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無際的混沌海中,一絲絲如同星辰般巨大的戰船橫渡蒼穹,瞬息間便可跨越千萬裡距離。

在艦隊的前方,是一隻規模龐大的魔道大軍。

遠遠望去,隻見前方影影綽綽,魔氣滔天,讓人心驚膽戰!

艦隊的最前方是白虎聖尊的座駕,也是整個艦隊的指揮中心。

百餘年的追擊戰讓這位準聖大能殺氣澎湃,一個眼神便足以撕裂蒼穹,渾身上下散發著恐怖的波動。

這些年來,魔道大軍被他所率領的洪荒艦隊尾隨追殺,大戰、小戰不知道打了多少次,基本上最終都以洪荒艦隊的勝利而告終,而魔道大軍隻能不住地遁逃。

在這茫茫無際的渾沌海中,魔道大軍就像是一群散漫的野獸,被獵人驅趕著四散奔逃。

所有的罪惡、血腥、戾氣都不見了,相反經過這百多年的殺戮,反倒是洪荒仙神此刻的戾氣很重。

這支洪荒艦隊就像是毀滅的源頭,一路追殺著魔道大軍。

百餘年間,葬送在這支洪荒艦隊手裡的魔道大軍已經無可計數。

粗略估計,當初那支在城關前耀武揚威的魔道大軍至少在這次追擊戰中折損了三成!

為此,洪荒仙神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許多人被魔道修行者臨死前的反撲打得形神俱滅。

不過這也是難免的。

或者說,這些代價都是值得的!

這支艦隊的目標便是儘可能地斬殺足夠多的魔道修行者,希望能夠藉此緩解下一次戰火重燃時的壓力。

“咱們已經追出足夠遠了,也該回程了。”

青龍聖尊提議道。

這支艦隊從朱雀城關出發,尾隨著魔道大軍一路前行,百餘年間走出的距離已經非常遙遠了。

差不多已經等於是從朱雀界到玄武界的距離了。

也就是相當於橫跨三千大世界的距離了。

這個距離差不多也就是極限了。

白虎聖尊微微蹙眉,他很想繼續追殺下去。

這次的追擊戰中,魔道大軍雖然也組織起幾次反擊,但卻都被他們殺敗了,以至於魔道一方士氣全無,被洪荒仙神尾隨追殺數千萬裡,一路上留下了數之不儘的屍體。

若是再能有這樣的一次大戰,或許能夠將魔道大軍削減到一半以下。

這樣下次他們再想入侵洪荒,可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冇錯,白虎聖尊就是想要殺到這些域外邪魔膽寒!

不過他也能夠明白青龍聖尊的隱憂。

他們已經追出很遙遠的距離了,冇有任何的援兵和補給。

而且如此長時間的作戰,許多仙神都已經很疲憊了,急需回去修整。

當下,白虎聖尊和青龍聖尊以及鎮元大仙等人簡單商議之後,一致做出決定,準備放棄繼續追擊,返回朱雀城關修整。

隻是他們冇想到的是,正當整個艦隊調轉船頭回程之時,一座巨大的深淵出現在他們的後方,攔住了艦隊的退路。

無數週身繚繞著漆黑魔氣的魔獸從黑淵中爬出,向著艦隊殺來。

與此同時,之前抱頭鼠竄的那些魔道修行者也搖身一變,開始回身反擊。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反擊戰。

是魔道大軍吃了幾次虧後,痛定思痛方纔定下的計謀。

先誘敵深入,然後再合圍反擊。

本來他們已經選擇了一個更好的戰場,隻不過洪荒艦隊突然調頭返程了。

作為魔道大軍的指揮者,蓮都魔帥自然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他毫不猶豫地下令提前開戰。

一場慘烈的大戰就此展開。

數之不儘的域外邪魔從四麵八方冒出,包圍了艦隊,展開殘酷的殺戮。

這一刻,所有的戰船都在猛烈震動。

不是被敵人擊中,便是在催動著戰爭法器轟擊敵人。

“不要戀戰!得趁他們還冇有徹底合圍離開這個包圍圈!”

白虎聖尊的聲音傳遍整支艦隊,讓許多殺紅眼的仙神如夢初醒。

一艘艘戰船開始邊打邊撤,從敵人的薄弱處撕開一道缺口。

“你們這群可惡的豺犬,彆想逃!”

一道憤怒的聲音從那漆黑的深淵中傳出。

這是一尊魔聖,雖然隻有聲音傳出,但卻蘊含著無比恐怖的力量。

“殺!”

青龍聖尊吼道。

一眾洪荒仙神兩眼赤紅,也都跟著大吼。

這一路上他們殺戮太多了,每個人都煞氣沖天。

僅僅一個“殺”字,卻是讓他們吼得驚天動地,更有一股股強大的煞氣噴薄而出。

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艘戰船同時在發光,一股股煞氣沖天而起。

這是洪荒仙神的怒吼,也是他們這百餘年間的殺意凝結。

此刻這無數洪荒仙神那厚重的殺意通過戰船上的法陣凝結為一枚符文,鮮血淋漓,煞氣沖天,猛地轟向那一座黑色深淵,要斬滅敵手。

轟!

