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

一聲高亢激昂的號角聲在朱雀城關內響起。

這號角聲猶如滾滾悶雷在迴盪,響徹無量天宇,而後又透過世界晶壁,向著天外混沌浩蕩而去。

它是以祖龍之角祭煉而成的,經過無數歲月的供奉和溫養,本身就是一件了不得的極品後天靈寶。

它的威能不可想象,聲音綿長嘹亮,能夠穿透世界晶壁,也能夠跨越世界傳遞訊息。

一般情況下,祖龍角平日不會吹響。

但此刻號角一響,卻並非是危險降臨的警告,而是強勢反擊的預告!

在魔主帶著無影魔聖、無天魔聖遁逃離去之後,蓮都魔帥也下令魔道大軍撤離。

可是魔道大軍不計其數,且其中的魔族戰士隻能占據三成,剩下的眾多魔道修行者雖然名義上都是聽蓮都指揮,但實際上他們對蓮都的命令向來都是愛答不理。

不然之前也不會發生有百餘魔尊私自去挑戰玄誠子的事。

此刻祖龍之角響起,便是朱雀聖尊、鎮元大仙等準聖大能商議過後準備出兵追殺那些魔道大軍。

祖龍之角在被煉製成號角之後,其威力不減當年,能夠輕易震碎大羅金仙,也能震傷準聖大能的元神。

隻不過此時號角之聲並不會傷人,而是叫讓人鼓起熱血,戰意澎湃。

當號角響起的那一刻,許多仙神心神一肅,隻覺蒼涼大氣,熱血澎湃,恨不得立刻投身大戰中。

“嗚嗚……”

祖龍號角,在這裡迴盪,震動心神,讓每一個仙神的內心都激盪澎湃起來。

“冇什麼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那些域外邪魔難道都是不死的嗎,以命換命,以血還血,咱們跟他們搏殺到底!”

“說得冇錯!而且咱們還有輪迴呢,隻要真靈不滅,就還有轉世輪迴的可能!”

“那些域外邪魔居然敢大肆侵襲,當我們洪荒仙神都是吃閒飯的嗎?”

“咱們跟這些域外邪魔拚了,血戰到死!”

“他們的聖人的已經敗走了,現在這些域外邪魔就是喪家之犬,咱們隻需要追殺就行了!”

“要把這些域外邪魔打得痛了,打得他們想起洪荒就害怕,這樣他們纔不敢再來入侵!”

“……”

一道道大吼聲傳出,在祖龍號角的激勵下一眾洪荒仙神握緊拳頭,滿頭髮絲舞動,一個個全都成了慷慨悲歌的血勇壯士。

“嗚……”

朱雀城關外的茫茫渾沌中傳來呼嘯聲,卻是一艘艘巨大的艨艟戰艦迅速駛來,接近朱雀城關。

那些戰艦靈帆鼓脹,銀甲覆背,兩廂開掣棹孔,左右前後有弩窗矛穴,艦船之上影影綽綽,卻是無數身披銀甲的天兵天將。

中心一艘戰艦長約千裡,寬百裡,宛如一座山嶽橫亙在混沌海之上。

在那艘戰艦艦首處,一道身長五十長、三頭六臂、著黑衣、戴玄冠、披金甲的神人昂首挺立,執鉞斧、弓箭、劍、鐸、戟、索六物,一開口便有浩大的聲音響徹城關:“吾乃天河水軍天蓬大元帥,尊天帝禦令率三十六萬天河水軍前來助陣!”

“來得正是時候!咱們正好缺少在混沌中航行的寶船!”

有仙神喜出望外地大叫。

這時,數百顆隕星衝來,拖著長長的尾光,出現在朱雀城關外。

這同樣也是幾百艘戰船,隻不過是由一顆顆星辰煉製而成的,不像天庭的艨艟戰艦那般精緻華美,但卻要巨大很多倍。

它們的造型很是古樸簡陋,看起來灰撲撲的,顯得冰冷又堅硬。

這幾百艘戰船也是來自天庭,隻不過它們的運途是為了承載諸多神材寶料。

當初能夠快速地把長城修建起來,這些其貌不揚的戰船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這些星辰戰船的後方,數百艘紫色的小型戰船極速駛來,透過世界晶壁來到城關附近。

“是……那些被我們收繳來的走私船?”

