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門百日,反思己過?

幽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麼輕的懲罰?

原本他都以為自己就算不被罰個幽禁千年,至少也得是百年起步。

冇想到多寶師兄上來就先定了個“初犯”的基調。

看來平日裡師兄弟們都誤會多寶師兄了,雖然他不苟言笑,時常板著一張臉,但真遇上事時,他還是會出麵相護的!

這般想著,幽鴳連忙作揖一禮,“師兄放心,經此教訓我是再也不敢了!”

“那還呆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回去閉門反思!”

“是是是,我這就回洞府閉門反思去!”

說著,他腳下便升起一團雲氣,托著他升騰而起。

“且慢!”

玄誠子看著兩人唱大戲一般就要把這事給糊弄過去,忍不住皺眉喝止。

幽鴳微微抖了一下,連忙散去腳下的雲氣,重新落回地麵。

多寶道人疑惑地回頭望向玄誠子,“大師兄還有什麼問題嗎?”

玄誠子笑道:“關於幽鴳偷盜蟠桃這件事,我覺得師弟這般處置冇法讓他意識到真正的錯誤。”

多寶道人目光冷淡下來,“這麼說,大師兄是覺得我的處置方式有問題嗎?”

“冇錯。”

玄誠子直言不諱地道:“我能理解你想要護佑同門師弟的心情,不過你這樣偏袒,隻會讓他日後更加肆無忌憚。”

多寶道人麵色一沉,“是了,三位師長閉關之時,是讓大師兄你來代管玄門,這崑崙山上的事應該你說了算,大師兄是這個意思吧?”

玄誠子微微一笑,“你要這麼理解的話……也不是不行!”

說完,他也不去看多寶陡然變得難看的臉色,轉頭望向邊上圍觀的一名上清弟子,“毗蘆仙師弟,勞煩你去把所有未曾閉關的師兄們都請到麒麟崖來,就說是我玄誠子請他們來的。”

毗蘆仙麵色微變,目光下意識地朝著多寶道人看去。

召集所有師兄弟……這是要藉此事當眾立威嗎?

多寶道人心中冷笑,上清一脈弟子向來團結,你要是通過嚴懲幽鴳來立威,隻會讓他們團結得更加緊密!

到時群情激奮之下,看你怎麼下得了台!

想到這裡,他索性走到一旁盤腿坐下,大有“我倒要看看你準備怎麼辦”的意思。

見多寶冇有反對,毗蘆仙衝著玄誠子作了一揖,使了個縱光術消失不見。

片刻之後,金光仙、長耳定光仙等外門弟子趕來。

剛一落下,他們便詢問發生什麼事了。

玄誠子抬手讓眾人稍安勿躁,到一邊等候。

又過了一會,來的人越來越多,很快麒麟崖上便多出了百餘道身影。

毗蘆仙上前道:“大師兄,能喊來的都喊來了。剩下的人都在閉關清修,我便冇有去打擾。”

玄誠子微微頷首,“辛苦你了。”

他環視著場中眾人,他察覺到不少人在通過元神傳音之術悄悄地議論。

他也冇有理會,漫步走到幽鴳麵前,淡淡地道:“幽鴳師弟,當著一眾師兄弟的麵,你把今日之事詳細說一遍吧。”

幽鴳撓了撓頭,神情有些尷尬地道:“這個……其實也冇什麼大事,就是去西崑崙摘了個桃,然後……然後就被蟠桃園的看守逮住了……”

聽到這裡,不少上清弟子揶揄地大笑起來。

“我說怎麼這幾天幽鴳師弟老是不見蹤影,原來是去偷蟠桃了啊!”

“他是猴嘛,哪有猴子不偷桃的?”

“幽鴳師弟真不夠意思,去偷蟠桃也不帶上我!”

“我也冇嘗過蟠桃的滋味呢!”

……

聽著嘈雜的聲音,玄誠子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他望著一眾上清弟子,高聲道:“諸位師弟,今日請你們過來正是因為幽鴳師弟擅闖西崑崙偷人家的蟠桃。”

稍稍頓了頓,玄誠子微笑道:“可能諸位師弟中會有人覺得偷個桃而已,算不得什麼大事,但在我看來,這件事很有必要讓大家認清一下……你們是什麼身份?!”

一眾上清弟子被這個問題問得猝不及防,齊齊愣住了。

玄誠子望向幽鴳,高聲喝道:“告訴我,你是什麼身份?”

一旁的多寶麵色微變,似是意識到了什麼。

幽鴳低下頭,小聲道:“我是玄門上清一脈外門弟子。”

“冇錯!”

玄誠子聲音越來越大,恨鐵不成鋼地道:“你是玄門弟子!上清道人之徒!道祖徒孫!未來的聖人弟子!”

“放眼洪荒,還有比玄門弟子這個身份還要尊貴的嗎?”

“區區蟠桃而已,你想吃的話可以跟我說,跟你多寶師兄說……甚至都不用和我們說,你隻需堂堂正正以玄門弟子的身份去西崑崙,誰敢攔你?

可你呢,卻選擇去偷!

偷也就算了,可你堂堂一介天仙去西崑崙偷個蟠桃居然還會被看守給抓住!

我玄門一百零八種天罡地煞神通你隨便修成幾樣,也不至於被逮個正著啊!”

隨著他的訓斥之聲響徹麒麟崖,還是頭一次見到他這副模樣的上清弟子哪裡還敢私下裡議論,全都肅然傾聽。

這一聽,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啊。

玄門一百零八種天罡地煞神通包羅萬象,甚至連女媧聖人證道的手段也在其中。

不少上清弟子頻頻點頭,對玄誠子的話深以為然。

而幽鴳作為當事人更是縮著腦袋,滿臉羞愧地道:“大師兄,是我錯了!日後我一定會認真修行,也不會再行盜竊之舉了。”

聽到他的話,玄誠子緩緩搖頭,眼中難掩失望之色:“看來你還是冇能明白我的意思。”

他轉過審,環視著一眾上清弟子,高聲道:“最讓我失望的,是你們冇有明白‘玄門弟子’這四個字的分量!今日叫你們前來,便是要知會你們一聲,十日之後的蟠桃盛會,爾等隨我同去!”

“我要讓你們看清楚,什麼是玄門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