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慈悲。”

接引聖人輕輕唸誦,一座繚繞著佛光的寶幢浮現而出。

寶幢呈圓柱形,模樣似傘但不可曲張,頂部呈圓形垂幔式,色澤玄黃。

這座寶幢一經祭出便如百千萬億座須彌山降臨,幢上寶縵如同夜摩天宮,複有五百億微妙寶珠以為映飾。

接引聖人望著那無念魔聖,寶幢散發出璀璨的光輝向其罩去,要將其收進去。

“開!”

無念魔聖大吼,滿頭長髮亂舞,麵臨危機之時他整個人的戰意反而飆到了巔峰,爆發出比之前更加強大的氣勢。

他手中握著一柄銀白魔槍,猛烈地刺向寶幢。

隻聽噹的一聲巨響,那一座寶幢猛地停了下來。

這一瞬間而已,無念魔聖的左臂發光,催動銀白魔槍,擋住了寶幢的吸扯之力。

道道佛光垂落,一截碧綠的竹枝橫擊而來,撞在無念魔聖的身上,讓他直介麵噴鮮血,想要將他逼進寶幢之中。

寶幢也開始轉動,周圍佛光瀰漫,從中傳出祥和的佛音禪唱。

“施主莫要再負隅頑抗了,速速皈依!”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

準提聖人與接引聖人一同發力,想要讓無念魔聖皈依!

“怎麼會如此?”

戰場一側,無數魔道修士都瞪大了眼睛,震撼得無以複加。

先是無定魔聖和萬象魔聖失利,被玄誠子先後封印放逐,形勢已經有些不容樂觀,但隻要解決掉玄誠子,最終的勝利還是屬於他們魔道的。

那兩位魔聖反正也不會死,隻需要花時間尋他們迴歸就是了。

可是現在卻又有兩位洪荒的聖人降臨了。

而是還是兩位天道功德聖人!

所有魔道修行者都嗅到了危險,難道這一場聖人之間的大戰要以域外天魔道一方慘敗而告終嗎?

想到這裡,無數魔道修行者如墜深淵,隻覺身體發寒。

他們準備了良多,就是為了攻進洪荒。

可是如今卻連最外圍的長城防線都跨越不過去!

和魔道修行者相比,朱雀城關上的洪荒仙神明顯要興奮得多。

當他們看到兩尊聖人降臨之時,不管之前對於這兩位聖人有什麼樣的看法,他們此刻都是發自內心的激動和喜悅。

兩位天道功德聖人的到來,對於局勢影響太大了。

雙方聖人級力量對比直接發生了逆轉。

“啊……”

無念魔聖大吼,他已經動了真怒,真切體會到了之前萬象魔聖的遭遇。

他剛剛差一地就被收進寶幢之中,雖然他竭儘所能又掙脫出來,但卻又被那一截翠綠的竹枝抽在肩頭,險些將他一整條手臂都給斬落下來。

那竹枝到底是什麼玩意?

要知道,他可是聖人!

肉身不滅,金身永恒,幾乎冇有什麼靈兵能夠傷到他,結果卻被一截竹枝抽得遍體鱗傷、皮開肉綻。

更可怕的是,在被竹枝抽打過後,他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竟然變得寧靜透徹了許多,並且滋生出一種衝動,恨不得放下一切,尋一個清淨無人處靜靜地閉關修行。

這樣的念頭對他而言是如此的荒誕!

他可是魔道修行者,怎麼會喜歡清淨?

就算要修行,也應該是在慾海暢遊纔對!

又被抽了兩下之後,他忽地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你手中的是極品靈根苦竹!”

準提聖人微微頷首,“吾稱它為六根清淨竹……施主,你雜念太多,深陷慾海,應當清淨清淨!”

說著他輕輕將手中的六根清淨竹拋出,但見這一截碧綠竹枝自行舞動,從各種刁鑽的角度一次又一次地抽打在無念魔聖身上,讓後者幾欲抓狂。

他不是不想攔,而是他攔不住。

因為另一邊還有散發著無量佛光與禪唱,攜帶著無窮威勢鎮壓而來的寶幢。

和這座寶幢給他帶來的威脅相比,被六根清淨竹抽打幾下幾乎不算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七彩光輝從他眼前閃過,卻是準提聖人手中又多出了一截五顏六色的小樹苗,正朝著他輕輕揮動。

“唰~”

七彩霞光旋轉而出,將無念魔聖手中的銀白魔槍捲起。

失去了靈兵的阻攔,那一座寶幢終於得以欺身上前,直接將無念魔聖吞入進去。

“慈悲慈悲。”

接引聖人澹澹開口,那一座寶幢也回到他的身旁,佇立在八寶功德池上。

“我是不滅的!聖人萬古不死,永恒長存,你們殺不了我!也休想將我鎮壓!”

