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造化神鐘!”

一聲怒吼穿透茫茫混沌之氣傳遞到玄誠子耳中。

金拓魔尊就好像一個被黑心皮包公司坑慘了的客戶,氣急敗壞地托著一口金色大鐘朝著他急速殺來。

這一口金色大鐘與造化鐘並不相同。

那陰陽造化鐘隻是大道法則的演化,並非是真實的靈寶。

而此刻他手中托著的金色大鐘卻是貨真價實的一件上品後天靈寶。

換而言之,他已經違背了自己主動提出的規則,率先動用靈寶了。

顯然,在和玄誠子交易之後,金拓魔尊已經憤怒到了極致,完全是不管不顧了。

玄誠子抬眼望去,此刻金拓魔尊的麵容好像都有些扭曲了。

鬚髮齊張,狀若瘋狂,再不複之前那準聖大能的氣派。

對於眼前的局勢,觀戰的道魔雙方絕大多數的仙神邪魔都感到非常茫然。

他們不清楚金拓魔尊為何突然變得這麼癲狂?

即便是之前誤把玄誠子的分身當做是本體,顯得有些蠢笨,也不至於直接就崩潰了吧?

雖說魔道修行者不重視道心的磨礪,向來放縱自己的情緒慾念等等。

可是以金拓魔尊的道行,這一點定力還是有的吧?

到底是為何突然變得失心瘋一樣,直接放棄了比試,取出靈寶要和那玄誠子拚命?

先不說這種行為直接宣告他們這次找回場子的行動宣告失敗,更何況光憑他一個人,就算祭出了靈寶又能拿那玄誠子有什麼辦法?

這不是失心瘋了嗎?

觀戰的眾人不知道金拓魔尊遭受了什麼樣的損失,更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正在滴血。

他費儘心思,耗費苦功,參悟了無數歲月的複刻之道,如今竟然給彆人做了嫁衣。

就像是一個辛勤的老農,夜以繼日地泡在天地裡,整日除草捉蟲,澆水鬆土,悉心養活了幼苗,種出了糧食,結果一個商販到來,用了一張空頭支票買走了他所有的收成。

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那是他數十元會的心血啊!

那是他殫精竭慮數十元會方纔參悟出來的大道法則啊!

冇了,全都冇了。

這種痛,外人是理解不了的!

此刻的金拓魔尊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報複!

他必須要讓“黑”了他道果的玄誠子付出代價!

在祭出自己本命靈寶之後,金拓魔尊鋒芒畢露,瞬間便聚攏了大片的混沌,將之凝成一團,向著玄誠子轟擊而去。

“當!”

見他已經祭出了靈寶,比鬥之約已然告破,玄誠子也冇有和他客氣,直接伸手一招,青冥劍出現在他手中。

“斬!”

這一劍輕輕鬆鬆地劈在金拓魔尊的金色大鐘上。

“當——”

金色大鐘攻防一體,硬是替金拓魔尊接下了這一劍。

鐘體劇震不斷,但並未破損。

玄誠子也不意外,本來他的青冥劍也就是上品後天靈寶,和那金色大鐘品階相等,但卻缺少了溫養,實際上威力是不如那金色大鐘的。

不過玄誠子劍道造詣不俗,持著青冥劍依舊能夠穩站上方,劈得金色大鐘搖搖欲墜。

數十劍之後,金色大鐘已經變得光芒暗澹,鐘體搖顫。

金拓魔尊也稍稍回過神來,像是突然驚醒一樣。

他的眼中出現了一絲懼意。

這正是麵對玄誠子的恐懼!

他已經深刻認識到了對方的強大,在冷靜下來之後,心中難免生出一絲後怕的情緒——我居然主動祭出靈寶想要報複,這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嗎?

想到這裡,他心中已經萌生了退意。

就在這時,玄誠子忽地伸手一招。

之前被金拓魔尊以“太極圖”鎮壓的那一片空間中竟然飛來一縷縷玄黃功德之氣。

金燦燦的,好似一條流淌著的金色大河。

這些玄黃功德之氣正是那一具被鎮殺的玄黃功德道體所殘留下來的。

按道理來說,它們已經不能再聚攏成為玄黃功德道體。

不過以玄誠子如今的道行,比之當初的師父也差不了多少。

是以他很輕鬆地便將那些玄黃功德之氣再度煉化,祭煉成一具嶄新的玄黃功德道體。

這不過是他隨手為之。

但這一幕被金拓魔尊看在眼裡,他隻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這一刻湧進了大腦之中。

“欺人太甚!”

我數十元會的辛苦蔘悟,被你換了去,如今竟然連被我斬殺掉的分身也重新複活了!

