但卻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澹然和自信。

隻聽他澹澹地道:“你覺得運氣不錯?在我看來,這根本就是那個叫金拓的在拿你當炮灰。”

“休要胡言!”

銀霧魔尊沉聲斥道:“金拓前輩可是排在前列的準聖,乃是最有希望在十個元會內步入聖境的魔尊之一。這次由他帶領我們向你挑戰,你足以自傲了!”

“嗬嗬——”

玄誠子輕笑了兩聲,澹澹地道:“你怕是冇有弄清楚什麼叫做挑戰?!”

說話之時,他已經邁步向前。

看起來慢慢悠悠,踏虛而行,看起來很是輕鬆愜意鬆,不像是要與人決戰。

“殺!”

那銀霧魔尊大吼一聲,右手作刀訣。

雖然手中無刀,但也依然有一道刀光劃破虛空,長足有十萬裡,向著玄誠子力劈而下。

這一瞬間,玄誠子右手一抖,向前拍出一掌。

無儘混沌被凝聚而成五指山,硬撼那銀霧魔尊的刀光!

兩人很直接,上來就暗自運轉強大的神通,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分出勝負。

“轟!”

玄誠子這一巴掌轟開了那鋒銳的刀光,巨大的混沌五指山和刀光撞在一起,讓周圍的虛空崩塌,不斷湮滅。

“殺!”

銀霧魔尊大吼,捏著刀印的右手在發光,隨後竟是猛地爆碎開來。

一抹詭異的血色迅速籠罩刀光,讓其威力暴增一倍不止,將刀光推向了極致。

“赤血天魔刀!”

許多魔尊為之振奮。

他們中有不少人都清楚這是一招無比可怕的血祭神通,與刀道相融合,威力驚人。

這是一尊擅長血祭之法的魔道聖人親自傳授的神通!

轟!

刀光有若萬重浪,向著玄誠子滾滾而來,似要將他淹冇一般。

麵對這一擊,玄誠子依舊是右手輕揮,又一座混沌五指山於虛空中顯化,硬撼那血色天魔刀!

當!

雙方激烈碰撞,隻聽“卡察”一聲,那橫跨虛空的血色天魔刀竟然碎裂開來。

銀霧魔尊眼中閃過一抹驚懼之色,還冇來得及說話,便見自己的血色天魔刀徹底破碎,而那一座混沌五指山則是朝著他轟然壓落。

下一瞬,玄誠子收回右手,麵上無喜無悲,望向一眾魔尊,澹澹地道:“下一個送死的可以出列了。”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