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日清晨,冥河老祖再度來到玄誠子所在的幽穀之中。

自從那日得玄誠子傳授吞噬大道的感悟後,他一直在閉關清修,努力把那一份感悟消化吸收,將之變成自己的感悟。

結果是非常順利!

不過數十年光景,他便已經把那一份大道感悟消化了七七八八。

短短數十載,卻堪比他人數十元會的苦修。

如果這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他是絕對不相信的!

因為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他這數十載的修行,簡直就像是開掛一樣。

在此之前,吞噬大道對於他而言完全是陌生的,但玄誠子卻直接把關於吞噬大道的感悟直接塞進了他的元神。

原本參悟大道法則是一個從鑽研探索到印證檢驗,最終尋到一條正確的道路向上攀登。

就像是在茫茫無際的迷宮中尋找到通往核心的道路一樣。

整個過程是一點一滴循序漸進的,但在玄誠子的幫助下,直接把最正確的道路擺在了冥河老祖麵前,告訴他隻需按照這條路向前走就是了。

如果換做普通人也未必能走得這麼順利。

畢竟這是參悟大道法則,本身就具有極高的難度。

但冥河老祖可是先天神祇、準聖大能中的佼佼者,他的根腳和悟性無一不是上上之選。

隻需要他不做無用功,切實地去消化吸收玄誠子所給的感悟,他的進步必然是一日千萬裡。

效率提升了十萬倍、百萬倍不止。

很快,冥河老祖便來到了玄誠子的道場,在那仙氣縹緲的湖畔停了下來。

一眼望去,煙波浩渺的湖光山色令人心曠神怡。

被微風吹皺的湖麵在金色的程曦下泛著粼粼波光。

不出意外,他順利地在湖邊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

玄誠子正坐在湖邊垂釣,見他到來不由地挑挑眉,“今日來得這麼早,可是迫不及待想要與我切磋了?”

那日冥河老祖提出了一個條件,希望他成為玄門護法一事能夠有一個期限。

在達到某個條件後便能夠恢複自由身。

玄誠子便提議,隻要冥河老祖何時能夠在與他切磋時獲勝,便可以恢複自由身。

對此,冥河老祖一個字都不想說。

要是能打贏玄誠子的話,自己恢複自由身還用得著他同意嗎?

此刻聽到玄誠子的問話,冥河老祖冇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作揖一禮道:“副教主,我是來請教的……不知可否再傳授我一些大道感悟?”

玄誠子起身回了一禮,哈哈大笑道:“冥河護法,上次提前給你發工錢已經是破例了。你做我玄門護法,至今寸功未立,哪來顏麵討要大道工錢?”

冥河老祖不言語,半晌後方纔抬頭問道:“需要我做些什麼,才能傳授我大道感悟?還請副教主直言相告!”

“好!”

玄誠子讚歎了一聲,“你這個態度我很是喜歡。”

他一改之前的懶散,變得鬥誌昂揚起來。

“來,先來陪我下盤棋再說!”

“啪——”

玄誠子取出一副棋盤,放在兩人中間,望著冥河老祖似笑非笑地道:“棋坪對弈可是風靡洪荒的,最早也是從玄門傳出來的,你身為玄門護法,棋之一道可不能馬虎啊。”

冥河老祖微微一凜,總覺得對方這話是在點自己。

對於棋道,他還真是頗有研究。

尤其是在他丟失混沌鐘之後,他便時常自己與自己對弈。

那一段時光讓他磨練出了紮實的棋藝。

片刻後,冥河老祖滿心不甘地投子認輸。

玄誠子得意地瞥了他一眼,笑道:“現在服氣了吧?”

冥河老祖不甘地道:“我也許久不曾摸過棋子,有些生疏了。等我再修煉一段時間,定要再向副教主挑戰!”

玄誠子微微頷首,正色道:“很好,棋道如仙途,就是要這種百折不撓的精神。我等著你來挑戰!”

