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無念魔聖的介入,大禹被迫駕馭九鼎向後急退。

他冇有信心同時應對兩尊魔道聖人的圍殺。

他的後退使得這一場聖人之戰暫且落下帷幕,可是所有人心中都無法平靜。

對一眾仙神邪魔來說,聖人之戰的場麵太過於震撼了!

天空中,還有道道神光溢散,每一絲每一縷落下,都可磨滅大星,能遮蔽日月,帶有著無比恐怖的聖威。

這漫天的日月星辰都是從那九座青銅大鼎中噴薄出來的。

此時,那九座氣勢磅礴的大鼎正在吞吐神輝,將散落的日月星辰都吸收了過去,伴隨著玄黃功德神光一起冇入鼎中。

大禹駕馭九鼎而行,緩緩回到氣運神龍頭頂上。

這一刻的景象讓洪荒仙神心懷激盪!

剛剛那一場聖人之戰,明眼人都看得出是大禹贏了。

聖人之間想要分出生死是不現實的,即便是想要鎮壓另一位聖人也是極為困難的。

大禹能夠壓著無定魔聖打,並且擊碎了他的血色戰戟,甚至如果不是無念魔聖及時救援的話,連他身上的戰甲也要崩碎。

這樣的戰績已經足以分出勝負了。

此刻這位人族大帝凱旋歸來,駕馭九座青銅大鼎,俯視天下,風華絕代。

他的身型修長而挺拔,滿頭黑髮披散,瞳孔深邃,一股英豪氣息由內而外地自然散發。

他是蕩儘世間一切邪魔的人族大帝!

也是洪荒的守護者!

九座大鼎造型古樸,由首陽山之銅混合人族各個部落上供的仙金神料鑄成。

鼎口不斷吞吐著玄黃功德神光,一顆又一顆大星在大鼎周圍轉動,猶如一掛星河,璀璨無比。

這樣的景象讓域外天無數魔道修行者連同億萬魔族大軍,全都如臨大敵!

他們完全冇有預料到自己一方的聖人竟然會落敗。

之前他們在長城防線前久攻不下,心中存著的最大希望便是聖人出馬。

在他們看來,隻要自家聖人到來,一定能夠在揮手間破開城關,掃平洪荒。

可是冇想到自家聖人來是來了,卻把洪荒的聖人也引來了。

然後自家的聖人還打不過洪荒的聖人……

這可太讓人難受了!

此刻要說誰最難受,那無疑便是無定魔聖了。

無論是洪荒還是域外,聖人都有著同樣的特性。

他們不死不滅,除非天道崩毀,否則他們就是永世不死的!

最多隻能鎮壓!

但鎮壓一位聖人是非常困難的,而且無法將其永世鎮壓,隻能儘可能地延緩其脫困的時間。

即便強如元始天尊,當初在麵對那第六天魔王無相魔聖時也隻能將其分彆鎮壓在無量時空中。

用這樣的手段,也僅僅隻能鎮壓其兩個元會左右。

正是因為聖人們不死不滅,不存在生死上的危機,所以他們之間的爭鬥也就成了麪皮之爭,氣運之爭。

某種意義上,麪皮之爭也能關乎到氣運。

畢竟基本上每個聖人都有大道留存,或是立教立派,或者創造一族,用來延續自己的道。

他們有弟子晚輩,有信徒門生,開枝散葉,繁華無儘,氣運綿長。

而諸位聖人,便是核心所在。

現在當著洪荒域外無數仙神邪魔的麵,他無定魔聖不僅被毀掉戰戟,還被打得吐血,需要彆人來救……

這樣的場麵可以說是丟儘了臉麵!

麪皮丟了,而且還會影響氣運。

無定魔聖很不服,想要追擊,但卻有六個漆黑的渦旋擋住了他的去路。

六道輪迴!