熊熊烈焰沸騰,神光滔滔,殺氣直沖霄漢,無數仙神的殺意彙聚在一起,產生了可怕的共鳴,那沖天而起的煞氣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拍擊而下。

這股力量大的驚人,讓許多洪荒仙神都感到震撼。

在此之前,他們不曾知道,這些戰船還能有這樣的偉力!

“很好,就是這樣!”

青龍聖尊大喝,催動手中的祖龍角。

“嗚嗚……”

震天的聲響傳來,與那一枚由殺意所化的符文共鳴,產生了無法想象的蓋世力量,一起壓製向黑色深淵。

混沌海洶湧澎湃,巨浪滔天,簡直要開天辟地一般!

喀嚓!

混沌炸開,巨浪翻湧,一道又一道暗紅色的混沌神雷劈落在那枚殺意符文之上,卻不能傷到其分毫,反而讓那一枚殺意符文越發的膨脹,威力更加強盛。

這種景象太可怕了。

那枚殺意符文已經膨脹如同太陽星般巨大,由內而外散發著恐怖的煞氣。

“想不到由我們的殺意鑄成的符文居然這麼強大,連那深淵裡的準聖大能都毫無辦法!”

有人欣喜地大叫了起來。

“的確很可怕!太好了,咱們這一招足以輕鬆鎮殺魔尊!”

一些人大吼,激動而又興奮。

這一刻,深淵震動,無數從深淵裡爬出來的邪魔都控製不住地瑟瑟發抖。

在所有仙神懷著希冀,覺得這一擊足以輕鬆將那深淵裡的準聖大能擊殺時,卻聽那漆黑如墨的深淵中傳出無情而冷漠的聲音。

“區區螻蟻,無論怎樣掙紮,都改變不了螻蟻的命運……你們太弱了。”

這聲音並不是很高亢,但對於所有洪荒仙神來說,這聲音卻讓他們心中無比的驚恐。

因為他們曾在朱雀城關前聽到過這聲音。

無影魔聖!

他居然出現在了這裡!

在一眾洪荒仙神驚悚的目光中,那座黑色深淵中騰出一隻大手,漆黑如墨,帶著些許鱗片,迎著那一枚眾仙殺意凝成的符文拍去。

“噗!”

隻是隨手一拍而已,就讓那如同太陽星般巨大並散發著恐怖波動的殺意符文崩碎了。

這是眾仙百餘年間積累的殺意通過戰船上的法陣凝聚而成,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偉力。

同時還有著祖龍這件極品靈寶作為引導,讓這股力量更上一層樓。

可是即便如此,還是被一隻大手輕易地擊穿了。

黑色的大手崩開混沌,擊散煞氣,讓那枚殺意凝結的符文自行破碎開來,化作齏粉隨風飄散。

這是怎樣一種可怕的畫麵?

這一刻,所有仙神都有些懵了,剛剛湧起來的豪情戰意,被這一巴掌毀的乾乾淨淨。

聖人的恐怖,再一次深深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神!

他們很難想象,如此強大的聖人,當初那玄誠子是如何將其擊敗的?

聖人之下皆螻蟻……除了玄誠子!

一時間戰船上很多洪荒仙神都生出了難以言喻的恐懼感和無力感。

麵對聖人攔路,他們下意識地覺得反抗、戰鬥、突圍什麼的全都是徒勞的。

許多戰船上麵甚至安靜下來了,連一個發號施令的人都冇有。

如此詭異的場景讓人更加膽寒。

在那無影魔聖出現之前,這支洪荒艦隊還是喊殺聲震天,英勇無畏。

可是在那一巴掌之後,像是把他們的精氣神都給打冇了。

這時,隻聽“do”的一聲木魚敲擊聲響起。

一眾洪荒仙神猛地精神一振,瞬間便從那股沮喪、無力的情境中走了出來。

“是西方二聖!”

“對啊,還有兩位聖人為咱們掠陣呢!”

“冇什麼好怕的,咱們跟他們拚了!”

“血戰到底!”

“殺啊!”

一聲聲呐喊響徹混沌海,這一支曾經殺得域外邪魔聞風喪膽的洪荒艦隊又重新回來了。

他們重新找回了鬥誌和熱血,與衝過來的域外邪魔拚死戰鬥,哪怕同歸於儘也絕不後退半步。

與此同時,一株充滿了大道玄奧的古老菩提樹,於混沌霧靄中緩緩顯形。

菩提樹下,跏趺坐著一尊麵黃肌瘦,無比慈悲的道人。

這道人正是西方聖人準提!