無念魔聖的聲音從寶幢中傳出,帶著憎恨與不甘。

他很不甘心就這樣落敗。

“若是有膽的話,大可以放我出來,你我單獨做過一場!”

“還敢說大話?”

朱雀城關上,有仙神不忿地道:“之前自己在圍殺帝君時怎麼不見這麼說?”

邊上有佛門弟子滿懷激動:“南無阿彌陀佛!南無準提佛母!”

許多仙神臉上都露出喜色,“有兩位聖人出手,咱們贏定了!”

有人小聲提醒道:“話雖如此,但也彆忘了之前可都是帝君在獨自抗衡那些魔道聖人!”

“說得冇錯,這一戰若是能贏,帝君絕對居功至偉!”

冇有人會忘記玄誠子的戰功!

此刻他正在與無影魔聖鏖戰。

雙方都已經使出了全力。

隻不過在冇有無念魔聖從旁協助的情況下,無影魔聖獨自麵對玄誠子卻是感覺壓力倍增,很快便開始逐漸落入下風。

一抹慌亂之色從他眼中閃過。

隨著接引與準提二聖的到來,雙方的實力天平已經完全調轉過來了。

尤其是此刻當他發現無念魔聖已經被收入寶幢中時,這種慌亂就變得更明顯了。

朱雀城關上,許多仙神恨不得立刻能斬殺掉那些魔聖,但他們也明白,想殺掉聖人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的。

哪怕接引聖人、準提聖人到來也不行!

嗡!

寶幢搖動,當中有無量佛光流轉,並有無窮佛音禪唱之聲傳出。

這是在度化無念魔聖,想要讓其皈依佛門。

這是一種極其大膽的嘗試。

度化一尊聖人!

一旦能夠成功,或許是一個比封印放逐更為有效的法子。

不然這些魔道聖人殺也殺不掉,放也不能放,一直鎮壓還需要時刻照看,不然分分鐘就蹦出來給你看……

太麻煩了!

在陣陣佛音禪唱之中,無念魔聖隻覺好似有無數蒼蠅圍在耳邊“嗡嗡嗡”叫個不停,傷害不大,但卻是煩不勝煩。

“待我出去,定要將你這破經幢磨成齏粉!”

他在寶幢之內不停地抗爭,試圖衝出束縛,將寶幢打得“砰砰”作響。

“聖神!”

許多魔道修行者震怒無比,尤其是無念魔聖所創造的種族更是憤怒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堂堂一位聖人,怎麼能被人鎮壓在經幢之中度化?

寶幢搖了三搖,恐怖的魔氣從中溢位,使得這片混沌海都沸騰了。

“無天聖人!”

魔道修行者中有人在呼喚無天,希望他能夠出手解救無念魔聖,不然的話真怕他會被度化,皈依佛門。

他想要去尋求無天魔聖的幫助,卻發現已經有人先一步找上了無天魔聖。

是準提聖人。

他握著七寶妙樹慢悠悠地來到那一個僻靜的角落裡,隻是輕輕一揮,便有一道七彩霞光捲起了後土祖巫。

“錚~”

無天魔聖纖細的十指猛地按住了琴絃,頓時琴音大亂,無窮無儘的音符化作一條條七彩斑斕的秩序神鏈,向著準提聖人抽擊而去。

準提聖人微笑,六根清淨竹在他身前的混沌霧靄中生長出來,輕輕搖晃間“娑娑”作響。

……

“早知會是現在這般光景,一開始就應該全力鎮殺你!”

無影魔聖皺著眉頭恨恨地道。

他的意思是最開始玄誠子剛剛得到三皇五帝的人道之力時。

若是在那時他們五尊魔聖一起出手,將玄誠子鎮殺當場,哪還有後麵這些事?

他在後悔!

堂堂聖人竟然在為不久前發生的事情產生懊悔之情。

事實上,如果真如他所說的那樣,玄誠子的確很有可能會被他們瞬間鎮殺。

奈何這世上冇有後悔藥……

不對,聖人是可以改變過去的。

但想要改變已經既定的事實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而且所改變的過去關聯越大,對未來的影響越大,需要付出的代價也就越大。

如果想要改變之前的戰局,即便是他們幾位聖人聯手也支付不起代價!

“既然改變不了過去,那就隻能選擇現在傾儘全力來鎮殺你!哪怕我要因此被封印、被放逐,也要在今日將你鎮殺!”

無影魔聖神情鄭重無比,眼中的殺意彷彿要凝結一般。

經過短暫的交手,他深刻地深受到麵前的玄誠子有多麼的棘手!

必須要剷除掉!

不然讓其真正證得聖人道果,那麼他的強大將無可估量,甚至能夠堪比魔主!

一定要除掉!

無影魔聖下定了決心。

眼下玄誠子雖然擁有三皇五帝的人道之力,但他畢竟不是真正的聖人,不能夠做到不死不滅。

若是形神俱滅、真靈泯滅的話,他一樣會死!

“殺!”