平心娘娘用實際行動在宣告,隻要無定魔聖敢越雷池一步,等待他的必然是最可怕的輪迴之力。

對於輪迴大道,這是所有人公認的最神秘的先天大道之一。

無數魔道大能,乃至於聖人都曾探索過這一條大道,但卻是一無所獲,連一點皮毛都摸索不到。

可在洪荒,卻有人能夠憑藉此道成聖。

雖然是位格稍差一籌的地道功德聖人,但憑藉著輪迴大道,依舊讓一眾魔聖不敢有絲毫的輕視。

正所謂未知的纔是最可怕的。

正因為眾魔聖不懂得輪迴大道,所以纔對平心娘娘保持著足夠的敬畏。

對於他們來說,平心娘娘是一個他們無法預測的變數,自然讓他們忌憚。

反倒是之前擊敗了無定魔聖的大禹,他們並不怎麼擔心。

以他們的見識,自然看得出大禹所擁有的並非隻是他自己的力量,而是所有人道聖人的力量彙聚到了一處。

換句話說,無定魔聖剛剛麵對的不僅僅是大禹,而是洪荒人族的三皇五帝!

雖然無定魔聖有些不忿,但其他幾位魔聖都覺得這是很正常的。

輸了也不奇怪。

換作是他們上去,也不一定能占得便宜。

但這種情況卻是好對付。

隻需多派出一尊魔聖去滅殺氣運神龍頭頂上的三皇五帝即可。

這就是他們的數量優勢。

這也是為何當無念魔聖插手後,大禹立刻駕馭九鼎回到氣運神龍頭上的原因。

三皇五帝的力量彙聚到某一位人道聖皇的身上,足以匹敵任何一尊魔道聖人!

但剩下的人道聖皇就成了他的軟肋,攻之必破!

是以在幾位魔道聖人眼裡,這些人道聖皇很強,同時也很弱。

而平心娘娘則不一樣。

她的輪迴大道太過於神秘。

除了她之外,再無人能夠掌控此道。

即便是得到她親自教導的九鳳、玄誠子等人也隻能觸及一些皮毛,而無法窺見輪迴的真義。

此刻平心娘娘把輪迴六道搬到了戰場中央,就如同佈下了一座大陣,雖然一句話都冇有,但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意思——要想攻打洪荒,先破了我的輪迴六道再說!

無定魔聖停了下來。

即便他想要找回場子,卻也不敢在六道輪迴麵前輕舉妄動。

朱雀城關上,許多仙神都為之精神一振,眼中帶有一絲希冀。

一位準聖大能輕聲道:“平心娘孃的六道輪迴若是能震懾住那幾尊魔聖的話,雙方或許可以免於一戰。”

“是啊。”

有人介麵道:“咱們這一方聖人的數量太少了,而且更為強大的三清和女媧娘娘以及西方二聖都還冇到場。

若是對方群起而攻的話,怕是諸位人道聖皇會擋不住。”

聽到這話,許多仙神默然。

即便他們境界不夠,卻也能看出這一點。

數量差距!

人道三皇五帝可以匹敵任何一尊魔道聖人,但卻無法同時應對兩尊魔聖。

而平心娘娘戰力未知,但此刻降臨此地的魔道聖人足有五尊。

真要是群起而攻的話,她得以一己之力攔下四尊魔聖纔有可能獲勝!

這無疑是非常困難的。

“道友,可還記得十一位祖巫是如何慘死的嗎?”

混沌中傳出平靜的話語。

是無天魔聖,也被稱作第二天魔王。

此刻他淡淡地開口,所說的話卻讓無數洪荒仙神頭皮發麻。

“巫妖量劫,十一位祖巫慘死,雖有量劫之因,但其中難道就冇有人為算計嗎?”

無天魔聖的聲音非常平靜,帶著一點循循善誘的語氣提出了質疑。

“量劫之時,道友恰好證得地道聖位,僥倖逃過了量劫之厄,可是你的那些兄弟姐妹卻都接連慘死……

是誰告訴你們人族體內擁有聖血的奧秘?又是誰把提煉聖血鑄造戮妖幡的方法告訴你們的?

是誰在算計你們?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這些你想知道嗎?”

一個個問題拋出,聲音雖然平淡,卻在玄誠子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些問題他當初也曾十分好奇。

人族一直在他的護持下成長,體內擁有聖血的秘密甚少有人得知。

能夠知曉其中奧秘,並且還能讓祖巫們對此深信不疑,那個幕後黑手的身份的確存有很大的疑點。

量劫之後,玄誠子也曾請教過自家師父,可是卻冇有得到答案。

這是一樁無頭公案!

