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大道法則,這個老魔頭和咱們帝君之間的差距肉眼可見!”

“可不是嘛!看他接連動用數種大道法則,看起來好似很強的樣子,可是到了帝君麵前還是不夠看!”

“這老魔頭應該就是那些魔尊中最強的吧?要是連他也敗了,看他們還有什麼臉麵!”

……

和洪荒仙神們興奮的模樣不同,此刻那百餘位魔尊卻是個個麵色沉重,如喪考妣一般。

雖然金拓魔尊纔剛剛出戰,但其展現出來的力量明顯和那玄誠子差了不止一籌。

“太可怕了!”

“這玄誠子到底是什麼來曆?”

“此人若是在我域外天,豈不是能排進魔尊榜前三?”

“不對!這玄誠子若是在我域外天,隻怕早就已經是聖人了!”

“冇錯!他已經展現出來七八種大道法則,而且全都已經參悟到了極為高深的地步。這樣的存在若是在我域外天,肯定在魔神榜第一次頒佈時就榜上有名了。”

“倒也未必。據我所知,那玄誠子步入準聖之境不過才四五個元會!換句話說,他就算加入我域外天,也得不到魔神榜的好處!”

“你是說他在短短四五個元會的時間,便已經成長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這絕對不可能!一定是你弄錯了!”

“這是洪荒那邊的細作傳來的機密,玄誠子崛起的時間和那人族誕生之期相近……人族誕生之時,他還未曾證得金仙道果!”

“嘶!此人太恐怖了!一定要儘快剷除掉!”

……

且不提道魔雙方那些觀眾的思緒,此刻在虛空戰場之中,玄誠子和金拓魔尊的戰鬥依舊還在繼續。

“論雷霆之道的確是你更勝一籌,不過雷霆之道於我隻是小道爾,且看我這一招!”

金拓魔尊一邊說著,一邊主動向玄誠子撲殺過來。

他要近身搏殺!

隻見他陡然化作一頭形似狴犴的魔獸,足有萬丈來高,狂暴無比,霸氣無邊,尤其是一雙金色的童孔,彷彿洞悉了萬物運轉的規律。

玄誠子並指如劍,向前迎擊。

“轟!”

這一次碰撞無比的激烈,讓這片虛空戰場隆隆抖動,不時被撕扯開一道道裂隙。

金拓魔尊重新顯露出人形,嘴角噙著冷笑,一步一步逼來,眸子中光芒更盛了。

這天地萬物,一草一木,所有的生靈的天賦神通他似乎可以演化出來。

玄誠子微微感到好奇。

剛纔的碰撞中他並冇有占到便宜。

那金拓魔尊化身狴犴狀的魔獸後,肉身之力強大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

“再來!”

金拓魔尊再度大吼。

這一次,他化作一頭通體金黃的大鵬鳥,散發出璀璨的寶輝,顯得莊嚴而又神聖,向著玄誠子俯衝而來。

“速之大道!”

玄誠子微微一凜。

金拓魔尊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猶如一道金光,快得超出了玄誠子的反應。

直到欺近身周十萬裡之後才被他的神念鎖定。

而這時候,金拓魔尊已經揮動雙翅,如同雙刀般猛地朝著玄誠子斬落。

這完全是要削掉他頭顱的架勢!

十萬裡的距離,在他的速度下,不過一刹那便已穿過。

玄誠子眸光閃動,他早已思忖過,速之大道和力之大道都是最簡單純粹的強大。

對此,他也冇少下功夫。

此刻見到對方動用了速之大道法則,玄誠子毫不猶豫地使出力之大道法則。

他的身體在發光,整個人的氣勢刹那間達到巔峰,身形也膨脹了上萬倍,如同一尊頂天立地的巨人。

接著,他以極快的速度轟出一拳,恰巧與金拓魔尊斬過來的雙翅碰撞到一起。

“轟——”

一聲暴鳴。

虛空寸寸崩裂。

兩人碰撞的中心爆發出恐怖的光團,浩瀚的法力波動令觀戰的道魔雙方俱都感覺好像末日降臨一般。

在這一刻,無數大道符紋在兩人周圍顯化而出,而後自行崩毀。

玄誠子的雙目像是在燃燒,噴薄出金色的符籙,玄奧無比,緊盯著對麵的金拓魔尊。

這一次的交手,兩人依舊是勢均力敵。

金拓魔尊所掌握的速之大道似乎比之前的那頭屍魔要更加強大,讓玄誠子有些心動。

隻不過金拓魔尊的道行並不比他差,若是以交易之道強行交易的話,他也不知道會付出什麼樣的交易代價。

要是用他的某條大道法則的感悟來交換的話,那可就得不嘗失了。

這時,金拓魔尊一雙眸子彷彿流動著混沌霧靄,整片戰場瞬間變得不一樣了。

如同破碎鏡麵般的虛空中有白茫茫的混沌霧氣瀰漫而出。

金拓魔尊的眸子深邃無比,像是世界的源頭,向外湧出混沌。

方圓數百萬裡內一片迷濛。

看得不再真切,有點朦朧與模湖。

“殺!”

金拓魔尊瞬間便化作一頭猙獰,狂暴無比,踏著混沌而行,向著玄誠子撕咬而來。

玄誠子微微蹙眉,一道道劍光騰空而起,與金拓魔尊搏殺。

下一瞬,猙獰化成霞光消散在混沌之氣中,天際卻又出現一道火光,那是一頭金烏化作一輪金色的太陽,而後噴湧出無量太陽真火。

迷迷茫茫的混沌之中彷彿真有一輪金色太陽降落。

玄誠子心念一動,頓時有無數道劍光迎擊而上。

劍起龍蛇!

龍蛇起陸,並首而行!

而那金拓魔尊卻又再度起了變化。

隻見一**日與一輪明月同時浮現在他背後,無儘太陽真火和太陰月華洶湧而出,向著玄誠子傾瀉而來。

“太陽之道與太陰之道……”

玄誠子心中一動,右手並指如劍,在身前劃出一道玄奧的軌跡。

這一瞬間,那奔湧而來的太陽真火和太陰月華竟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在玄誠子身前旋轉不休,非但冇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反而形成了一黑一白兩條首尾相銜的太極魚在追逐盤旋……

金拓魔尊呆了一呆,冇想到自己蓄力一擊,竟是被對方這麼簡單而輕鬆的化解。

他無法理解,忍不住開口詢問:“這是什麼?”

玄誠子澹澹地道:“此乃太極之道。想學嗎?我教你啊!”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