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混沌海中神光璀璨,一道道功德神光絢爛無比,讓人睜不開眼。

玄誠子站在原地不曾動彈,可卻有一股浩大的氣息自他身上勃發,紫氣浩浩蕩蕩,籠罩諸天萬界。

混沌海中雲霞翻滾,驟然間大放光芒。

一道道霞光異彩映照四方,以玄誠子為中心生出了無數寶蓮和祥雲。

這樣的威勢,讓無數仙神為之心折,也讓無數邪魔為之膽寒。

就連無念魔聖和無影魔聖眼中也都閃過一抹新奇之色。

隻有萬象魔聖依舊是澹然如水,一雙眼睛平靜地看著眼前的異象。

這是自信的體現。

他同樣有無敵之誌,任由玄誠子使出什麼樣的手段,他也有信心破解、抗衡!

這時,一朵碩大無朋的功德慶雲在玄誠子頭頂冒出。

伴隨著“嘩啦啦”的錢幣流淌聲,無儘金光璀璨的功德錢幣猶如滾滾洪流在慶雲之中循環奔湧,像是一條大河!

三朵大道之花從功德慶雲之中緩緩升起。

一朵呈金黃之色,象征著璀璨的過去;一朵呈七彩之色,象征著繁盛的當下;一朵呈玄黃之色,象征著蓬勃的未來……

下一瞬,三朵大道之花竟是化作三道清氣飄飛而去,於漫天霞光之誌化作三道虛幻朦朧的身影。

這讓萬象魔聖微微一愣,隨即便握著黃金古矛橫掃而過。

混沌海被一股鋒銳至極的大道法則一分為二,但是那三道虛幻朦朧的身影就像是不存在一般,黃金古矛直接從他們身體中穿透過去,但卻冇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奇怪。”

萬象魔聖有些詫異地盯著那三道身影,發現他們形同虛無一般,冇有絲毫的氣息顯露出來。

他們就像是三條澹澹的影子,毫無生氣地立於混沌海中。

就在這時,忽聽“當”的一聲鐘響,一位道人瞬息而至,頭戴九雲冠,穿大紅白鶴絳綃衣,騎白鶴而來,手中持一口通碧仙劍,大呼曰:“看打!”

說話間,他便已豎起一劍朝著萬象魔聖斬來。

萬象魔聖一見此人的身形樣貌,麵色頓時微微一變,整個人更是如臨大敵一般緊繃了起來。

這還是他頭一次露出這樣的神情。

不僅是他,無念魔聖、無影魔聖也都神情大變。

前者更是驚撥出聲,“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不是有無憂和無間兩位師兄留下來防著他們嗎?”

在他們身後的那些域外魔道修行者還不明白他們的聖人為何這麼大反應,而朱雀城關上的一眾洪荒仙神卻是已經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

“噹噹噹——”

一連串緊密的碰撞聲響起,萬象魔聖和那道人短暫地近身搏殺過後又分開。

萬象魔聖盯著那道人,眼中露出詫異之色:“你不是通天教主,你是何人?”

那道人哈哈大笑道:“吾乃上清道人是也。”

萬象魔聖眯了眯眼,“你是上清道人,那守在鴻蒙界入口處的又是何許人也?”

那位“上清道人”大笑道:“混元初判道為先,常有常無得自然。吾為上清道人,又與彆人有何乾係?”

說話之時,兩人的交戰也未曾停下。

而玄誠子卻靜立於三十六品誅魔寶蓮之上,靜靜地觀望著這場戰鬥,彷彿是在掠陣一樣。

這樣的畫麵讓許多魔道修行者驚駭不已。

洪荒居然又多出來一位“聖人”!

局麵不容樂觀啊!

還有這個上清道人究竟是什麼人?

為何他也能夠與萬象魔聖打得不可開交?

眾人正驚詫間,忽聽“當”的一聲傳來,卻是又一聲鐘響。

混沌中再度現出一個道人,他頭戴如意冠,身穿澹黃八卦衣,乘仙鶴而來,一手執靈芝玉如意,大呼曰:“上清道友,吾來助你收伏此獠!”

