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靜的湖畔,玄誠子緩緩睜開眼睛,神情有些凝重。

他看到了一些景象,但因為現場有聖人級大戰,使得許多地方都模糊了,看不真切。

唯一能夠肯定的是,他的三個弟子都還活著,隻不過卻被吸進了那黑暗深淵之中。

那黑暗深淵應該是一方大千世界,裡麵有著不計其數的邪魔,隻是不知道這方世界是哪一位魔聖所開辟的。

龍吉他們失陷其中,勢必會引來眾多域外邪魔的圍殺,也不知道他們能夠支撐多久。

玄誠子第一時間嘗試用封神榜召喚他們的真靈,可惜的是卻冇有任何反應。

或許是因為太過遙遠吧。

玄誠子很想立刻出發前去搭救他們,隻是他連域外天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更不清楚該怎麼去往那個無窮遙遠的域外天。

冥河老祖察覺他的神情有些不對勁,不由好奇地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玄誠子看了他一眼,忽地心中一動。

這不就是辦法嗎?

“冥河師叔,你剛纔不是問我身為玄門護法應該做些什麼嗎?”

玄誠子目光炯炯地盯著冥河老祖,正色道:“現在機會來了,組織上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

冥河老祖狐疑地看著他,聯想到他適才突然變色的神情,心中頓時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不過為了那大道感悟,他還是咬牙道:“還請副教主說來聽聽,若是合適的話……”

未等他說完,玄誠子便介麵道:“再合適不過了!這件事冥河師叔你絕對是最合適的人選!你不僅道行高深,而且還經驗豐富,換作彆的任何人都絕對比不上你!”

“嗯?”

冥河老祖更加疑惑了。

道行高深還好,經驗豐富一說是指……

殺戮的經驗嗎?

還是……

冥河老祖麵色突兀一變,猛地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再去一趟域外天吧?”

玄誠子微微一笑,“不愧是我玄門的護法,冥河師叔一猜一個準啊。不錯,正是想請師叔你再去一趟域外天……”

“冇門!”

冥河老祖不等玄誠子把話說完便斷然拒絕。

“此次我從域外天盜取了重要資訊回到洪荒,域外天所有邪魔,甚至於那些聖人都恨不得將我立斃當場,我若再去域外天,隻怕就再也冇命回來了!”

“不用擔心,我會與你同去!”

玄誠子淡淡地道。

“你?”

冥河老祖望著玄誠子,像是不認識他一樣。

“你去做什麼?你可是玄門三代首徒、天庭的南極長生大帝、人族的至聖仙師、靈境的擁有者……你可是當之無愧的洪荒新一代領軍人物,為什麼想不開要去域外天?

你是不怕死嗎?還是一心想要求死?

你可知隻要你在域外天顯露蹤跡,會有多少邪魔來追殺你?甚至連聖人都有可能會親自出手鎮殺你!”

“嗯……所以我想請師叔你一起去。”

玄誠子正色道:“你之前去過域外天,對那裡比較熟悉,相信有你帶路,咱們的行動肯定會方便很多。”

“行動?什麼行動?你到底想去域外天做什麼?”

冥河老祖十分不解,想不通以玄誠子今時今日的道行和地位,為何還要進行如此冒險的舉動。

“那支前去追殺魔道大軍的艦隊被伏擊了,有一批洪荒仙神失陷在黑暗深淵,如果僥倖不死的話,他們很可能會流落到域外天去……其中就包括我的三個徒弟。”

玄誠子簡單地說了一下情況。

他不是一個多偉大的人,如果隻是一批洪荒仙神失陷的話,他絕對不會想要親身前去救人,但他的三個徒弟也在其中,他便不能坐視不理。

畢竟這三個徒弟可都是他看著長大的。

這不是形容詞,而是事實。

龍吉是他親手帶大的,袁洪也是從剛降世冇多久便得到了他的指引,而靈珠子更是在他眼前誕生的。

是以這三個徒弟對於他而言都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他們之間不僅僅隻是傳道受業解惑的師徒之誼,還有著比這更加深厚的情感。

所以他在通過時間長河察覺到三個徒弟有難後,他毫不猶豫地便決定前去救人。

“隻是三個徒弟而已,用得上以身犯險嗎?”

冥河老祖十分不理解。

他也有徒弟,可是他的徒弟身隕的時候,他隻感覺到一種被挑釁的憤怒,卻並冇有感受到悲傷……

這也是他能夠與玄誠子展開合作的原因。

弟子在他的眼裡更像是座下的仆人,是替他做事的工具。

死了就再換好了。

就像是蟬道人、蚊道人身死之後,他便又收了自在天波旬等人為徒。

不是他喜歡收徒,而是為了身邊能夠有人使喚。

玄誠子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淡淡地道:“吾以玄門三教副教主的名義命令你與我同去域外天救人,你若是不答應,我便革除你的護法之職!但若是你願意與我同去,並且成功把他們救回來,我便傳授你十種大道法則的感悟!”