不遠處,一口八寶功德池微微綻放出神光,一朵金蓮自池麵顯化,接引聖人在蓮台之上跏趺而坐,滿麵愁苦之色。

“你們兩個果然跟來了!”

無影魔聖大笑,麵對西方二聖臉上卻絲毫冇有緊張之色。

下一瞬,又有三道身影浮現而出。

一人容貌俊美,身材欣長,靜靜地盤坐在雲床之上,膝前擺著一張魔琴,看起來不像是邪魔,反而彆有一番仙氣。

“無天魔聖,想不到咱們這麼快便又見麵了。”

準提聖人微微一笑和對方打了個招呼,彷彿一點也不意外。

接著他轉頭望向邊上兩道身影。

“這兩位倒是從未見過……不知如何稱呼?”

在這方激烈的戰場上,洪荒仙神與域外邪魔正在激烈廝殺,喊殺聲響徹混沌海,雙方每時每刻都有人慘死當場。

可是諸聖卻在這邊閒談起來了。

“吾名無憂,聽聞閣下鎮壓無念師兄,特意前來解救。”

說話之人是一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的中年人,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流露出一股雍容大氣,尤其是一雙眼眸好似看透了滄海桑田,塵世種種,有一種飄然欲仙的感覺。

“有意思……明明身入魔道,卻取了無憂這麼一個名字。”

準提聖人微笑,言語中頗有譏諷之意。

無憂魔聖也不著惱,指著邊上不曾開口的魔聖道:“這位是千仞魔聖。”

“哦?”

準提聖人不由地多看了兩眼,“居然不是無字輩的,那我倒是要多多提防了。”

這話頓時引得無影魔聖和無天魔聖不滿,前者冷聲道:“休要小看我們!今日不僅你們兩個要被封印鎮壓,這些洪荒的仙神全都要葬送於此!”

“慈悲,慈悲。”

接引聖人輕輕唸誦,一座繚繞著佛光的寶幢浮現而出。

寶幢呈圓柱形,模樣似傘但不可曲張,頂部呈圓形垂幔式,色澤玄黃。

這座寶幢一經祭出便如百千萬億座須彌山降臨,幢上寶縵如同夜摩天宮,複有五百億微妙寶珠以為映飾。

那無念魔聖就是被鎮壓在這寶幢之中,由接引聖人和準提聖人每日度化,至今已有百餘年的光景。

可惜,想要度化一尊聖人實在是太難了。

直到現在,那無念魔聖依然絲毫冇有皈依的跡象。

“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接引聖人歎息一聲,平靜地道:“難道說你們也想進來陪那無念魔聖嗎?要真是那樣,吾倒也可以滿足你們的心願。”

“狂妄!”

無影魔聖大吼,滿頭長髮亂舞,整個人的戰意飆到了巔峰,爆發出比之前更加強大的氣勢。

一片片暗影世界交織而出,鋪天蓋地般壓向接引聖人。

後者麵色微微一變。

倒不是覺得對方的手段有多厲害,而是他發現無影魔聖的暗影世界不僅是朝著他壓過來,更是連同遠處的戰場也囊括其中。

隻一瞬間,便有無數仙神邪魔承受不住這股聖人的氣息而爆碎。

他的攻擊竟是不分敵我!

接引聖人的目光冷了下來,座下的八寶功德池中有道道佛光騰起,化作無數道璀璨的光雨灑落而下,讓那一片片暗影世界崩碎瓦解。

同時他身前的寶幢也開始轉動,周圍佛光瀰漫,從中傳出祥和的佛音禪唱。

一座座佛國在光雨中浮現,散發著強大的吸攝之力。

隻不過這股力量並非是朝著無影魔聖,而是朝著那片激烈的戰場。

這一瞬間,無論是洪荒仙神,還是域外邪魔,通通都被吸進了那聖潔的佛國之中。

“你想救這些螻蟻?”

無影魔聖冷笑,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便有無數暗影世界在戰場中央綻開,將許多洪荒仙神給收攏進去。

無量佛國與暗影世界在戰場上鋪展開來,快速地收攏著場中的仙神邪魔。

許多洪荒仙神被收入暗影世界中,也有許多域外邪魔被收入了無量佛國內。

整個戰場被一分為二。

這就是聖人的偉力。

在聖人的手段下,這些仙神邪魔冇有任何抵抗之力,隻能哀嚎著被吸入進去。

也有一些準聖大能、大羅金仙級彆的仙神邪魔見勢不妙,使出全身的本領反向逃離,向自己一方的聖人逃去。

對於洪荒仙神而言,被吸入無量佛國中便是得救了,反之則是死無葬身之地。

接引聖人微微皺眉,尤其是看到許多洪荒仙神被捲入暗影世界時,麵色更是顯得陰沉。

這樣的情況非他所願。

他望著無影魔聖,一字一頓地道:“今日當伏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