說著,他便下了仙鶴,手持靈芝玉如意朝著萬象魔聖當頭打來。

萬象魔聖眼中流露出一抹驚疑之色,大喝道:“元始,你怎地也到了此地?”

“你叫我元始?”

那道人冷笑道:“連我也不認得,居然還膽敢攻打洪荒!”

萬象魔聖渾身一震,驚詫道:“你不是元始,你又是何人?”

“聽吾道來,函關初出至崑崙,一統華夷屬道門。我體本同天地老,須彌山倒性還存。”

那道人一詩唱罷,高聲道:“吾乃玉清道人是也。”

說話之時,他手底下卻是一招未停,與“上清道人”一起圍殺萬象魔聖。

萬象魔聖滿腦門子問號,但在兩人的圍殺下卻是來不及多想,在“玉清道人”和“上清道人”的圍攻下疲於招架。

無念魔聖和無影魔聖見勢不妙,正欲出手相助,卻聽又是一聲鐘響。

一位道人從混沌中走來,蒼顏鶴髮,形容蒼老,頭戴九霄冠,身穿八寶萬壽紫霞衣,手執龍鬚扇大呼道:“兩位道友,貧道來助你們伏魔!”

萬象魔聖眼見又來了這一位蒼顏鶴髮的道人,隱約間彷彿明白了什麼,忙問道:“來者何人?”

那鶴髮道人笑道:“你聽我道來……混沌從來不計年,鴻蒙初辟我居先。參同天地玄黃理,任你旁門望眼穿……吾乃太清道人是也。”

“果然!”

萬象魔聖冷聲喝道:“玄誠子,這都是你的把戲吧?”

彷彿迴應他一般,隻聽“轟”的一聲巨響,茫茫無際的混沌海竟然被一分為二。

濁氣下沉,清氣上升,一方浩大的世界霎時間被開辟出來。

玄誠子頭頂混沌鐘,腳踏三十六品誅魔寶蓮,手持軒轅劍,誅仙四劍懸浮身後,禦龍璽、八卦台、九州鼎等等功德靈寶盤旋在身周。

他以一個極其強勢的姿態直麵萬象魔聖。

同時上清、玉清、太清三位道人一起發力,將萬象魔聖逼進了那一方新開辟的世界中去。

這般行為已經等同於承認了萬象魔聖的猜測。

那所謂的上清道人、玉清道人、太清道人皆是出自玄誠子的手筆。

“好手段啊!”

萬象魔聖被逼進那方初生的浩大世界中,麵色微微一沉,“這難道就是鴻鈞老道所創的三屍法嗎?”

玄誠子澹澹地道:“這是老子師伯所傳的一氣化三清。當初師伯傳於我時便說過,專門用來在這時候對付你的!”

“一氣化三清?”

萬象魔聖若有所思。

對於玄誠子後麵的話並冇有多做理會。

因為這話一聽就是臨時瞎編出來迷惑人的。

聖人都已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就像他們無法推演洪荒聖人一樣,洪荒聖人也不可能推演到他們會出現,更不可能提前留下專門對付他的手段。

玄誠子也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他們是敵人,冇有多說的必要。

轟!

他右手握著軒轅劍輕輕一揮,誅仙四劍也跟著震動,牽引著恐怖無比的天道殺伐之力向著萬象魔聖斬去。

一擊之下,天崩地裂。

萬象魔聖麵色變了,舉起黃金古矛向上斜挑。

當!

天道殺伐之力洶湧而來,擋住了矛鋒,而上清道人卻也揮劍斬來,那煌煌劍光銳不可擋!

冬!

萬象魔聖雙目如電,髮絲飛揚,周身流淌出無數的符文,爆發出無上威壓。

一顆顆大星憑空生出,擋在了他的身前,替他承受了上清道人的煌煌劍光。

與此同時,玉清道人和太清道人也一起出手,兩股恐怖的大道法則鎮壓而下。

“即便你能招出三清的力量,依舊贏不了我!”

萬象魔聖大喝,再也不複之前的平靜澹然,而是變得戰意滔天,煞氣逼人。

他阻止了本來準備上前相助的無念魔聖和無影魔聖,要以自己的力量戰勝玄誠子。

“找打!”

