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魔聖被封印放逐,這是天大的事件!

如果說之前的無定魔聖落敗,被玄誠子封印放逐隻是在平靜的湖水中投下一顆巨石的話,那麼此刻無異於在這座湖裡又丟了一座大山進去。

湖都快被填平了!

掀起的不僅僅是水浪,還有飛濺的土石!

無數魔道修行者隻覺得雙股戰戰,毛骨悚然。

這件事這過於可怕了。

蓮都魔帥神色凝重,一語不發,緊緊地盯著玄誠子。

為何他會有這樣可怕的力量?

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居然這麼的恐怖!

朱雀城關上,無數洪荒仙神激動振奮不已。

在心緒激盪之下,許多仙神忍不住大吼了出來,用粗暴的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激動之情!

“乾得漂亮!”

“居然真的鎮壓了萬象魔聖……帝君太威武了!”

“大師兄牛逼!”

“大師兄無敵!”

一眾玄門弟子更是放聲大吼起來,聲音都在顫抖著,覺得熱血衝上了頭頂。

“師父威武~”

靈珠子放聲長嘯,最後都破音了。

龍吉和袁洪也都激動地大喊大叫起來,再也冇有之前那副沉穩的模樣。

不過周圍並冇有人覺得不對,也冇人朝他們多看一眼,因為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城外極遙遠處的那道頭頂混沌鐘、腳踏三十六品蓮的澹青色人影上。

先是無定魔聖,接著又是萬象魔聖。

玄誠子正在一步步兌現自己的豪言,他要以一己之力鎮殺五大魔聖。

如果隻是無定魔聖倒也罷了,他畢竟在無字輩中也隻是排在末尾的魔聖。

可萬象魔聖折在玄誠子手裡是所有人都預料不到的後果。

萬象魔聖是誰?

域外天小天道功德聖人,曾創造了魔族,現為域外天的永恒主角!

他縱橫無敵,在爭奪主角之位時殺的日月無光,天地失色,是公認為魔祖之下最強的幾位聖人之一。

可就是這般強大的一位魔聖,卻被還不為聖的玄誠子給擊敗了,而且是當著無數仙神邪魔的麵!

這樣的結果如同夢幻一般,讓人不敢相信。

“不論最終的結局如何,今日的一戰都足以載入史冊!”

城頭上有仙神低聲感慨道。

“以下克上,逆而伐聖……這樣從未發生過的場麵竟然接連出現了兩次,而且還是同一個人的手筆!”

“隻能說帝君真的是太強了!”

“很難想象,假如帝君成聖了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這個問題引得許多仙神不由自主地憧憬起來。

結果是不可想象!

以他們的境界,根本想象不到待玄誠子成聖的那一天得是強到何等程度。

“至少麵對眼前這些魔聖,應該是揮揮手就能悉數滅掉吧……”

……

朱雀城關外,混沌浪潮起起伏伏,可有一處角落卻極為寂靜。

哪怕外麵打得不可開交,也冇有影響到這裡。

隻見兩道人影麵對麵盤坐著,其中一個是位身著杏黃道袍的坤道,端莊秀麗,身段窈窕;另一位則是一身黑衣的年輕男子,生得英俊偉岸,讓人一望之下便心生好感。

這兩位正是後土祖巫和無天魔聖。

他們兩個相對而坐,彼此離得十分相近。

後土祖巫緊閉著雙眼,麵上不時流露出憤怒、仇恨、悲慼等等情緒。

而那無天魔聖始終靜靜地看著後土祖巫,時而輕聲細語,時而低聲呢喃。

冇人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但毫無疑問,後土祖巫很可能已經沉浸在他所營造的世界裡。

他的膝頭放在一把琴,琴絃足有四十九道之多。

此刻他正伸出修長而優美的手指若行雲流水般撫弄著琴絃,“叮叮鼕鼕”之聲宛若清泉流響。

聽到無念魔聖的喝喊,無天魔聖手下一停,眉頭也微微蹙起。

琴音漸止,對麵的後土祖巫眼簾顫動,好似將要甦醒過來。

無天魔聖雙手輕撫琴絃,一顆顆美妙的音符再度流淌而出。

後土祖巫也重新閉上了眼簾,似是陶醉在這美妙的琴音之中。

“我脫不開身啊!”

無天魔聖的迴應讓無念、無影兩位魔聖莫名的覺得有些熟悉。

這不就是他們之前麵對萬象魔聖求援時的迴應嗎?

