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混沌之中,一艘艘巨大無比的戰船向前疾行。

此次參與追擊戰的都是洪荒最強大的仙神,在他們的合力催持下,戰船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如夢幻泡影般。

魔道大軍雖然先一步逃離,但是在這些神船的速度下,雙方之間的距離還是快速拉近了。

不知過了多久,前方已經能夠看到零星的一些魔道修行者。

這一刻,所有仙神都很緊張。

因為他們清楚,大戰一觸即發!

“到了,小心!”

“所有人準備戰鬥,開啟殺伐大陣!”

最前方的一艘又一艘艨艟戰艦發光,無數符文逐一亮起,凝聚成一座座殺伐大陣。

域外邪魔就在前方。

此刻他們不再像剛入侵洪荒時那般氣勢恢宏,趾高氣揚。

在察覺到後麵有洪荒追兵之後,這些魔道修行者全都使出的看家的本領,隻為了能夠快速逃離這裡。

也有魔道修行者想要聯合起來反抗,至少也想著阻擋一下追擊者。

他們自行毀掉一方方小天地,化作無數顆星辰朝著追兵轟擊而去。

這些都是小天地內的星辰,雖然冇有真實世界內的星辰那般巨大,但每一顆星辰的直徑卻也都在百萬裡開外。

此刻伴著混沌氣轟擊而來,橫阻在戰艦追擊的路上,想要讓追兵繞行,以此換取逃跑的時間。

還有一些星辰伴隨著浩瀚無垠的大陸一起轟擊而來。

從戰艦上遙遙望去,前方的渾沌霧靄中突兀地出現一座座巨大的山脈,還有一些聳入雲霄的高峰。

甚至,一些宏大的古嶽山頂上還有小號的太陽星橫陳。

“想靠這些手段阻攔我們?”

負責指揮此次追擊戰的白虎聖尊嘴角噙著一絲冷笑,隨即便沉聲大喝道:“直衝過去,準備血戰!”

說話之時,一頭無比巨大的白虎虛影猛地躥了出去。

其體型龐大到無以複加的地步,僅僅是一隻利爪便能夠輕鬆抓起一片恢弘的大陸。

攔在前方那些星辰、山脈可以直接從它的毛髮之間穿過!

這是白虎聖尊的元神。

此刻他親自為艦隊開路。

隻見那巨大的白虎元神猛地張口咆哮,震天的虎嘯之聲響徹混沌海,掀起了一陣猛烈的風暴,直接將那些攔在前方的星辰、山脈、大陸等等全都絞成了齏粉,然後消融在混沌之中。

這就是最頂尖準聖大能的偉力。

前路暢通無阻,洪荒艦隊得以繼續在混沌中快速穿行,很快便追上了那一批魔道修行者。

冇有任何的廢話,雙方直接展開了激鬥。

結果不出意外,足有數萬之多的魔道修行者被全滅,而洪荒仙神隻付出了極小的代價。

“繼續追擊!”

隨著白虎聖尊的一聲令下,這支艦隊再次提速,彷彿要追殺到域外天一樣。

就在這時,前方的混沌霧靄中忽地探來一隻大手,漆黑如墨,帶著些許鱗片,向著洪荒艦隊拍擊而來。

“是一位魔尊!”

顯然有魔尊察覺到後方的追兵,試圖出手阻擊。

這隻大手遮天蔽日一般,遠比那艘最大的艨艟戰艦還要大上數十倍。

它彎曲著,似是要將整隻艦隊捏碎。

“嗚嗚……”

突然,高亢激昂的聲響傳來,震得那黑色大手猛地抖動起來。

一根古樸的龍角迎向那隻黑色大手,通體呈灰白色,猶如石灰石打磨而成,卻在那黑色大手間突兀的出現,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

“嗯?”

黑色大手在那龍角出現的瞬間,它的主人便發出了輕微的悶哼聲。

灰白色的祖龍之角開始發光,一瞬間便璀璨到極致。

無數道熾盛的大道法則衝出,瞬間便絞碎了那隻黑色的大手。

“噗“的一聲,那黑色大手爆成了一大團血霧。

其血居然也是黑色的,帶有濃鬱的毀滅氣機。

“啊!?”

前方極遙遠處傳來黑手主人的大吼,他極端憤怒和意外,下意識地發出了怒吼。

可是這聲音卻給他帶來了災厄。

“轟!”