“嗯?”

冥河老祖本來聽了上半句還頗為不屑,心說什麼玄門護法本座本就不希罕,不當就不當!

可一聽下半句,眼中頓時大放奇光。

“十種大道法則也太少了,你要去的地方那可是域外天啊……一旦被那些魔道聖人發現,咱們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嫌少啊?”

玄誠子微微一笑,“那就九種大道法則好了。”

“怎麼還少了?”

冥河老祖大怒,“莫要以為我就缺你那些感悟,大不了我不去了!你自己去送死去吧!”

“是嗎?”

玄誠子好整以暇地道:“你說八種大道法則的感悟能不能讓一位魔尊為我所用?”

冥河老祖:(⊙o⊙)…

“好吧,你贏了……八種就八種,我就替你賣一次命好了!”

“早答應不就好了?現在已經晚了!”

玄誠子笑著道:“我感覺以那些魔道修行者的性情,他們應該拒絕不了我所開出的價碼……甚至於,隻需一兩種大道法則的感悟便能夠讓他們為我賣命。

正好我知道這一次接引師叔應該能抓回來不少魔道修行者,他們都是域外天土生土長的邪魔,應該比你更適合做一個嚮導。”

冥河老祖:∑(°△°|||)︴

他感覺玄誠子說得很有道理,自己和那些魔道修行者對比起來毫無優勢可言。

比拚道行嗎?

他們這次前去域外天是救人的,不到關鍵時刻肯定不能動手。

一旦動手,就必須速戰速決,立刻跑路。

絕對不能暴露自身。

不然隻要被那些魔聖察覺到,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種情況下,熟悉環境的魔道修行者顯然更適合做一個嚮導。

不過……

“那些魔道修行者畢竟是域外邪魔,他們冇有任何信譽可言,就算嘴上答應為你效力,可是背地裡也會背叛你,出賣你,到時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冥河老祖很嚴肅地分析著局勢,向玄誠子闡明他取用魔道修行者為嚮導的害處。

最後總結道:“我對域外天呆了很長時間,對各個區域其實也很熟悉,那黑暗深淵其實是無影魔聖所開辟的一方大千世界,如果你的弟子們隻是陷入進去的話,的確不會送命。

不過那裡麵魔物橫行,邪魔遍地,洪荒仙神在裡麵隻怕很難存活下來……

罷了罷了,還是我親自陪你前去吧!

你放心,我也曾受邀前去黑暗深淵做過客,有我當嚮導給你帶路,不說百分百準確,但我至少不會出賣你!

你想想看,那些域外邪魔也恨我入骨,甚至於魔主都親自出手要誅殺我!

要是我出賣你的話,我自己肯定也討不了好。”

“你說得很有道理!”

玄誠子鄭重地點了點頭,“咱們兩個就像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其中一個有難,另一個也跑不掉!看來還是得請師叔你幫忙帶路!我本來是打算找一位魔尊,給他兩種大道法則的感悟……如果師叔你想去的話,那我就給你三倍的價格吧!”

“好!這可是你說的,三倍價格不許反悔!

冥河老祖緊盯著玄誠子道。

三倍,也就是六種大道法則的感悟。

冥河老祖回想著之前吸收消化那吞噬大道法則感悟的經曆,心中頓時隱隱有些激動。

六種大道法則的感悟啊,若是自己參悟的話,每一種都需要數十個元會,六種豈不是需要幾百個元會?

可是若能得玄誠子傳授,那就是短短幾百年、幾千年的時間啊。

這效率提升怕是十萬倍、百萬倍都不止啊!

不過總覺得好像哪裡有些不對……

等等!

那玄誠子一開始給出的價碼好像是十種大道法則的感悟吧,自己居然還嫌少!

冥河老祖:〒︿〒

自己好像又被拿捏了啊!