無影魔聖手持狹長的魔劍,向著玄誠子殺去。

和之前不同,此刻的他殺意達到了巔峰,猶如死士一般幾乎是抱著同歸於儘的決心在戰鬥。

玄誠子很是無語,隻覺得對方這就很無賴。

這種以命換命,生死相博的打法一點都不像是一尊聖人!

但對方偏偏有著聖人的果位,可以不死不滅。

換句話說,即便他玄誠子願意和對方以命換命……到時他死了,對方還能再重新爬起來。

“轟隆!”

混沌海激盪,一片片暗影世界在發光。

玄誠子頭頂混沌鐘,腳踩三十六品誅魔寶蓮,麵上露出凝重之色。

他感受到了一股危機。

下一瞬,周圍億億萬裡的空間內浮現出無數道暗紅色的秩序神鏈。

它們交織在一起,籠罩四方,鎮壓向玄誠子,讓他避無可避!

“殺!”

玄誠子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手中軒轅劍輕揮,身周的誅仙四劍跟著震動起來,一股股凶煞戾氣便牽引而來,化作天道殺伐之力。

噗!

隨著玄誠子一劍斬出,一道煌煌劍光通天貫地,劈開了無數道暗紅色的秩序神鏈,餘勢不竭,向著那無影魔聖斬了過去。

讓玄誠子意外的是,無影魔聖竟是不閃不避,任由那劍光落在自己身上。

劍光閃耀而過,險些將無影魔聖力劈成兩半,在其頸項到右胯處留下一道可怕的血痕。

冬!

一股血氣衝起,從無影魔聖劍痕處噴出的聖血化作五色神光,沖霄而上。

與此同時,無數暗影世界轟然爆碎,化作一股可怕的力量向著玄誠子衝擊而來。

這是血祭!

他以自己的聖血為引,又獻祭掉了自己的暗影世界,換來了恐怖的力量。

這股力量無窮龐大,在他的驅使下將玄誠子包圍,猶如漩渦般要把他絞殺在其中。

“殺!”

玄誠子大喝,因為他真的感受到了危機感。

如果不能從這漩渦中掙脫出去,他可能會死在這裡。

他深吸了一口氣,直接用催動混沌鐘和三十六品誅魔寶蓮護住周身,然後手握軒轅劍向外硬闖。

璀璨的劍芒一道接著一道。

混沌鐘和誅魔寶蓮在暗影漩渦中“咯吱”作響,表麵竟是生出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痕。

這是從未有過之事!

這兩件寶貝都以防禦力見長,可以算得上是防禦型寶貝中最頂尖的存在。

可即便兩件寶貝相輔相成,依然有些抵擋不住。

不過好在最終他還是闖了過來。

無影魔聖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他能夠從自己必殺一擊中逃脫出來。

這可是他不惜以自己的聖血和暗影世界為祭品才換來的力量啊!

“殺!”

玄誠子揮出了一劍。

噗的一聲,險些將無影魔聖的眉心刺透。

繚繞著玄黃功德神光的軒轅劍抵在了無影魔聖的額頭上,讓那裡鮮血淋淋。

無影魔聖的下場魔劍已經斷裂。

他竭儘所能地全力對抗。

“吼!”

咆孝聲中,他噴出一口五色聖血,其中蘊含著聖人的無上偉力,直接崩碎了軒轅劍。

不得不說,聖人真的是太強了。

每一尊聖人肉身都強大無比,以玄誠子的力量,再加上軒轅劍這樣的功德靈寶,竟然都冇能在第一時間刺穿其頭顱。

這時,無數暗紅色的秩序神鏈從四麵八方壓落,向著玄誠子抽打而來。

對於這種秩序的鎮壓,玄誠子還是很忌憚的。

這是屬於聖人的偉力,讓萬道臣服,讓法則伏首,讓秩序聽命。

玄誠子雖有人道之力,但卻做不到這些,於是他隻能選擇依靠手中的劍。

他伸手一招,誅仙劍自行飛入他的手中。

“斬你的狗頭!”

隨著誅仙劍揮動,戮仙、陷仙、絕仙也一起發光。

誅仙四劍共振,浩瀚無際的凶煞戾氣湧動,凝聚成無比鋒銳靈力的天道殺伐之力,向著無影魔聖斬去。

無數道暗紅色的秩序神鏈被斬斷。

劍光落下,噗的一聲,這一次直接將無影魔聖的脖子切開了。

“骨碌”一聲,他的人頭滾落。

“啊……”

域外天方向,無數魔道修行者不可置信地長大了嘴巴。

他們簡直要發瘋狂了。

那玄誠子居然真的斬下了無影魔聖的頭顱?

這太不真實了,堂堂聖人會被斬下頭顱?

在今天之前,冇有任何一人會相信這樣的事。

可此刻,這一幕卻是真真切切地發生了,而且是當著洪荒和域外無數仙神邪魔的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