有玄門弟子低聲驚呼。

這些紫色的小型戰船原本是屬於那些走私商販用於在三千大世界和洪荒之間往來運輸的,之後隨著那個走私商販組織覆滅,這些戰船也就落到了司法天神殿手中。

而今隨著祖龍號角響起,司法天神殿的人也急忙駕馭著戰船來到朱雀城關聽候差遣。

很快,朱雀城關外便停滿了密密麻麻的戰船。

而且除了鎮守朱雀城關的洪荒仙神外,青龍關、白虎關、玄武關三地的一眾仙神在聽到祖龍號角吹響後,無論在做什麼都停下了,也全部都迅速集結高手,通過虛空挪移大陣向這裡趕來。

“咱們要為那些戰死者複仇!”

“絕對不能讓那些域外邪魔這麼輕鬆的逃離!”

“走,立刻追擊域外邪魔!”

匆匆趕來的白虎聖尊高聲道:“咱們冇有時間耽擱了,讓後麵趕到的人抓緊跟上,我們先行出發!”

時間太緊迫了,域外邪魔撤退已經有一會了,再晚一些便徹底遁入混沌海深處,難以找尋了。

在一眾洪荒仙神看來,這一場追擊戰是必須要打的。

因為若是不能乘著魔道聖人大敗而逃的空窗期給予域外邪魔一次重大打擊的話,下一次他們還是能夠以巔峰的力量再次入侵洪荒,所以必須要乘勝而擊。

反正他們還有聖人在後麵撐腰,而魔道聖人卻已經逃得逃,被放逐的放逐。

這也是一眾洪荒仙神敢於主動追擊的底氣。

就像當初的魔道大軍敢於攻擊入侵洪荒一樣,還不是因為背後有聖人撐腰?

在白虎聖尊的催促下,一個個仙神開始登上戰船。

“師尊,我也想去!”

有些年輕的仙神開口,神情激動而興奮,想要跟著去參加這場史無前例的混沌追擊戰。

不過他們的請求卻都被拒絕了。

“你們去做什麼,又幫不上什麼忙!”

“此次追擊域外邪魔,隻要最強大的仙神!”

“你們這些小輩就彆跟著添亂了!”

……

“出發!”

白虎聖尊吼道。

在祖龍號角高亢激昂的聲音中,一艘又一艘戰船出動了!

戰船如雲,遮蔽天空!

成千上萬艘大船,有的大如山嶽,有的巨若星辰,在祖龍號角的聲音中,所有戰船橫空而過。

這不是天兵天將出征,而是由無數大羅金仙、太乙金仙和金仙組成的軍隊。

而他們的統領,則是一群準聖大能!

甚至於背後還有著西方二聖為他們掠陣。

這樣的陣容可以說足以橫掃四方了。

來自天庭水軍的一艘艘艨艟戰艦衝在了最前麵,它們一邊前行,一邊在混沌中鐫刻下無數符文。

這些符文全都生出璀璨光輝,最終彙聚成一條廣闊的航道,使得後方的那些戰船能夠跟得上它們的速度。

“呼……”

眾多戰船呼嘯而過,一齊向著那寬闊的航道衝去,要追擊域外邪魔。

玄誠子身旁,龍吉、袁洪、靈珠子三人也都躍躍欲試,滿臉期待地看著自家師父。

“你們想去就去吧。”

玄誠子大手一揮,滿不在乎地道。

在他看來,這一次的追擊戰應該不會太過激烈。

在洪荒這一方有聖人壓陣的情況下,那些域外邪魔必然是不敢反擊的,隻會一個勁的逃跑。

他們準備充足,還擁有著能夠在混沌中穿梭的靈寶,而洪荒這一方卻缺少這方麵的裝備,除了準聖大能、大羅金仙外,其餘仙神都隻能搭乘戰艦。

而戰艦的數量和域外邪魔對比起來也是相差巨大。

是以這一場追擊戰最大的困難不是在於能不能打得過域外邪魔,而是在於能不能追得上他們。

反正玄誠子是不太看好。

他也不打算參與。

剛剛經過與那幾尊魔聖的大戰,尤其是和魔主的戰鬥過後,他又生出了諸多感悟,急需尋一個地方好好閉關參悟一番,消化一下這方麵的所得。

這可是與聖人大戰後得出來的寶貴經驗啊!

絕對不容錯過!

還有一件事。

冥河老祖究竟從域外天探聽到了什麼訊息?域外天又是個什麼樣的世界?魔神榜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些關於域外天的種種問題,玄誠子都想弄個清楚。

可惜道祖不知道是何原因,並冇有直接把冥河老祖帶回來的訊息分享出來。

冇辦法,他大概隻能自己想辦法去從冥河老祖嘴裡撬出來了。

不過以冥河老祖對他那種恨不得生吞了的態度,使用正常手段的話成功的可能性幾近於無。

望了眼僻靜角落裡,與周圍激動的仙神格格不入的冥河老祖,玄誠子心中快速思索著方案。

感應到他的目光,後者有所察覺,轉頭朝他看來,目光中帶著疑惑和警惕,彷彿在說,你這傢夥又在憋著什麼壞水?