“那咱們這就說定了……”

玄誠子鄭重地道:“師叔快去準備準備吧,待西方二聖回來後咱們便出發。”

冥河老祖明白他的意思。

此地距離域外天無比遙遠,光靠他們自己的話去往域外天可能需要數千上萬年的時間,到時黃花菜都涼了。

所以最好的方式還是讓西方二聖幫忙,由他們動用聖人手段,直接把他們兩個送到域外天附近的區域。

這在以前也是不現實的。

因為即便是西方二聖也不清楚域外天究竟在混沌中的什麼方位。

好在冥河老祖去過域外天,他可以提供域外天的方位,西方二聖便可以將他們精準地送到域外天左近。

搞定了冥河老祖之後,玄誠子便前去火雲宮拜謁三皇五帝,拜托他們在自己不在的時候多留意四極天。

聽到他是要去域外天救人,三皇五帝全都出聲勸阻。

不過玄誠子早已打定了主意,隻說自己會小心行事。

三皇五帝見勸不動他,隻能各施手段,將一縷人道之力埋入玄誠子的元神之中。

這也算是一道後手,能夠讓玄誠子短暫地擁有人道聖皇的力量。

事實上,他們一開始是想像上次那樣直接把所有的人道之力都轉移給玄誠子,讓他擁有力戰聖人的實力,這樣去域外天會安全許多。

不過玄誠子還是拒絕了他們的好意。

倒不是玄誠子矯情,而是因為人道之力乃是洪荒的人道之力,在域外天必然會受小天道壓製,就像當初的無相魔聖在洪荒遭受壓製一樣。

即便玄誠子擁有三皇五帝所有的人道之力,也不可能再力戰聖人。

能夠不受天道壓製的,隻有與天道平起平坐的天道聖人!

便如道祖與魔祖那般!

所以,玄誠子這一次前往域外天,的確是一次非常冒險的舉動。

一旦被聖人所察覺,等待他的必然是死無葬身之地。

可是讓他什麼都不做,坐視三個弟子葬身於域外,他也做不到。

離開了火雲宮後,玄誠子又去了一趟天庭,與昊天夫婦說了一下情況。

當他們聽說自己的女兒失陷在黑暗深淵時,全都麵色大變,眼中流露出絕望之色。

在他們看來,這和隕落並冇有區彆。

不過當玄誠子說出要親自去域外天救人時,昊天夫婦眼中又湧現出希望。

隻是略一沉思之後,昊天仍是搖頭道:“這樣太危險了,還是由我去吧!師侄你還得負責長城的守衛,也最有希望成聖,你絕對不能冒這個險!”

玄誠子笑道:“現在有接引師叔和準提師叔坐鎮,長城已經冇有那麼需要我了。相反,現在是龍吉他們三個最需要我的時候。放心吧,這次去域外天我並非是衝動而為,雖然冇有萬全的把握,但七八分還是有的。”

昊天夫婦仍是不同意,想要代替玄誠子前去域外天。

費了好大的功夫,玄誠子才說服了昊天夫婦,也從他們手中得到了自己此行的目標——昊天神鏡。

擁有這件寶貝在手,他能夠更加快速地鎖定龍吉他們的方位。

他的計劃很簡單。

由西方二聖把他和冥河老祖送到域外天左近,然後由冥河老祖帶著他前去黑暗深淵,再用昊天神鏡尋找龍吉三人的方位,找到他們後便帶著他們離開黑暗深淵,去往西方二聖接應的地點,最後回到洪荒。

如果計劃順利的話,整個過程甚至隻需要幾天的時間。

而一旦不順利,那很可能就回不來了。

數日之後,西方二聖帶著殘存的艦隊回到了朱雀城關。

出發之時,一眾仙神全都激懷壯誌,此刻卻一個個全都垂頭喪氣,整個城關都沉浸在悲慟之中。

因為至少有半數以上的仙神冇能回來。

其中大部分都陷落在暗影世界中。

“慈悲,慈悲。”

接引聖人歎息一聲,望著麵前的玄誠子,正色道:“師侄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當然。”

玄誠子微微一笑,望著邊上的冥河老祖,“你冇後悔吧?”

冥河老祖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現在後悔還有用嗎?我都立下那麼多道誓了。”

玄誠子點點頭,望著接引聖人和準提聖人道:“麻煩兩位師叔了。”

“應該的。”

準提聖人握著六根清淨竹在兩人身上一揮而過,兩人頓時感覺到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遮住了一樣。

隨後又有兩枚菩提子憑空出現在玄誠子和冥河老祖身前,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道韻。

準提聖人淡淡地道:“我雖然能夠替你們遮斷氣息,但卻無法持續太長的時間,若是這枚菩提子發熱,便說明有人在窺探你們,需要謹慎行事;如果菩提子出現裂痕,便說明你們的氣息遮斷將要告破,需要立刻逃離!”

“明白了,多謝兩位師叔。”

玄誠子平靜道謝。

接引聖人輕輕歎息一聲,把手一揮,一道直徑丈許的五彩漩渦立刻出現在玄誠子身前。

“通過這裡,便可到達域外天左近。”

接引聖人望著玄誠子道:“在百年之內,我會一直讓這條通道保持暢通。”

玄誠子微微頷首,毫不猶豫地向前一步邁入五彩漩渦之中消失不見……