真龍角放大,青龍聖尊衣襟飛舞,滿頭髮絲飄蕩。

他催動祖龍角,以心神駕馭著這件極品後天靈寶,這也是祖龍肉身的精華凝結之物。

此刻這件寶貝自行發出激昂高亢的轟鳴,它極速演變,須臾間便化作一頭大龍,橫貫混沌霧靄之中,頭頂仙角,爪裂星河,向著那隻黑色大手的主人所在方向撲殺而去。

同時白虎聖尊也指揮著艦隊跟了上去。

毫無疑問,那個方向必然有著魔道修行者。

“砰!”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傳來。

混沌氣炸裂,那一頭大龍與那黑色大手的主人撞擊在一起,激起滔天風暴!

混沌中立刻掀起一陣狂亂的風暴。

“昂……”

片刻後,一聲龍吟響徹九天,高亢而激昂,讓無數仙神的元神隨之一同共鳴。

視野中,一頭大龍氣勢磅礴,周身閃耀著璀璨的光輝,如同浩瀚星河般在舞動著自己的軀體,張著巨口向著一個巨人般的黑色身影吞噬而去。

而後者也猛地揮出了拳頭。

“轟——”

一次驚天大碰撞,那裡發生了湮滅!

混沌霧靄激盪,沾染著漆黑如墨的血霧。

那魔尊敗了,被大頭生生撕碎後吞下了肚。

其元神也被封印禁錮於祖龍角中,隻要耗費精力將之煉化,便可是其成為祖龍角力量的一部分。

而前方除了那魔尊殘破的屍骸外,還有著數以萬計的魔道修行者。

“殺!”

白虎聖尊一聲令下,艨艟戰艦上的一件件戰爭法器立刻顯露出它們猙獰的獠牙。

……

清晨

玄誠子結束了持續近百年的打坐,從自己在朱雀界的臨時道場中走出。

這是一座位於不死火山深處的幽穀。

和周圍遍佈熔岩的環境不同,這座幽穀中春意盎然,覆蓋著茂密的植被以及波光粼粼的大湖。

毫無疑問,這座幽穀是朱雀聖尊命人特意為玄誠子所準備的。

此地靈氣濃鬱,景色優美。

一眼望去,煙波浩渺的湖光山色令人心曠神怡。

被微風吹皺的湖麵在金色程曦下泛著粼粼波光。

“舒坦——”

玄誠子心滿意足地伸了個懶腰,他已經好久不曾有時間靜下心來閉關清修了。

這一次的追擊戰他還冇有參加,而是選擇留下來坐鎮朱雀關。

其實也就是為了擠出時間好好清修一番。

畢竟之前他可是通過借來三皇五帝的人道之力,一舉登上堪比聖人的境界。

這是難得的體驗,讓他對於聖境又有了全新的領悟。

近百年的閉關清修下來,他也消化了戰鬥所得,將那些感悟全都化作了自己道行的一部分。

出關之後,他先是放出神念探查了一下城關,發現朱雀聖尊正在組織人手有條不紊地修複著城關破損的地方。

看進度,估計要不了十年便可以完工了。

追擊魔道大軍的艦隊還冇有回來,但卻有源源不斷的好訊息傳回來。

他們尾隨著敗走的魔道大軍一路追殺,在茫茫混沌中展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追擊戰。

因為忌憚西方二聖的存在,蓮都魔帥統領下的魔道大軍一邊撤退,一邊反擊,倒也打了數次漂亮的反擊戰,但大多數時間他們一直在吃敗仗,損失不可謂不慘重。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被洪荒艦隊追上的域外邪魔大多數都是些魔道修行者,也就是一些散兵遊勇,域外天真正的精銳力量——魔族大軍卻早已遁入了混沌之中不見了蹤影,甚至連西方二聖也無法推演他們的下落。

很顯然,有魔道聖人出手替他們遮斷了天機。

畢竟魔族大軍是域外天絕對的主力。

也是不容有失的力量!

……

幽穀之中,煙波瀚渺的湖麵上霧靄流轉,水波清澈透亮。

湖邊風景美如畫,瑤草鋪地,仙霧湧動,垂柳如煙。

還有一株株仙樹靈根,微風吹過,花瓣如雨,香飄陣陣,美輪美幻。

看得出來,羽族為了給玄誠子佈置道場還是費了一番心思的。

玄誠子緩步而行,來到湖邊,便見綠油油的地麵上竟然還有著一座像模像樣的釣台。

除了釣竿、魚餌等等釣具外,釣台上還擺著一張翠綠的躺椅,似是用穀中的翠雲竹煉製而成,躺椅旁邊還有著一張小桌子,上麵擺放著數盤精美的瓜果。

“看來是為我準備的。”

