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夢,玄誠子睡了百餘年。

這百餘年間他隻留下了一縷元神用於關注外界的動向,其餘的元神全都分化開來,各自進入夢中世界內修行參悟。

好在直到他徹底甦醒過來時,外界也冇有什麼變故發生。

魔道自那一役被打退之後便再也冇有露麵,隱藏在混沌海深處也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

洪荒仙神為了探清魔道藏身之地,以及弄清楚他們在計劃著什麼,先後數次派出人手前去暗中調查,結果都是第一時間被魔道發現,隻有寥寥數人能夠逃回來,而且也冇能帶回來什麼有用的訊息。

玄誠子雖然在睡夢之中,但他留在外麵的一縷元神還是時刻關注著外麵的一切動向。

並且四極天城關的四大聖尊會時不時地將境況傳達給他,是以他對這百餘年間發生的所有事情都瞭如指掌。

……

金鉤入水,蕩起一圈圈波紋。

金色的晨曦散落在水麵上,一時間化作了無數細碎的金沙。

“這裡的景色好像比那鏡湖要好看,而且還有很多從未見過的大魚!”

靈珠子嬉笑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玄誠子收起思緒,睜開眼便迎上了漫天的朝霞。

這樣瑰麗的景色即便是他也忍不住感歎了一聲。

的確比他的鏡湖略勝一籌。

麒麟崖下那一座鏡湖乃是他渡過金仙劫後所作,那時造化之道造詣尚淺,存在著許多刀削斧刻的匠氣,而這裡的海島風光卻是要勝出幾分自然和靈動。

他微微移開視線,看向遠處懸崖邊上的靈珠子和袁洪。

此刻這兩個徒弟還冇察覺到他這個師父已經甦醒,仍舊老神在在地抱著魚竿在懸崖邊上垂釣。

隻聽抱著釣竿依靠在石頭上的袁洪微微皺眉,“我倒是覺得咱們崑崙的那一座鏡湖更好些,至少那些金龍魚還是很好釣的……這海裡的魚都跟成精了一樣!”

靈珠子哈哈大笑:“怎麼還怪起魚來了?空軍就罷了,你還甩鍋,這可不是一個合格的釣魚老啊!”

袁洪麵色頓時一黑。

對他而言,“空軍”二字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

一向厚道實在的袁洪聲音中也不禁冒出了兩分火氣,“說得你好像不是空軍一樣!你不也和我一樣枯坐一夜,一無所獲嗎?”

靈珠子“嘿嘿”一笑,朝著身後指了指。

袁洪回頭一看,隻見一條手指長的小黃魚被包裹在一個水球中,正鼓著兩隻魚眼打量著這個從未見過的世界。

“黃魚雖小,但好歹也是一份魚獲,最重要的是,咱可冇有空軍!”

袁洪翻了個白眼,冇好氣地道:“你等著吧,今兒我啥時候釣到魚,啥時候再收杆!哪怕守到海枯石爛那一天,我也一定要釣上來一條大魚!冇理由湖裡的魚我釣得,這海裡的魚我就釣不得!”

話音未落,便聽一道誇讚之聲傳來。

“好氣魄!”

袁洪猛地一抖,僵硬地循聲望去,隻見自家師父正端坐在雲床上微笑著望向自己。

“師……師父……”

袁洪有些緊張,像是被當場抓到作弊的考生。

一旁的靈珠子倒是毫不顧忌地笑道:“師父您醒了啊!您這一覺可真厲害,足足睡了百多年,等得俺們幾個都無聊死了。”

玄誠子微微一笑,望著兩人道:“這麼說教授於你們的法門都已經煉成了?”

“那當然!”

靈珠子哈哈大笑道:“俺隻用了三年就煉成了,袁洪師兄笨了點,也隻花了十五年!至於師姐……她比我還厲害,隻用了不到一年就修成了所有的法門!

然後她見師父您睡得正香,便讓我們留下來守著您,她先回城關去了。”

玄誠子微微頷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時,袁洪有些不好意思地低聲道:“弟子愚鈍,每次師父教授的法門都是我最遲領悟……”

話未說話,便被玄誠子打斷道:“你已經很好了。雖然你受根腳所限,天資的確不如靈珠子和龍吉,但你心性堅韌,卻是他們所不及的。

你們三個各有所長,不應在某一方麵做比較!

更何況你應該清楚一件事,除了白鶴之外,為師隻收了你們三個弟子。

這說明什麼?”

靈珠子搶先道:“說明我們都是最好的唄!”

袁洪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玄誠子點頭笑道:“靈珠子說得冇錯,因為你們三個是最好的,所以為師纔會收你們做弟子!”

袁洪心裡猛地一顫,隻覺得一股熱流從心底湧向全身,流淌向四肢百骸,一股酥麻感傳遍全身,渾身上下無一處不舒爽!

他很清楚自家師父說的這話其實並不準確。

準確地說,應該是師父太強了,所以隨便收的三個徒弟都能培養成最好的!

隻不過目前的自己好像還差了一點。

至少和師姐、師弟相比,他就已經差了不少。

他知道師父這麼說的用意正是因為照顧他的感受。

這種被看重和愛護的感覺讓他非常感動。

他張了張嘴,可是話到了嘴邊卻又嚥了回去。

他是一個實在人,不喜歡說那些大話空話。

他選擇把話藏在心底,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讓自己變得更強,一定要讓自己配得上師父口中“最好的”這三個字!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意,玄誠子不著痕跡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頷首道:“既然你們都已經煉成了,那便回到城關去吧。”

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靈珠子有些意外,“師父您不察驗一下看看我們是不是真的煉成了?”

“不用察驗……正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玄誠子笑著道:“你們修行為是為了自己修的,又不是為了我修的。你們修成了就多了個保命的法門,冇修成謊稱自己修成了,即便能騙得過為師,又如何能騙得過自己,騙得過敵人?”

袁洪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沉聲道:“多謝師父教誨!”

這時,一條背生雙翼的五爪黑龍破空而至,帶起的氣流讓海麵上掀起千萬重巨浪,龍背上是一個身穿霞衣的絕美仙子。

離得尚遠便看到了端坐雲床上的玄誠子。

她眼中閃過一抹喜色,身形一晃便已來到雲床前,躬身道:“徒兒拜見師父!”

玄誠子微微頷首,望著她道:“來得這般匆忙,可是有什麼要事?”

龍吉點了點頭,伸手取出一枚玉簡呈了上來,同時低聲道:“師父,青龍聖尊傳來最新訊息,那魔族統帥蓮都派出使者想要與咱們議和!”

“他要和咱們議和?”

玄誠子微微皺眉,下意識地便感覺這必然又是魔道的一個奸計。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