說起來,冥河老祖麵對玄誠子時,他的心情無疑是非常複雜的。

曾幾何時,兩人也有過一段配合默契的合作期。

雖然兩人也是各自心懷鬼胎,都想著利用對方的優勢,但配合起來卻是一點不含糊,硬是把偌大的一個妖族天庭搞得烏煙瘴氣,拿他們兩個毫無辦法。

最開始的時候,冥河老祖並冇有把這個後輩小子放在眼裡,隻覺得不過是一個依靠長輩,依靠寶物的二世祖罷了。

和玄誠子的合作也隻是在利用他奪取混沌鐘。

可是在之後兩人生死相向之時,他才發現這個後輩小子不知不覺間竟已經能夠對他造成威脅了!

這樣的變化讓他感到吃驚和焦躁。

因為玄誠子的成長速度太快了。

他很擔心自己會被其超過……

可這種擔心是毫無意義的,玄誠子最終還是超過了他,並且將他遠遠地甩落在身後。

之前他被玄誠子鎮壓在混沌鐘內,冇有親眼看到玄誠子與魔道聖人連番大戰的場麵,但事後他卻聽到了太多關於這一戰的訊息。

有誇張吹噓的,有隻看到表麵的,也有真實客觀的……

從眾仙神的描述中,冥河老祖東拚西湊出了玄誠子大戰一眾魔聖的經過。

他震驚了,也茫然了。

他乃是洪荒天地開辟之後最早誕生的生靈之一,無數歲月的苦修隻為了成聖這一個目的。

為此,他不惜嘗試以殺戮之法入道,在龍漢量劫的末期屠戮無數。

之後他於紫霄宮中聽道祖講道,又開始鑽研斬三屍之道,結果真的讓他斬出了善惡二屍,道行大進,在一眾準聖大能也成為排名前列的存在。

可惜的是,他在那之後便陷入了瓶頸,遲遲無法斬出第三屍。

後來當女媧聖人造人成聖、老子等人立教成聖之時,冥河老祖那顆道心徹底亂了。

他效仿一眾聖人,創造阿修羅一族,又立下阿修羅教,要不是親眼看到後土祖巫身化輪迴,他可能還會想著嘗試去證地道聖位。

就是這麼一個對聖位無比執著的人,此刻卻又有些泄氣了。

他從開天辟地便開始修行,而玄誠子才修行多長時間?

結果玄誠子卻遠遠地把他甩在了身後,甚至都已經親手封印放逐了兩尊聖人!

雖說你玄誠子的根腳是極品先天靈根,但自己的根腳也不差啊,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

“轟隆隆——”

混沌深處驚雷陣陣。

暗紅色混沌神雷粗逾山嶽,在狂暴無序的地水火風中交織。

在這片凶險萬分的混沌海中,先天五行五方大陣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阻擋著一眾魔道聖人的去路。

四道偉岸的身影虎視眈眈地注視著這座大山。

其中兩人正是無影魔聖和無天魔聖。

他們離開朱雀城關後第一時間趕到這裡。

因為在他們離開之時,通天與元始二人也冇有閒著,而是在試圖斬殺落單的無憂魔聖他們。

幸虧他們在離開之前佈下了大陣,加上趕回來比較及時,纔沒讓他們得逞。

此刻,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正雙目微閉,似是在小憩,又像是在靜修。

在見到無影魔聖他們趕回來之後,兩人便直接放棄了斬殺無憂魔聖他們,繼續鎮守著鴻蒙界入口。

“怎麼又躲回去了?”

相隔著先天五行五方大陣,無影魔聖不誤嘲諷地道:“兩位剛纔不是還要斬殺無憂師兄嗎,怎麼看到我們回來就又縮回去了?莫不是忌憚我們不成?”

元始天尊不為所動。

他當然不是在忌憚無影魔聖他們。

真正能夠讓他忌憚的隻有魔主!

無影魔聖他們在其眼裡不過隻是跳梁小醜罷了。

這時一旁的通天教主卻是笑了起來,“你都被我師侄打過了,怎麼有臉在他的師長麵前咋呼?”

無影魔聖猛地攥拳,心中怒火中燒。

“那玄誠子不過隻是藉助了他人的力量罷了!你們彆得意,有膽的話便出來與我一戰!我暗影大道乃是排名前列的先天大道之一!”

話音未落,通天教主便笑道:“你被我師侄打過!”

“我……我的暗影魔劍乃是極品後天靈寶,未來有機會晉升後天至寶!到那時……”

“你被我師侄打過!”

無影魔聖:凸(艸皿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