話音方落,他忽地麵色微微一變,有股心血來潮之感。

他已經很久不曾有過這種感覺了。

以他如今的境界已經不再像之前那般隻能通過不那麼準確的手段去推衍,此刻他心念一動,眼前立刻出現了一條滔滔不絕的大河。

這條大河綿延無儘、寬廣無比,河麵上浪濤起伏,每一朵浪花都是一個世界的縮影。

這是時間長河。

聖人以及通曉了時間大道的修行者能夠於此察看過去和未來。

玄誠子仔細地盯著時間長河中的浪花,很快便發現了不尋常之處。

“龍吉他們有危險!”

……

茫茫渾沌中,一方方暗影世界鋪展開來,周圍的一切全都顛倒。

影子抓住了本體,將它們拖拽著陷入暗影世界中。

即便是如星辰般巨大的戰船也不能倖免於難。

甚至於,越是巨大的陰影,其力量也越為恐怖。

對於戰船上的洪荒仙神而言,這樣的場景太可怕了。

他們被戰船的影子、自己的影子束縛在原地不能動彈,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點點地向著暗影世界陷落。

也有仙神能夠逃脫,但那些大多都是準聖大能,以及少部分的大羅金仙。

有仙神試圖用光亮驅趕陰影,可是卻冇有任何作用。

“有光就有影,冇有光也就冇有影子了!”

有仙神大吼,讓所有人都滅掉身周的一切光亮。

他們身在混沌之中,並冇有日月星辰提供光亮,隻要戰船、靈寶等等不發光,便算是徹底切斷了光源。

可是讓人冇想到的是,這麼做的下場就是陰影極度膨脹,隻一瞬間便把整艘戰船拉入了暗影世界中。

有目睹這一慘劇的仙神歎息一聲,“冇有光明並非就冇有暗影,而是全部都是暗影!”

此刻他們已經快要絕望了。

那位無影魔聖以一己之力,便讓整個洪荒艦隊支離破碎,四分五裂。

即便白虎聖尊、青龍聖尊等準聖等拚命催動戰船上法陣,試圖帶領所有人逃離,卻也於事無補。

他們隻能自己逃離,即便是救人,也隻能救下一小部分。

事實證明,聖人之威是不可擋的!

不為聖人,怎麼對抗聖人?

許多洪荒仙神怒火填膺,想要大吼,想要詛咒,想要斥罵,但是最後卻徒然發現,一切都是無意義的。

運氣好的,被吸入無量佛國之中,算是得救了,日後還有機會返回洪荒;運氣不好的就被吸入暗影世界,即便能夠活下來,隻怕永生永世都難以迴歸洪荒。

拚命抵抗無果之後,一股難言的沮喪感和挫敗感在艦隊之中蔓延,許多洪荒仙神都沉默了,即便是白虎聖尊也不再言語了。

所幸的是,超過六成的戰船都靠近無量佛國一方,更有機會被吸入無量佛國之中。

而剩下的那些戰船則在一股股無形巨力的拉扯下逐漸向著暗影世界滑落而去。

這個過程是緩慢的。

因為另一方還有無量佛國的力量在限製著暗影世界。

那些戰船上的仙神驚恐萬分,內心深處彷徨不安。

但麵對聖人的威脅,除了恐懼和祈禱,他們什麼也做不了。

就在這時,一道驚雷聲炸開,響在所有人的耳畔。

“不要放棄!”

這一道聲音是如此宏大且嘹亮,讓許多洪荒仙神都驚醒過來。

他們赫然發現,說出這句話的竟然隻是一個金仙境的修士。

不過這個金仙境的修士很出名,幾乎每一個仙神都認識他。

因為他有一個可力戰聖人的師尊。

冇錯,這個金仙正是袁洪。

他和龍吉、靈珠子並冇有在同一艘戰船上。

他喜歡那些人族的戰爭法器,一直都待在一艘人族修行者較多的戰船上。

這艘船上的大多數都是道行較為低微的修行者,主要就負責操控戰爭法器,很少有直麵敵人的時候。

是以當變故發生時,他所在的戰船距離暗影世界很近,也冇有一位大羅金仙或者準聖能夠帶他們離開仙境。

此刻,在戰船被暗影牢牢捕獲,即將拖入暗影世界中時,袁洪神色嚴肅地站在船頭,寬大的道袍抖動,發出呼呼的風聲,高喝道:“有什麼可沮喪的,咱們可是在麵對一尊聖人!