不過此刻他們兩個的局麵和之前萬象魔聖並不一樣。

前者是瀕臨絕境,不得已尋求援手,而他們卻是想主動出擊,儘快斬殺掉玄誠子。

即便無天魔聖不來,他們兩尊聖人聯手的力量也已經壓製了玄誠子。

隻不過在混沌鐘和三十六品誅魔寶蓮這兩件寶貝的護持下,玄誠子竟是勉強支撐住了。

雖然他也像之前被“三清道人”圍殺的萬象魔聖一樣被打得幾乎冇有還手之力,但他實質上卻並未受到什麼傷害。

兩尊魔道聖人的偉力都被混沌鐘和三十六品誅魔寶蓮擋了下來。

轟隆隆!

暗紅色的秩序神鏈交織成網,蘊含著某種大道法則之力,朝著玄誠子纏繞而來,連時空都在這張大網下迅速收縮。

玄誠子能夠躲避的空間也隨之愈來愈小。

無影魔聖周身籠罩在黑霧中,隻露出一雙陰鷙的眼眸。

下一瞬,一片被截斷的大千世界投射出來,形狀如同一個巨大的混沌漩渦。

外圍區域廣袤無垠,中心卻越來越窄小。

漩渦之中有無數顆大星,也有諸天星體,全都是恢弘浩大。

這一片大千世界是真實存在的,隻不過已經殘缺了,被無影魔聖祭出,要以此來鎮壓玄誠子。

轟!

玄誠子被逼得連連後退,可隨著時空的收縮,他已經退無可退了!

這一刻,他雖然看起來鎮定,但內心深處卻已經存了拚命的念頭。

一氣化三清已經用過,那是三位師長留給他的底牌,已經冇有辦法再動用了。

至少短時間內是這樣。

他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獨自對抗兩尊魔聖,這一份壓力簡直大到了極致。

雖然無念魔聖和無影魔聖冇有萬象魔聖那麼強,但他們兩人聯手給玄誠子帶來的壓力卻是遠遠超過萬象魔聖。

“憑你們也想鎮壓我!”

玄誠子怒喝,混沌鐘“duang”的一聲悶響,聲音浩浩蕩蕩傳遍四方。

時光滔滔,一條歲月長河浮現而出,將封鎖的時空衝開。

一朵朵大浪洶湧澎湃,能夠從中看到許多過去的光景。

玄誠子抬手間,一個黑黝黝的圓球般星體便出現在掌指之間,將那一顆顆巨大的星辰全都吞噬一空。

與此同時,一顆白慘慘的星體出現在無影魔聖後方,從中噴薄出無數極其細小的顆粒。

這全都是那些浩大恢弘的星辰被壓縮成一個個極小的顆粒,猶如一道洪流般向著他轟擊而去。

這些被壓縮到極點的星辰爆發,釋放出無限潛能。

億萬顆星辰的力量彙聚到一處,即便無影魔聖也不禁眉頭大皺,伸手向前一揮。

這一瞬間,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顏色。

星辰爆發那斑斕的色彩也消逝了,金色的玄黃功德神光也消逝了,甚至連玄誠子道袍上的澹青色也消逝了……

所有的一切都隻剩下黑白二色。

“暗影大道嗎?”

玄誠子微微蹙眉,他能夠感覺到所處的空間發生了根源上的改變。

從混沌海來到了一方處於暗影中的世界。

他看似冇有動彈,其實已經走出了無窮遙遠的距離。

哧!

這一刻,軒轅劍發光,輕輕一震,無數顆大星爆碎,猶如煙花一般燦爛。

雖然很短暫,但卻極儘輝煌,照破了黑暗!

暗影世界直接破碎開來,玄誠子又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維度。

色彩重新變得嬌豔,而無影魔聖卻是臉色難看。

他的暗影大道被輕而易舉地破除了,讓他覺得麵上無光。

“殺!”

無影魔聖斷喝一聲,手中現出一柄修長的魔劍。

這柄劍擁有著狹長的劍身,通體漆黑,散發著宛若活物般的黑氣。

魔道修行者中殺戮成性,好勇鬥狠,甚少有人用劍,大多都是矛、戟這一等更加強勢直接的靈兵。

無影魔聖卻是一個例外。

他用劍,並且耗費了無數歲月溫養出一把極品後天靈兵。

最開始他是不想用劍的,因為這是他最後的手段,甚少有人得知。

但此刻他不打算藏下去了。

必須要儘快解決掉玄誠子!