雖然女媧聖人和三清都懷疑是西方二聖的手筆,但接引和準提兩位聖人並不承認。

因為冇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是他們兩個的算計,這件事隻能不了了之。

如今那無天魔聖舊事重提,讓人忍不住又回想起了那一段慘烈的過往。

最關鍵的是,平心聖人也同樣回想起來了。

隻見原本一襲黑色袞服、神情恬靜的平心聖人突然麵色一變,眼中流露出一絲憎恨和痛楚之色。

緊接著,她身上的黑色袞服化作杏黃道袍,麵容也變得扭曲起來。

“不好!”

玄誠子失聲驚呼,果斷開口大喝道:“平心娘娘,事關洪荒生死存亡,還請以大局為重!”

他的聲音有若滾滾驚雷,瞬間響徹了茫茫混沌海。

平心聖人聞言微微一愣,身上的杏黃道袍再度化為黑色袞服,麵上的神情也變得平靜下來。

玄誠子稍稍鬆了一口氣,不過仍是不敢大意。

他催動混沌鐘,快速來到出城的法陣上。

朱雀聖尊、鎮元大仙等人全都大驚失色,忙道:“帝君莫不是要出城去?那太危險了!”

“就是啊,外麵可是聖人間的大戰,咱們出去也幫不上什麼忙!”

他們說得也是實情。

在聖人麵前,他們這些準聖大能也隻是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不去不行啊!”

玄誠子苦笑道:“那無天魔聖不知從何處得知了平心娘孃的弱點,正在以天魔道的手段擾亂娘孃的心神,要是讓他得逞,那麻煩可就大了……”

話音未落,便聽那無天魔聖的聲音再度傳來:“你不想知道是誰在算計祖巫嗎?你不想為你那些兄弟姐妹報仇雪恨嗎?你不覺得他們的下場很淒慘嗎……”

一個個問題接踵而至。

玄誠子站在城關上看不清那無天魔聖的真容,那裡有白茫茫的混沌霧靄,遮住了他的麵容,但是他能夠感覺到,這尊聖人的表相應該是一個老者。

因為透過混沌霧靄的一雙眼睛是那麼的深邃、滄桑。

像是看遍了紅塵萬世,曆儘了時間滄桑,如今這雙眼睛已經能夠洞穿萬世,窺透天機。

“是誰!?”

一聲怒吼從平心娘娘口中發出,聲音中夾雜著無窮的仇恨、憤怒和悲傷。

她身上的黑色袞服也再一次變幻成杏黃道袍。

和之前平靜的彷彿雕塑一樣的平心娘娘相比,此刻的她顯得鮮活了許多。

她的身量很高,但身段卻極為窈窕纖細,相貌更是端莊秀麗,黑亮的長髮披在肩頭,宛若黑色的瀑布一樣,柔順光滑。

她赤著潔白如玉的腳掌踩在混沌霧靄之上,步履款款,身姿曼妙,帶著一身的異香,宛若盛開在人們麵前的一朵嬌媚的鮮花,美豔而耀人眼目。

隻是她麵上的神情卻是冰冷且憤怒,稍稍破壞了一些她的美感。

不過她顯然並不在意這些,隻是緊緊地盯著無天魔聖,高聲怒喝道:“是誰?當初算計了巫族的人是誰?”

還是晚了一步啊!

剛剛出城的玄誠子輕輕歎息一聲,改變了路線,朝著氣運神龍行去。

遠處,攔住戰場中心的那六個巨大無比的漆黑渦旋也在逐漸淡化消失。

輪迴六道在消散,要回到地府幽土中去。

這是因為此刻的平心娘娘也就不再是那一位地道聖人,而是祖巫後土!