即便是身隕於此又有何妨?

咱們可是在戰場上,戰死在一尊聖人的手裡!”

袁洪的話像是驚濤駭浪般席捲四方,震醒了一眾仙神。

“冇錯,咱們此次出征,本就是心懷死誌,就算是戰死沙場又又何妨?更何況還是一尊魔道聖人親自出手,死也死得值了!

“就是啊,咱們已經轟殺了那麼多域外邪魔,早就夠本了!”

”由一尊聖人親自出手來對付我們,這種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袁洪所在的那艘戰船上,許多仙神紛紛出聲附和。

他欣慰地笑了笑,望著越來越近的暗影世界,環顧眾人道:“既然咱們已經夠本了,那就冇什麼好畏懼的了!今日咱們不僅要一同戰死在聖人手中,也要一同向聖人宣泄咱們的怒火!

把玄天雷火炮都搬出來!調轉炮口,對準那黑暗深淵,開炮!”

聽到這話,眾仙神先是一呆,隨後一個個全都振奮起來。

“還愣著乾什麼,離得近的快去調整法陣!”

“冇聽到袁洪上仙的話嗎?調轉炮口,咱們要炮轟聖人啦!”

這些仙神全都被暗影所束縛,但他們的神念已經能夠操控玄天雷火炮。

於是在一眾仙神激動興奮的操縱下,一口口威力巨大的玄天雷火炮將炮口對準了黑暗深淵。

那裡有著無數域外邪魔,以及那些暗影世界的主人無影魔聖,以及那位喜好撫琴的無天魔聖。

此刻他們兩個正聯手與接引聖人相鬥。

而另一邊,那位無憂魔聖與千仞魔聖也聯手殺向準提聖人。

兩邊都是二打一,西方二聖並不能占到優勢。

“開炮!”

冇有任何猶豫,在整艘戰船已有過半冇入暗影世界的情況下,袁洪發出了這最後一道命令。

“轟隆隆!”

炮火齊鳴。

數百口玄天雷火炮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轟鳴聲,整個混沌海都被震得掀起了驚濤駭浪。

隻見數百道璀璨的神光向著黑暗深淵轟去而去。

最開始,這些神光都隻有十丈粗細,可是這一道道神光在前進的過程中不斷地吸收著混沌霧靄,體積飛速地膨脹著,巨大的波動讓附近所有的戰船劇烈抖動,彷彿要爆碎了一般。

在黑暗深淵附近的那些邪魔更慘,這一道道神光僅僅隻是從他們身旁掠過,其恐怖的波動便已經讓這些邪魔瞬間化作飛灰,連元神也都在瞬間泯滅。

袁洪等一眾仙神全都屏住了呼吸,期待著這數百道承載了他們怒火的璀璨神光能夠做點什麼,哪怕僅僅隻是傷到那兩位魔聖的一根汗毛,他們也心滿意足了。

若是能夠吸引到無影魔聖和無天魔聖的注意力,也算是幫到接引聖人了。

可惜的是,從始至終,無影魔聖和無天魔聖都冇有往這邊看過一眼。

那數百道璀璨神光在臨近他身周時便自行湮滅了。

什麼也冇有發生。

袁洪無奈一笑,對這個結果有些失望。

此刻,他所在的戰船已經超過七成陷入了暗影世界,很快連他也要沉陷進去。

這時,一道嘹亮的龍吟聲破空而至。

一條腹生五爪、背生雙翼的萬丈黑龍艱難地飛到戰船旁,黑龍頸項上坐著一個身穿霞衣的絕美仙子以及一個粉雕玉琢的玉麵少年郎。

“師兄莫慌!我們來救你了!”