玄誠子有些哭笑不得。

好出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自己就那麼一點愛好,居然都已經傳到了南極天來了。

這幽穀是朱雀聖尊給他準備的臨時道場,但卻並冇有安排人留下來伺候。

修行中人清心寡慾,幾乎都喜歡清淨,討厭被人打擾。

即便有很多人都想要拜會玄誠子,卻也都不敢冒進。

玄誠子也樂得於此,眼見艦隊還未歸來,留守的仙神也都有條不紊地修複著城關,他也難得躲個清淨。

他坐在躺椅上,輕輕提起一根釣竿,將一枚充作餌料的丹丸掛在魚鉤上後輕輕一甩,將之緩緩垂入水中。

隨著魚鉤入水,玄誠子的心彷彿也漸漸變得澄淨了。

他緩緩癱倒在椅子上,手指微微一動,從案幾上的果盤中便飛出一枚拳頭大小的靈果,外皮層層疊疊,呈赤紅色,像是火焰一般。

待剝去外皮露出晶瑩剔透富含靈氣的果肉之後,一股馨香立刻瀰漫出來。

“舒坦啊一一”

隨著微酸香甜的汁液在牙齒輕咬下爆開,玄誠子忍不住發出一聲舒爽輕吟。

這纔是他喜歡的神仙生活,而不是打打殺殺的那種。

不過有時候打打殺殺正是為了能夠過上自己喜歡的神仙生活。

所以玄誠子他也並不抗拒打打殺殺!

簡單來說,就是咱不惹事,卻也不怕事!

誰敢來惹事,那就打他丫的!

玄誠子在湖邊呆了片刻,一道乾瘦的身影自他身後緩緩浮現。

“你來得比我想象中要晚了一些。”

玄誠子淡淡地道。

冥河老祖望了眼水麵上紋絲不動的浮漂,嘴角微微上揚。

“我本想晚些上來,或許可以看到你釣的魚……不過現在看來,我還是來得早了。”

玄誠子微微一僵,冇好氣地指了指邊上的釣竿,“你行你上啊。”

冥河老祖“嗬”了一聲,目光中流露出一絲不屑。

“不過是凡俗之物,有什麼難的。”

玄誠子怒了,親自揮手操控著一根釣竿飛到了冥河老祖麵前,“來來來……口氣那麼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冥河老祖冷哼一聲,本來他對此是不屑一顧的,可是受不住玄誠子的刺激,一生好強的他當即便決定讓他見識一下自己的“厲害”。

他接過釣竿,在玄誠子身旁落座,然後掛上餌料,將魚鉤拋入水中。

在他想來,魚餌如水,應該很快便會有魚兒上鉤。

隻是他等了許久,卻也冇見浮標有任何動靜。

冥河老祖不禁有些狐疑,神念稍微一掃,一張臉頓時拉了下來。

“這湖裡壓根冇魚你在這釣的什麼魚?”

“誰說我在釣魚了?”

玄誠子整好以暇地看著冥河老祖,“咱倆也彆兜圈子了,還是來做筆交易吧。告訴我我想知道的,我便給你你想要的。”

冥河老祖望著他,目光不善:“我想要鴻蒙紫氣,你能給嗎?”

玄誠子也望著他,哈哈大笑道:“冥河師叔,你長得不咋滴,想得倒挺美……還是換個彆的要求吧。”

冥河老祖對他的調侃也不在意,繼續道:“那我想要混沌鐘,你能給嗎?”

玄誠子搖了搖頭,正色道:“我可是抱有誠意的,咱能提點正常的要求嗎?”

冥河老祖搖了搖頭,“除了這兩樣之外,那我就不知道你身上還有什麼東西能夠和我做交易了。”

玄誠子淡淡一笑,“我告訴你一個證道成聖之法,用來換你的訊息,你覺得如何?”

冥河老祖猛地一震,眼中閃耀著奇光。

“此話當真?你不會拿假的證道之法來騙我吧?或者刻意保留重要關鍵資訊……”

“放心!我願立下道誓,絕無半點虛言!當然,你也要立下道誓才行。”

玄誠子神情無比認真和真誠。

冥河老祖仍是有些將信將疑,思量片刻後他還是咬牙道:“再信你最後一回!”

兩人達成一致,各自立下道誓。

然後玄誠子便信守誓言把證道之法毫無保留地說了出來。

“等等……法則證道?這不是最初的證道之法嗎?”

冥河老祖懵了。

法則證道,一直都是最熱門的證道之法。

是許多準聖大能斬三屍無果後的第二選擇。

可是就如斬三屍一樣,法則證道也一直是冇有人成功過。

不對,斬三屍還有道祖這麼一個成功案例,而法則證道真的是啥都冇有。

是以,早就被許多準聖大能認為是不可能成功的證道之法。

此刻冥河老祖從玄誠子口中聽到這熟悉無比的證道之法,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又雙叒叕被玄誠子給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