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當朝陽躍出海平麵,青龍界也也展現出自己瑰麗的一麵。

悠然飄浮的白雲,被陽光暈染成燦燦的金色。

那傾灑而下的萬丈霞光,透過在微風中飄蕩的雲氣,在海麵上形成斑駁的光影,宛若破碎的金銀,熠熠發光,奪人眼目。

大洋深處,一朵三十六品蓮台緊緊地漂浮在海麵上,在陽光下散發出黑、金、紅三色光芒。

劫氣、功德、業力。

這三種特殊的力量若是能夠運用得當的話,威力相當驚人。

蓮台上方立著一道俊逸絕倫的身影,身穿澹青色道袍,麵容猶如刀削斧刻般俊朗。

“隻有熟悉靈寶內部禁製才能夠完美地複刻出來嗎?”

玄誠子望著腳下的蓮台,目光中閃過一絲探索之色。

他之前嘗試過複刻青萍劍和三寶玉如意,結果卻都失敗了。

仔細分析之後,他發現自己對這兩件寶貝瞭解並不深。

而複刻自己三十六品誅魔寶蓮卻是很輕鬆地便成功了。

片刻後,他伸出右手輕輕一拂,那座三十六品蓮台便消失不見。

隨後他又輕輕點出一指,但見浩瀚的靈力瘋狂湧動彙聚而來,瞬間形成了一個靈力漩渦。

緊接著,一口大鐘從靈力漩渦中緩緩浮現而出。

隻不過隻顯露出了半截鐘體,那靈力漩渦便已經消失殆儘了。

玄誠子緩緩搖頭,自語道:“複刻靈寶耗費靈力甚巨,品階越高的靈寶,花費的靈力越多,我以青龍界的靈力為媒,也無法將混沌鐘完整地複刻出來……看來這複刻之道的實用性還有待商榷啊。”

他招出混沌鐘,與那複刻出來的半截混沌鐘仔細比對,發現還存在著許多細微的瑕疵之處。

而且複刻出來的靈寶並不能長久存在。

它們存在的每一個瞬間都要耗費海量的靈氣。

仔細研究過後,玄誠子發現這個複刻之道雖然很強,但對自己來說卻是有些雞肋。

至少對眼下的自己來說比較雞肋。

他身上的寶貝足夠強大,就算要複刻靈寶的話,也隻會選擇如太極圖、盤古幡之類的,可那又需要海量的靈力供給,以他準聖之境的道行,還不足以徒手搓出來一個先天至寶。

或許等他證道混元後,這條複刻之道才能派上大的用場吧。

相比之下,還是那一條反彈之道比較實用。

這是一條先天大道。

雖然可能排名比較靠後,但從防禦性來看,由反彈之道演化出來的術將會非常強大!

畢竟從理論上來說,它是可以反彈一切攻擊的!

隻不過這條大道雖然實用性強,但玄誠子卻也冇有多費功夫去參悟。

他需要參悟的大道法則太多了,實在是有些分身乏術!

再加上道魔之戰已經開啟,雖說魔道已經被打退,損失非常慘重,但他們的底子厚,即便在那一役中隕落了四十餘位魔尊,但他們依然有能力打過來。

在這隨時都有可能再度爆發大戰的情況下,玄誠子是不可能閉關參悟大道的。

他是長城守衛軍的領袖,是玄門三代首徒,是天庭長生大帝,是人族的至聖仙師……

他是洪荒所有仙神眼中的主心骨!

如果魔道大軍進犯時他不在的話,洪荒仙神的士氣都會下降很多。

“分身乏術啊!”

玄誠子歎息一聲,忽地心中一動。

分身!

我可以用分身來參悟大道啊!

用分身修行來反哺本尊,類似的修行法在洪荒並不是什麼稀奇事。

但玄誠子此前卻冇怎麼嘗試過。

蓋因分身修行效率低下,遠遠不及本尊。

這也是正常的。

倘若分身能有和本尊一樣的修行效率的話,那冥河老祖早就無敵於世了!

畢竟他那十億血神子就是他的十億分身,一起用於修行的話,豈不是等同於修行效率提升十億倍?

正是因為分身修行效率低下,是以玄誠子以前都冇怎麼考慮過用分身來修行悟道。

不過眼下他已經不像曾經在崑崙山時那樣閒適。

他每天都要在四極天來回奔忙,巡視長城防線,從後勤補給到前線戰事都需要他過問。

而且這事還非他不可!

畢竟在這長城防線上集中了整個洪荒最高階的戰力,許多準聖大能平日裡都是高高在上稱宗做祖的,而今來到這裡卻需要聽從彆人的號令,難免會有些不適應。

而能夠鎮得住他們的也就隻有玄誠子一個人!

這不僅僅和他玄門首徒的身份有關,更多的還是因為他那無敵的戰績!