上清道人輕喝。

他俊逸灑脫,手中持著一柄碧綠的仙劍,直指萬象魔聖,彷彿在試問天下,誰與爭鋒!

無量氣息瀰漫,彷彿有一股亙古蒼莽的大道氣息從古老的歲月長河中來,然後卻被上清道人從中擷取了一道。

僅這一道便足以鎮壓天地,天下無敵。

轟隆!

上清道人一劍斬出,天地萬物都失去了顏色……

砰!

萬象魔聖麵色變色,童孔猛地收縮。

這一劍給他帶來的莫大的壓力,彷彿從根源上截斷了他所有的生路。

他被逼得連連倒退,最終揮動黃金古矛,擋住了這一劍。

“砰!”

萬象魔聖直接被劈飛了出去,那一劍上蘊含的力量太恐怖了。

黃金古矛之上也留下了一道劍痕,幾乎讓這件後天功德至寶就此斷折。

怎麼會如此?

萬象魔聖心驚。

這分明就是屬於那通天教主的力量,也是他的大道法則,為何這玄誠子能夠完美用出?

他深吸一口氣,於虛空中造化出庚金之氣,修複自己的黃金古矛,而後猛地發出一聲長嘯:

“我萬象當世無敵,誰能壓製我?!”

這一聲怒吼,直讓這方剛剛開辟出來的浩大世界天崩地裂,火山噴湧,洪水爆發。

然而,一柄玉如意飛來,一瞬間便定住了地水火風,讓大地重新恢複了生機,同時也“冬”的一聲撞在了黃金古矛之上。

萬象魔聖微微顫栗了一下,身形踉蹌著往後退去。

“找打!”

玉清道人輕喝,雍容的麵容不怒自威,有一種當世無敵,宇內獨尊的氣勢!

這一幕讓域外無數魔道修行者,以及那億億萬的魔族大軍都要瘋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何那個玄誠子能夠招出如此恐怖的人物?

居然能夠輕鬆擊飛他們的聖神。

而且從諸位魔聖的表情來看,他們似乎是真實存在的!

這很明顯是三尊聖人,卻都被玄誠子給招了出來。

也就隻可能是聖人,不然根本不可能對萬象魔聖造成威脅。

“聖神失利了!”

此刻最憤怒、最緊張的便是魔族將士們。

這是什麼道理?

不敗的聖神,高高在上的聖人,魔族的創造者,如今竟然落入了下風!

……

在朱雀城關上,一眾仙神也都傻掉了,滿臉的難以置信。

“看來龍吉仙子說得冇錯,帝君果然是動真格的了!”

“這是大殺招啊,帝君要再屠一聖了!”

所有人都震撼不已。

那什麼“一氣化三清”居然真的把三清都給招出來了,並且是真的能夠展現出三清的一部分力量。

這是足以對萬象魔聖造成威脅的力量!

“當!”

萬象魔聖此刻的神情肅然無比,他單臂持著金色戰矛,另一手造化萬物,憑空創造出一件件主防禦的靈寶,用來抵擋上清道人和玉清道人的攻勢。

他很強,能夠在上清道人和玉清道人的圍攻下支撐這麼久已經足以稱得上俯瞰萬古,傲視天下了。

但下一瞬,太清道人也手執龍鬚扇加入了戰鬥。

“三清”同時出手圍殺。

這樣的場麵絕對稱得上是奇觀了。

要知道,三清中任意一個都是能夠強到絕巔的存在。

通常相見他們出手都是不可能見到的事,更彆說他們三個同時圍殺一人了。

此刻,這副場麵絕對是彆開生麵。

當然,觀戰的一眾仙神也都知道此刻的“三清”並非是真正的三清,而是玄誠子的三朵大道之花所化。

這其中的奧妙,他們並不清楚,也寫行不出來玄誠子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他們清楚的是,萬象魔聖要支撐不住了!

“三清”同時出手,即便萬象魔聖再怎麼強大此刻也陷入了險地。

最後轟隆一聲,再次被擊飛了出去,並且大半個肉身都爆碎開來!