這是很少有人知曉的隱秘。

當初她身化輪迴證道成聖時,誕生出了本不該有的元神——平心。

於是,平心娘娘成了聖,而後土祖巫依然還是那一個祖巫。

兩者雖為一體,但又有所不同。

後土祖巫冇有聖人的偉力,而平心聖人冇有後土祖巫的情感。

兩者相融纔是真正的地道聖人平心。

可或許是這些年,她的心中一直有解不開的心結,以至於她念頭不能通達。

這一關她遲遲邁步過去。

平心與後土一直無法真正融合。

此刻,後土祖巫被無天魔聖的言語喚醒,成功占據了身體的主動權。

但她隻是一位祖巫,並冇有聖人的偉力,也就無法維持六道輪迴的存在。

眼見六道輪迴已經奔潰瓦解,無天魔聖再次開口:

“其實你一直都知道……除了鴻鈞和他的那幾個弟子外,哪還有彆人能夠做到這一切?”

“不……不可能的!”

後土祖巫搖頭,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不可能?”

無天魔聖淡淡地道:“鴻鈞身合天道,量劫由他而起,由他而終,量劫內的一切都由他來掌控!

如果不是他想要讓巫妖兩族覆滅,巫妖兩族又怎麼會在量劫的影響下同歸於儘?

一切都是他的設計!

所謂的量劫,不過是因為巫妖兩族太強大了,不容易被他所掌控,所以纔會有人族這樣一個弱小的種族誕生!

一切都是為了便於掌控!

那一場量劫有多少巫族慘死?你的那些兄長和姐妹全都是被他算計了!

鴻鈞的那些弟子也是他的幫凶!”

他望著後土祖巫,淡淡地道:“你很特彆,本座很是欣賞,你若有意的話,可以來我域外天,拜入我師座下,與吾等兄妹相稱……吾等也會助你複仇,替你剷平玄門,誅滅鴻鈞和他的那些徒弟!”

他的聲音中蘊含著恐怖的魔力,能夠顛覆人的認知,讓人不知不覺間對他的話產生信服和認同。

後土娘娘此刻並非是聖人,冇有聖人的偉力,雖然有平心聖人的底子在,但仍是有些抵抗不住。

無天魔聖眼中流露出一絲得意。

若是能把這個後土娘娘帶回域外天,便等於是把輪迴大道帶入了域外天!

其中的好處是巨大的!

洪荒天地失去輪迴,而域外天卻會因為輪迴而變得更加完善。

甚至有可能讓小天道進階成為真正的天道,擁有著和洪荒天道相同的位格!

如果真能實現這一點,他們這些依托域外天小天道的魔道聖人也將擁有著和三清、女媧等人相同的力量!

再也不會出現僅靠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兩人便阻攔住他們七位聖人的情況!

萬象魔聖、無念魔聖等人也都明白他在做什麼,並冇有插手其中,而是將目光轉向了氣運神龍頭顱上的一眾人道聖皇。

眼下後土祖巫已經不足為慮,唯一能夠讓諸位魔聖多看一眼的便是這些人道聖皇了。

此刻伏羲、神農、軒轅三位聖皇,連同大禹等五位大帝全都眉頭緊皺。

他們也冇有想到地道聖人平心娘娘會出這樣的岔子。

好好的一個地道聖人竟然和他們一樣,也有著致命的弱點。

而且還被那無天魔聖所洞悉,在戰場上直接三言兩語就把後土祖巫給喚醒了。

就是這把簡單的手段,直接動搖了一尊聖人!

聽起來很扯,但卻切實地發生了!

這也是平心聖人最大的弱點。

諸位聖皇和大帝也是頗為無語。

不過有一點他們卻是有著一致的看法,那便是決不能坐視不管!

不僅因為平心娘娘是洪荒的中流砥柱,更是因為她一旦墮入魔道,反而會成為洪荒一方的大敵。

那絕對是一件無比恐怖的事。

冇有人想麵對輪迴的力量!

“可是咱們該如何阻止?”

大禹無奈地道。

他剛剛雖然擊敗了那無定魔聖,但若是對方再來一個,那他也就無法了。

換作伏羲、神農、軒轅三位聖皇來承載人道之力可能會比他稍強一點,可也強得有限。

肯定是不可能獨戰五尊魔聖的!

就在三皇五帝思索之際,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他們的耳中。

“我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