靈珠子手中舉著一盞七彩寶蓮燈,放射出一道道美麗的霞光。

這霞光瑰麗無比,而且竟能驅散暗影。

袁洪又驚又喜,心中的激動無以複加。

他有幻想過兩人會來搭救自己,但又覺得不太可能。

畢竟眼下的情況實在是太危險了!

可是他們兩個還是來了。

師姐弟三人也冇有浪費時間互訴衷腸,由靈珠子催動寶蓮燈驅散暗影,龍吉和袁洪則分彆祭出一幅萬裡江山圖和江山社稷圖,將戰船上還善存的仙神、玄天雷火炮等等通通收入其中。

這些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的事。

等他們離開時,這艘戰船也徹底陷入了暗影世界中。

黑淵魔龍奮力振動雙翅,抵抗暗影世界的拉扯向著無量佛國極速而去。

就在這時,一隻黑色的大手從黑暗深淵中衝出,徑直向著黑淵魔龍抓來,遮天蔽日,恐怖無邊。

“冇記錯的話,你是萬魔淵中的那條魔龍吧?想不到你居然投靠了洪荒,當誅!”

無影魔聖出手了。

雖然僅僅隻是探出了一隻大手,卻也不是一位準聖能夠抗衡的。

更何況黑淵魔龍實力衰減了很多。

隻一瞬間,他便骨斷筋折。

就在他將要化作齏粉時,一股的威壓猛地自龍吉身上噴發出來。

黑色的大手停了下來,無影魔聖也朝著這邊看了過來,感受著那股熟悉的氣息,他臉上的神情變得玩味起來。

“玄誠子?你們是他的弟子?”

龍吉身上噴薄而出的威壓正是來自玄誠子,是他留給這些徒弟最後的護身手段。

黑淵魔龍的肉身已經縮小了無數倍,變得如同一條小蛇般,五隻爪子緊緊抱著龍吉的髮絲,不由自主地瑟瑟發抖。

龍吉心中也很畏懼,但卻麵上卻依舊平靜如常。

袁洪看著身邊的師姐和師弟,眼中滿是愧疚和感動。

一旁的靈珠子倒仍是大大咧咧的,彷彿渾然冇有感覺到危險。隻是他握著寶蓮燈的手指早已經因為用力而發白,說明他的內心並不平靜。

三人雖然冇有回話,但無影魔聖已經知曉了答案。

“很好,想不到今日還有意外收穫!先磨滅你們,讓那玄誠子品嚐一下喪徒之痛!”

說話間,一隻黑色大手鋪天蓋地般鎮壓而下,即便龍吉三人使出了渾身解數也無力抗衡。

遠處的接引聖人也察覺到了異常,急忙探出一隻大手來救。

隻是在無天魔聖和無影魔聖的聯手猛攻之下,他卻是分身乏術,根本騰不出手來。

眼看著龍吉三人就要被那黑色大手拍成齏粉之時,一條滔滔大河奔流而至,從河水中探出一隻金黃璀璨的大手,與那黑色大手猛地對轟在一起。

“砰!”

恐怖的波動震盪四方,黑色大手崩碎,金色的大手也碎成了點點星光。

“玄誠子?!”

無影魔聖驚呼了一聲,從那隻金色大手上感應到了熟悉的氣息。

可是他不是冇有成聖嗎?

為何他能夠擊退自己?

等等,他是從時間長河而來……

該不會是未來已經成聖的玄誠子出手改變弟子們的結局吧?

想到這裡,無影魔聖急忙察看龍吉三人,隻是戰場上翻找了一圈卻什麼也冇有發現。

金色大手已經崩毀,不可能救走他們。

接引聖人的那座寶幢內還有無念魔聖也在奮力衝擊,裡應外合之下,早就已經獨木難撐,也不可能出手救走玄誠子那三個弟子。

所以他們是去了何處?

無影魔聖掃視著已經變得空空蕩蕩的戰場,想要尋找到那三個螻蟻一般的存在。

甚至還踏足時間長河去窺探過去未來,可惜卻仍舊是一無所獲。

玄誠子那三個弟子就好像直接在之前的碰撞中蒸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