這纔剛開始而已。

接下來,那一方剛剛開辟的浩大世界中不時有血光迸濺。

“三清”同時出手圍殺萬象魔聖,將他的肉身打碎了多次,連那黃金古矛也擊斷了數次。

這場戰鬥已經成了一麵倒的局勢。

萬象魔聖眼中滿是憤怒和不甘。

他強大無比,曾獨自創造了魔族,何曾陷入過這種危局中?

可是麵對“三清”聯手,他卻像是對方的玩具一般,被打到東,轟到西,幾乎冇有還手之力!

“聖神!”

“怎麼會這樣?”

無數魔族將士驚呼,麵上滿是擔憂之色。

他們所信奉的至高無上的聖神今日竟然遇到了大麻煩,甚至有可能會被鎮壓!

“轟隆!”

天地劇震!

無念魔聖和無影魔聖出手了。

雖然萬象魔聖出於“麪皮”問題並冇有向他們尋求救援,但他們也都看出來萬象魔聖已經到了難以支撐的地步。

反敗為勝已無可能!

他們自然不可能坐視萬象魔聖被鎮壓,所以乾脆地出手了。

無念魔聖衝擊那一方浩大的世界,身形看起來無比的偉岸。

他的頭頂懸著一座九層石塔,塔身上纏繞著歲月的氣息,彷彿是浸泡在歲月長河中一樣。

他彷彿是從過去來到了當世,抬手拍擊而來。

那一方浩大的世界在他的手掌下宛如彈丸一般。

這一擊太過驚人。

抬手間,帶著磅礴的聖威,要將這方浩大世界直接捏碎。

當!

混沌鐘飛來,朝著無念魔聖轟擊而去,而三十六品誅魔寶蓮也綻放出無比璀璨的神光,讓暗中潛入世界內的無影魔聖無所遁形。

“你們來得正好……不過得等我解決了萬象魔聖,纔有機會招呼你們!”

玄誠子輕笑,以混沌鐘和三十六品誅魔寶蓮擋住無念魔聖和無影魔聖。

趁此機會,他朝著萬象魔聖斬出了一劍。

但見空中寒光驟起,驚起無數漣漪。

一道劍光,升騰而去。

宛若天馬行空,又如羚羊掛角。

斬向被“三清”圍殺中的萬象魔聖!

饒是萬象魔聖身為聖人,麵對這一劍也生出了莫大的危機感。

可惜,在“三清”的圍殺下,他冇有絲毫的躲避的空間。

隻能硬扛!

“當!”

一聲脆響。

劍光斬落,被黃金古矛所擋。

可是卻有四道更加璀璨的劍光以碰撞點為中心,猛地爆散開來。

劍光所過之處,一切都化作了齏粉。

那一座座高聳入雲的磅礴山嶽,那一顆顆恢弘磅礴的星辰……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齏粉。

整個世界都被這一劍劈成了兩半,在迅速崩滅,重新歸入混沌霧靄之中。

而萬象魔聖首當其中,這一劍讓他的肉身上再度多出了一道巨大的劍痕。

從右肩延伸到左胯。

他幾乎直接被攔腰斬成了兩截。

黃金古矛也再一次斷折。

不等他造化庚金之氣修複古矛,上清道人也斬出了一劍,落在他的肩頭上,讓他步履踉蹌,腳掌踏碎虛空,極速後退。

這是戰鬥到現在,他第一次遁逃!

他無比強大,也無比驕傲!

可是在玄誠子連同“三清”的聯手下,他還是選擇了遁逃。

因為他再不逃的話,等待他的將是落得和那無定魔聖一樣的下場。

可是這樣的畫麵在魔族上上下下看來卻是莫大的屈辱和不甘。

他們不敗的聖神居然負傷遁逃,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事實,就好比天塌地陷一般。

聖神那完美無缺的形象崩塌了。

無數魔族將士悲慼地低下了頭,內心生出在發出哀嚎之聲。

他們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

尤其是他們的聖神竟然是敗在了一個不為聖的玄誠子的手中!

這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