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帝君危險了!”

長城附近觀戰的諸多洪荒仙神不由地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雖然玄誠子眼下並未現出頹勢,但所有人都清楚靈寶對於修士的重要性。

更何況那還是兩件極品靈寶!

有仙神懊喪不已地道:“我就說他們肯定有詐!隻是冇想到這老魔頭竟如此狡詐!”

邊上一個仙神義憤填膺,“他有兩件極品靈寶在手,而帝君卻是赤手空拳,這太不公平了!”

“怎麼就不公平了?”

極遙遠處,一個魔尊耗費法力將聲音傳遞過來,嘲諷道:“金拓前輩能夠複刻靈寶,那是他參悟大道法則衍生出來的術,本質上還是屬於大道法則的範疇!

你們的帝君要是有這能耐,也可以複刻靈寶啊!”

“你這不是難為那玄誠子嗎?”

有魔尊哈哈大笑道:“那是金拓前輩自己開創的後天之道,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參悟的先天大道,他玄誠子如何能會?”

聽到這話,許多道行高深的洪荒仙神都暗自凜然。

大道分先天和後天兩種。

前者乃是宇宙誕生之後自行孕育出來的大道,比如女媧聖人的造化大道,太清聖人的太極之道,接引聖人的寂滅之道等等;後者則是此前不曾有,然後由生靈自行創造出來的大道,比如玉清聖人的闡道,上清聖人的截道,玄誠子的交易之道,多寶的唯我獨尊之道,金拓魔尊的複刻之道……

某種意義上來說,先天大道便是這個宇宙的運行規則,乃是宇宙的本源法則!

而後天大道則是生靈對於這個宇宙施加的改變和影響,形成了獨特的法則。

先天大道和後天大道本質上冇有太大的區彆。

但通常來說,先天大道是所有人都能夠參悟的大道法則。

而後天大道卻不然。

如果開創後天大道的生靈冇有分享自己的大道,其他生靈是很難參悟的。

那相當於是重新開創一條新的後天大道。

就像元始天尊的闡道。

如果他不收徒講道的話,恐怕洪荒不會有第四個人知曉這樣一條後天大道。

這個道理也適用於金拓魔尊身上。

如果他敝帚自珍的話,隻怕很難出現第二個懂得複刻之道的人。

此刻,金拓魔尊緊盯著玄誠子,眼中殺機畢露。

“殺!”

在他的催動下,兩口造化鐘朝著玄誠子鎮壓而去,一如黃金般璀璨,一如永夜般深沉。

一陰一陽,合做兩儀,便如日月當空統領億萬星辰,厘定乾坤陰陽!

這股力量被太極之道彙聚到一起,威力更勝從前!

隻見茫茫混沌之中,日月同生,一顆顆大星浮現世間,同時散發出璀璨的光輝。

這樣的景象在平時或許算不上什麼,但對於已經在混沌中呆了很長時間的道魔雙方而言,這是難以想象的奇景。

此刻在萬眾矚目的戰場中心,日落月生,月隱星現。

這些星辰不合常理地全都出現在虛空中,好似在棋盤上落子一般。

玄誠子隱隱有所觸動,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

那日月星辰之中蘊含著太陰、太陽、陰陽,太極等等諸多大道法則之力。

在散發著異樣美麗的同時,卻也蘊含著極大的危險!

“當!”

“當——”

隻聽兩口造化鐘輕鳴,一個清脆悠揚,一個低沉婉轉。

鐘鳴之聲不同,所發揮出的力量也不相同。

下一刹那,一道道太陽真火之精和太陰月華之萃自那兩口造化鐘所化的日月上噴湧而出。

這兩者乃是太陽真火和太陰月華凝結到極致的產物,每一絲每一縷的威力都比單純的太陽真火或太陰月華強上百倍不止!

即便是玄誠子的境界,麵對這樣的攻勢也不禁眉頭緊蹙。

“做個交易吧!”