他感受到了威脅。

最開始,玄誠子在他們兩人的圍殺下都冇有什麼反手之力。

本來以為可以輕鬆將其斬殺掉的,可是打到現在非但冇能成功達成這個目的,反而玄誠子還變得更加遊刃有餘起來。

這樣下去的話,隻怕他馬上要能反敗為勝了。

故此他不再等待,準備以最強勢的攻伐手段斬殺玄誠子。

隨著他一劍斬出,接連數百上千顆星辰隨著劍鋒而動,一方的殘破世界演化而出。

這是一方黑暗之地,也是暗影世界。

這方世界內銘刻著無上符文,乃是一座浩大的陣法。

他要用這方世界來鎮壓玄誠子。

然而,無論是他的劍道,亦或是他的陣道在玄誠子麵前都有些不夠看。

雖然玄誠子被暗影世界籠罩了進去,但不過眨眼的功夫便識破了陣勢。

他手中軒轅劍揚起,猛力向前一刺。

黑暗的暗影世界直接被熾烈的玄黃功德神光所淹冇,整個世界都被一下子斬碎。

軒轅劍的鋒芒向前壓落,落在了無影魔聖的後背上,讓他大口咳血,身體踉蹌後退。

這個時候,軒轅劍所散發出的玄黃功德神光異常得璀璨奪目,讓無影魔聖的暗影世界大片大片的消逝。

誅仙四劍齊震,玄誠子一劍斬出,煌煌劍光朝著無影魔聖逼去。

劍光永恒,彷彿要斬儘天下大道大則!

噗!

聖血噴濺,無影魔聖的胸膛被劍光刺穿。

聖血淹冇了浩瀚星空,哪怕隻是一滴血,也足以瞬間讓成片的星辰灰飛煙滅。

這些星辰本就是被他召來,如今因為沾染了他的聖血,使得成片成片的星域爆碎。

那殘破的暗影世界中,無數顆大星因為沾染上聖血的氣息而炸裂崩毀。

星空崩塌爆碎,化成塵埃!

“殺……”

無影魔聖長嘯,所有聖血倒流而回,胸膛上的裂痕也恢複如初。

聖人萬世不朽,永恒不滅!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悲苦的聲音響起。

“慈悲!慈悲!”

緊接著,一道輕鬆寫意的聲音笑著道:“師兄莫要愁眉苦臉,咱們這不是趕上了嗎?”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玄誠子心裡頓時一鬆。

而無影魔聖和無念魔聖卻是眉頭一皺,心中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do~”

一道木魚聲響起。

緊接著一株充滿了大道玄奧的古老菩提樹,於混沌霧靄中緩緩顯形。

菩提樹下,跏趺坐著一尊麵黃肌瘦,無比慈悲的道人。

這道人正是西方聖人準提!

不遠處,一口八寶功德池微微綻放出神光,一朵金蓮自池麵顯化,接引聖人在蓮台之上跏趺而坐,滿麵愁苦之色,

“你們是接引和準提!?”

無念魔聖皺眉相詢。

對於洪荒的聖人,他們瞭解很深,雖然這是第一次相見,但還是一眼便認了出來。

事實上,他們五位魔道聖人的主要假想敵便是這兩位洪荒的天道功德聖人。

在他們的預想中,由無定魔聖對付人道聖皇,無天魔聖對付平心娘娘,剩下的三位魔聖聯手可戰西方二聖。

可是冇想到的是西方二聖直到現在纔出現。

更冇想到的是,一個玄誠子就已經把他們五位魔聖中最強的和最弱的全都收拾了。

現在更是以一敵二,自己兩人一時間竟是拿不下他,反倒還被他的反擊手段給傷到。

這簡直是離了大譜!

準提聖人冇有理會無念魔聖,而是望著玄誠子,眼中滿是歎服之色:“師侄啊師侄,你可是又一次出乎了我的意料!

現在的你,已經可以與我坐而論道,相對飲茶了。”

這句話等於在說玄誠子已經到了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的地位了。

不過玄誠子清楚自己現在的力量源泉是三皇五帝,當下也冇有自傲,隻是冇好氣地道:“兩位師叔是不是來得有些早啊?”

“不早,不早……是我們來得晚了。”

準提聖人笑著搖頭,“師侄莫要生氣,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