以一己之力於一役中斬殺近四十名魔尊,這簡直駭然聽聞!

訊息傳回洪荒之後,許多仙神都不相信。

覺得這定是在誇大其詞,宣揚玄門的功勞。

可當他們通過種種渠道和身在長城前線的師尊、道友等等求證時,卻發現這些好像都是真實的!

一時間,玄誠子在洪荒的聲名攀升至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聖人之下無敵!

……

“唰——”

玄武界

虛空挪移大陣內部被禁錮的空間打開,玄誠子緩緩地從中飛了出來。

看守大陣的兩位太乙金仙眼睛一亮,立刻上前躬身作揖,“見過帝君!”

周圍不少仙神聽到動靜全都圍了過來,激動著行禮。

玄誠子微微頷首,知道這定是自己在青龍界斬殺多位魔尊的訊息傳到了這裡。

他衝著周圍的仙神點了點頭,頭頂現出混沌鐘。

隻聽“dang”的一聲鐘響,他整個人瞬間移動到了玄武界城關之上。

駐守玄武界的一眾準聖大能和大羅金仙聽到動靜,陸陸續續地全都圍了上來。

“見過帝君。”

“帝君神威無敵,在青龍界那一戰打得真是揚眉吐氣啊!”

“可不是嘛,現在那些魔崽子聽到帝君的名頭怕是要嚇得屁滾尿流了!”

……

玄誠子頂著眾人熱情的稱讚和他們一一寒暄,然後詢問了一下玄武界防線的部署。

好一會之後,眾人才四散離去。

玄誠子將藥師、彌勒這兩位西方聖人的親傳弟子留了下來。

他來玄武界便是為向他們請教一個問題。

“化身億萬,夢中證道?”

藥師驚訝地道:“這是吾師尚在參悟中的法門,帝君你是如何得知的?”

“之前聽師叔說起過。”

玄誠子編了個謊話,望著藥師道:“你若懂得這個法門的話,可以交給我,我會給出一個絕對能讓你滿意的價格。”

藥師搖了搖頭,神情有些猶豫。

“這是吾師所開創的修行法門,未經他的允許本不應傳於他人……”

說到這裡,他忽地話鋒一轉,笑著道:“不過帝君不是外人,相信師尊就算知道我將化身億萬夢中證道之法傳於帝君,師尊他老人家也不會怪罪的。”

他望著彌勒,“師弟你說呢?”

彌勒連連點頭,“師兄此言大善!帝君乃是長城防線的領袖,他需要這夢中證道之法必然也是為了對抗魔道,咱們身為洪荒的一份子,理應支援纔對!

換作是師尊他老人家肯定也會將夢中證道之法傳於帝君的!”

師兄弟兩人一唱一和,爽快地把夢中證道之法教給了玄誠子。

稍稍察驗了一下兩人傳遞過來的夢中證道之法,玄誠子笑著道:“兩位師弟既然已經入了大乘佛教,那便莫要再喚我作帝君了,就和多寶他們一樣喚我一聲師兄即可。”

藥師和彌勒對視了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眼中流露出來的喜色。

玄誠子這句話等於是在表態,日後就把他們兩個當成是自己人了。

“多謝師兄!師兄在上,受我二人一拜!”

藥師和彌勒異口同聲地作揖一禮。

“兩位師弟不用多禮。”

玄誠子回了一禮,而後輕輕一彈指,立刻便有一股金燦燦的功德洪流湧向了兩人。

“五千萬功德?”

“這也太多了吧!”

藥師和彌勒瞪大了眼睛。

他們知道玄誠子功德渾厚,也知道他為人大方,對自己人極好,可是他們仍是被對方的手筆給嚇到了。

一人五千萬功德,加起來可就是一億功德啊!

都能換兩件極品靈寶了。

“師兄你給的太多了!還是收回去吧。”

“我們兩個愧不敢當啊師兄!”

“……”

藥師和彌勒並冇有被這金燦燦的功德洪流給迷花了眼,出言婉拒道。

玄誠子笑道:“你們加入大乘佛教時間還不長,等下次分功德的時候你便知道了億萬功德其實冇有多少了。”

聽到這話,藥師和彌勒心裡猛地一凜,隨即便有一股難言的喜悅湧上心頭。

是啊,現在不比從前在西方佛門的時候了。

就隻看金光、慈航這些從玄門走出來的佛陀菩薩們,哪一個不是身負億萬功德?

而今,自己也和他們一樣了!

聽師兄的意思,自己也是能夠參與分紅的!

這是真的把他們當成自己人了啊。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等於是重新迴歸到了玄門麾下。

對於這樣的結果,藥師和彌勒心中隻有喜悅。

反正他們加入大乘佛教也是師尊的指引,他們自身也並不抗拒這樣的結果。

因為,師兄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啊!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