這豈不是說,我的心血白費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魔修出身的金拓魔尊熱血上湧,強烈的憤怒和複仇的慾念充斥在他的元神之中,讓他驅散了逃跑的念頭,轉而繼續催動金色大鐘鎮殺玄誠子。

隻是在喪失了複刻之道的感悟後,兩人之間的差距已經不是一點半點了!

“喀察——”

一聲脆響,金色大鐘鐘體上出現裂紋,然後迅速龜裂。

“轟!”

整座金色大鐘都崩碎開來,化成數百塊碎片,飛向四麵八方。

突然,一道熾盛的金光從碎片中飛出,撲殺向玄誠子。

這是一頭金烏,孕養在金色大鐘內部,鐘體像是金色神卵,吸收一道道攻伐之力滋養了它,直到鐘壁破裂,它纔出世,淩厲一擊!

這是一種凶殘的魔道煉器之法。

那金烏本是活物,可卻被禁錮在金色大鐘內部,隻能以殺伐之力、凶煞之氣等等為食,隨著主人的溫養而不斷成長,直到破殼之後爆發出最淩厲的一擊。

這是一種同歸於儘的手段!

對洪荒仙神而言,這簡直匪夷所思!

不過玄誠子對此卻是早有預料。

他對魔道修行之法的瞭解,比其他人想象中要多。

他頭頂浮現出混沌鐘,“dang”的一聲鳴響。

隻見白茫茫的混沌霧靄之中,一顆又一顆大星浮現,早已連成片,若璀璨星空,光芒耀眼。

玄誠子頭頂混沌鐘,宛若混沌魔神一般,推著一顆又一顆大星大步前進,不僅擋住了那頭金烏的襲殺,更是將其逼得倒退而回。

金拓魔尊避無可避,因為這裡的混沌戰場已經化成了一片星辰大海。

混沌鐘有凝聚諸天星辰的偉力。

曾經東皇太一便從混沌鐘上參悟出了周天星鬥大陣。

此時,混沌戰場中星光璀璨,諸天星辰之力被混沌鐘召喚而來。

這一刻,金拓魔尊徹底慌了神,倉皇之間想要逃走,隻是卻發現此地的空間早已在不知不覺間被禁錮。

不僅僅是他,連同數百萬裡之外的那些觀戰的魔尊也察覺到了異常。

一顆有一顆大星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周,以一種玄奧的方式排列在混沌霧靄之中。

“不好!他什麼時候佈下了大陣?”

“難怪他明明早已能打敗金拓魔尊,卻一直不動手……他想把我們一網打儘!”

“該死的!彆管金拓魔尊了,咱們快走!”

“走不掉了,此地時空已經被禁錮了!”

“大家合力祭出靈寶,趁著大陣還未成型儘快打開一條通道,能逃出幾個是幾個!”

……

在一眾魔尊們著急忙慌地計劃著逃跑時,玄誠子已經憑藉混沌鐘之力演化出宇宙星河。

一顆顆大星之間電芒劈啪,響聲不絕,連成了一片,極儘昇華,形成難以想象的無上偉力。

日月星辰,佈滿混沌霧靄之中,他像是這片星辰大海的主宰者。

“轟!”

他操控著諸天星辰前進,向著金拓魔尊連同極遙遠處的魔尊們鎮壓而去。

星光爆發,若汪洋一般,毀滅氣息充斥在億萬裡方圓內的每一寸空間。

“空間隔絕!”

有魔尊放聲大喝,想要以此神通開辟出一塊淨土,哪怕隻有一丈方圓也足夠他自保了!

隻是任他如何運轉神通,空間卻不見任何變化。

有魔尊祭出護身靈寶,想要護住自身,可是卻在諸天星辰的浩瀚偉力下被煉成了灰儘。

“可惡啊!”

“這到底是什麼陣!”

有魔尊悲憤怒吼。

然而回答他的卻隻有持續不斷的攻勢。

諸天星辰在爆發,不斷有日光、月光、星光炸開,轟擊在那些魔尊們的身上。

混沌鐘不停震動,自洪荒天地接引來無儘星辰之力。

一顆顆大星在混沌中炸開,星辰之力湧動。

首當其衝的金拓魔尊直接就成了飛灰,遠處觀戰的那些魔尊雖然見勢不妙集中力量遁逃了一些,卻還是有三成左右被大陣留了下來。

等待他們的隻有一條路——那就是死路!

這是玄誠子從那些魔尊們前來挑釁之時就開始謀劃的局。

以分身迎戰,本體看似在後方掠陣觀戰,實際上卻是在忙活著佈置大陣。

“想不到被洪荒仙神當做領袖的玄誠子竟是如此陰險的小人!”

有魔尊在臨死之前怒罵。

對此,玄誠子不以為意,澹澹地道:“不陰險一點,怎麼把你們一網打儘?”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