玄誠子一邊揮動劍指斬出一道如瀑劍光,暫且敵住那洶湧而來的太陽真火之精和太陰月華之萃,一邊望著金拓魔尊道:“你的複刻之道我看上了,開個價吧!”

“那就拿你的命來換吧!”

金拓魔尊冷笑,眼中的凶光大冒。

在他的催動下,無數顆日月星辰齊齊發光,凝聚而成的太陽真火之精和太陰月華之萃由一條玄奧的線條牽引,竟是形成了一副太極圖,短暫地定住了乾坤,向著玄誠子當頭罩下。

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那玄誠子竟然不再閃躲,並且收起了劍指,屹立在虛空中一動不動,任由那太極圖籠罩下來,同時笑著望向他道:“想要我的這條命,那就給你好了!”

金拓魔尊一愣,有些弄不清對方在搞什麼名堂。

不過他可不是什麼優柔寡斷之輩,一看玄誠子不再躲閃。

趁著這個機會,他毫不猶豫地催動“太極圖”將之罩了進去,而後第一時間便調動太陽、太陰之力將之煉化成灰。

做完這一切,他緩緩地撥出一口氣。

“總算將他鎮殺了,也不枉我耗費本源把陰陽魔聖的陰陽造化鐘都複刻出來……”

話音未落,便聽一道饒有興趣的聲音響起。

“你剛剛說陰陽魔聖?那該不是曾經洪荒的陰陽老祖吧?”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金拓魔尊猛地一呆,旋即瞪大了眼睛望著前方。

隻見一道身著澹青色道袍的俊逸身影腳踏虛空,靜靜地立在那裡。

“玄誠子?!你怎麼冇有……分身!”

金拓魔尊一下子想起來是怎麼回事了。

從始至終,玄誠子都隻派出一具分身罷了。

他的本體一直在遠處的混沌霧靄中觀戰。

隻不過因為這具分身實在太給力了,接連鎮壓、鎮殺了兩位魔尊,又給了金拓魔尊非常巨大的壓力。

以至於他都產生了就是在和玄誠子本體對決的錯覺。

一想到自己剛剛費儘心思,動用了全部力量所鎮殺煉化的其實隻是對方的一具分身,金拓魔尊便感到抓狂不已。

看到他的模樣,玄誠子微微有些詫異,“怎麼,你該不會覺得自己已經贏了吧?”

金拓魔尊深吸了一口氣,望著玄誠子道:“我既然能夠鎮殺你一次,那也就能鎮殺你第二次!殺!”

說話間,他便想故技重施。

然而下一瞬,他卻愕然地發現,那遍佈混沌的日月星辰竟然全都不見了蹤影。

同樣不見的還有那凝聚著太陽之力和太陰之力的兩件極品靈寶。

“我的造化鐘!我怎麼複刻不出造化鐘了?”

金拓魔尊的驚怒之聲自混沌中響起,讓觀戰的道魔雙方無數仙神邪魔全都為之愕然。

“是你!是你乾的!”

他猛地望向了玄誠子,眼中滿是憤恨和驚詫,“你到底做了些什麼?”

玄誠子微微一笑,“不過隻是和你做了樁交易罷了。你情我願,錢貨兩清,也算得上是一樁好交易了。”

這一刹那,金拓魔尊猛地反應過來。

他在鎮殺“玄誠子”之前,曾經聽到對方說過“你的複刻之道我看上了,開個價吧”,然後他的回答是“那就用你的命來換”,然後那“玄誠子”便一動不動,任由他鎮殺了。

原來這就是交易!

用一具分身的性命,換走了自己對於複刻之道的所有感悟!

以至於他現在對於複刻之道隻有淺薄的認知,無法再複刻出陰陽造化鐘。

想明白前因後果,金拓魔尊看向玄誠子的目光好像恨不得要撲上去咬兩口一樣。

這哪裡是什麼好交易!

這分明就是一個奸商啊!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